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唐晓翼之父爱仍在第3章在线阅读

2021/6/11 4:38:05 作者:心似仓井梦似空 来源:17K小说网
唐晓翼之父爱仍在
唐晓翼之父爱仍在
作者:心似仓井梦似空来源:17K小说网
唐晓翼见到了阔别多年的父亲,却只是甩给他几个冷冰冰的眼神?七年前的尘封秘密正一点点被打开,唐晓翼会作何选择,是选择相信,还是。。。。。。。

杨柠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睡衣,很是性感迷人。她看到谢清拿着一把刀,站的离沈安很近。

“你们两个两个在我房间里在做什……谢清!你把刀放下,我们什么都好说!”

谢清听到声音转过头,她和刚才那个女鬼的打扮一模一样,只不过眼前的这个头发散乱,脸上的睡意明显,一看就是刚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

沈安只看了杨柠一眼,就侧过了头,再也没有往那边看一眼。

“她不是。”

谢清听到沈安的回答,知道他的意思是说杨柠不是女鬼,便松了一口气。

杨柠见两个人站在门口古古怪怪的,沈安又和谢清距离极近,她一时间有些不痛快,就走到了沈安旁边,拉住了他的胳膊,含笑问道:“阿安,你怎么来我房间里了?是不是不想和她住在一个房间?”

沈安顿了一下,他眉头几不可察的一皱,然后看向杨柠的脸,不露痕迹的挣脱开了她的手:“刚刚遇到了点麻烦,现在已经解决了。”

现在夜已经深了,谢清不想再这么耗下去,这是一个恐怖世界,明天发生什么还不知道,现在还是得养精蓄锐啊。

沈安仿佛知道谢清心里在想什么,他对杨柠道:“刚才多有冒犯,我们两个人先回去了。”

杨柠没有想到沈安来了还想走,一时间也顾不得什么了,就想去抓沈安的胳膊。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沈安突然拉住了谢清的手,完美的避开了杨柠的魔爪。

谢清毫无防备的被沈安拉走了。

杨柠站在门口看着谢清和沈安的背影,她不甘心的咬了咬唇,眼睛里浮现出了一抹怨毒。

谁都没有注意到,杨柠身后的角落阴影里,有一块深蓝色衣袂……

小路上偶尔有虫鸣,夜色并不黑的深沉。

谢清想到刚才在房间里看到的东西,不由得心有余悸:“那只鬼不会还出现吧?”

闻言,沈安轻笑了一声,他柔声问道:“刚才你怎么知道那女鬼不是杨柠?”

谢清挑了挑眉,模样终于有了点张扬。她的年纪本来就不大,不过才二十左右的年纪。

此刻她听到沈安带有夸赞意味的话,眼睛里不由得亮了起来,心里的那点害怕,不自觉的就被沈安的话拍飞了。

“当然啦,我当时低下头,就看到那女鬼没有脚,我当时看她想摸你,生怕你上当。”

想到这里,谢清还是心里乱跳,之前的那一幕还在她的脑子里回荡。

沈安温声说道:“我会保护你的。”

谢清愣了一下,觉得此刻的沈安超级帅。

“谢谢大佬。”

很快谢清就反应过来,决定了解一下大佬沈安:“你多大了?”

沈安勾了勾唇,他眉眼柔和,有种温润的美:“二十二,大四。”

“是吗?你比我大一岁哎……”

夜间的天色并不怎么暗沉,天上的星星此刻全都露了出来,地面的路依旧能看清。

不知道为什么,谢清此刻并不怎么惧怕了,仿佛刚才打破她三观的东西,仅仅只是一场梦而已。

或许是她没有睡醒,又或许是她身边这位太给人安全感。

清晨,窗户外面是阴天,谢清在床上睡的正香。

外面突然传出了一声穿透力极强的声音,那声音里的惊恐意味十分明显,一瞬间就让谢清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谢清猛地睁眼,却看到沈安正在看着她。

