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校草的小棉袄四岁半离别

2021/6/12 0:00:08 作者:九公主留步 来源:小说阅读网
校草的小棉袄四岁半
校草的小棉袄四岁半
作者:九公主留步来源:小说阅读网
明德中学的校草又野又狂,是个唯我独尊的二世祖,整天摆着张生人勿近的脸。直到有一天他抱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奶娃来上学。“爸爸,打架不如看动画片,陪我追新番吧!”“爸爸,吸烟有害健康,棒棒糖可甜了,你尝尝?”“爸爸,这道题没听懂,再给我讲一下嘛!”当校霸变成超级奶爸,男神团个个对她宠爱有加,连死对头的小魔王弟弟也来凑热闹。“小鬼,后面排队!”一本正经的小少年牵起她小手,“这些情书送你,玥宝我要。”

似是眨眼的功夫,半夏辅导班的工作就结束了,看着一个个离去的学生,半夏猛然间的发现,自己也快要开学了。

孔明哲手里拿着辅导用的课本,径直的走到了半夏的身边,闻着半夏身上独有的药香,有些不舍这样能够和她朝夕相处的日子。

“学费一共攒了多少了?”温润的嗓音在半夏耳畔响起,这个正在整理卷子的姑娘抬起了头。

“辅导费5000,永翔哥说中午我做的饭,把剩下的饭费也给我了,580,之前卖药材有不到300,上学时攒了不到500,”半夏非常幼稚的掰着手指头数着,“姥爷给了1000,舅舅给了500,表哥给了1500,”说完,半夏停顿了一下,眼睛亮晶晶的,像闪烁的星光,神秘兮兮的说:“我还在山上捡了1280块呢!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因为半夏没有办法说清楚那一千多块的来历,只能说是自己捡的。说完就惨兮兮的看着孔明哲,生怕他说出去钱就没了一般。

看着这么生动的半夏,不似之前的愁云惨淡,孔明哲觉得自己这二十多天的付出,都是有收获的。哪怕心中的姑娘现在还不接受自己,只要她是快乐的,那自己每天也都是心满意足的。

算完之后,半夏突然觉得自己好有钱啊!10660,扣去学费6000,住宿费等学杂费1200,还剩3460,自己省着点话,估计一学期也就够了。半夏心里想着,再努力的学习,拿奖学金,周末的时候找个工作,攒下学期的学费。只要努力奋斗,一切都会好的。

看着满心算着自己学费的半夏,孔明哲心疼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儿不应该每天的为钱而操心。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把所有的一切都揽过来,那样只会让半夏和自己的距离更远,让半夏觉得亏欠自己的更多,更加的不允许自己的靠近。所以孔明哲即便是想要帮助半夏,也要绞尽脑汁的想出合适的理由。

“知道给你你肯定不会要,这2000算我借你的,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手里没有点备用的钱怎么行。”孔明哲从口袋里那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半夏,又在半夏的头顶揉了一把,心里乐的像一个偷吃到了糖果一般甜蜜。

半夏接过了钱,仰着头看着孔明哲,这个比自己大一岁的学长,总是无时无地的为自己着想,心里是酸涩的。自己又何德何能值得他这么做呢。

接过钱的半夏明白,这学期的学费有了着落,下学期的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暑期可以有这么多的学生是因为暑期的时间长,如果是寒假,恐怕就没有这么多的学生了。自己得从现在开时着手准备下学期的学费了。

“谢谢你,明哲哥,这算我借你的,等我大学毕业了,挣钱了,肯定先还你。”半夏打哈哈般的说,似是没有看出孔明哲眼中的深情。对于一切将来未可定的事情,半夏不敢给予承诺。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加的觉得自己亏钱孔明哲良多。

当半夏说要还钱的时候,孔明哲其实想说:不用还的。心里更想着以身相许多好。哎,也只是想想了,至少现在是。

孔明哲用那修长的手指弹了半夏的额头,二人相识一笑,一切都已明了。

整理好教师里的一切用具,孔明哲送半夏回到家,姜妈妈正在做晚饭,与姜妈妈打了声招呼,婉拒了姜妈妈的晚饭的邀请,也回到了自己的家。

吃过晚饭,姜爸爸就出去打麻将了,没有跟半夏说些什么,半夏也不知道要跟爸爸说些什么。明明时最亲的父女,小时候会给自己零花钱,会把自己驼在肩膀上。现在却是零交流,整日的板着脸,似乎是自己的债主一般。

在不是那么的亮暖色灯光下,半夏看着母亲时不时的从衣柜里整理出一件衣服,嘴里絮絮叨叨的交代着自己上学去要注意些什么。不要不舍得吃,不管吃的好赖,一定要吃饱。虽然衣服不多,但一定要干净整洁。内衣袜子分开洗,用手洗········。

听着妈妈叮嘱的话语,心里如四月的暖阳天一般,暖洋洋的。

“妈妈,我都知道了,大学跟高中没什么分别的,就是不在家的时间长了点而已。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等到我了学校,肯定会定时给你打电话的。啊。”半夏走到妈妈身后,抱住了妈妈。离别的愁绪漫上了心头,不知从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比妈妈高了,不知何时,妈妈的头顶已经白发渐生了,又不知何时,妈妈的背已经有些弯曲了。

