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饥荒年代[末世]在线阅读第3章

2021/6/11 16:39:00 作者:四季果 来源:晋江文学城
饥荒年代[末世]
饥荒年代[末世]
作者:四季果来源:晋江文学城
近年来地球的温度越来越高,造成两极冰川融化,海平面大幅度上升,次生灾害层出不穷,明清小冰期之后,第五次小冰期来临。温暖产生盛世和文明,寒冷产生衰败和动乱。寒天荒地的世界,哀鸿遍野。无意间淘到一本修真秘籍的田原远,原是为了修炼回到家乡搞养殖,却不想因此在饥荒年代里占有了一份先机。前面几章主要以种田为主,略为沉闷,十几章后开始浪。主角cp将在二十章后出现。这个cp是渣作者最喜欢的类型\(^o^)/YES!。告诉大家一个听了会想敲作者板砖的消息:据最新消息,今天的停电延续到晚上11点,所以今天请假不更

大浪拍空,碧空万里如洗,小小的身躯,干净的白布衫,安平生从林子里缓缓走了出来。

远远的一座黑色的城门就出现在了眼前,官道上三三两两的人缓缓向城门走去,好不萧条。

走的近了,只见气势磅礴的城门下两三个城卫在进行盘查,在太阳的烘烤下一个早已睡去,一个仰天发呆,一个如机械般登记收钱走人,眼中毫无生气。

安平生看在眼里,默不作声交了一锭金元就直径往海钰城中走去,入眼却是和城外一般的萧条,人们的穿着层次也非常明显,富人靓丽,穷人简陋,就好像是用补丁织成的。贫富差距十分巨大,而这些穷苦之人一般都是从祖辈开始就生活在海域城的,如今繁华消逝,他们无路可走,只能留在城中艰苦渡日。

淡淡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安平生找了个小馆儿,点了些茶水和一碟小菜,慢慢悠悠的品查了起来。

听着,小官内嘈杂的声音,分析各种消息。

“你听说没有,早些时候据说城主之位已经选定下来了,可到如今别说人了,鸟毛都没见着。”

“唉,你又不是不知道咱海钰城的情况,没准那些人只是打放出风声安慰我们的。还好这段时间几次海怒规模不算大,又有护城大阵自动激活,否则海钰城早就被淹了!”

“可不是嘛,这破地方年年都不太平,就算来了一个城主也没有什么转色,还不如投靠周家,最起码吃饱不成问题。唉,据说城主府的老管家这段时日也跟周家走的十分亲近,看来就连城主府自己都自身难保了!”

“就是,再过几天我就和我一家老小出城某生活去,谁想在这破地方待着。”

……

看来海钰城已经是大半支脚踏入深渊了,也难怪明明披着巨头宗门的皮,却依旧如此萧条,无人想来。

“周家么?”

安平生轻声自语,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摇头笑了笑。静坐半响后才将一锭金元扔在了桌面上,起身在城东和城西之间,晃悠了起来。

目光微冷,嘈声逐渐停,这种黄色的亮光似乎比茶水还解渴,让人忍不住吞咽。有人追了出去,却早已不见安平生的人影,又折了回来。一锭金元就这样静静的躺着,店家小二双手颤抖,去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当然这些已经不是安平生要考虑的了,他在城中晃悠,城东的富丽堂皇,和城西的贫苦萧条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很大的伤痕。

但这些都是有原因的,城东地势较高,在海墙的保护下还算安稳。城西地势较低,一大片沿海沙滩,且海墙早已破破烂烂,天灾一出必当首先其冲,也就导致的了富有人的往东边挤去,更加加大了彼此的差异化。

这些都是肉眼可见的原因之一,可真正让这座几百年前繁华无比的城市落寞至此的还是因为海怒所带来的天灾。

狂风暴雨集显,雷鸣巨浪震动大地,延绵万里的海域都遭受到波及。而海钰城不过是在风暴外围年年却能有高达几百上千人的伤亡,各种妻离子散,哀声遍野。其建筑设施毁坏,农作物、家畜之类的损失更是不计取数,更别说当海怒来临时整个海域城阵法的消耗,每一次开启所产生的消耗对海钰城来说可谓是天价。

