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糖衣恋人是爱豆之第八章(8)

2021/6/11 15:33:33 作者:翁九倾 来源:17K小说网
糖衣恋人是爱豆
糖衣恋人是爱豆
作者:翁九倾来源:17K小说网
【1V1】强烈甜宠。【小骗子VS斯文败类】开始,蓝星只是一个小小的时尚博主。而他,却是闪耀新星。“我才不是你的粉丝,我只是为了我粉丝的福利来看你的。”蓝星无比认真的对眼前虽然长得好看却无比自恋的男人说。“哦?是吗?”沐星澜挂上了攻气十足的微笑。然后,突如其来的污蔑,让蓝星被封号,丢失了主播工作。然而这一切都跟那个娱乐圈里光芒万丈的男人沐星澜有关!“什么?这不是我做的,你凭什么跟我打官司?”“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爱演戏。”沐星澜无视蓝星的分辨。最后,“我不相信爱情。”“在遇到你之前我也不相信,不过现在

拿剑的过程太过容易轻巧,顾渊反而开始紧张,这让他觉得面前不知何处有一处暗藏的陷阱,正等着他与黎穆跳下去。

他来不及阻止,黎穆已朝着墙上的其风剑移步走去,顾渊提心吊胆,快步跟上,一面警醒左右,可一直到黎穆顺利走到其风剑旁,什么事也没发生。

黎穆似乎也觉得奇怪,他仔细打量着墙上的剑,似乎是担心剑上有什么机关阵法,却什么也不曾发现,顾渊小心翼翼勘察过,他忽而发现他们正站在一处巨大阵法的中心,若是此阵运行,绝无人可轻易踏进半步,他们也早已没命了,可现今阵法已破,所以他们才能如此轻易地走进来。

黎穆也有所察觉,他双眉紧蹙,想要问顾渊一句这是为何,还不曾开口,已听见外边传来了声响——有人已发现库房失窃,他们的动作若再慢一些走,怕是会被围堵在库房之内。

黎穆匆匆自墙取下其风剑,顾渊忽而觉得一阵彻骨寒意,眼见着那剑上溢出一丝黑气,缠绕到黎穆的手臂上。他一怔,黑气已不见,气温倒也恢复了正常,好似方才是他看花了眼。

黎穆急道:“师父,快走。”

顾渊揉一揉眼,皱了眉点头,匆匆忙忙跟上黎穆的步伐。

他们一路溜出周家别院,无人阻拦,顺利得实在不可思议,半道上两人停下来歇气,黎穆这才说:“方才我看见库房内有一处阵法。”

顾渊点头道:“我也看见了,好像有人抢先我们一步将那阵法破了。”

黎穆甚为不解,问:“库房早就遭过贼?”

顾渊沉默不言。

他担心那阵法不是被上一拨贼人破解,而是有人故意破了阵法,好让他们去拿到那一把剑。他脑子里乱糟糟的,觉得他们已踩入了他人布下的陷阱,如同被猎夹制住的猎物,错失先机,就再也难以反咬翻身。

总而言之,剑已拿到了手,他们应当立即返回束桐镇,路途中黎穆一直握着那一把剑,大约心想这是他父亲留下的东西,是他父亲死时尚且紧握的武器。他将剑□□看过,剑刃锋利,剑身却是漆黑的。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他却一遍遍痴迷般将剑□□仔细察看,他想父亲曾在刀光剑影中挥舞过它,他从剑锋上仿佛能望见父亲昔日的影子。

他们重新回了死阵,踏入冰面,待守阵兽出现后,黎穆将手中长剑高举至守阵兽面前,守阵兽俯下身,认真看了看,似是确认无误,缓缓将前足跪伏于地,低声唤道:“少主人。”

脑内话音方落,四周景象急剧变换,他们从那冰天雪地的湖面,到了绿意盎然的花圃之内,守阵兽仍顺服地跪在他们面前,不远处是几间小屋,耳畔虫鸣鸟叫,却空无一人。

顾渊开口说:“到了。”

黎穆并未回应,他朝着那几间小屋走去,顾渊想他此刻情绪一定极为激动,便也不曾去与他说话,只是跟着他向前走去。

屋子不大,看过去十分清雅朴素,家具器皿上均落了一层厚灰,显是许久不曾有人在此居住过了,黎穆将剑放在桌上,唤一句“师父”,顾渊这才发现他的声音打着颤,一副将要哭出来的模样。

“我在。”顾渊只能如此回答他,他小心翼翼伸出手,碰了碰黎穆的肩,像是安慰,一面低声说,“布阵吧。”

很快阵法便已布置妥当。

黎穆仍是沉默不言,他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催动阵法,到了这时候,他忽而极为害怕。他记忆中从没有父母的影子,尹千面不喜欢提起这件事,他只知道他的父母死前将他托给了尹千面抚养,师父教他术法,督促他修炼,自幼便告诉他——他生来便是要为父母报仇的。他的一切都是他的父母以命换来的,至少在复仇之前,他不该有半分快乐享受。

