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漫漫长河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6:32:51 作者:山泽山泽 来源:晋江文学城
漫漫长河
漫漫长河
作者:山泽山泽来源:晋江文学城
直球小狼狗学生攻x内敛阴郁老师受

“什么东西!”

季明锡伸手将易思妙护在身后,眼睛死死地盯着幕布打开后缓缓露出的舞台。

楚明秋的右手伸进了兜里,里面放着他从基地里顺走的一些“小玩意”。

那个不知姓名的女人将箱子换到了左手,右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手枪。

缓缓拉开的深红色幕布此时宛如缓缓开启的地狱之门,没人知道能从里面蹦出什么样的妖魔鬼怪,只是所有人的直觉都在疯狂预警:里面隐藏着巨大的危险。

砰!

一声笨重的声响突然从头顶上传出,吓了季明锡一跳,他随即发现一道光柱照射在了舞台上。

“这是……要上演戏剧了吗?”季明锡还有些搞不懂情况。

突然,三道人影从舞台顶部落下,季明锡下意识地想要冲上去救人,却发现从舞台顶部掉下来的并不是人,而是三个真人大小的木偶。

其中一个落地后便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只有灯光的余光照射到了它,似乎它只是充当了个背景。

另外的两个木偶则沐浴在灯光中,应该是这场戏剧的主角。

它们一个站在舞台上,抬起一只手指向对面。

一个半跪在地上,左手捂在胸口,仿佛身受重伤一般,夹在两只木偶中间。

楚明秋和不知名的女人的目光同时转向舞台顶部,他们想看看究竟是谁把这三个木偶丢下来并操控的。

但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发现那片昏暗中有藏着什么人。

于是乎,他俩又把目光移回到舞台,希望从戏剧中寻找到线索。

咔哒,咔哒……

站着的木偶嘴巴不断开合,似乎是在说话,不过并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不过想想也是,一个木偶怎么会说话。

“学校剧院有过这个节目吗?”季明锡看着这场戏剧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便侧了侧身体,好让易思妙能够看到舞台。

易思妙望着舞台上上演着的、有些诡异的木偶戏剧,摇了摇头,道:“没印象,不过我平时也不怎么来看剧院,所以我也不是很敢确定。”

季明锡点点头,继续默不作声地观看起了戏剧。

站着的木偶“说”完,半跪着的木偶又开始“说”了起来,它嘴巴开合的速度比站着的木偶快很多。

“如果是人的话,应该是情绪很激动导致的语速加快吧。”季明锡心中想到。

站着的木偶嘴巴开合了两下,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却被半跪着的木偶“开口打断”。

只见半跪着的木偶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似乎是有些激动,嘴巴开合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他的嘴巴极速地张开,身体剧烈地颤抖了几下,身体都有了要散架的趋势。

“这是什么?剧烈地咳嗽?”季明锡感觉自己有些看不懂这场戏剧表演了,没有台词,只有几个木偶嘴巴不断地开合,连唇语都没办法读。

半跪着的木偶“回头”看了眼躺在自己身后的那只好像是充当背景的木偶——连回头的动作都简略掉了身体的扭转,只有一个脑袋一百八十度地扭动,看上去只感觉十分诡异。

“如果真是表演系的那群人做的,估计能把老师给气死。”季明锡在心中吐槽。

半跪着的木偶“回过头”,再次仰头对站着的木偶说了些什么,不知是因为什么,它的语速变慢了很多,嘴巴开合的速度变得缓慢。

隐隐的,季明锡感受到一股悲伤的情绪从舞台上蔓延开来。

望着舞台上上演的不知名的木偶戏剧,他心中却是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觉,他的心脏开始莫名地感到难受,可他却始终难以捕捉到这股感觉的源头。

“到底是什么?”他在心中询问,可终究得不到答案。

舞台上,站着的木偶走到半跪着的木偶身前,用手僵硬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嘴巴开合了两下。

半跪着的木偶猛然抬头望着站着的木偶,可这次还没等他“说”出些什么,他脚下的地板豁然出现一个打洞,它和站着的木偶直接从洞里掉了下去。

季明锡感觉自己的心脏骤然一停,不知道是因为看到木偶突然从洞里落下,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

望着眼前的一幕,四人都没有说话,沉寂的一片昏暗中,突然响起一阵铃声。

叮铃铃——

“啊!”易思妙吓得赶忙抓住了季明锡的胳膊,不过她随即发现声音就是从季明锡兜里传出来的。

季明锡看了眼易思妙,把那个碎了屏幕的手机从兜里掏了出来。

00000!