不过纵然知道原因出在那,可安平生也只能是望洋兴叹,改变不了任何现状。

当初便是看上了此处天然的地理环境条件,高度发达的海路交通。向东北方向能辐射数十个沿海城市,向西北则能直接走水路饶过海枯林直达另一个大域,此等贸易条件得天独厚,令人羡慕不。当时建立不过百年的海钰城就能与济世城平起平坐,其模样和辉煌可想而知。

靠城东而走,一栋高大的建筑出现在了安平生眼前,楼前瑞兽雕像成双,门梁有流光闪烁,阵文隐现,出入之人非富及贵,上有牌匾金文烫烙“天宝商行”大字闪耀,贵气扑面而来,让人不禁下意识的摸了摸钱袋。

安平生打量了一会,拔腿往前走去。

“哎哎哎!小兄弟,你是哪家的小子?不知道这是天宝商行吗?怎就随便就走进来?”刚一入门,安平生还未细看内部装饰,便有侍者身着布衣,上面印有天宝商行的标志,一脸嫌弃的走过来对安平生说道。

也是,安平生面十二三岁,及其面生,一身白布衣衫,除了腰间白翠花玉能够稍微承托一下外,哪有半分贵气。

安平生看了一眼这个侍者不曾理会,周身气息悄然释放,便开始打量四周。

楼内一步一莲池,三步一小桥,将几个区域隔开,如丹药区、宝器区、材料区等等,明了简洁。粗大的万年古木直入高楼,其上龙盘凤走,好不壮观,膳香被安置在角落,缓缓燃起,充斥整个大厅,让人每呼吸一口都觉得神清气爽。

只是如此精良的环境下,来此地选购的人并不算多,而其穿着打扮层次也相当之高。

“不愧是遍布天下的商行,在这小小的地方都能有如此手笔确实无人能比。”安平生内心感叹道。

与此同时,商行高层,一个华贵锦袍的中年男子正在悠闲的喝着小茶,手中的算盘打得脆响,微胖的体态,双眼细长,玉戒套指,金饰缠脖,这身行头一个贵字怎么了得。

“有贵客上门,你去迎接吧!”中年男子手中算盘突停,一脸惊奇的看着顶楼,内心暗道:“乖乖这长老自从坐镇海钰城以来就不曾发过声,今天这是太阳升反了方向?”

虽说心有疑问,可中年男子却不敢怠慢,能让坐镇此处的长老称为贵客的人,可是破天荒头一回。整了整华服便往楼下走去。

见眼前的少年站此地一句话不坑,侍者不耐,心想这小娃娃好大的架子,便要出声赶人。

“你……”

“鄙人钱振,贵客远道而来,钱某还能及时相迎还望小兄弟勿怪。”

侍者话才说一个字,便听到身后传来自家掌柜的声音,连忙住嘴往后看去,只见钱振细长的双眼狠狠瞪了自己一眼,侍者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在望一脸平静的安平生看去时,内心微微发苦“能让掌柜亲身迎接的那个是自己惹得起的?你早点亮身份不好么?”

只是,这句话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说出口的,只得将笑脸堆起,一脸恭敬的站到一旁。

钱振拱手来回看了一眼安平生,除了颇有气势外,此人弱冠之龄并无特殊之处,若非海钰城这个极其荒芜,这大白天的也没几个人进出,而安平生又站在门口边上他也不会向安平生看来。

“钱管事客气。”安平生还手一礼,从藏戒之中取出一块半个巴掌大的九星玉卡,向钱振抛了过去。

“嗯?”看到安平生使用藏戒,钱振双眼一眯,立刻高看了安平生几分,待到小心接住安平生抛来的九星玉卡,更是不动声色的将笑容堆起亲切友善,做出个请的姿势将安平生恭恭敬敬的请上了高楼包厢。

门前的侍者一脸不可思议,心中愈发苦楚。

“敢问小兄弟这张九星贵宾卡从何来?”将安平生请入包厢后,钱振一脸笑眯眯的把手中的九星玉卡还给了安平生并问道。

安平生入门后便很自觉的坐在了宾位上,品了口早已准备好的香茗,一副年少老成的说道:“这不过是最下级的贵宾卡,随便交易点东西就能得到,钱管事何必多问,不妨先坐下把生意谈一谈不更好?”

