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超神学院之华夏崛起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6/11 16:07:25 作者:手残党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神学院之华夏崛起
超神学院之华夏崛起
作者:手残党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是一本科技强国的小说,一个普通科学家在位面交易器的帮助下,带领华夏的军队,征服宇宙的故事,本书慢热,现在基本肥了求宰,本书前期加入了超神学院的剧情,后期主要以星际战争为主,希望大家喜欢。(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一个星期后,傍晚两人站在天星宗山脚下,胖子伸了个懒腰:“终于回来了,林天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就是向外门跑去。”

林天看着找半天才找到自己住的地方,林天看着前面的小院:不大看着小院里有一些花草,微风吹过一股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

推开门说道“终于回来了,这几天累死了,”

房间,只有一张床,和窗边的一张书桌,走到书桌边看着桌子上的笔纸,这个就是我画的画吗?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林天终于全部想起来了。

画上一男子在一颗树下给一个女子带耳环,这幅画唯一缺点就是没有画两人的脸。

林天在心里叫着:“星辰戒”,星辰戒:“你有什么事?”你不是给我了一本身法武技它在那?

没告诉你,我有两个空间,一个像你那乾坤袋一样,别一个就是你上次来的空间,幻体就在储物空间,你去储物空间就能拿到了。

拿到幻体林天说着:“这个比乾坤袋好多了。”

林天坐在床上边翻开第一页,上面写到“肉体没有达到要求不可修炼,否则后果自负。”

捏了捏自己身上软绵绵的肉,星辰戒你给我的是什么垃圾武技。

你只要肉体达到要求你就知道了。

算了现在还是先睡觉吧。

清晨林天被一阵敲门声吵醒马上就来,穿好衣服林天打开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站在外面。

来人是黄风城数一数二的帅哥叫“王庆宇”,是林天从小到大的朋友。

林天将头发弄好说道:“你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了?”

王庆宇说:“你可要请问吃饭,你没在的这几个天你的活都是我干的,可把我累死了。”

林天:“你快点收拾一下,我们就去吃饭去了。”

两人来清风镇,清风镇在天星宗山下,来清风镇的大多数都是天星宗第子,两人走进“醉仙楼。”

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一个长得有几分姿色的少女,走了过来问“两位公子要吃些什么?”

王庆宇调戏到,“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我带你出去玩,你看?”王庆宇眼睛在面前的少女身上打量着。

林天看着脸上有些羞红的丫头说道:“别理他,给我们上几个你们店里的特色菜。”把两人面前的茶杯倒满水,就离开了。

王庆宇问道:“林天你今年回去吗?”

林天喝着茶说道:“回去,我想我爷爷了。”

王庆宇:“那你回去的时候叫上我。”

两个小二把菜上齐,王庆宇看着桌子上的八个菜说道“还算你有良心。”

吃完两人走出醉仙楼,就听见前面传来喧哗声,两人走上去。

王庆宇嘴里说着:让一让 来让一让,两人就挤进人群前面,看见一个少女被几人拦着。

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开口:“小妹妹,你好像吃饭没给钱哦!”

少女:“我没有带钱。”听到这里林天和王庆宇刚想转身离开,突然那少女拉住林天衣角。

林天知道要有麻烦了转身没等林天开口,少女摇着林天的手就说道:“夫君你去那了。”

周围的目光全部看向林天,林天一脸无赖的看向旁边的王庆宇,王庆宇摆出思考的样子。

周围议论纷纷,一个女子说道:“刚才好像他要走的样子。”另一个人说:“这人真么不负责任,真是可怜那小丫头了。”

林天看着面前的少女脑海突然出现一段记忆:“一个小丫头摇着一个小男孩的手撒娇到“哥你给我买嘛!”