而此时他的师父正站在他身边,自师父换了新皮后,性情与往常大不相同,黎穆回首望他,情绪一点点和缓下来,而顾渊则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像是安抚与鼓励。

以往师父绝不会这样。

他想终于有人站在他身旁了,师父不再如同往常般狠戾严苛且高不可及,他莫名觉得心安,于是在顾渊的注视之下,阖上双目,缓缓催动阵法。

他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杀害他父母的凶手又是何人。

阵法内生出无数幻像,他们正站在幻像中央,身旁是半透明的人影,眼角瞥见了刀光剑影,却全都模糊不清,声音遥在远方,含含混混的。黎穆不解,回首去望身旁的顾渊,顾渊仔细一想,当时打斗时灵气四溢,显是影响了这阵法,他们大概只能等待这打斗结束。

忽而幻象剧变,打斗已停了,他们面前是一名女子,满面血污,她着一件素白单衣,已被血迹染红了大半,跪伏于地,身下积血逐渐汇成血泊,面色惨白,却仍傲然仰首道:“我不回去。”

她面前之人冷冷开口:“执迷不悟。”

顾渊识得那些人的衣着服饰,是玄风宫门下的弟子,想来是要为本门“清理门户”,立于雅泽夫人面前的是玄风宫刑堂的堂主,应当是叫魏山。再稍远一些,有凌山观的贺潺,他侧立在人群中,皱着眉,似有不忍,易先生竟也在场,他垂着眼摇头叹气,显是对魏山所为极为不满。

其余人顾渊也大多都识得出,均是同/修中德高望重之人,有人开口去劝雅泽夫人,让她说出厉玉山的下落,大家好歹同道一场,不是非要为了此事闹得你死我活。

雅泽夫人紧抿双唇,不肯再多言半句,魏山举起剑来,却忽而听见内室传来婴孩啼哭之声。

幻象骤然模糊,再重聚到一处时,那些人已不见了,只剩下雅泽夫人一人倒伏在地上,气息俱无,黎穆呆怔怔看着,他跪下身,伸手想要去触碰那名女子,指尖却从她的身体里穿过——她是多年前已发生过的幻象,并不存在于此时,黎穆碰不到她,他张了张嘴,最终也不曾开口,反是垂下了手来。

他从未开口唤过那个称谓,现今也是一样。

顾渊只觉心疼不已,他走上前,要将黎穆扶起来,他伸手碰到黎穆的肩,而黎穆微微发着抖,顾渊想幼时自己委屈想哭时,母亲总是将他搂在怀里,拍着他的背细声安慰他,他稍显犹豫,实在没有勇气下手,只得低声安慰道:“别难过。”

这一回黎穆没有再推开他的手,反而将额头轻轻抵在了他的肩上,毛茸茸的耳朵蹭着他的侧脸,顾渊浑身僵硬,举起的手在半空停顿许久,终于还是放了下去,轻轻抚着黎穆的后背,倒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周遭幻象尽数散去,他们这么坐了一会儿,黎穆闷声闷气开口问:“师父,你知道那些……都是什么人吗\"

顾渊不免皱起眉来。

那些人他自然是认得的,可他若是将这些人的名字告诉了黎穆,黎穆难免要去寻他们复仇。这些人均是他的同/修,凭着黎穆的修行,他也敌不过几个,顾渊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与黎穆去说这一件事。

黎穆抬眸看他,一字一句道:“你是知道的。”

顾渊不言。

黎穆已显得有些微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他们的名字。”

顾渊只好说:“你还不是他们的对手。”

黎穆沉默下来,他忽而站起身,一言不发朝外走去,顾渊只得跟上,他蹲得太久,一条腿已全麻了,狼狈至极地一瘸一拐跳着,两人走到守阵兽面前,黎穆忽而顿住脚步,回首看他,声音有些冰凉:“你是为了顾渊的眼睛。”

顾渊一怔,并不明白黎穆这句话的意思,他的眼睛怎么了?

黎穆说:“很像。”

他语调冰寒,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古怪意味,顾渊正要询问,黎穆已抬头望着守阵兽,问:“当年闯入此处的都有什么人?”

守阵兽答非所问:“主上不会希望您为他报仇的。”

黎穆不依不挠道:“告诉我。”

守阵兽又趴了下来,扭开头去,好似没有听见他这一句话。

黎穆气得脸色发白,恨不得将手中的剑扎进守阵兽的那双竖瞳里去,可他做不到,他修为不足,力量也太过渺小,他想,若他能有毁灭天地之力,这一切都不会是现今这般模样。

顾渊真真切切望着黎穆手中的其风剑上蹿出一丝黑气,缠绕着他的手臂往上,他忽而想起竹师儿所说的话——这把剑是以万千人命锻造而成,剑下有无数怨魂,而黎穆镇不住它。

顾渊闲时最喜看些传奇志怪,偶也听李显义聊一些新近发生的怪事,物器反噬其主之事屡见不鲜,那些东西上往往附着了怨魂,一两条人命便已如此厉害,更何况铸了无数怨魂的邪剑,他隐隐心惊,拔高声调厉声道:“把剑给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花瓶人设崩了(娱乐圈)第九章在线阅读