“倒是钱某多嘴了,敢问小兄弟如何称呼?”言罢钱振就坐到了安平生对面,也捧起瓷杯笑着品了起来。

安平生笑了笑说道:“我叫什么不重要,今后我们的合作多得是,你先看看这张单子你接还是不接?”说着安平生将一张写满字的纸张,递给了钱振。

钱振接过纸张看了,脸色一变苦笑道:“这……小兄弟,你这单子虽然很有诱惑力,但是其中的价值之高,单凭你手中的贵宾卡不足以担保,而且我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利,调动其它分行。”

安平生并不意外钱振的答复,淡淡道:“你不可以,但是楼上不是还有一个人吗?他的消息可比你灵通多了,你去问问他就是了,我在这等你。”

安平生这话让钱振的小心脏一抽,在仔细感知一下安平生,发现以他的修为根本查探不出安平生的境界,当下立马收起了轻视的念头,告了声失陪,匆匆往楼上走去。

半盏茶后钱振带着一脸笑容走了回来,连带热情度都被他升高了好几十度,嘴里说道:“安城主,如此低调,倒是钱某眼戳了,还望安城主勿怪。”

“无事,闲来随意逛逛,钱管事不必放在心上,你觉得这单子你们海钰分行能吃得下么?”安平生问道。

钱振咬了咬牙回道:“安城主作为一名一品丹药师,想来也不会与钱某开这等玩笑,这个单子钱某顶着压力也会吃下,安城主就放心吧!”

“那在下就先谢过钱管事了,下个月初我们开始正式合作,到时候钱管事通知一声便可。”

定下交易,安平生婉言拒绝了钱振的接风洗尘,并让他不要声张出去,这才走出了天宝商行,倒是钱管事一路相送,让不少客人侧目,纷纷猜测这个白衫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

看着安平生消失于人群中钱振双眼精光闪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回过头来冷冷地看了一眼之前那个侍者便转身向顶楼走去。

出了天宝商行,安平生一路向城主府走去。

安平生心里打着盘算,海钰城想要发展起来脱不开巨额的投资和海怒的治理,这些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所以他向天宝商行提出了两个合作方向,一为由天宝商行提供大量的炼丹材料,安平生自己炼制丹药,之后利润四六开。丹药师作为一种供不应求的职业,天宝商行自然肯下老本拉拢安平生,加之海钰城的天宝商行原本就无太多油水,安平生的到来无疑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渠道。而天宝商行的庞大交易网,却也是安平生需要的,这一个合作算得上是共赢。

二为镇海,海钰城地理优势如此之好,历代城主怎会没有人想治理好海怒,从而让海钰城从新焕发生机,但是,毫无疑问他们努力了许久,并没有成功解决这个问题。加之后续支出与收获越来越不成比例,不得已全部以失败告终,独留遗憾。

可天宝商行不一样,他们遍布天下,拿钱做事,只要你出的起价格,他们就能做任何你看起来无法完成的事。而安平生的想法也简单,只需要将海怒抵挡在海钰城百里开外,开辟出航道、不影响海钰城即可,天宝商行不过先发布信息,有人愿做在慢慢谈。且安平生相信接下来的长期合作双方共赢多次后他的九星玉卡就会升为八星,到时候他所发布的信息就会达到更高一个层面,天下能人异士何其之多,就不信没人接。

想要治好城,就得先谈笔生意,有了钱什么都好做!

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安平生低调的前行,可是事愿人为,在他离开天宝商行不远后,一个贼眉鼠眼的青年一把拉住了他,将他引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

只见这人青衫粗布,体型瘦小,皮肤偏黄,一双眼睛眼睛咕噜噜的转,小小的龅牙甚是滑稽,却又透露出一股精干之气。

“嘿嘿,小兄弟,在下黄精,乃海钰城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上到官厅大事,小到民间琐闻整个海钰城就没我不知道的事。我见小兄弟天资不凡,一身气度如若谪仙,却在海钰城乱转,失了您的风度,不如雇个向导也好增增您的威风。”黄精一脸笑容,极为诚恳地说道,只是那两颗龅牙着实将他的形象破坏的干干净净。

安平生平静的看着黄精,心中却是十分些诧异,他从小馆出来之后就知道有人会跟踪他所以他早就调动起了身法,将身后的人甩了个干净,包括天宝商行出来后跟踪的那群人,只是这个黄精竟能拉住他,这确实在他意料之外。

“比起向导我更好奇你是怎么跟住我的。”安平生双目一冷,对黄精说道。

小小的一个海钰城竟然有人能掌握自己的行踪,这可不是安平生想要的,只要能够掌握行踪,就能够设计出种种谋划,所以安平生瞬间将黄精锁定,并将身上的气势放出向黄精压迫而去。

