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幻身雷帝凝香楼

2021/6/11 22:48:52 作者:大漠荒芜 来源:17K小说网
幻身雷帝
幻身雷帝
作者:大漠荒芜来源:17K小说网
幻海大陆,幻身为主,小城少年偶或长枪一柄。炼肉体,结丹田,化气旋,凝海域,开神识,合幻身,破而后立,不死不灭,方成至尊无上。蓦然回首,木已成舟,前路一人行,孤心向阳生。

“榕烨,你确定那蛇妖在这凝香楼?”榕华红着脸贴着榕烨的耳朵问道,说完还不忘向四处张望视察情况。

榕烨一把甩开榕华攀在他肩膀上的黑爪子,嘴角勾起,坏笑道:“管她是不是真的在,今儿小爷带你开开……咳咳咳咳咳……”话被堵在了脑壳子的一巴掌上。

榕烨满怀恨意地瞪了那个给自己后脑瓜子一击的罪魁祸首一眼,一手揉脑瓜子一手极不情愿地扯着榕华朝凝香楼走去,“又不是真的带你开荤,你生什么气,咱们就进去看看。”

距离凝香楼五十步处,榕烨撒开扯着榕华的手,立正身形,啪地打开折扇横在胸前,装出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榕华也不情不愿地入了他小厮的角色,自我开解道:嗐,谁让我玉树临风容易招桃花呢,当个小厮让让自家兄长也无妨。

凝香楼是常阳城第一大青楼,楼里的姑娘一个比一个喜人,容貌一等一的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伺候人的功夫更是一绝,让人禁不住怀疑这楼里的姑娘是狐狸精变的。若狐王殿下知道凡人的这一想法,估计得打他们一顿解解气,虽然自己的确很是貌美,呸,玉树临风。

榕烨身着月白色银丝暗纹团花长袍,腰间系着一块碧玉滕花玉佩,手执一柄烟青色折扇,身后跟着一个小厮。甫一进门,一阵比墙还厚的脂粉味扑鼻而来,紧接着一个红影子游蛇一般靠近了来,软糯糯地似挂在了榕烨身上。

娇滴滴的声音便入了耳,“公子是头次来吧,咱们楼里的姑娘保证让您欢喜地如在仙境。”说着一只手就游到了榕烨的腰上,身后的榕华脸红得都要滴血了,忙闭上双眼,心里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诶~”说着,榕烨用扇子轻轻撩开攀到自己腰上的纤纤玉手,“不劳烦美人介绍了,本公子听闻楼里新来了个姑娘,不出三日便夺了花魁,貌美如花,腰软的能掐出水来,本公子今日来是一睹芳容的。”

万琴尴尬一笑,面露为难,“公子今日来的不巧,韵汐姑娘现在有客……”

“砰”,一声重物砸在地上的声响从楼上传了下来,打断了凝香楼老鸨子万琴的话。

万琴一愣,随即尴尬一笑,“公子见笑了,韵姑娘这次的客人想必是爱好特别,公子……”重物砸地的声音又一次打断了万琴。

榕烨不顾身后的万琴,抬腿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直冲着发出声响的屋子去。

“砰”的一声,一脚踹开了门。

一个女子衣衫半开的躺在地上,双腿变成了蛇尾,因纱幔的遮挡只能隐约知道床上躺着一个人,那韵姑娘看见来人立刻恢复蛇身从半开的窗户逃走。

榕烨顾不上旁的,立刻跳窗去追,只留给刚刚赶到门口的榕华一句“看着屋里的人”,而榕华只听到“的人”两个字。

榕华一脸问号,挠了挠头,“人?什么人?”没多想也追了上去。若榕华留下便能看见床榻上那“人”的变化。

“哼,你以为你一个毛头小子能抓得住我?”此时蛇妖已化为一着素雪绢云形千水裙的女子,半轮残月挂在高空,淡淡月色流淌,洒在女子的脸上,令那女子看起来越发地像个谪落在人间的仙子,而不是个靠吸人精气提升修为的妖怪。