沈安的目光带着一股奇异的意味,好像……

好像很久没有吃饱饭的人突然看到了一块猪肉,随时都会忍不住咬上一口。

而谢清就是那块猪肉。

沈安这种诡异的目光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微微一笑,又变成了那个温文尔雅的模样。

沈安说:“刚准备叫你。”

谢清觉得莫名的尴尬,她呵呵一笑,刚才一定是错觉错觉……

洗漱完毕之后,谢清和沈安出门,就看到朱梅梅在不远处焦急的吆喝着什么。

朱梅梅就是和杨柠一起在火堆旁边怼谢清的老女人。

看到沈安,朱梅梅下意识的上前扯住了他的手,她的神色十分慌忙,简直就像是屁股后面有鬼在追。

“沈安,你快点和我去,王鲁腾死了!”

这次上岛的人里有三个人是一家三口,王鲁腾是这家的儿子。

沈安跟着朱梅梅赶到的时候,其它所有的人都已经赶到了。

房间里躺着一具男尸,弥漫着一股古怪的血腥味,沉闷的天气让这个房间里又多了一点其他的什么味道,让人几欲作呕。

之前谢清见过王鲁腾,王鲁腾看上去有些阴沉,所以他的整张脸也显得格外的阴森,走到大街上很容易被人误会成猥琐男人。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张脸,现在已经被人划花了,血肉模糊的脸下面淌了一摊血水,那血肉翻飞的模样让人忍不住作呕。

在场所有人一时间没有人开口。

王鲁腾的父亲卢天恒蹲在地上抽着烟,脸上看不出喜怒。

倒是一旁王鲁腾的母亲王慧美,她的精神状况似乎有些不怎么好,她一边流泪一边手指着父亲卢天恒骂骂咧咧的开口道:“我当初早就说过,不要把孩子带到这里来,你就是不听,现在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死了,卢天恒你满意了吧!我……”

接下来王慧美说的话,十分粗鲁以及野蛮,全都是骂卢天恒的。

在儿子死的第一时间里,王慧美作为母亲居然一直都在责怪卢天恒,这样环境的家庭,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时间空气十分安静,在场人的脸上不由自主的带了一些惶恐之色,毕竟无缘无故突然死了一个人,任谁都不会泰然处之。

谢清和沈安对视了一眼,决定把昨天晚上他们发生了的事情告诉在场的所有人。

当谢清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朱梅梅第一个跳出来:“怎么可能?这岛上怎么可能有鬼?”

谢清有些无奈的和这个老大妈解释:“是真的,我和沈安都看到了。”

沈安点了点头,补充道:“那个女鬼穿了一件蓝色戏服,戏服膝盖以下部位是暗红色的花纹。”

此话一说出口,空气安静了一瞬。

王慧美的哭声也停住了,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沈安,继而瞪了一眼卢天恒。

“都怪你!一定是厉鬼索命!我要从这里离开!你造的孽你自己承担!可怜我的儿子……”

朱梅梅的脸色有些不对劲,角落里坐着的两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人,脸色更是难看。

谢清不明白这些人是怎么了,为什么沈安一提起蓝色戏服之后,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王慧美突然开口道:“我要从这里离开!厉鬼来索命,我们所有人都逃不掉!”

一旁坐着的杨柠突然开口道:“不可能的,这里太偏僻,一个星期后才有船只过来,现在你们都走不了。”

谢清突然听到杨柠的声音,她转头看向杨柠,却见杨柠穿了一件红色的长裙,并没有穿简练的登山服,她的脸色苍白,眼底有淡淡的黑色,并没有化妆。

注意到谢清看过来,杨柠猛地看了回去,她的目光带着点诡异的意味,让人莫名的不舒服。

谢清心说杨柠这妹子今天真奇怪,明明之前一看到沈安,整个人都恨不得粘在沈安身上,现在怎么老是瞪她?