“又是那个神秘的男人。”楚明秋和那个不知道姓名的女人也都走了过来,看样子是打算一起接听这通电话。

楚明秋对季明锡点了点头,示意后者接通电话。

季明锡顺势上滑手机,接听了神秘男人的电话。

“你们看到刚才的戏剧了吧。”那个熟悉的、磁性的声音从手机扩音器中传了出来,还隐隐带着一股不知来由的得意。

“是你导演的?”楚明秋用与朋友聊天的语气说道,引得众人一阵侧目。

“之前听他说他跟神秘男人聊了半个小时,试图获取信息,我还以为他是在吹嘘,实际上并没有聊那么久,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真的。”季明锡心中想到。

“这个男人,之前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好像一座长久不化的冰山,现在却跟完全换了个人一样,好像一个专业的影帝。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是刚才装模作样的冷淡,还是现在的虚伪?”不知姓名的女人提着箱子的手握得更紧了。

尚还单纯、没那么多心机的易思妙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说道:“其实我觉得,你的这个戏剧表演不怎么合格,全场就三个木偶,对话没有声音,更没有切实地表达出想要表达的东西,如果有老师的话,你估计会被判个不及格。”

季明锡不禁扶额,这个女孩究竟是因为太腹黑,所以才这么说准备气一气对方;还是因为太单纯,把这场诡异的戏剧真的当成是一场戏剧了?

电话那头的神秘男人似乎也是没有想到易思妙会这么说,停顿了很长时间后才似乎有些闷闷不乐地说道:“如果真的把所有的一切都跟你们说明白了,也就没意思了。”

“所以这是在说,刚才的戏剧里隐藏着什么吗?”季明锡敏锐地捕捉到了神秘男人话里隐藏着的东西。

不过看楚明秋的和不知姓名的女人的表情,他们应该早就发现了。

“你说的‘有意思’指的是什么?”不知道姓名的女人问道。

“这个吗……”神秘男人做了个很长的停顿,充分勾起了几人的好奇心后,才不无得意地说道,“我自然是不会说的。不过相信我,过不了你们就会明白的。”

四人抬眼相互对视了下,却并没有从对方眼中得到答案。

嘟,嘟……

神秘男人再次挂断了电话。

“这算什么?看了一场低劣的木偶戏剧表演?”季明锡嘴上抱怨道。

楚明秋却是不理会他的抱怨,直接快步走向舞台。

“你想干什么?”不知姓名的女人开口想要拦住他。

楚明秋的脚步没有丝毫停顿,头也不回地说道:“那家伙既然说有惊喜,应该就不只是木偶戏剧表演那么简单。舞台上不是还剩下一个玩偶吗,我去检查检查,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女人听完,也默不作声地快步跟了上去,不知道是不是怕楚明秋在舞台上设计一些针对她的陷阱——毕竟,在场的四个人里,只有她是孤家寡人。

“我们也过去吧。”季明锡对易思妙说。

无论怎么说,楚明秋现在都跟他们是一路的,而那个女人却有着很大的危险嫌疑,自己跟过去虽然有些不安全,但三个人走在一起,即使真的出事了也能及时反应过来制服对方。

“嗯。”易思妙轻轻点点头,两人跟在女人身后。

不知姓名的女人侧过脸看了他俩一眼,却没做出什么反应,脚步稳健地走到了舞台上。

而此时,楚明秋已经走上了舞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只异形的修仙路在线阅读第三节

    “咦,你们看李小姐好像把那个废物打昏过去了”“不是,好像是死…死…了”说话的人颤抖的说,虽然他们经常嘲讽鄙视那个废物,可是说到底她还是定国公府唯一一位嫡亲小姐,若真死了,那事情就大条了,要不赶紧溜,这人还在想着,旁边的人用手肘顶了一下。“没死没死,你看她又爬起来了,真是顽强啊”“真…真的?”“真的!

