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心计回廊洒红妆

2021/6/11 22:55:46 作者:b冰夏圣殿 来源:飞卢小说网
心计
心计
作者:b冰夏圣殿来源:飞卢小说网
她是黑道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道宫主‘漠雪宫主’为了他,从撒旦变成天使,可却被他背叛,还是和朋友一起背叛,心痛的走了,回来,变了,比以前更狠毒了,伤透了的心已破损,用另一个名字,去接触,再次相爱,却还是假的,不忍了,不爱了,无力的杀死了他,自己也活不下去,也死吧,转世的她和另一个他相遇,相识,相爱,生下爱的结晶,女儿儿子的爱情却再一次让她担心,为什么她的命运这么坎坷,这么不幸……(已修改)(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那回廊酒家似乎也知道这门前来了人,只听那酒家里飘出悠悠的女声,那声音由远到近,仔细一听,似乎还是戏曲的腔调。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入许~”这声音离门口是及近了。

深巷之中现红楼,本就不是什么好事,一听这声音,启时有些急促又气力不足的叫洛归奇赶紧离开,只是这还没转身,四合院的们便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条缝,一位面容俊俏的小姑娘探出头来,悄悄的从门缝中好奇的望两人,她瞅见两人也在望着她,顿时眉眼中露出了些许羞意,她那还未褪去童真的双眼变得含情脉脉起来,到显得与她年纪不符,不过在古代,十六七岁的姑娘家便能嫁人,她看起来也是这般大。

“官人来了~”

那女子轻启娇小红唇,声音尖细的戏腔中带着些青涩,清甜中带着动听。她将门敞得大些,便迈着小步疾走而来。

她头上盘着惊鹤髻,身着一身荷花襦裙,手持鸳鸯蒲扇,面容娇小,身材也娇小,看似是那未出阁的小姐偷偷出来会情郎,着实惹人怜惜,这洛归奇都有些望痴了去。

启时看久了现实中人们的普通打扮,再一看这古景中出来一位俏佳人,不由觉得新奇,只是他还没力气将眼睛完全睁开,倒是多了一层朦胧美。

待姑娘走进,他也终于也看到了她的面容。

“咦~”小姑娘将面容挡在半透的蒲扇下,露出的大眼睛眨了几下,似乎是在仔细瞧着启时,只见那小姑娘有些担忧的问道:“官人这是病了?”

那小姑娘眼中只有这明显虚弱的启时,这让洛归奇不免觉得有些失落,虽然一直以来他在启时身边的时候,都会被别人无时,而这次,启时就像是一位富家少年郎,而他只是个倒霉的陪读书童。

启时也不由的扯了扯有些僵硬的嘴角,也尴尬的笑了一下。

“快进屋来。”小姑娘轻声说着,抬手拉过启时的手,是想拉着启时一起小跑。

启时只觉得指尖传来丝丝凉意,那小姑娘便惊叫一声,立刻将手抽了回去,还将手藏在了袖子里打量着。

“你没事吧。”洛归奇担心的问道。

只见那小姑娘迟疑了一下,继续抬起头看着启时,笑着问道:“官人这手这么热,可是得了热疾?”

“我没事。”启时说话时虚弱的有些轻柔,他面容少了份锐利,倒显得笑容有些温文尔雅,他轻声说道:“倒是伤着小姐了,只是那日回去后,我便染上了怪病,迟迟未好,为本不该来,却因相思极苦,千山万水前来看佳人一眼,一眼便足矣,我这病生得怪异,还是不要打搅小姐为好,只是这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

启时确实有偏偏公子哥的样子,虽然眼前人美,周言汐也很美,但他可没忘记这是什么地方,残败之地生妖异,这眼前人看起来无害,但终究只是看起来,他毕竟是形势弱的那一方,也不知道这小姑娘是装的,还是她依旧活在回忆里,无论怎样,都不能一语惊醒梦中人,不挑事一直都是他活在这世上的方法。

也就是弱到只能给各种人赔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眼前的小姑娘无非是上演着年纪轻轻情窦初开,与哪家公子生了情,或是订了婚约,一别过后,便一直等待着那人来的戏码。

