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被坑的帽子叽之玄天悲的日常(8)

2021/6/11 23:56:18 作者:午夜加餐 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坑的帽子叽
被坑的帽子叽
作者:午夜加餐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请大家多支持正版开新文啦,《我在聊斋开书院》一句话简介:结果白蛇传偷偷混进来了?!注明:完结文53—100章是我英部分。因为v文不能锁,建议大家不要购买对应部分。101章起不涉及我英,但情节跳动较大,提醒大家谨慎购买。简介:狗比基友坑我!太宰你不是人!文案:旅游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重复一遍,旅游无比美好。然而,最好不要把地点定在横滨,日本。还有,出国前记得和那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基友绝交七天。——by被基友COSPLAY脑洞坑进PortMafia的原千也“各位画风有问题的文豪大佬们

时间一晃而过,不知觉又是数天。

自从邵褒子上次被戏耍之后便再未出现,可惜玄天悲还是没有机会和胡微郎情妾意,都怪这几天京都第一人民医院接到个棘手的病人,全院上下想尽了办法却连病人的病因都没查出来,偏偏对方又有势力,是个人物,逼着许多医生熬夜加班甚至住在了医院为其治疗,胡微就是其中之一!

还是一个蹉跎的下午,百无聊赖,玄天悲坐在沙发上入定炼气,今天就是胡微回来的日子,他正在死等着胡薇带来他的晚饭。

「终于炼气期三层了,有‘神识’相助,化气比当初容易许多,可惜郑天笑这小子的体质实在不怎么样,炼化他全身大半‘元力’得到的‘内气’还不如我在灵界时练气一层的水平,看来光靠自身修为自保且难,还得想办法找些保命手段。」

想到此,玄天悲不免对前路发愁,当初在灵界时,他可是曌丽国第一大宗天玄宗宗主玄天道人的宠徒,自幼灵丹妙药就没断过,加之他乃“天灵之体”贴合大道,又是在原本就灵气充裕的灵界中灵气更为浓郁的天玄宗“祖地”修行,身强体壮那是当然,光是炼化自身“元力”所得到的“内气”已然快达到筑基的水平,而后“引气”阶基本是直接跳过的,现如今换了郑天笑的身体...即便受过玄天悲残余真气修复,其实已经比普通人结实许多的身体依然单薄的可怜。

探出神识感受着周天灵气的变化,玄天悲无奈摇头不语。

「为今之计,只有找到一处灵气相对充沛的地方,再搜集些天材地宝炼制出‘聚灵’法阵辅助才可勉强修炼。」

“唉~”长叹一口气,玄天悲感到前路迷茫:“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修士,他们又是怎么在这种环境下修炼的。”

叮铃铃~

电话铃声蓦然传来,打乱了玄天悲的思绪,习惯性的侧身接起,还不等电话那头出声就已经率先开口。

“喂,您好,这里是胡薇医生家,我是胡微的男朋友郑天笑,年龄19,身高1米78,号称英俊潇洒万人迷、品德高尚一枝花,女人见了心碎、男人见了自卑的绝世情种小鲜肉,请问贵干?”

...

电话那头稍一沉默,紧接便是怒吼:“郑天笑!你说你是谁的男朋友?!”

原来打电话的正是胡薇,由于玄天悲早已习惯了先前的一番说词,此刻却是被胡薇听到。

“薇薇姐,你怎么打电话来了?”

胡薇身在医院,办公室中气的直发抖,经过这么多天的接触,她已经深刻了解到电话那头之人的无赖,这番说词张口就来指不定说给多少人听过,难怪这几天医院里总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刚才的话还对谁说过?”胡薇心存侥幸的问道。

“那数不清了,但凡打电话来家里的我基本都说过,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那个冒充我岳父的人!”

面对玄天悲的狡辩胡薇一愣,接口问道:“冒充你岳父?”

“对啊,前天下午一个老男人打电话,我接了说你不在,他非问我是谁,我就告诉他我叫郑天笑,可他又问我和你什么关系,为了防止再出现邵褒子那样的癞蛤蟆,我当然说我是你男朋友,之后他没完没了的问我,年龄、身高、工作什么的,于是我就一一回答,再于是就总结了前面说的那些话!”