    谛听跟在炎黄身后,看着炎黄有些奇怪的神情,眯着的血红色双眸完全睁开,平静的盯着他,咧开嘴笑了一下,随后一切都恢复如初,两人也都到了二楼。二楼走廊深处,两只妹纸小心翼翼的走着。“好像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粉鱼“我好紧张啊……”五歌“哎五歌,你不要压着我的肩膀啦……”粉鱼“我没压啊!”五歌很无辜。“

  • 网游之牧战士该不会是相思病吧?(2)

    难怪她会这么自信,细看之下,墨晗不得不承认她确确实实颜值爆表。黑长直,杏眼,樱唇,柳腰,大长腿,平底鞋,纺纱长裙……小清新的路线。妆很自然,比昨天好看不止一两分。只是这打扮真是要来当女仆?墨晗目光微沉,“林小姐……”他声音宛若冬夜的风,彻骨的寒。“墨先生,早安。”林希巧笑。心下却是想冷哼几句,呵呵呵

  • 洪荒之武道在线阅读第十章

    “报告,维克多五号行星标注为“绝密”等级的研究所发来求救信号。他们遭受到了克哈之子的猛烈进攻,快要顶不住了。并且联邦在研究所中储存有非常重要研究资料,所以他们希望我们能尽量保证研究所的完好。”“确认了吗?”“已确认过,因为我们是距离那里最近的,并且首要任务也是追捕克哈之子,所以总部那边同样希望我们能

  • 长生三千年在线阅读第3章

    出了门的秦璐瑶对一切都感到好奇,虽然已经融合了记忆,但并不是亲身经历过。她先在网上找到一家口碑好的店去美美的吃了一顿饭。嗯,拍照。这个可以发一波日常生活照,原主总是呆在家里也没有什么素材可以发围脖。吃完午餐后她去了附近的一个公共公园,看到了打太极的老头,跳舞的老太太,还有撒欢玩耍的孩子。这个世界真的

  • 民间山野奇谈在线阅读第9节

    小扬从地府的专用通道回到阳间,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匆匆去买了三只烤乳鸽回店里了,刚到店里就看见大春在里面忙乎着。我推门进去说:大春,忙呢?大春直接抢过我手里的烤乳鸽,边吃边说:你死哪去了?这么长时间才回来,都饿死我了。用手指了指桌上说:取衣服的记录,自己看看。小扬翻了下,之前订做的衣服,今天都基本取

  • 娱乐圈之老祖驾到之算不算装逼(6)

    凌帆冲完澡出来,在阳台上收了道袍拿回床上,悠然的自顾自的穿起来,然后又将脑后的长发束起带上头冠,然后拿起算命幡和拂尘,这一幕看得两女警目瞪口呆。“我知道你们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走吧!我随你们走一趟警察局。”叶青柔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凌帆这身装扮,再配合俊朗的脸,一米八二的身高,浑身锋芒毕露,一时间都

  • 护花医武高手兽潮突袭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三长二短,是紧急战斗准备!快,毛毛,赶紧躲到地窖去,爷爷要去村口集合了!”张老大一边穿戴着自己制作的藤甲,一边催促着自己唯一的孙子。“爷爷,不是说好了吗,我过了八岁生日后就要叫我张根留啊!”张根留一边掀开地窖木盖,一边不满的说道。“好好好,张根留村民,请你立

  • 欢迎加入主神游戏在线阅读天堂地狱

    此时已入夜,就这样,在第三圈即将跑完,到达营地时,唐小龙和火神终于被队里的其他队员陆续的超越,每一名队员在超越他们时都未做停留,只是几个呼吸间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这让唐小龙感觉到无比的失落与不甘,失控的情绪再次占据了大脑,唐小龙拼着命,玩着命,不顾一切的向前狂奔而去,虽然在旁观者的眼中,唐小龙跑的

  • 宗沧录之少年出山(1)

    在一片群山中,有一间茅屋,茅屋中有个胡子拉碴的老头,在他的面前是个少年。“臭小子,你今年十八了,该出山了,老头我十八的时候都名震灵界了,你这趟出去要是混不出个名堂来,哼哼,看我不揍你。”老头说。“行了知道了,臭老头,小爷我天不怕地不怕,你觉得有人会是我的对手吗?我肯定会拳打南山幼儿园,脚踢北海敬老院

  • 半道仙途半成魔在线阅读第3章

    “不愧是岛国,看起来真的不错啊。”江南散漫的走在街道上,双眼看着四周。或许是经常看大片的缘故,他现在对岛国新鲜感十足。融合黑暗赛罗后,他的颜值暴增!再加上那一股亦正亦邪的黑暗气息,引得周围少女频频侧目。“现在的情况,得先办理一个身份证。”江南无视周围的目光,自语一声。他现在完全就是黑户口,没有身份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