那小姑娘听闻后,大叫一声:“官人!”,随后以戏剧般的步伐向后退了几步,撇过脸去,用袖子点掉眼角流下的眼泪,这如果是身在戏里,确实能让人为之动容,可她面对着两个身穿现在服装的人,就有些跳了戏。

“攸儿舍不得官人~”

“小姐府上可有大夫?”那小姑娘还在微微抽涕,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话,倒是让洛归奇一句给点醒了,她快速的点了点泪水,有些激动的说道:“有,有,有,有的~”

她快步走到启时面前,以恳求的语气说道:“官人,攸儿也不愿受这离别之苦,这回去是瞧病,在这也能瞧,攸儿还能在官人跟前伺候着,官人也能时常看见攸儿。”

启时搭在洛归奇肩膀上的手不由的收紧了些,他是第一次想要将洛归奇揍一顿,平常当朋友的也应该提醒一下对方,出门在外应该提高警惕。

“攸儿姑娘,我们家少爷就麻烦你了。”洛归奇完全没察觉到启时的反抗,声音弱弱的说道。

那攸儿就跟捡到宝一样,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向他们招招手说道:“跟我来。”

那攸儿走到门边回头瞧见两人还在原地,又回头笑着唤道:“官人~请随我来。”

洛归奇身为人,自是被迷惑的不浅,此时他的双眼飘忽,眼里就只有那个攸儿,耳朵听到一声“官人”,便自顾自的往那边跑去。

“不能进去。”启时一把抓住洛归奇的肩膀, 以全是重量拖着他不让他进去。

可这洛奇从之前说了一句“好的”过后,就变得呆滞了,那洛归奇就像机器一般,僵硬的转过头,张口两字一顿的说着:“里面,大夫。”

他说完又看向四合院,那门前已经没了攸儿的身影,他有些着急起来。

糟了,启时心里感叹一声。

那攸儿的一句句“官人”,怕是已经将他的魂魄都给勾走了。

“嘿,小奇,你听我说。”启时使劲撑着窜到洛归奇的面前,挡住他的视线,轻轻拍了拍他已经呆掉的脸,只见他又往另一边探出头去,完全不管启时。

“我是很难受,但是回去就好了,犯不着这样。”启时咬着牙低声说道:“我刚才说有病是骗她的,咋们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

那洛归奇不知是不是被启时拦着有些不高兴,竟然皱起了眉头,但依旧有些呆滞的说:“大夫,能救你。”

他说完就推开启时跑了过去,要是在平常,放他一万个胆子都不敢正眼瞧一个女生,但现在居然还推人,怕是背上驮着十个启时,都能给拖走了。

“里面不可能有什么大夫的,进来这么久就没见过活人,这就是一处凶宅。”

启时用手撑着地面,三晃两晃的站起来,话说的大声,也得入了洛归奇耳朵才行,那洛归奇早就入了四合院,那攸儿也不再探出头来,就好像客人能收一个就行的样子。

但再一想,那攸儿应该是认定了拉了一个进来,另一个也跑不掉。

如果是一个坏毛病一堆还特别臭屁的人,他还真会一走了之,但这洛归奇,从小就听话,虽然不懂事还胆小、磨叽,但还真没多大毛病,最重要的是,这人可是他唯一的小弟,得来不易,可不能就这么丢在这了。

他甩了甩僵硬的手,那一道道细纹越发明显了些,他是知道的,小时候发烧的时候,身体都会出现这样的纹路,一看镜子,那眼睛变成了红色,脸的周围也生着这细纹的模样,应该是像极了一片干裂的石块地面,而那细纹就像是石块裂缝中淌着的岩浆,就像个怪物一样,他现在更确定了自己和秃鹫是一路的,不然也不会被阿惧的威压干扰。

他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模样时可是被吓得不轻,狂乱下躲起来不敢见人,他那时也是唯一一次庆幸没人管他,身边小孩不管,阿姨也不管,他在半夜三更偷偷跑出去找吃的时候,还吓到了一个人。

说起来洛归奇变成如今的模样也有他的一份责任,他一直以为洛归奇记不起来了,不然也不会找不到家,一起住在了孤儿院。如今看洛归奇的表现,应该是一直都记着的,才会觉得这妖窝里有能救他的“大夫”,只是洛归奇这一进去,又怎么还能活着出来。

他在门口甩着手,动动腿,也不管这歪七八扭的动作有多毁形象,只想着尽快的恢复知觉,觉得活动够了后便闭上眼睛冷静了一会,吐了一口气,台步向门口走去,就像是要去打一场硬仗一样。

一般贵客登门拜访,应该开门授以迎宾之理,而那攸儿只将大门敞开了一半,显得他都有些鬼鬼祟祟的。

这官人不应该是这府上未来的姑爷吗,虽然是突然到访,可这都要住下了,也应该有人出来迎接才是,做戏要做全套懂吗?