半夏有时候想着,不知道自己这么坚持的走出去,走到外面的世界是不是正确的。是不是听了爸爸的话,这个家就会过得好一点。爸爸少发一点脾气,妈妈少干一点活儿,姐姐也不会整日的说,她挣得钱都贴补了家用,弟弟是否也不会从阳光男孩儿成为了正日埋藏着心事整日只知道学习的男生。

但半夏知道,自己唯有上大学,将来有一个好的工作,才能在根本上对家庭的现状有所改变。不能因为一时的困难而放弃,那么将来只会有更大的磨难。

半夏开学的日子就要到了,虽然嘴上说着不激动,但毕竟还是一个只有18岁的学生。看着来回检查皮箱的妈妈,半夏都在呵呵的笑着。虽然对于即将开时的大学生活有所期待,但离别的愁绪仍使这十分的高兴减去了两分。

“再检查一边,看看还有什么没拿没有,火车上吃的喝的放在手提袋里,钱放好,不要放在一个地方,”姜妈妈一遍遍的嘱托这,有一遍遍的检查这行李。“你弟弟本来还想着送你的,这开学了估计也不能送你了,他肯定心里不高兴。”姜妈妈把检查的衣物等又重新放了回去。

“妈妈做了一些你爱吃的香菇酱,你明天跟明哲一块坐车的时候给他两瓶,剩下的你拿学校吃。还有一些小吃,你分给同学,室友,跟同学们都搞好关系。”姜妈妈不断的往行李箱里塞着东西。半夏想:虽然我个子不矮,但也不是男子汉啊。想着等妈妈回去睡觉的时候把一些不大用的上的东西拿出来放到弟弟屋里。

这时,半夏姐姐姜茉莉从外面回来了,看着正在整理行李的半夏妈妈二人,把包放在了床上,然后在包里找着什么。半夏妈妈二人也在诧异,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姐姐姜茉莉怎么回来了。

正在这二人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时,半夏姐姐姜茉莉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钱包递给了半夏。

“知道你不喜欢乱七八糟的颜色,给你挑了个黑色的,算是给你的升学礼物。”半夏姐姐姜茉莉有些扭捏的说着。似乎是这些话有些煽情,不适合她这样的人说一般,说完就把目光投向了半夏的行李上。

半夏看着钱包,由内心的发出了笑声,让后盯着姐姐姜茉莉一瞬也不顺的看着,看的姐姐不好意思了起来。

“给你你就拿着,看啥看,打开,里面还有几张钱呢,你知道我没多少的。”说完又些不耐烦的上前翻着半夏的行李,说:“这么多东西怎么带啊,带上一些夏天穿的就行了,棉衣棉被什么的到时候我给你寄去,你当她是男的啊,明天我最多给你送车站门口啊,我可不给你扛到车厢里呢。”半夏姐姐姜茉莉一边嫌弃的说着,一边把一些厚重的棉衣棉被放到了一边。

“谢谢你,姐,”半夏抱着姐姐姜茉莉哭了,妈妈看到这一幕也湿了眼眶。

“哎呦,你明天就走了,你把我衣服弄脏了你又不给我洗。别仗着你比我高就压我肩膀上,我看你是想把我压的再矮一些吧,”半夏姐姐受不了这伤感的画面,生怕自己的眼泪也掉出来。“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啊,你的眼泪还是给你的小竹马吧。”半夏姐姐非常嫌弃的推着半夏的头把半夏推开了。

结束了妈妈的唠叨和姐姐的嫌弃,半夏看着被姐姐精简过的行李,浑身都轻松了许多。

眼看着下午就要走了,但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姜爸爸还是没有跟自己说话。半夏不知道该如何改善父女二人的关系,说不伤心是假的。

孔明哲本来打算来接半夏的,但是半夏拒绝了,所以半夏妈妈和姐姐姜茉莉把半夏送到了镇上。那时孔明哲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半夏姐姐看见这一幕,朝着半夏笑了一声,回应她的是半夏的一个白眼。

几人坐着孔明哲爸爸开的车,向火车站去了。

“你和你明哲哥一个城市,有啥事儿了就找你哥,女孩子在外面要万事小心,·····”孔明哲爸爸一边开着车,一边和半夏说着。对于半夏这个小姑娘,孔明哲爸爸是非常满意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的支持儿子,主动的去给儿子提亲。

送半夏姐妹和孔明哲到了火车站,孔明哲爸爸就开着带着姜妈妈就回去了。姜妈妈的三轮车还在镇上放着呢,时间长了不放心。留着姐姐姜茉莉个半夏二人一块等火车进站。

半夏和孔明哲二人准备上火车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声音,半夏回头看去,老远看到了朝着自己挥舞者的手臂弟弟。

“等一下,等一下,姐,”弟弟的声音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格外的响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医馆笑传之云飞密林深处激战

