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一品女状元第五章

2021/6/11 21:55:22 作者:醉竹流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品女状元
一品女状元
作者:醉竹流风来源:晋江文学城
前世的梁晚书觉得被渣男害死就已经够惨了,没想到还穿越到一个怂包妇人身上。同样是被夫君有了第三者抛弃,同命相怜的二人因为一个名字结合在了一起。恨透渣男的梁婉淑,立誓要亲手手刃仇人。当她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萝莉,一步一步到一个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宰相时,且看她如何女扮男装、瞒天过海,和满朝文武百官斗智斗勇,如何手刃仇人,又如何帮助傀儡皇帝夺回皇权。当一切如愿以偿想归去时,却听得某人说:“待我君临天下,再许你四海为家”。预收文《傲娇少爷,娇妻宠》求个收藏。【文案】前世的水泠泠是被钟朗的父母给活活迫

贺渝仔细观察周围,发现整个地下停车场只有这两只丧尸,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

就算他现在是异能者,被丧尸咬了最多修养一段时间,不至于马上被感染成丧尸,但一开始就面对太多丧尸,贺渝是真的有点怂。

贺渝握紧锄头,他现在只有一张空间副卡,无法提供战斗力,想要短时间内解决外面这两个丧尸,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武力。

感谢赵政留给他这副强健的身体。

窗外的长发丧尸陶醉的舔着让她沉迷的味道,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自己要干什么,只知道这里的味道让她十分喜欢,至于不远处的光头同类,只要他不来打扰她,长发丧尸并不在意。

倒飞出去的那一刻,长发丧尸没有类似惊慌之类情绪,她只是有点不高兴本来就快消失的美味现在一点都感受不到了。

贺渝猛的推开车门,闪身下车。

正想朝着长发丧尸的脑袋补一锄头,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疾风,手臂下意识的往后挥,锄头刚好卡住光头丧尸的两只手。

贺渝余光看见长发丧尸因为身体还在僵硬期无法坐起来,正以超越人类认识的速度向他爬过来。

堪比鬼片现场的画面让贺渝心里一个激灵,手上突然一轻,原来是锄头的木杆扛不住光头丧尸的手指甲,从中间断开了。

前有马上到达战场的长发丧尸,后有纠缠不休的光头丧尸,危在旦夕的时刻贺渝猛的生出一股力气,双手钳制着光头丧尸的两个‘爪子’,用尽全力往前扑去,翻滚间总算离长发丧尸远了一些。

贺渝借着在下面的位置,凶狠出脚,将光头丧尸生生踹出去老远,只能和长发丧尸一样做爬行动物,翻身坐起,一只手抓住长发丧尸的双手,抄起手边的东西就往长发丧尸脑袋上轮。

一下、两下、三下,直到长发丧尸的头成为一滩红红白白,贺渝才如梦初醒般的站起来后退几步,怔怔的看着那具顶着红白浆体的无头女尸。

出神间,贺渝感觉双腿刺痛,低头一看,光头丧尸已经爬了过来,正用两只‘爪子’抓着贺渝小腿,抻着脑袋试图去咬。

贺渝抬起另一只腿狠狠跺下去,让人牙酸的骨骼碎裂声清晰的让贺渝想要捂耳朵,光头丧尸却连手上的力度都没改变。

要不是贺渝抬起被抓的那只腿时,看见光头丧尸的胳膊诡异的抻长,他甚至怀疑刚才的声音只是自己的错觉。

还好刚才砸长发丧尸的千斤顶还在贺渝手里,贺渝按照解决长发丧尸的方法解决了光头丧尸,拿着小刀将光头丧尸的双手根根切断才拽出那条腿。

此时的地下停车场恍若一个变态杀人现场,满身血污的贺渝就是那个杀人狂魔,就是杀人狂魔身上的血迹稍微黑了那么一点。

生平第一次看见如此血腥的场面,饶是贺渝上辈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此时也不免腿软,事实上,要不是他刚刚睡醒肚子里没食,早就抱着柱子吐去了。

贺渝挪着颤抖的脚步找了了监控死角清理身上的血渍,又换了一套黑色运动服,看着自己犹在颤抖的双手,暗骂一声不中用。

直到真正面对过丧尸,贺渝感受到他变成另外一个人的真实性,不是做梦,也不是在玩一个卡牌游戏,更没有几条命给他霍霍。

丧尸不是动动手指就能解决的野怪,而是要以命相搏都不知道是否能成功的凶兽。

腿上的青紫提醒着贺渝,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他即使知道的再多,也不过是一个从安平盛世一夕之间沦落末世的普通人。

光头丧尸的指甲太多锋利,腿上避免不了的留下了外伤,贺渝将车上迸溅的痕迹擦掉后才上车,准备边吃饭边度过被丧尸抓伤的感染期。

异能者被丧尸咬伤,至少要休息三天才能排出再次动用异能,否则就有被感染的风险,如果被咬伤的时候还在战斗,那就需要休养更多的时间。

贺渝只是被抓伤,休息差不多三小时,伤口周围的黑色变回肤色后就可以自由行动。

贺渝专门从中午打包的饭菜中找出一道纯凉菜,就着米饭勉强自己咽下去,拿起风系[源牌]查看有没有变化。

【姓名:贺渝

属性:风系

等级:一星(lv1/lv10)

副卡:1/1

熟练度:30/100】

贺渝的猜测果然没错,卡牌升级的关键就在于丧尸,他刚杀了两个丧尸,熟练度就从10升到了30,平均一个丧尸10点熟练度。

这样的话,两人或者更多的人和杀丧尸,熟练度要怎么分呢?