刚走到门口处,悠悠花香从里面飘来,起初闻着淡雅,闻久了却又觉得有些杂乱,什么花的花香都在这一股味道中,闻着都有些不是滋味,也有悠悠琴声、琵琶声从内院传来。

再往里走。

外院可不比内院,一进这内门就被那耀眼的灯光闪了眼,那眼睛本就难受的启时更是缓了足足有一分钟,才又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里边比平常的四合院大了许多,还是二层小楼。

这内门的正对面本该是主厢房的位置上,正摆着台子,上方正有几位身着薄衫红衫的姑娘在随着琴声舞着,身姿婀娜,曲子弹得动情时,那人儿便娇弱似潺潺溪水,这曲子弹得欢快,她们便灵动如水中游鱼,步伐轻盈,将柔美和灵动结合的极好,从门前望去,她们就像飘在那园中花卉之上,宛如精灵。

这前院里花开的绝美,种类繁多,就连不是这个季节的花类也赶着这个时间盛开着,要与别的花在美貌上争高下,也要在香味上比上一把。

院中石椅上和厢房前的屋檐下也有着许多美人,有些三两成群的坐在回廊边的石椅上谈笑,有些独自依靠着屋檐下的支柱赏花、赏自己、裳来人,也有些端着酒盏款步姗姗,穿梭在人群中给房中客人或院中姐妹送些酒水、点心。

她们当中多数美人穿着单薄红装,涂着媚妆红唇,举手投足间带有些风骚之气,又有些穿着保守,谈笑间喜欢以手中之物遮住笑容,各有各的美点,只是她们有意无意向他投去的目光,总是有几分灼热。

对比起那群花枝招展的姑娘来说,这攸儿也算打扮的清新脱俗了。

他们倒是忘了,这院子门前写的是回廊酒家,哪里是什么官府庭院,这儿估计就是一处风月之地,那官人估计依旧是偏偏公子,只是在这词汇上多了点别的意思。

启时不由的愣在了门口,洛奇这一个羞涩的大男孩连见着个女生都有点心慌,面对这样的阵仗,居然还能走得动,这人群中根本瞧不见洛归奇和攸儿的身影。

倒是见着离着近的几个美人款款而来,“哟,这位小爷,住店吗?想吃点什么?”带头的美人就像一个老鸨一样,说话时故意把音量提的大声些。

“我们这儿的酒都是上好的,点心也是阿姐们亲手制作的,水果都是在后院现摘的,官人想吃什么,清儿这就去为官人准备。”

还不等启时说话,那没人就习惯性的伸手挽住启时的手臂,只是刚勾住,就听见那人惨叫一声,双手冒着青烟退到了一变,把她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启时倒是对她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妖怪也分等级,妖气越重地位越高,在装扮上也避免不了多浓艳一些,这眼前人的邪祟也不知道残害了多少生灵来进行修炼。

他反倒还有些高兴,这里的邪祟果真动不了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西游降临第七章

    伊莉亚走了几天,一直不见踪影。K起初乖乖待在卧室里,但是久了也很闷。他决定出门看看。打开房门,外面是一条长长不见尽头的走廊,走廊深处泛着黝黑。说不吓人是假的。K虽然胆子不小,但怎么说也是个omega,体能上的弱势特点让他很小心地保护自己。还是不要出去了吧、看到不该看的怎么办。诸如此类的话一直在K的脑