最后小男孩给小丫头买了一对耳环,小丫头拿着耳环说道:“等我长大,哥你要帮我带上。”

小男孩宠溺的说道:“好 好 好。”

林天回过神来向魁梧青年说:“多少?”魁梧青年:“不多10块元石。”

林天拿出十块元石扔向青年,青年接住带着其余几人走开了,周围人群纷纷散开,少女也悄悄离开了。

王庆宇:“难怪你两年不回家,拍着林天肩膀保正到今天的事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林天没有搭理。

两人的就回到天星宗,开始忙活宗门给他们的任务。

天星宗杂役弟子五千,外门弟子三千,内门弟子一千,核心弟子五百,杂役弟子负责天星宗的日常清理。

外门弟子不用做这些杂活,外门内门核心弟子可以接宗门任务,赚取宗门积分。

武技、功法。兵器,灵药很多东西都可以用积分换取。

很快他们两人就弄完了,林天对王庆宇说到:“要不要去藏书楼。”

王庆宇一脸正经的说道:“我不去了,”我有更重要的事!就不陪你去了。

林天走在幽静的路上,这两边长柳树被打理得还不错,看着前面的小湖说到:“怎么这里连个人都没有。”

林天走进到藏书楼,藏书楼有三层,一楼是一些普通的书,二楼没有什么三楼也没有什么,连核心弟子都要三位以上的长老同意才能上去。

林天以前来都只看到一位老者在躺椅上睡觉,这让林天疑惑不解。

藏书楼里只有七八人,林天走到书架边挑选了一本叫武者分类的书,林天找了个地方坐下。

翻开手中书上面写着,玄天大陆,武者众多“炼丹师 阵法师 炼器师”因为具备精神天赋的人比稀少所以,身份比一般武者要高,特别是炼丹师。

精神力要是在15岁时才会显现出来,具体精神力是什么至今没有人知道。

林天看着手里的书,外面的天色渐渐变黑,一个人老者走到他身边说“小伙子天色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林天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老者,林天站起身来恭敬的说“不好意思麻烦到你了”把书放在原来的位置,走出了藏书楼。

白发老者看着林天背影感叹道:“你还不如把时间放在修炼上。”

走在回去的路上,林天感觉到有一点冷,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阵说话声。

走进才看见两人在湖边靠在一起打情骂俏,因为天比较黑的原因看不清两人的面貌。

这个就让林天的处境比较尴尬,你说我是刚从藏书楼出来,别人会相信吗?

突然湖边那男子转身,看到在不远处的林天说道“是谁”

林天莫名其妙的转身就跑,我为什么要跑呢!奇怪。

男的叫女的先回去,转身就向林天追去。

可能是林天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内气,男的追到一半林天身影就消失了。

男的站在那里大声的说道:“要是让我知道你是谁,一定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林天还好我跑得快不然被抓到该怎么解释,至于那人说的话林天一点也没听到。

林天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松了一口气哎今天真累,推开门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此时另一边在一个华丽的的房间,一个英俊的男子对着三人说道“我给你们五天,五天如果还没查到你们就等着挨打吧!”

林天又在做着那一个似曾相识又说不上的噩梦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里上演。

星辰戒:“这小子五岁以前的记忆为什么被封印了?”

林天醒来过来,又是这个梦,还是那几人虽然看不清脸。

在床上盘膝坐下,将元气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小周天和一个大周天,从床上下来打开窗子。

看着已经有些蒙蒙亮的每天都要去打理花草,这样哪有时间修炼,得想一个办法。

林天问王庆宇:“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不干这些活?”

王庆宇:“有是有就是.....有点困难。”

林天你别卖关子开说:“就是突破入门五阶参加宗门考核。”

林天:“你要说的就是这个?没了?入门考核还有多久。”

王庆宇:还有半年你怎么问想到问这个了,你不是一直都对入门考核没什么兴趣吗?

林天:以前是没有什么兴趣,你现在入门几阶了?我入门三阶后期。

林天: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可不可以啊?