    “天之苍苍,地之茫茫,从来无天,我来开天;开天,开天,我入为皇,君门升清,浊门降沉,通天之路,奇异大法,百家演绎沧海变迁;开天,开天,我若为皇,天地生灵,皆我子民,岁月守护,任他江河倒固;生亦开天,死亦开天,生生不绝,万古不朽”,不知何时这开天帝皇经,在寒天的识海里悄悄的吟唱,此时寒天疲惫不堪的身体

  • 大神别生气,我来捞你了第二案 农场杀人事件(下)

    天函说:“我的不在场证明?我一直在房间啊,和我朋友通电话,一直说到刚才那会儿。你可以去问他,也可以问通讯公司。”熊丁:“手机是可以移动的!”“哦。”天函又补充了一句话,“因为这儿没讯号,所以我用的是固定电话,叔叔收拾东西很爱整齐,电话也很干净,现在可以证明我的不在场证明了吧。”“嗯,不过你还是有嫌疑

  • 萧一尘与祁衡的爱恨情仇在线阅读古雅淡泊的诗歌情怀---王鸿伯诗歌赏析

    他身材削瘦,留一抹唇髭,鼻梁上架着一副圆圆的眼镜。从事企业工作的他却始终保持一介书生气质。他就是《钝吟楼诗钞》作者王鸿伯。最初记得他酷爱写意花卉。笔墨精到灵秀,别有神彩气韵。后来我知道他还喜欢书法、篆刻,作品曾入展“山东省第六届青年书法篆刻展”等许多展览,而且还爱好收藏古币。霜降那天,他送来他的《钝

  • 我给死对头生了三个孩子?!第3章在线阅读

    “元少爷,今日见你,倒是比以往更精神。”阿布一边捣弄着药物,一边说着。元斟哼了一声,突然想起这都是那只鬼的“功劳”,便开始打算着什么时候问问姑姑这件事。正想着,房门突然被打开了,元斟都不用抬眼看,就知道是那只鬼来看望他了。他转头对擦好药的阿布说:“你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吧。”“是。”阿布应诺着出去了。

  • 就问你服不服在线阅读第1节

    “天地混乱,妖魔肆虐,佛门不争,唯帝号令,重塑三界!天庭系统开启中!”“开启成功!”“检测宿主身体状况:跨界转移,精神承受压力过大,脑海正在崩塌中……”“注入功德值,开始恢复脑海!”“脑海恢复成功!精神力补充满值!”“使用大道希音,开始唤醒宿主!”………迷迷糊糊中,徐天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人在自己

  • 在横滨的团宠生涯之多利诺布斯

    小蕾无助的望着姬晨“可是去哈罗山的途中,充满了危险,现在村子人力紧张,可能无法调动人员帮助我”听到小蕾爷爷的治疗还有希望,姬晨决定自己替小蕾走这一趟“小蕾妹妹,你先回家照顾爷爷吧,俺替你去带药回来,你放心的等着俺”姬晨温柔的安慰着小蕾“姬晨哥哥,你真的替我去哈罗山取药回来吗?”小蕾激动的向姬晨确认,

  • 死亡笔记之浑水摸鱼在线阅读第十节

    叶风起身,发现胳膊上的伤口已经愈合。玛德琳躺在沙发上,姿势慵懒的睡去。因为摆脱了心理阴影,她原本有些干涸的皮肤恢复了光泽,憔悴的脸上也变得有血色,仿佛年轻了数十岁,如同玛丽·简的姐姐一般。叶风叫醒玛德琳,对女子解释了黄金卡片,她就满脸欣喜,答应与玛丽·简住在一块。一挥手,女子身影消失,进入了卡片世界

  • 掐指一算你怀了![穿书]之第二章

    02.乱步从来没有向侦探社的众人说明过我的存在。——话虽是这么说,但是像我和他这样每天必有的‘友好’交流,而‘那个社长’对此事隐隐也有着放任自流的态度。久而久之众人也就习惯了。偶尔有不明白的新人社员问起时——就比如眼前这位名叫中岛敦的少年——乱步也只是随手指着一团空气(我),说:“喏,她就在这。”敦

  • 游四洲之着红色华服,百媚生态(第二更!)

    第二章:着红色华服,百媚生态(第二更!)而服装空间里的衣服显示着解锁与未解锁。最近的一排都是已经解锁了的衣服。虽然数量不多,但是每件都堪称精美之做!李梓拿起最近的一件衣服,是一件红色的汉服!轻柔的纱线在李梓的指尖划过,留下的是一丝衣服本身丝绸的香味。红色华衣上缠绕着素色刺绣,刺绣以山茶花,绣球花为主

  • 美人师兄人设又崩了在线阅读第1章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四号,寒冷的天气让人全身都冰冷刺骨,付天笑裹着棉被。付天笑出生时,母亲因为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亡,父亲也因为母亲的死亡,日夜酗酒。好在付天笑的父母,年轻时也赚了一点钱,这才让他们爷两至少不被饿死。付天笑的父亲付安建,年轻时和母亲开了一家侦探所,母亲死后,父亲心里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