榕烨啪地打开折扇装模作样地扇了两下,又啪地合上,挑眉一笑,“姑娘误会了,在下不过是倾慕姑娘,想一睹芳容,谁知……”

韵汐嗤笑,“呵,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身份吗?”说罢右手一抬,化蛇而逃,同一时刻,榕烨眼前出现了许多错综复杂的树丛。

“想用迷丛阵困住我,哎呀呀,韵姐姐未免也太小瞧我了。”榕烨轻笑着摇头。

榕华赶到时蛇妖刚刚离开,残月试探性地下滑了一点,借着残月的光,榕华站在树林外打量着眼前错落有致迷宫似的黑黝黝的树丛,他还没琢磨出这是真的树林还是什么阵法,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接着眼前的树丛消失不见,显露出此地原先的面貌,一袭白影转瞬到了自己面前,榕华的嘴张得活像塞了一个带壳鸡蛋,一声“啊”还没来得及从嗓子眼冒出来就被那道白影伸出的玉手给堵住了。

瞅着榕华认清了自己,榕烨拿开手在榕华衣衫上蹭了蹭,悠悠然开口,“呆子,大半夜的叫什么叫,你还想找个‘人’给咱俩做伴么?”

榕华瞅了瞅榕烨那张嫌弃自己的脸,撇了撇嘴,又虚心求教,“哥,刚才那是个阵?”

榕烨瞥了他一眼,转身抬脚就走。

榕华连忙跟上。

“那是迷丛阵,我直接把它毁了出来的。”榕烨眯了眯眼,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扭头问道:“我让你看的人呢?你怎么跟我过来了?”

榕华一愣,“人?什么人?”

回答他的是来自榕烨的一记脑崩。

见到二人回到凝香楼,万琴一改之前粘腻腻的作风,仍然人还未至眼前脂粉味已至,“公子可算来了,方才那是……”

榕烨端量了万琴一番,打断她,“那人还在房里吗?”

万琴怔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那人”指谁,忙不迭地点头。

榕烨给了榕华一个眼神便抬脚去了韵汐香房,与那扇倒在地上的门面面相觑,心里叹了口气:都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啊,怎么那么莽撞,真是悔极痛极啊。

哀叹片刻,榕烨捂着那颗痛得抽搐的心走向被纱幔遮挡的床榻。

乐潇意识渐渐回笼,眼睫轻颤后睁开了双目,入目便是一双瞪得铜铃似的眼睛,里面镶嵌着两颗水灵发亮的黑宝石,黑宝石上倒映着自己的倾世美颜,可他却硬生生从那么美的一双眼里看到了……埋怨?!

瞪得眼睛酸疼,实在忍不住,乐潇眨了眨眼,随即粲然一笑,一双桃花眼眯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儿。

充满怨气的榕烨被笑得发懵,心想: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榕烨直起弯得发酸的腰,使劲闭了闭酸涩的眼睛,一言不发地转身招呼靠在门框边的榕华。

榕华伸了个懒腰,走到已经坐起身的乐潇面前,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慢悠悠地递给乐潇。

乐潇眨了眨眼,才看清楚那张纸原来是一张赔付清单,上面条缕清晰地列着赔付款项,不多不少共计白银一百两。

乐潇扑哧笑出了声,引得榕烨榕华不满得看向他,“两位在此等本王……咳咳,本公子这么久,就为了这区区百两银子?”

榕华被这话气得心口疼,榕烨被气笑了,“看来公子也不是缺钱的主儿,既如此,便把银两付了吧,咱们也好各自去办自己的事情。”

乐潇把这两人的反应尽收眼底,长长叹了口气,“可惜了,本公子的衣裳不知所踪,钱袋也没了。”说着摊开双手。

“你你你,你这不是耍无赖吗?”榕华气得直跺脚。

榕烨拍了拍榕华示意他安静点,榕华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冲着榕烨吼道:“拍什么拍,银子是我付的,你当然不心疼了。”

榕烨被吼得一愣,自从榕华开始跟着自己,就没见他有过如此大的怨气,每次生气了也吼自己,却也不是真的怨恨,这次他是真真感受到了榕华的怨恨。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乐潇也是一惊,偏头仔细端详榕华。

咚咚咚……

乐潇穿上了凝香楼侍女送来的衣衫,看了两眼仍在对峙的榕烨榕华二人。

“榕公子,你的小厮……”

榕华恨恨瞪了乐潇一眼,底气十足地反驳,“我不是小厮!”