王庆宇:你是不是要我把你的那一份活也做了对不对?我答应了,反正你在没在都不影响。

你啊对人家好一点,今年就把他带回林家吧!你回去了,她一个人在这边不安全。

林天一脸无语的看着正在干活的王庆宇,我想出去一段时间,可能我要宗门考核才会回来。

林天从星辰戒里拿出,玄清草给王庆宇。

王庆宇从林天手中接过玄清草,你这家伙是怎么得到这五品玄清草的?

看了半天说;“我不能收,这玄清草你比我更需要,这样你今年就可以参加考核了。”

小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实力才入门三阶前期,这玄清草要四阶服用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还有你又不是白拿这是交易你就收下。

我还要去看一下我哥呢!剩下的就麻烦你了,还有你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参加考核。

王庆宇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玄清草,等他反应过来林天早离开了。

林天走在天星宗内,每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林天不会小宇那家伙说了什么吧?

林天身后两个师姐讨论到:“就是他,在外面已经有孩子了。”

旁边少女说道:“我听说是他强迫人家的。”

两人身后有出现一个少女气愤的说到:“什么?还有这种事。”

林天走到了内门守卫处,向一名守卫说:“我是林辰的弟弟林天,我要找林辰有事麻烦你通报一下。”

守卫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林天,用不客气的语气说道:“你等一下,说完守卫就像内门跑去。”

因为林天被分配到外门干活所以才能进入外门,一般没有人带着杂役弟子是不可以随便进出外门或内门的,杂役弟子只可以去藏书楼。

林天看着前面的建筑感叹道“天星宗真是大手笔一名弟子一间房,连外门都这么豪华,那内门岂不是”就我的小房子比较破。

守卫走了过来说道:“林辰没有在宗门,好像是去做宗门任务了。”

林天走回到自己的小屋,已经中午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向山下走去,因为王庆宇在修炼所以林天没有向他告别,表面是告别。

林天手里吃着在清风镇上买的包子,看着手中的地图抱怨到,迷雾山脉还真远,不是我买了三百个包子,我非饿死在路上不可。

两天了终于看到镇子了,林天三步并作两步快速的向小镇走去。

林天来到一家看着还不错的店里,林天走进店里,一个小二热情的问道:“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你先给我上几道菜,在给我来一壶热水。

好的客官里面请,找了个位置做下就听到旁边的四人谈论这什么。

你们听没听说最近发生的大事,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子问道“什么事。”

就是在最近西北的山头,搬来了一群土匪,把周围的镇子都抢了个遍,好像每次都死了好多人。

另一个矮小的人说:“好像他们大当家的是练武一阶前期,其他的都是入门三四品。

小二将林天要的菜,放在桌子上就走开了,林天想着,这是一个好目标记下来,林天看着桌子上的菜,咽了咽口水。

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很快就吃完了,打了个隔好饱啊。

小二给我开一间房间,林天拿着钥匙向楼上走去,推开门把门关好扑到在床上说:还是床舒服。

第三章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极品女助理:傍个巨星当老公在线阅读第六章

    “唉!”天再次黑了,江梦蝶依然没有完成任务,她忍不住懊恼一声。她现在的速度已经比以前快了很多,可要在一天之内将整个院子打扫一遍,真的很难。而且刀痕少女一直跟着她,她想蒙混过关都不行。晚上,江梦蝶累的全身疼,躺在地上怎么也睡不着。来王府快半个月,她只见过易涵印两次。上次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若不是

  • 星空筑梦在线阅读第九章

    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情,为整个学院人人所艳羡,鲜少人知道其中暗藏的三角关系。十来年,裴元德丈夫父亲的身份,做的天衣无缝,让人找不到噱头指责。只有何清水明白,横在那段婚姻中间的女人,从始至终都存在。她的女儿,如今被他们像女儿一样照料,不分你我。却硬生生卡在林素英心头,每每看她一眼,都仿佛看见了过去被爱情嘲

