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综英美]全家都是主角,除了我。天葬(三)

2021/6/11 3:49:11 作者:冬沙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英美]全家都是主角,除了我。
[综英美]全家都是主角,除了我。
作者:冬沙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今天成功阻止超英退休了吗[综英美]》求收藏:【电脑请戳】手机网页版和APP可以点入作者专栏收藏,谢谢~【因为某些原因,本文某部分需要修改,望悉知。】我爸虽然脑子不好自带猫耳但他可是当过男主角的人。我妹虽然超凶的还爱亮爪子但她也是当过女主角的人。至于我?都说全家是主角,除了我了。对了,这都是别人跟我剧透的,据说当初他就是这么剧透我爸一脸让他喜当爹的=w=#某日。喜当爹的亲爸左手提着一袋芭比娃娃,右手提着一袋公主裙,打算去见女儿。然而——小女儿超凶地对着九头蛇挥出了爪子。亲爹:这他妈绝对是他的

鹰鹫渐渐散去,逝者已经安息。

那人缓缓走来,右耳的银环在夕阳的余晖下发出锃亮的光芒。

达瓦笑嘻嘻地指着慕葕对承野说:“野哥,她说她是你的心上人。”

慕葕愣住,那是一句玩笑话,达瓦竟说给了当事人听,可真是妥妥地直男单线条思维。

雪点飘落在那人的肩甲,遇体温顿时化作水滴,顺着古铜色的肌肤流下。

他仿佛一点都不怕冷,又或者是他比雪水的温度还低。

承野接过丹巴递过来的上衣,套在身上,一边系扣子一边上下打量慕葕,她肤白如凝脂,眼角下有一颗浅浅的泪痣,五官精巧动人,和高原的女人相比,简直嫩得可以掐出水来。

“心上人?”他双眼注视着慕葕,嘴角不自觉地上勾,声音像是赤足踩在断层的冰面上,每一个字都能让心尖发颤。

“承野!”慕葕从包里掏出央金托她转交的信,故意把这个话题岔开,“这是央金给你的情书。”女人写给男人的信,不是情书是什么?

慕葕把用牛皮纸包裹好的信递到承野面前,承野的双手滞在原地,愣了一会儿,说:“再胡说,我把你的眼睛剜出来。”语气淡漠,眸光凌冽,能把人的心冻成冰凌子。

他说完便把最后一颗扣子扣上,然后接过慕葕手里的信,顺势丢进身后熊熊燃烧的火堆里。

达瓦扶额,心里暗想糟糕,这傻女人撞上了枪口。

所幸,嘉措正在一旁接电话,并没有参与这场对话。

*

越野车顺着盘山路逆行而下,沿途多是险峻,几处急转弯的地方让人胆战心惊,好不容易颠簸到山脚,又遇到一段坑洼的泥石路,车子磕磕碰碰地在地面挣扎了一段距离,终究还是熄了火。

车里的人都下了车。

达瓦是个修车高手,从后备箱里取出工具箱,开始兵兵乓乓地忙活起来。

其余人和慕葕不熟,再加之先前的尴尬,一时间没什么话说。

此刻,几个男人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些什么,没人先和慕葕搭讪。

慕葕从兜里掏出一个大概只有掌心般大小的索尼迷你胶片机,站在不远处拍照,耳边隐隐飘来几句话,都是藏语,她完全听不懂。

她自顾自地开始取景:雪山,蓝天,所有的冷凝与神秘都瞬间定格在胶卷上。

镜头渐渐移动,嘉措和丹巴在聊天,达瓦整个人伏在车肚子里,而车尾处,承野靠在那里抽烟。

慕葕将镜头拉近,男人的皮肤并不像内地人那般光滑细嫩,它犹如险峻的山峰,巨大的年轮,每一帧都留有雪域高原带给他的热吻。

她看得有些痴了。

突然,男人转过脸,微眯着眼睛从镜头里看她。

她仿佛看见他勾了勾嘴角,等镜头再次聚焦,他又只是侧脸对着她,留下半张冷峻的面容。

慕葕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拍了几张照片,慕葕把相机放回兜里,然后走到达瓦旁边。

达瓦已经从车肚子里钻出来,蹲在车轮边换螺钉。

慕葕问:“去达古寺怎么走?”