乐潇也不恼,拉过榕烨低声说了几句,榕烨一脸思索,忽的一拍手,哼了一声,“有了。”

乐潇站在一旁,嘴角弯起一丝不明显的弧度。

一柱香之后,三人到了方才榕华遇到榕烨的地方。

这是城外的一片林子,倒也没什么杂草,只是越往深处走倒越是荒凉了些,杂草丛生,荆棘遍布,不远处有个黑黢黢的山洞,山洞口藤蔓交错缠绕,正正好封住了洞口。

榕烨打开折扇,朝那洞口一挥,藤蔓似乎被什么利器划开一般断开,榕烨对身旁的榕华轻声说道:“你在这儿守着,若那蛇妖逃出来你设法子拦住她。”

说罢乐潇榕烨二人进了洞。

洞口看着不小,走了不到十步却变得狭窄,仅容一人通过,又走了二十几步,山洞开始慢慢变宽,渐渐有了光亮。

似有一道黑影袭来,未等榕烨看清楚,那道黑影砰得撞到了洞壁,同时榕烨腰间的蚀心铃似乎动了一下。

榕烨执着火折子走近一看,一条手指粗的黑蛇一分为二静静躺在地上。他没有出手,或者说他没来得及出手,那就只有……

榕烨站起身扭头看了好整以暇似乎并没有出手的乐潇一眼,便继续往前走,乐潇几乎要贴到榕烨背上,在他耳边一哂,耳语道:“你就不担心我害你吗?”

乐潇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榕烨耳边,榕烨不自在的动了动,离乐潇远了些,“你我现在有共同的敌人,且阁下也并不是什么穷苦之人,定不会因那几两银子就杀人灭口的。”

乐潇不明意味的一笑,不再言语,只是不着痕迹地将榕烨护在了身后,在那些越来越多的黑蛇近身之前一一挥手将那些东西斩断。

这人呢,前后差别总是如此之大,方才还把人看作不还银两的无赖,现在却立马改口了。

不消一盏茶的功夫,向二人袭来的黑蛇已经没了踪影,不知是被灭尽了还是都躲起来了。

到了山洞尽头,只见眼前的石床上并没有蛇妖的踪迹,乐潇本能地回头去看榕烨,哪儿还有什么其他人,可是明明,他能感觉得到榕烨的存在啊。

榕烨揉着方才撞到洞壁上的腰,牢骚满腹,“什么玩意儿,走那么快都不等我。”

他却不知乐潇与他仅有一步之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外星人和吸血鬼第二章在线阅读

    “你是什么鬼玩意?”秦宁捂着肚子,身体痛苦地蜷缩成一团,这种疼痛难以言喻,不是从外界传过的,而是像内部伤害,而施害者女娃娃却不为所动,像个小大人一样紧绷着小脸,旁观痛苦的某人,自我介绍道:“我叫璎,以后我就会跟着你,给你安排任务,你必须完成,要不然会受到比这更严重的痛感。”秦宁紧皱眉头,咬牙切齿道:

  • 元灵成神路在线阅读第2节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秦语从客厅的沙发爬起,感觉还不是很清醒,脑袋也胀痛欲裂。酒醉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倘若昨晚没有去河边吹冷风,后遗症必然没有这么强烈。用双手使劲搓了搓脸颊使自己稍稍清醒了点,秦语便站起准备去洗把脸,然后再继续上网寻找工作。但在站起的那一刹那,他却突然想起昨晚看着他的刘莉。刘莉为什么会去