想到这里,谢清也没有那个闲工夫看杨柠,她下意识的瞄了一眼尸体,又把目光收了回去。

王鲁腾的脸……有点像是刀划过的痕迹,昨天她见过的戏服女人,她的指甲有些长,看上去锋利无比,如果是她杀人的话,王鲁腾的脸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沈安似乎说了什么,他拉着谢清就走。

谢清有点蒙逼,她等到出门的时候这才问道:“怎么出来了?”

沈安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麻辣小鱼干,他微微一笑,十分温和:“吃吧。”

谢清道了谢之后接了过来。

沈安看着谢清像是一只小仓鼠一样的啃小鱼干,眼睛抬起来看他的时候,又亮又好看,她的皮肤白皙,仿佛手指轻轻碰上就可以留下指印。

沈安的目光有一瞬间的幽暗,很快就别开了目光。

山间的雾气泛了上来,小路深深浅浅的被掩埋在浓雾之下,不远处的森林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点形状。

谢清注意到了这如同实质的浓雾,她如有所感的抬起头,却看到了不远处的似乎站了一个人。

“日间不作亏心事~夜半敲门不吃惊~天地鬼怪~~来~饮我一口~意难平血~剜我一刀~心头肉~天地鬼怪来~”

那身影动了。

谢清一个激灵,她猛地抓住了沈安的衣袖。

又来了又来了!

“嘻嘻嘻嘻嘻~日间不作亏心事~夜半敲门不吃惊~天地鬼怪~~来~饮我一口~意难平血~剜我一刀~心头肉~天地鬼怪来~”

浓雾越发的深重,冰冷的白色无处不在,谢清只觉得呼吸到的空气都是冰冷的,她觉得呼吸变得有些困难,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真的呼吸不上来。

青天白日的,谢清硬生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那身影逐渐从浓雾里出来。

女人穿着一身深蓝色的戏服,古香古色的戏服在女人光滑滑腻的皮肤上附着,仿佛是女人的第二张皮。

那戏服处处透露出一股阴森可怖的意味,谢清恍然发现,那戏服从小腿到脚踝的部位,全都是溅上去的血!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问题,谢清真的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女人的面孔被浓雾影照着,她提着一盏灯笼,白色的灯笼上只写了一个“奠”字。

谢清突然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她不能动了。

恐惧如同潮水一般浮上了谢清的心头,谢清心里狂念社会主义二十四字方针,她还不想死!

“天荒荒~地苍茫~各方英灵~尽来归~遂令东山客~”

女人一步一步的走近了谢清,她的面貌被长发挡住,根本就看不清楚她的长相。

女人在谢清耳边开口低声道:“求求你,帮帮我。”

谢清愣了一下,她下意识的想要问女人什么事,手就突然被谁紧紧的攥住了!

女人看向谢清的身侧,脸上突然带了点诡异的神色,接着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欢心顾武之傲来雾,花果香,定海一棒万妖朝(求评价)(5)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晨,安然早早去山里的林子里摘了些果子回来,不敢随便使用嘴遁啊,怕后遗症。“要是没有我的话,估计你们两个小妖怪也很难活着回到涂山。所以我就大发善心一路护送着你们直至安全吧。”安然把手里的果子丢了两个给涂山两姐妹,自顾自拿了一颗最大的边吃边说道。要说这异界的水果味道就是不一样。关键是

  • 成神者gl在线阅读第三章

    近日,许诺全身心扑在研究所,时而废寝忘食,这令所里诸位领导甚感欣慰,看到为科学事业鞠躬尽瘁的后起之秀,怎能不为华夏的将来开心。殊不知,这真是个天大的误会!某人只是兢兢业业为她的宝宝事业做着系统准备,这关系到未来她娘俩的身家性命。此时的许小姐已然完全忽略了:这世上还有一种叫父亲的生物,跟她娘俩息息相关