  • 聂家二少第三章在线阅读

    宅院陈设简单,大部分还是当年的模样。韩子矶沐浴更衣之后,脸色好看了不少,坐在案后看着书,神色平和。莫邪进门,轻声道:“主子,干将那边传来消息,夫人还是给您备了家人子三十余人,放在掖庭宫,说的是等您回去的时候,照样一个不少全送您榻上。”“啪。”书被砸在了案上,韩子矶面色微微扭曲,冷笑道:“我竟不知父皇

  • 白燕飞第三章在线阅读

    夕颜看见了那一抹红色,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缓缓抬起头来,眼前正是璃月好看的脸颊带着一丝丝的心疼正在注视着她,双臂扶着她的身体,用自己的力量使她站起来,可是她的双腿根本没有丝毫的知觉,所以现在全靠着璃月支撑着,“我不是在做梦吗?夕颜直视着璃月,伸手抚摸上了璃月的脸颊,有体温,她清楚的看到了璃月的眼睛里都是

  • 都市之无处可逃之雪杀人(9)

    我眼神阴冷,嘴边噙着冷笑,感觉到一道刺目的眼光总是盯着我,我的一惊抬头,正好看到慕容瑾慕容瑾薄唇紧闭,眼神犀利的看着我,四目交接间,他并没有出现偷窥的慌张,眼神中厉色又加了几分。我在腹语:怎么个意思,你慕容家的如意算盘被我毁了,现在是想要用眼神杀死我吗?我龙芊芊可不是好惹的。”我看他目光并未移开,眼

  • 拼斗的天盆在线阅读战迅鬼蛟

    迅鬼蛟,初玉境下速度最快的行兽,一般成熟期的迅鬼蛟可达九段,身形可达七米之高。凝肽,则是行兽中最为精纯的部分,对于炼体、行力都有非常大的益处,有些凝肽也可以用来冶炼护甲、武器等。而得凝肽的方式也只有一种,就是杀死行兽后取出。南洵方才告诉顾渊,迅鬼蛟通常在类似于喷泉的湖泊附件出没,周围散落着零零散散的

  • 我有台畅行诸天万界挖掘机在线阅读第10节

    千代自然没听到那声懒魅至极的嗤笑声,但,大黑猫却听到了。那是它主人的声音,它知道它主人此时的心情很不错。大黑猫顿住脚步,回过头来萌萌的看了千代一眼,然后用尖尖的爪子把头上的灵符扯下来。千代看大黑猫不去通风报信了,突然笑得一脸狐狸样,从小布袋揪起一只毛毛的小东西,在大黑猫面前晃了晃,诱惑道,“猫大哥,

  • 去浮华在线阅读第2节

    “汐月,你不要恨父王,父王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希望你能原谅父王。”云雁天痛苦道。汐月忍住即将夺眶的泪:“父王,我懂的,我能明白你的苦衷,我嫁,我会嫁给他的。”为了使风国不再出兵云国,牺牲她一个人的幸福,能换来一个国家的安宁,汐月觉得值了。云雁天知道自己的无能,毁了女儿的一生,默默地离开了。看着云雁天

  • 所有人都在等我们复婚青云门

    “谁?”若欣取出玄铁长剑小心的防备着。“姑娘不用紧张,我是青云门的弟子苍澜平川,是在这里迎接来修真界的修真者!”一身青衣的苍澜平川脚踏飞剑从林间飞出,落在若欣不远处的地面上。“修真门派?”若欣见苍澜平川没有敌意,把玄铁长剑收了起来,示意青烟狼放松下来。“嗯,我青云门在这方圆百里也是有名的宗门,有三位

  • 娇华第7章在线阅读

    山崖下边是湍急的河流,宫雅虞在掉下的那一瞬间抓住了一棵树枝。只听扑通一声,夜澈凉直直的掉落水中,河流瞬间溅起了一片水花,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宫雅虞安全降落下来,好在抓住了一根树枝,若是掉入水中的话,她的女儿身很可能就会露出水面。“河里的那位死了没?”宫雅虞站在岸边没好气的叫唤着夜澈凉。她不打没输赢的战

  • 末世:我有万界商店风流在眼前

    “唉,别急嘛!有人呢!”“嗨,不怕,假小子一个!”“行,我开到安全一点的地方,加油!”张雅云泊好车后,自己走下车,把这细小的空间,留给这一对风流的男女,但她这时的感觉,却是想吐吐的,天,有钱人家的子弟,原来这么风流,这么不检点的……如果不是现在就业机会这么紧张,她绝对会马上辞掉这一份工的,但碍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