达瓦用力拧了几下,没有抬头,一边使劲往下旋转扳手,一边回她:“你……要是开车,就走反了,得……得倒回去。”

“我不会开车。”不然也不会找多吉包车,惹出这么多麻烦。

“那就听大哥的,去拉萨车站坐长途车,还安全些,你问一下野哥。”达瓦努了努下巴,“他好像要回达古寺,就在达孜边上。”

慕葕看了一眼承野,故意拔高音调对达瓦说:“他?呵……要是把我拐卖了,我上哪儿哭去?”

达瓦笑了笑说:“怎么会,野哥不是那样的人。”

“可以把你‘拐’到无人区喂野狼,‘卖’你值不了钱。”承野仍旧站在车尾,他仰头吐了最后一口烟,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任何语气。

慕葕:“……”

*

修车耽误了时间,寒风呼呼作响,天色渐渐暗下来,一行人找了一间民宿客栈临时落脚。

门匾上写着“格格客栈”的老板是个中年男人,大家都喊他老陶,“格格”两个字是为了纪念因病死去的妻子。

凄美的爱情故事为这家客栈添加了不少悲壮的色彩,吸引了很多游客。

除了慕葕一行人,分别还有两拨人跟他们同时办理入住:一对穷游的双胞胎姐妹花和一个孤独的少年背包客。

客栈的暖气很足,让紧绷的心顿时松弛下来。嘉措、达瓦和丹巴三人住在一楼,办完入住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承野和慕葕住二楼,承野想抽烟,老板说房间不允许抽烟,他便独自一人走到客栈门口抽。

住宿登记的时候慕葕恰好站在双胞胎姐妹花的旁边,看见她们身份证上一个写着刘思瑆,一个写着刘思玥,同卵双生完全分不清谁是谁,只能靠衣着辨别。

刘思瑆看承野的时候两眼放光,低声对刘思玥说了什么,刘思玥朝客栈门口的方向努了努下巴,推着刘思瑆让她过去。

双胞胎长得不错,这样的长相平时肯定有不少男人示好。

刘思瑆一点都不害羞,径直走到承野面前,迎面而上的小脸透露着自信和骄傲。

“帅哥,你叫什么名字,交个朋友吧?”

一秒、两秒……足足一分钟过去了,承野斜倚在门框上,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他抽完最后一口烟,突然低头对刘思瑆说了句什么,随后丢了烟蒂径直回了二楼。

被无视的刘思瑆又羞又恼,气得直跺脚,仿佛看谁都不顺眼,路过慕葕的时候,慕葕正好也看着她,只见刘思瑆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随后轻“哼”一声挽着刘思玥往自己房间走去。

慕葕耸耸肩,这是躺枪的节奏。

那少年背包客,是个摄影爱好者,办完入住登记以后,没有回房间放行李,直接在大厅里开始摆弄设备,看他的样子,要夜拍。

*

二楼,慕葕放了行李,恍眼看见对面承野的房间正开着门,她迟疑了一会儿,走到他的房门口,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慕葕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没说什么,帮他把门带上。

她好像听见有一小段间隙水声停了下来。

行李箱原封不动地摆在地毯上,慕葕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脑海里开始不断地回放同一个画面。

男人腿长身短,肩宽腰窄,紧实的腹部隆起八块锃亮的肌肉,那是她见过最完美的比例。

她一向都是喜欢身材好的男人,从无例外。

“野性”是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词。

到这里,慕葕不敢再去细想,她突然从床上立起来,几步冲到浴室里,打开水龙头,用冷水使劲往脸上泼,直到脑海里的画面被搅乱。

那天晚上,慕葕做了一个梦,不是春.梦,她只是梦到爷爷了。

梦里,爷爷对她说:“阿葕啊,最迷人的香味在西藏,在那雪域高原上。”

“爷爷,那是什么味道,为什么你临死都那么向往?”慕葕不断地问,可爷爷没有回答,他越走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慕葕突然就哭了。

弗洛伊德解析说,人在梦境中无法看到梦中人的脸,但你能确切地感受到他的存在,那种感觉无比真实。爷爷的样子很模糊,声音却很清晰。那个声音经常在她小时候给她讲格林童话;那个声音会温柔地安慰她,不要害怕黑夜和孤独;那个声音是她童年唯一的依靠。

可现在,乃至以后,她都再也听不见了。

“咚咚咚”,意识里隐约传来一阵敲门声,慕葕回梦惊醒,从床上坐起来,发现额头早已密汗层层,枕头也全部打湿了,不断从脸颊滑落的液体,分不清到底是汗水还是泪水。

慕葕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才凌晨四点。

“咚咚咚”,那人还在继续敲门。

慕葕皱眉,少数民族的聚居的地方,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她下意识地从枕头下抽出在机场商店新买的防身小刀,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

“谁?”