  • 星风武神在线阅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泠梦真的觉得自己是这个全世界最倒霉的小偷了,和青梅竹马的小偷男友一起潜进博物馆,偷那粒最近名动全港的深海珍珠,听说这粒珍珠有千年的历史,还有些神棍在电视节目中吹虚说这粒珠子有超自然的灵力,拥有它的人可以穿透过去,改变未来,等等!反正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说得要有多玄就有多玄。做为职业小偷,对这样高

  • 都市绝品仙医在线阅读第三节

    “对哦,今日是青青的生日,还好,紫嫣妹妹提醒,对,惊喜,一定要惊喜,可是,紫嫣妹妹,这个惊喜要怎么给呀?你也知道姐姐这脑子不灵光,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点子!”说罢,墨婉清佯装沮丧的垂下了头。“放心,婉清姐姐,妹妹都替你想好了,我昨日邀请了青青妹妹,想必青青妹妹一会儿庙会结束就会来这里,到时候,婉清姐姐

  • 弱剑士不配当好哥哥之可怜的女生在哪里

    5.可怜的女生在哪里阿仔突兀的紧抓住致柔的双手,制止她、不让她挣扎逃脱,但她乘机踢动双脚,往他两膝中踢去。阿仔一阵尖叫,身体曲弓,整个人趴倒在地,痛苦不堪地呻吟着。致柔心慌骇怕地跑到她父亲身后,拉着他哭喊:“爸,救我,他想要欺负我……”她父亲厌恶地挥掉她的手,不耐烦地咕噜着:“他想干什么就随他吧!你

  • 剑魄尘嚣在线阅读第10章

    艳丽的花坠落,换来的是女人一抹神秘的笑容,那样诡秘,令人捉摸不透。外头虞儿紧紧地抓住沈祁的手腕拼命往外跑,神色十分严肃,转过头死死地盯住他。沈祁一脸迷糊,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好好地站在了殿外。浓浓的两竖眉头已经立了个倒八。“为什么?难道你也认为我说的是错的?”冰冷的语气直至零点,好似刚从冰窟出来,寒气

  • 大航海之神级天赋之学费呢(6)

    这天晚上,孩子们都睡着以后,凌英躺在床上就和丈夫说起了这事儿。李青山吃了一惊奇道:“真有这事?”随即又得意地笑起来:“我们老李家的孩子就没有一个笨的,从前她那是不上心,我瞧她最近懂事不少,许是一上心呀,那聪明劲儿就出来了,学起来还不是手到那个什么来着……”“呵,不懂就别学人家乱用成语!”“你懂,你不

  • 七侠战天魔汹汹杀意

    凤七优雅地坐起身来,吹了吹手中消音手枪上冒出的点点尘霾,嘴角勾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沐总,我一向说话算话的。”红色的高鞋跟踩了踩开始僵硬的尸体,“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凤七不仅仅是MD上市公司的总裁,更是OTQ秘密组织的高级特工,死在我手里,你应该感到幸运!”说罢,眉眼弯起,点燃一根雪茄,静静地抽着,

  • 星辰封神传之佛跳墙

    日子一直过得很平静,常规地上班,时不时地去一下仓库,有时也跑码头,也陪着沈睿民出席各样的应酬场合。慢慢地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喜欢路上各色穿旗袍的女子,喜欢路边各色的小食,仿佛是一场漫长地旅行,时有惊喜,却略有疲惫,只是心里还是希望有朝一日地回到自己的家。那日,我到茶水间倒水时,听见同事小郑和小刘在聊天

  • 孽剑完成使命

    夜墨尘的脸没有过多的变化,他风轻云淡的答:“回父皇,现在还不是时候。再说了,锦绣的身子还未痊愈,一味行事怕会让她身体反噬,恐有性命之忧。”他的脸看起来有种洞察世事的感觉。冷如嬛将视线落在他那冷峻无比的脸上,顿时有些移不开双眸。恍惚之中,她瞥见了夜墨尘瞥过来的视线,又赶紧把头低下。这可是在天子眼前,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