“可你为什么说他冒充你岳父?”胡薇隐约已经感觉到不好,心中还存着万一。

“最后他不停问我,我就顺道问问他是谁,结果他居然说是你父亲,那不就是冒充我岳父吗?我狠狠的替你在电话里收拾了他一顿,他还敢顶嘴,甚至威胁我,说让我等着他会来找我的,我难道会怕他?我就让他快点来,不来他就是我孙子!”玄天悲骄傲道。

话到此处,胡薇已经有些崩溃了,她强忍着颤抖的心问道:“他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等我看看啊,是 *******”

啪嗒!

胡薇扔掉了办公室的座机,有些大脑发晕,傻愣愣坐在椅子上说不出话,好一会才默默掏出手机。由于对工作的负责,胡微从没在上班时开过手机,此时刚一打开,呼啦啦一大堆短信一条接一条发送到手机上,而短信的署名都是同一个人,赫然是醒目的父亲二字。

“喂、喂!怎么没声了?”挂掉电话后玄天悲一脸无所谓,自言自语道:“不就是未来老丈人被我调侃几句嘛,至于生这么大的气?”

不以为意的继续盘腿坐下,玄天悲哼着小曲接着入定。

一个小时后。

“你一句话都别说,听我说!”还是胡微的电话,怒火就像要通过电话喷吐过来。

“今天单位还在加班,我没办法回来,你自己去买饭吃,我卧室里枕头下压着银行卡,密码是我的生日!”

“你没办法回来?那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出去,我可是你的病人,我失忆了,我是个脑子有病的病人...”

嘟嘟嘟嘟~

玄天悲还要再说,电话那头已经无情的挂断了。

愤然摔下话筒,玄天悲郁闷的坐在沙发上,今天就是约定好胡微做他“私人健身教练”的日子,原本幻想着能看到胡微穿着紧身衣的美景,可惜居然美梦破碎。脑中浮现出胡微琳珑有致、健康性感的身材,玄天悲狠狠吞一口口水,无奈的起身进了胡微的卧室。

「哼哼,敢用工作的借口逃避应该履行的义务,你不仁可就别怪我不义了!」

玄天悲躺在胡微的床上,贪婪的吸几口芳香,便神情猥琐的翻找起胡微早就深藏的内...银行卡了!

不知多久后。

神清气爽的玄天悲扔掉手中各式各样,花花绿绿的贴身小衣服,拿着银行卡出了胡微的卧室。

「我是不是有点变态?」

玄天悲不由自主的想到,但随后就被他否决。「没事,反正迟早是我的,就当先收利息!」

而后大大咧咧的换好鞋出门,他打算买些美食去医院找胡微,哪怕换个场所也无所谓,一定要和美人共餐!

※※※

胡微这几天没日没夜的翻找着各种资料甚至中医古籍,容颜显得非常憔悴,眼圈都黑了几分,可是任凭她怎么找也没有关于眼下这位奇特病人的先例。

“胡医生,院长叫您去开会!”

护士小心翼翼的叫道,由不得她不小心,医院里现在盛传这位一直待人和善的美女医生更年期提前了,性情大变,很容易就会控制不住情绪走火入魔...好像就是从她接手那个跳楼不死的病人之后。

胡微点头起身,痛苦的揉揉太阳穴,父亲在电话里严厉的训诫令她不知所措,她怎么解释都得不到信任,最后好说歹说,发誓赌咒才令父亲相信玄天悲是脑子有病的病人,劝阻了父亲要来京都找病人决斗的决心!

「让那个小混蛋进我的卧室没关系吧?他不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一想起玄天悲可能会做出什么禽兽变态的事,胡微就心尖颤抖。

「应该不会,就算是嘴上胡说八道,就算是年轻人火气旺,也不至于...」仔细想想,胡薇突然痛苦的捂脸。「还真不一定...」

有些垂头丧气起身,每每想起家里那位色中之鬼,胡薇就有种深深的无力感,不知该怎么应对。站在会议室外,几次深呼吸后,她才拍拍饱满的胸脯镇定下来,收拾好心情迈步推门进去。

才一进门,激烈的辩论声已经塞入耳中,各路平日里叱咤风云的医界大佬正撩开膀子,手舞足蹈的争论着,反倒是胡微一改往日的自信,悄悄找位置坐下,不敢打扰,因为这里的医生大多都头发花白,资历可不是她能比的。

邵褒子仰仗其父的身份也参加了这次讨论,他远远瞧见胡微进来,立马如苍蝇般起身坐到胡微身边,胡微虽然反感但碍于其父的面子也只能忍着!