  • 火影之万界之主在线阅读第9章

    我看半天没有人说话,便说道:“看来你们全都是想加价的了,那行,高旗,重新给我找人,这些人全都不要了,我们走。”说完,我转身就走,高旗和肖小军也跟着离去,这下好了,那些想不出头看看能不能跟着沾点好处的,坐不住了,立马说道:“小娃娃...........”我回头看着他:“你叫我什么,搞清楚位置,现在我是

  • 旅行者记忆在线阅读第一章

    落日崖上!很多身穿青衣的人看着前面的一白衣女子,只见她脸色苍白,好像支撑不住的样子!“姐姐,你可以安心的死了,这次王爷可说过此生唯我一人,姐姐不过是他闲暇时的玩物罢了!”这时从青衣人群中走出一红色嫁衣的女子,她有张娇媚如玉的面容,只是扭曲的面孔破坏了她整体的美感!她用剑指着对面的女子,而对面的人听到

  • [琉璃白帝X罗喉计都同人]心悦你在线阅读第2节

    闲聊过后,苏微雨对慕小小说:“小小,住在这里很打扰你和伯父了,我想,我还是在这里帮你们打工比较好。”“没事,我爸爸看起来人很严肃,其实他心地挺好的,你别介意。”慕小小连忙说道。“可是白吃白住终究不好,以后有工作让我做吧。”苏微雨认真地说。吃中饭的时候,只有慕小小和她的父亲坐在那里,苏微雨瞧了瞧,好像

  • 非我倾城:独宠太子妃在线阅读第四章

    她以夏以魅的身份活着,一转眼,已经过去了三年。初夏的风暖暖的,她坐在花园里白色木椅上,迎着微暖得夏风,驱除心中的烦躁。“怎么坐在这里吹风?”处理完一日繁重的工作任务,赫连陌手中捧着扶桑花,第一时间就来到花园,知道她一定会在这里,“以魅,不要坐在这里吹风,医生说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进屋吧。”夏以魅

  • [综]谈恋爱吗?回头草真香那种!第六章在线阅读

    “很紧张?”许清导演一见到驰影就先给了个礼节性的拥抱。从拍摄完电影后驰影就销声匿迹。连宣传电影的活动她都没参加。这要是不知道的人怕是会认为她在耍大牌。但是……在此之前,驰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江湖上大大小小关于《寻》的消息很多,其中真假难辨。至少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许清为了等驰影拍这部电

  • 我是你永远得不到的女人之孤身而行(6)

    锦衣卫走后,明夫人就病倒了。好在她只是因为伤心过度,静养便可。明夫人在昏倒前想要放走府中所有的婢女,免得她们跟着遭殃。可锦衣卫已经把所有的出入口封锁,没有人可以离开。智可看着母亲的睡脸,心中满满的不舍。月亮姐姐呀,才刚刚向你许了愿望怎么就叫我经历如此残酷的现实?有人敲门,是奶娘端饭来给她吃。可她怎么

  • 微微一笑很倾城之愚美人第八章在线阅读

    唔,头好昏。怎么感觉整个人都好像在天旋地转一样。躺在床上的楚微澜睁开了双眼,,一阵一阵的晕眩的感觉朝她袭击而来,她捂着额头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她记得她跟慕容她们几个终于找到了一家还有空客房的客栈,然后她跟凤鸣两人在房间里吃过晚饭之后就睡觉了。楚微澜还记得昨天晚上为了怎么回到原来的时空的事情跟凤鸣躺

  • 听说你见鬼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明眸看着落地镜里的自己,一双美目妖娆,脸颊嫣红诱人,眉间一朵妖娆朱砂,长发及腰,随意的倾泻下来,低胸的红色长裙,质地轻薄,透露出若隐若现的风情。她抚上完美如瓷的脸庞,没有一丝刀光剑影的痕迹,似乎也不会觉得疼痛,这用刀雕刻出来的面容啊。果然是经过高科技改造的,低眉抬眸之间,尽是风情。好像从此人间无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