  • 代码在手的我依旧咸鱼第四章在线阅读

    不过,宫遥肯定会身受重伤,搞不好还会送命,东方絮悦正在考虑着要不要这么做时,就看到宫遥的脸色已经苍白了,如果她在不帮忙,宫遥肯定就一命呜呼了。东方絮悦还来不及思考,就发力帮助宫遥,可是,她的手掌刚刚挨到宫遥,宫遥就借着东方絮悦的力道,他向后一退,竟然退了出来。东方絮悦的双眸早已恢复到了起初的冷清,果

  • 亡灵逆道之第一章(1)

    “呵呵”豪华头等舱里突然有一个女孩笑出声,引来身边的关注的目光。“可儿你笑什么?”一个看上去温柔恬静的女孩看着身边突然笑出声的女孩问道。“呵呵”女孩忍住笑“欧阳伯伯和我爸他们一定还已为我们正在哈佛大学的公寓里睡觉,等着参加明天的毕业典礼。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们现在正在回去的航班上。雪儿姐姐你说我们突然

  • 亡渊之灵第三章在线阅读

    天下官兵都是贪财好色,民怨沸腾,有些愤怒的人们遂结合一起起兵讨伐,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图谋大举,一等好汉共同在与其他好汉会合后,终于在大雾山正式聚义,这就是名震天下的第一山寨,大雾山的由来。作为一个名震九州,如雷贯耳的强盗集团,大雾山能够苟活到现在,实属好运,而最应该感谢的是他们有个聪明绝顶的大

  • 末世之王者荣耀降临在线阅读第八节

    郑可儿歪着脑袋,双眼微眯地睇了眼递到眼前的酒杯,又望向坐在唐宇杰旁边的朱莉,她的眼神看得如此专注,像要看透对方心中所思般。苗条的身材,精致的妆容,搭配妩媚短裙,浑身散发出青春俏皮的味道,尤其那一字肩的设计凸显了迷人的锁骨,绝对让男人看得移不开视线。不错,是有当小三的本钱!郑可儿冷笑,可惜空有一副好皮

  • 嫁人路上发现夫君被废了黑色的?

    第二天一大早,凌飞刚刚醒来,“呼”的一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惊喜的看看身上还都完整的零件不禁放下心来,看来昨天那种情况还真是自己的幻觉?不过那种真实的感觉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啊,刚想躺下,凌飞仿佛又想到了什么,猛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快步走到宿舍的镜子前边。还好???还好,脸上的五兄弟都还在,鼻子、耳

  • 美女的鉴宝高手在线阅读第6章

    顾文豪在打什么如意算盘,重生而来,顾汐清楚。她不动声色的喝着牛奶。薛瑜放了茶杯,“你在为江煜说话的时候,可有想过,被羞辱的人,是你的女儿?”顾文豪面色不讪,“话不能这么说。”“汐汐是我的女儿,我自然疼爱她,也心疼她。”“可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薛瑜看着顾文豪,眼里写满了失望。同为父亲,这偏袒之

  • 僵尸俏妻在线阅读单蠢的糖糖

    “希然学长下午好,能够有幸和你坐在一桌,真是小女子的无上光荣。”我随口胡诌着。“你知道我的名字啊,我好高兴哦。”他压根没听出我语气的无奈,还直为我知晓他的名字而欢呼,这家伙,幼稚的可以。“当然,你们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让全校女生为之疯狂的圣德三王子。我早上不知道,只能说我不谙世事,如果现在还不知

  • 娱乐之老子是吸血鬼第八章在线阅读

    真是可笑!韩世杰不过是一介流民,却因为是她的母亲韩氏的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亲戚,远远投奔而来。韩氏因着独立门户,也想要找个男人帮着操持一些外务,便将他留了下来。往常,他当着韩氏的面都是恨不得以奴仆的身份自居,而今韩氏刚刚死了,这个韩世杰倒来自己这里摆长辈的架子了?“慧茹!你怎么可以如此自作主张?”孟慧

  • 古代人保护区之第七章

    苏淼拉着书包带子,声音有些抖,“哥我们要去医院吗?”苏垚回过神来,想起刚才陆沉跟司机说的地点,骨科医院?他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边肩膀,痛感虽然弱了一点,但却有些刺刺的。到了医院门口,司机停下车开了车门锁,苏垚刚从车上下来,就看见陆沉堪堪跟上他们后脚跟。苏垚等他停下来才满是防备地问道:“你带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