“小薇,你也来了,最近累坏了把?”

看着邵褒子那张骚包的脸上透出关心,胡微忍不住浑身一颤,就像是寒风吹过一般。:“呵呵,没关系,我挺好的!”

见胡微不愿搭理,邵褒子有些尴尬没再继续嘘寒问暖,而后将视线转向正在唾沫横飞的众大夫。

“你看那是赵教授,国内一等一的妇科专家,是我父亲的校友!”邵褒子得意的指着个花衬衫的老医生,那老头看起来花枝招展,又神态猥琐,居然有几分邵褒子年迈之后的神韵!

“和院长真有几分相似!”胡微不能发作,只好学玄天悲暗讽道。

“那是常教授,精神科专家,也是我父亲的校友,我小时候他还经常来我们家喝酒呢!”这次是个头发花白的老教授,衣着光鲜,西装笔挺,头发摸的油亮,脸上的褶都看着像被拉平了许多。

“嗯,真的挺‘精神’的!”胡微再次讽刺道,邵褒子好像没有多想,反而更加兴致盎然。

“那是孙教授...”

不厌其烦的为胡微介绍其父的校友旧识,一圈下来,会议室中居然都与其父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令邵褒子异常兴奋,十分自豪。胡微表面点头微笑,心里却早都骂娘了...

“他们到底在讨论什么?”胡微问道,实在受不了邵褒子的人物介绍,胡微只好岔开话题。

“病人的归属问题!医院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法医治,所以今天在讨论要不要同意病人去找些特异人士!”

“特异人士?”邵褒子的回答令胡微不解。

“就是那些懂阴阳,会特异功能的,据说国家真的特立了这么个部门,普通人接触不到,可是咱们这位病人的家属好像有能力找那边帮忙,今天就是商量要不要同意把病人送到那里去。”

这番话令胡微大吃一惊,特异功能?还国家特立部门?难道那些巫婆神算是真的不成?

「郑天笑总感觉有什么秘密,跳楼都能不死,难道他和特立部门有关?」

正是胡微胡思乱想的当口,坐在她身旁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医生站起身来,拍打着桌子痛心疾首道:“我们是医生!如果把病人送到什么特异功能的组织,不就等于承认医学是失败的、无用的,而巫蛊算命那些江湖骗子倒是正道了吗?!”

“李老,您这么说就不对了,医学固然伟大,可有些事也是医学乃至科学都无法解释的啊,祖先赖以生存的本事总不会都是骗人的吧,虽然原理无法理解,总也是千百年来总结的规律,跟今天的大数据很像啊,有它的可取之处嘛!”一位新锐的医生反驳道,也有人附和点头。

“医生从古到今都是治病救人,悬壶济世,怎么能和那些江湖骗子相提并论,后生,你听没听过迷信要是披上科学的外衣,使科学都沾染了一股妖气!”另一位资历与年龄同老的老医生站起身斥责道。

“您是品德高尚,悬壶济世,那现在不把病人送出去,您倒是想个办法悬壶济世啊!”年轻人说话没轻没重,丝毫不顾及老医生的面子,啪啪啪直打脸。

争论越来越激烈,令胡微一阵头大,十分难熬,她宁愿继续去翻看资料,查找医治病人的方法,在这里开会难道还能把人救好不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剑问畅玄之亲爱的可汗哟!(四更,完整,求鲜花,收藏)

    大唐,贞观元年,东突厥颉利、突利二可汗的结盟,围攻长安!突厥攻至距长安仅40里的泾阳,京师震动。十余万的突厥大军,直逼长安。大军驻扎在城外渭水便桥之北,距长安城仅四十里,京城兵力空虚,长安戒严,人心惶惶。皇宫之内,李世民端坐在皇位上,刚刚沐浴焚香,换上了一身肃穆的衣装!程咬金,秦琼,高士廉,房玄龄,

  • 洪荒:这个大佬转世之身超级谨慎!在线阅读第八章

    翠微依言端了过来,萧慕雨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这粥里有五石散,也就这蠢货当宝贝,自己怎可能去喝?嗯,打碎了总该不用喝了吧!慕歌眨巴着大眼睛,却一直盯着萧慕雨,看她的模样便知她要动心思,八成是要摔了碗!呵呵,你这么用心良苦送来的东西,可不能就这么摔了呢!如是想着,在萧慕雨正准备接过碗顺手给它摔了,慕歌突然