气势笼罩在黄精一丈之内,安平生对自身实力把控的极为准确,但是黄精就不这么认为了,他在海钰城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他敢发誓从来都没有感受到如安平生一般的恐怖气势。当下不由得冷汗直冒,内心连连叫苦,本以为一个外来的公子哥准备糊弄一下,骗个小钱,谁知道竟然是只小老虎。

“大、大人息怒,我这是家传的小望气之术,大人步子玄妙无人能跟得上,但是大人气息却是没有隐藏。纵然平常人没法在人群中找到您的气息,但是我这小望气之术还是能够分辨一二的。”黄精连忙说道。

“哦?小望气之术?”安平生思索了一会,他那庞大的知识库立马有了回应,确实有着这门术法,但是却极为鸡肋,流传广大但是没有多少人修炼。无他一门专门用来追踪的术法,无任何杀伤力,也只有那些大的宗门和某些组织会培养这些人外,谁又愿意把时间放在这个没有多大效用的术法上呢。

“原来如此。”安平生挥了挥手,将气势尽数收回。

黄精突然觉得身子一轻,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在抬头看下眼前的这个少年时他小脸带笑,如邻家小友,前面一切仿佛错觉一般。

看着眼前的青年,安平生突然来了兴趣,对他看口问道:“你说只要海钰城的事你都略知一二?那么你可知道海钰城的局势如何?周家你又了解多少?”

黄精还在愣神,直到安平生把话问完他才回过神来慌忙答上:“三分天下,周家独大。”

话刚出口黄精立马捂上嘴巴,暗道:“坏了。”今天失了神,怎就将这段话说了出去。

“哦?具体说说。”安平生兴致更浓,手中一晃两锭金元在黄精面前走了一圈,在晃就被他收了回去。

黄精贼脑袋也随着金光一晃,确定四下再无他人之后,才嘿嘿开口道:“不瞒大人,这海钰城自三代城主之后,城主府势力锐减,周家和三楼分别脱离城主府掌控,独立了出去。而后历代城主修为更是不足,加之天灾所产生的天价消耗,无法再将这四股势力纳入掌中,只能任由他们自行发展,直到近代三楼联合起来与周家共分海钰城,而城主府一方还好有身虎皮在,却也是名存实亡了。”

黄精说的有板有眼,只要细心留意一下自然能够分辨其中真假。

“至于周家嘛,不好说。尤其此代家主,雄才大略暗中经营多年算的上半个城主,外人亦不可得知其中想法。”黄精看似说的玄乎,其实对安平生来说作用都不大,早在来海钰城之前就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将其了解了一个七七八八,只是黄精一介平民有如此想法,着实让安平生高看两眼。

不过也仅仅是高看两眼罢了,安平生心中自有沟壑,日后若是想要培养一下倒是可以把黄精考虑进去,将他收为班底,至于现在就留着他先吧。

打定主意,安平生对黄精说道:“你今天这番话倒是颇有见解,但是与我无用,今后好好收集一些特殊消息没准我还会来找你。”

说完,两锭金元落在黄精面前,安平生完全收敛气息走出巷子,迈入人群之中,彻底消失不见,再也无法追查。

留下一脸不知所措的黄精,但好在黄精是个乐天派,瞬速将金元收好,掂量掂量眉开眼笑的也消失在了人流中,至于安平生今后要找他,那不过是今后的事了,更何况以安平生的实力他也帮不上什么忙,需要到自己的情况就更少了,一想到这黄精的步子就更轻松了。

小龅牙间还传出了难听的小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萧一尘与祁衡的爱恨情仇在线阅读古雅淡泊的诗歌情怀---王鸿伯诗歌赏析

    他身材削瘦,留一抹唇髭,鼻梁上架着一副圆圆的眼镜。从事企业工作的他却始终保持一介书生气质。他就是《钝吟楼诗钞》作者王鸿伯。最初记得他酷爱写意花卉。笔墨精到灵秀,别有神彩气韵。后来我知道他还喜欢书法、篆刻,作品曾入展“山东省第六届青年书法篆刻展”等许多展览,而且还爱好收藏古币。霜降那天,他送来他的《钝