是所有参与的人评分?还是归最后一个给丧尸致命一击的人?

将疑问放在心底,贺渝贴身放好手里的三张卡牌,拎着清洗过的千斤顶往楼上走去,他要去看看外面乱了没有。

贺渝踏进超市后就闻到了血腥味,比地下停车场更加浓郁得令人作呕。

左边突然响起破空的声音,贺渝抡起千斤顶就砸了回去。

“啊”平头青年一个屁股蹲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着手里断成两节的铁棍。

“怎么了?门口有动静!”嘈杂的声音响起,又从平头青年后面跑出五六个青年男性,见到平头青年的惨状,都怒气冲冲的瞪着贺渝。

贺渝对此没有丝毫心虚的感觉,要不是他刚才反应够快,现在倒在地上的就是他自己了。

不过对面人多势众,该解释的还要解释。

贺渝露出一个错愕的表情,先声夺人,“你怎么话都不说就上手?”

平头青年闻言没好气道,“你鬼鬼祟祟的过来,我还以为是怪物来了,谁让你一点都不提醒我?”

贺渝几乎要被气笑了,懒得再和平头青年一般见识,视线看向这群青年中貌似领头的那个人,“现在能证明我不是怪物,让我进去了吗?”

姜鹤扶了一下平光眼镜,视线在贺渝手里的千斤顶和平头青年被砸成两节的货架,做出一个请进的动作。

“是一个路过来避难的人,大家回去休息吧。”姜鹤对着楼梯口后面的拿着武器的人说道,回头又问贺渝,“你是从哪逃过来的?这里从晚上就没有来过人,那些东西晚上太疯狂了。”

贺渝目光扫过所有人,里面的人男女老少齐全,两个穿着保安服的人看起来年纪都偏大,这里靑壮最多的就是正在和他说话的这个人的小团体,怪不得会由他们守门。

“我是从地下停车场过来。”一点小事,贺渝没打算说谎。

“不可能!”这是平头青年的声音。

贺渝目光扫过身边人的脸色,刚刚和谐下来的气氛愈发的诡异起来。

“他是从东边上来的吧?下头东西停车场的门今天早上就没开。”一个穿着保安服的中年男子小声道。

姜鹤的脸色好看了许多,就连一直没给贺渝好脸子的平头青年闻言也缓和的脸色,闷头往里面走去。

姜鹤小团体留下两个人继续守着楼梯口,其他人一起走到了里面。

大家都是在床上用品区暂时安顿,其中一家四口占用一个超大床,三个女士占了两个床,两个保安一个床,其余一个床,五个个沙发都归姜鹤的六人小团体,贺渝如果想睡下只能在毯子上。

贺渝没等姜鹤发话,从墙边抽出几个席梦思叠在地上,推到离货架最近的地方,摆明晚上要在那里休息。

姜鹤见贺渝没有说话就拿席梦思,脸上带了不喜,只是见识过贺渝的武力之后,姜鹤也不愿意轻易和贺渝闹翻,别以为他不知道那两个保安已经和一家四口达成共识了。

“你干什么!不许往里面去!”姜鹤身边一个鸡冠发型的男人见贺渝要往里面去,马上呵斥。

贺渝被吓的一个踉跄,‘哐’的一声撞在旁边的货架上,他有没有事别人不知道,货架却结结实实的多了一个缺口。

贺渝甩了甩发麻的胳膊,诧异的回头,“我去拿点吃的过来。”眼神扫过四散的包装袋,似笑非笑的问,“你们还没拿过超市里的东西?”

姜鹤按住还要出声的鸡冠头,面色如常,说:“只是想提醒你不要走得太远,不知道这层有没有外面那种怪物藏着,不如我们陪你去?”说着姜鹤就要站起来。

贺渝抛了一下手里的千斤顶,干脆的拒绝了姜鹤的提议,“还是我自己去吧,要是真遇见丧尸误伤了谁怪不好意思的。”

看着贺渝的背影消失在货架中,留在原地的众人面面相觑。

贺渝上午刚在超市里踩点过,三两步找了一个正对大道的窗户观察外面的情况。

上午还在巡街的士兵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摇摇晃晃的丧尸,黑红色的液体迸溅的到处都是,一如里面那堆衣服上面。