  • [第五人格]她是监管者在线阅读第4节

    谭老爷子听到顾蓁说她会医术,又看到屋子里的瓶瓶罐罐和各种药材,越来越觉得这个孙媳妇必须是自家的。“蓁蓁啊,你给爷爷把把脉呗”,谭老爷子麻利的把手腕递给顾蓁。顾蓁认真的给把了脉。老爷子的身体算是健康的了,但是毕竟七十多岁了,一些小毛病也是有的。“爷爷身体很好,要继续保持,一些小问题注意着就好。”拿了一

  • 那一抹暖阳之张子陵

    皇天,落陵涧。“张子陵,你已无路可逃,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一柄长枪直射而来,从张子陵耳边刮过,插在他前面的地上,长枪上面,还有一只耳环,张子陵很熟悉,这是沈灵儿的。“灵儿,灵儿。”张子陵疯狂的嘶吼着,停下来,缓缓转过身去。一柄金玉色的长剑握在手中,眼睛瞬间变得猩红。无数头青葱野狼朝着张子陵冲过来,上

  • 我是一名演员在线阅读第七节

    在自习课上完之后,我借老师的手机给老妈打了个等会说今天早上就不回去吃饭了之后便是去食堂打了两份小炒带着胡宇一起去医务室看望若雪。“哟嘿,若雪你难道就不饿吗。。我说这韩剧有什么好看的,换了换了。”一进医务室的门,我就对着真在看韩剧的若雪说道,边说边将手中的小炒放在桌子上。“哎,胡宇,今天的菜真是好吃啊

  • 大唐:从种红薯开始第九章在线阅读

    回到学校之前,顾傲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两包香烟给白泽和牛魔王发过去。可是打开手机一看到日期,才想起来居然已经过了三天了。奇怪了明明刚才只在如意乾坤袋里带了不到半天啊?“你不用奇怪,所谓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这袋中天的时间流速与凡间自然是不同的,具体差距,大概也就五倍的差别吧。”果然如此。顾傲把香烟发给了白泽

  • 挖坟就变强之让你装逼(求收藏)

    林天微微一愣,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名身穿华服的瘦弱男子,浑身上下满是各种玉器,脖子上更是挂着一条粗粗的金佛狗链,整个人显得宝气侧漏。枯黄的脸色,走路的脚步也略有些虚浮,显然是个酒色过度的家伙。一脸的痘痘,看上去极其的恶心。满口的大黄牙,仿佛呼出一口气就能毒倒一片人。在这小子的身旁还跟着一个样

  • 谋杀法则第5章在线阅读

    于是方离一走出门就看见林康插着兜站在走廊上,陈念在他身边乖巧站着,睁着眼睛正一眨不眨看着自己。林康拿起手机直接戳开APP,也不打算拐弯抹角,直接把屏幕往女孩面前一举,开门见山道:“是队友,组个队吗?”方离梳着高马尾,她看着差点怼到自己脸上的屏幕,脸上带着少许不悦往后退了一步。女孩草草扫过屏幕,看着林

  • 空间之农妇悠闲生活在线阅读第十章

    秦舒跟在盛嘉修身后,亦步亦趋。她没想到,她会以这样的方式,同盛嘉修相遇…上辈子,她是平面模特,有工作的时候是模特,没有工作的时候就是高级公关,虽然秦舒常常告诉自己,只要守住底线,她跟外面女人,就会不同。然而,这些都是她天真的以为。那次她被公司安排接待几位外籍老板,喝了酒,几个大男人开始动手动脚,她那

  • 自由奇幻之烛龙之眼

    当最后一缕夕阳的红辉逐渐消散在西边的云层中时,夜幕徐徐降临,燥热的天气也变得逐渐凉爽起来。作为全国的首都,百吉市到了晚上依然热闹喧嚣,大街之上车水马龙,街道上人群穿梭不断。此时的林氏珠宝公司,犹如伫立在万幢楼宇之中的夜明珠一般,远远看去五光十色,闪耀夺目。将一些剩余的文案处理完毕,有些疲惫的林枫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