  • 我给死对头生了三个孩子?!第3章在线阅读

    “元少爷,今日见你,倒是比以往更精神。”阿布一边捣弄着药物,一边说着。元斟哼了一声,突然想起这都是那只鬼的“功劳”,便开始打算着什么时候问问姑姑这件事。正想着,房门突然被打开了,元斟都不用抬眼看,就知道是那只鬼来看望他了。他转头对擦好药的阿布说:“你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吧。”“是。”阿布应诺着出去了。

  • 就问你服不服在线阅读第1节

    “天地混乱,妖魔肆虐,佛门不争,唯帝号令,重塑三界!天庭系统开启中!”“开启成功!”“检测宿主身体状况:跨界转移,精神承受压力过大,脑海正在崩塌中……”“注入功德值,开始恢复脑海!”“脑海恢复成功!精神力补充满值!”“使用大道希音,开始唤醒宿主!”………迷迷糊糊中,徐天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人在自己

  • 在横滨的团宠生涯之多利诺布斯

    小蕾无助的望着姬晨“可是去哈罗山的途中,充满了危险,现在村子人力紧张,可能无法调动人员帮助我”听到小蕾爷爷的治疗还有希望,姬晨决定自己替小蕾走这一趟“小蕾妹妹,你先回家照顾爷爷吧,俺替你去带药回来,你放心的等着俺”姬晨温柔的安慰着小蕾“姬晨哥哥,你真的替我去哈罗山取药回来吗?”小蕾激动的向姬晨确认,

  • 死亡笔记之浑水摸鱼在线阅读第十节

    叶风起身,发现胳膊上的伤口已经愈合。玛德琳躺在沙发上,姿势慵懒的睡去。因为摆脱了心理阴影,她原本有些干涸的皮肤恢复了光泽,憔悴的脸上也变得有血色,仿佛年轻了数十岁,如同玛丽·简的姐姐一般。叶风叫醒玛德琳,对女子解释了黄金卡片,她就满脸欣喜,答应与玛丽·简住在一块。一挥手,女子身影消失,进入了卡片世界

  • 掐指一算你怀了![穿书]之第二章

    02.乱步从来没有向侦探社的众人说明过我的存在。——话虽是这么说,但是像我和他这样每天必有的‘友好’交流,而‘那个社长’对此事隐隐也有着放任自流的态度。久而久之众人也就习惯了。偶尔有不明白的新人社员问起时——就比如眼前这位名叫中岛敦的少年——乱步也只是随手指着一团空气(我),说:“喏,她就在这。”敦

  • 游四洲之着红色华服,百媚生态(第二更!)

    第二章:着红色华服,百媚生态(第二更!)而服装空间里的衣服显示着解锁与未解锁。最近的一排都是已经解锁了的衣服。虽然数量不多,但是每件都堪称精美之做!李梓拿起最近的一件衣服,是一件红色的汉服!轻柔的纱线在李梓的指尖划过,留下的是一丝衣服本身丝绸的香味。红色华衣上缠绕着素色刺绣,刺绣以山茶花,绣球花为主

  • 美人师兄人设又崩了在线阅读第1章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四号,寒冷的天气让人全身都冰冷刺骨,付天笑裹着棉被。付天笑出生时,母亲因为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亡,父亲也因为母亲的死亡,日夜酗酒。好在付天笑的父母,年轻时也赚了一点钱,这才让他们爷两至少不被饿死。付天笑的父亲付安建,年轻时和母亲开了一家侦探所,母亲死后,父亲心里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整

  • 始乱终弃了病娇世子后第3章在线阅读

    乔伊牵着大狗走在回公寓的路上,心情真是美得没边了,灿烂的笑容让他的浪荡魅力又有了加分。“伙计,你今天真是帮了我大忙了,没想到带着宠物犬泡妞的成功率会这么不可思议,想吃三明治吗,要知道,这可是乔伊的特别谢礼,乔伊的三明治从来都是独自享用的。”“呜~”大狗看了看他手里的那坨被乔伊一口咬去一半的三明治,不

  • (修真)我不可能这么厉害在线阅读缘分使我们相遇

    金秋九月,花开花落……我迎来了开学季,曾经是多么的期待跨入高中的那一刻。“紫依,你怎么会来这所学校?你真的来了,太好了!我们又能一起嬉笑了。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个跟我说话的人是我初中最好的朋友---刘淑丹。我们初中一个班的,关系特别的要好。她走到我身旁,拉起我的手,我俩相视而笑,一起仰头看向我们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