  • 仙林大陆第7章在线阅读

    这就是故事的开始,一切恩怨的由来,罪孽的根源,暴风雨前最后的平静,在那以后,便是四国分天下,提笔定江山的血雨腥风和爱恨情仇。卫秦风同妻子恩爱两不疑,携手共患难,喻清娥不顾父王的反对,执意跟随丈夫远赴西燕,这一去便是永远,再见却是阴阳两隔。那一年云舒十七岁,表姐随姐夫一起离开北魏,而她也并未多做停留,

  • 剑绝九天在线阅读过去

    “公子你好,可是小女脸上有什么东西,让公子一直看着小女?”“没有,只是觉得你生的好看。”寒宫痴痴的说到。“谢公子夸奖,不过公子一直盯着小女很容易被人误会的。”“哦,对不起。”寒宫回过神来,没想到只是一张脸就让他成这样了,看来莙卿在他心里的地位比他自己认为的还高。“没关系,对了,看公子的打扮,应该是富

  • 网游之天纵巅峰误会樱芷

    傍晚时分。“娘娘,簌羽侍卫求见。”彩笺来报。樱芷脸色一变,不会是为了昨晚的事吧。“娘娘在用晚膳,不见。”长歌回复。“没事,宣簌羽侍卫进来吧。”“诺。”“你们都退下吧,长歌,你也出去吧。”“诺。”“小汀。”哥哥脸色有点不大好。“哥哥,快来坐,你先尝尝这鱼吧,这鱼做得可好吃了。”樱芷企图转移话题。哥哥试

  • 霸气仙尊碗里来之前言(1)

    有一帝王绿翡翠玉佩,玉身雕有一只沉睡却欲展翅高飞的凤凰,中心镶有一颗晶莹剔透的绿色翡翠珠,名曰:“珠凤玉”。此玉佩乃出自于紫渊帝君尹树之妻华依之手,原是华依送于他的定情信物,可后来不知为何,玉佩中心镶的那颗绿色翡翠珠不翼而飞。帝君找遍仙界也不知其下落,而手中剩下的翡翠玉,在机缘巧合之下,得以他的鲜血

  • 战神联盟之千年约定第十章在线阅读

    翌日清晨,凌玉烟大大咧咧地伸了个懒腰:嗯,夏日正好,这种时候,人总是容易犯困……不过可惜,她得去治病,凌烟宫一半以上的收入,都是如此得来。正值夏日,白玉兰却一路盛开,让人不觉有几分诧异。凌玉烟慢悠悠走地着,踢着脚边的石子,赏着夏日盛开的白玉兰,心情超好。然而,好心情永远不会超过三秒……正当她惬意到不

  • 至尊主宰重回都市在线阅读第二节

    自己在穿越来三国之前,是昆仑山森林保护区的护林员。那天晚上,他见山中有微微亮光,以为发生了火灾,连忙跑去查看。这种植被丰富的森林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他提着一桶水,连忙往山林亮光处跑,快接近火光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把手擦破了一层皮,水也撒了一地。凑近一看,那根本不是火光,而是一颗金色的珠子

  • 老攻总是不务正业之秦枫

    夏日炎炎,灼热的气浪从地面腾升席卷,直扑面门。秦枫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双眼中带着一丝迷惘,手中还攥着一束早已枯败的玫瑰花。“秦枫,我们结束了!”“为什么?”“没有为什么,你给不了我想要的,所以,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想自己跪在地上满心期待的求婚,换来的却是女朋友那毫不犹豫走上豪车丢下他的决然,

  • 神州苍生劫幕后黑手钱益谦【4】

    现在大势已去,以陈世美的进士之身,肯定无法定死罪,她也只得暂且甘休,只是家乡遭遇灾荒。如今陈世美没有了富贵,若是两夫妻再发还原籍,也不过是穷困潦倒,更何况此时陈世美恨秦香莲入骨,这会儿一想到陈世美未死,反倒要随自己回乡,秦香莲想起来不免心头也有些害怕。秦香莲怨毒地扫了一眼严嵩:“一切都是这个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