末世并没有因为贺渝的一句话发生改变,不知道可爱的老板和老板娘又怎么样了。

还在担心别人的贺渝并不知道,他刚刚露的一手不仅震慑了那些人,也让他被那些人惦记上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我英]人间失格第三章在线阅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意念宇宙的各个界面,那些个充满华丽的斗气,绚丽的魔法,狂暴的真气……在那些大陆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在天地地尽头,时光的源头,拥有一个称为天域的神秘的世外桃源。那里居住着一个强大的民族,他们是神遗落在人间的子嗣,他们拥有神一样翻天覆地的力量,他们是真正的强者!时光之极,世之所

  • 首席工匠离婚计划[快穿]在线阅读诺言

    闻言,幻珏不由得一愣。卧槽?什么情况?之前犹如小姐姐般悦耳的提示音,怎么一进入游戏后就变成抠脚大汉的声音了?呵呵,卡萨丁的黑曜石之戒?名字起得倒是好听,你想上天,你咋不起名为奥利瑞安·索尔造物主之戒?“尊敬的召唤师,您是否查看卡萨丁的黑曜石之戒的属性?”“查看!”“卡萨丁的黑曜石之戒:虚空行者卡萨丁

  • 化成风吧在线阅读第七章

    白无常还未答话,在他不远处,一个长着豹子头,似乎也是头领模样的人狠狠地踢了一脚从他眼前路过的一只祸斗的魂魄:“这群该死的畜生,投到兽胎之后居然还敢这么作恶,哼,到了地狱道之后你们就好好的受苦吧。”被踢的祸斗与其他众多祸斗,老虎的灵魂一齐被一群兽头鬼差们牵着,反抗不得,只能向前走。白无常长叹一声:“这

  • 穿成反派女魔头后我把男主撩了在线阅读第九节

    随着一阵白光闪过,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赫然是一只梦妖,可是当他看到眼前的这些人时却不像其他梦妖一般,反而是显的万分胆小的往后缩了缩。可是当他感觉到异样的气息时,朝那个方向看去,可是看到的却是拿着精灵球的咲月,这让他万分的理解不能,为什么眼前这个人能散发出这么奇怪的气息,甚至感觉这个人类不似人类,更偏向小

  • 帝王演绎(捉虫) 任性的忍耐

    还在车子上的白兰地其实并不是特别开心。原因则出自刚才的聊天简讯。TO雅美雅美~明天是你生日我陪你好不好,我可是订了个超……大的蛋糕呦~by目暮希子TO希子明天的话,阿大会陪我一起,所以抱歉了啊,希子,下一次再和你一起可以么?by广田雅美TO雅美呜呜呜,怎么这样,亏我还特意订了蛋糕给你,你这个重色轻友

  • 一次没卵用的重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就在两个巫师学徒各自思考之时,邓恩睁开了眼睛。邓恩的左眼内浮现了一根有发丝粗细的银色针芒。如果不近看根本发现不了。邓恩感受着自己眼眶内的银色针芒,有些好奇。这就是魂针?可我怎么感觉它在不断的缓慢变弱啊,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消失的……那我这构造不就白费了……不会是因为我没有开辟精神空间吧……可我不知道怎么

  • 十方梦魇在线阅读第一节

    一如既往的早晨,闹钟聒噪地叫个不听,李梓芯十分不情愿地伸手去床头摸了一圈才抓到闹钟。刚关掉闹钟,没等她从床上坐起来,只觉身上一重,有什么东西跳到了被子上。她揉揉眼睛,惊奇地看着面前的三只小动物。“审神者大人!”“阴阳师大人!”“芙!”两只狐狸和一只未知品种的生物并排坐在李梓芯的床上,三双眼睛一眨不眨

  • 万界穿越系统初至

    迷迷糊糊中,何宇听到有人在呼喊。他奋力睁开眼睛,可是身体传来的虚弱感,让他再次陷入了昏迷。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家医院中。环视周围,并没有人,只有机器不停的哔哔声传来,让人心烦。何宇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被捕了。没错,何宇不是普通人,他曾经是一个清洁工。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清洁工,是为雇主处理障碍

  • 老攻是只喵[快穿]之第四章(4)

    九月一日的伦敦天气好极了,蓝天上连朵云彩都没有。杰拉德无聊的站在大镜子面前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妄图让他们服帖一点,不过,显然,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不然他哥哥夏洛克头上的卷毛早就安分的呆在该在的地方了,而不是乱成一团团的。“亲爱的杰拉德,准备好了吗?”华生医生上三楼来敲门,然后推开一条门缝问着。“好了

  • [火影·卡伊]稻草人与海的王子(卡卡西x伊鲁卡)之谈事

    秦时把她送到家之后,想要上去喝一杯咖啡,被她拒绝了,顾微现在没精力给他煮咖啡,到家就瘫倒在沙发上,看见易湛的东西还堆在客厅的角落里,内心的缺口忽然间就涌入了潮水,压的她心口难受。“大白,易湛什么时候来拿东西?”机器人大白就蹲在她脚边上,仰着个天真的小脑袋:“湛湛周末过来拿,现在出差中。”“嗯,记得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