“咚咚咚……”

没有回应。

慕葕将刀藏在背后,伸手去拉门把手。

门吱呀一声开了,承野站在面前,身材高大的他几乎堵住了整个门框。

慕葕没有想到会是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右手的刀没有握稳,直接掉落在地上,对方盯着地上瞧了一眼,抬头问:“你怎么了?”

慕葕捡起掉在地上的小刀,放在一旁的柜子上,气息微喘:“不好意思,我,我不知道是谁在敲门。”

“我听见有人在哭。”他的声线比嘉措的声线还要低八度,言语中没有指慕葕,却一直盯着她。

“……可能是做噩梦了。”慕葕定了定神。

“没事就好。”承野转身,巨大的雄鹰纹身毫不掩饰地展现在慕葕面前。

“等一下。”慕葕突然叫住他。

承野站在原地,慕葕突然上前。

鬼使神差,她伸手轻附上他的后背,问:“……会痛吗?纹的时候……”

承野反握住她的手,因为太用力,慕葕微微蹙了眉。

“你是谁?”他问。

“刚才来的路上达瓦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见对方仍旧死死地盯着自己,慕葕将事情的经过重复了一遍:“我被你的兄弟们误认为是盗佛像的人,他们了解真相以后为了表达歉意答应送我去拉萨车站,这件事情你的大哥嘉措是同意的,你有什么问题?”

“你是怎么认识央金的?”

慕葕冷笑道:“终于要问我了?早说嘛,刚才不是挺能装的吗?”

承野松开慕葕的手。

“你今天把那封信给我,会给我惹麻烦。”他说。

“因为嘉措?”慕葕见他不回答,继续说道:“我可不知道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

“那你现在知道了?以后就别再做蠢事。”承野说完就要走,慕葕脱口而出,“那你喜欢央金吗?”

慕葕很好奇,这样的男人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不过在她能肯定,央金绝对不是他的菜。

承野顿了顿,突然抬起后脚跟,一步一步向慕葕走来。

他的个子很高,身材高大健壮,过程中让人觉得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压过来,慕葕本能地往后退,直到被他逼到墙角,再无可退的地步。

“你问这个做什么?”男人站在她面前,低着头,低声问。

“想问。”慕葕的手微微握紧,但眸色仍旧淡定从容。

“为什么?”

“好奇。”

“这么简单?”

“不然,你还想别的?”慕葕突然往前挪了一步,这下轮到承野往后退。

慕葕突然就笑了,反败为胜的感觉让她小孩似的得意不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开局挑衅三大将第八章在线阅读

    红花和翠花挑了自己的面具,兴奋的跟了上去。清风寨,一个桶楼式的建筑物。水清颜刚下马车,就有脸上带着四分之一面具的男奴上前行礼:“男奴十七为您服务,请问您是看戏还是押注?”男奴十七有着一双迷人的双眼,仿佛溢满了三月的暖阳,声音磁性,皮肤白皙,是一个俊俏的少年郎,脸上带着四分之一的面具。玉娘戴着面具,低

  • 地牢在线阅读第6章

    她忽然产生了一个认知,花如雪,腹黑狡诈,阴险残暴!自己是二到家了,才会主动招惹这个男人!“怎么?本宫这样说还不能让你改变心意?”花如雪心中微怒,红颜多祸水,她是倾国倾城又如何?若是她胆敢行刺自己,那他必定也会手下不留情!思及此,花如雪手上用力,只听君若倾的关节处发出嘎巴一声响,她真怀疑自己的下巴是不

  • 网游之竹马归来奉旨入宫

    凛冬将至。鹅毛大雪洋洋洒洒地下了三天三夜,整个上京城在冬的祝福下,盖上了一层洁白的羽绒被。令人惊奇的是,这般大雪说停就停。傍晚时分,一轮夕阳披着万丈霞光,凭空出现,驱散了被雪染得灰蒙蒙的天色。落雪在霞光的晕染下,熠熠生辉,散射出绝伦的色彩,把上京城装点得美轮美奂。就连南阳王府灰秃秃的假山,都成了绝美

  • 恶贯满盈在线阅读第5节

    尹家夫妇订了三日后的机票,准备去环游一下世界。陈缃有些忐忑不安。陈好好这孩子从小就没让她操过什么心,但是这回却是让她难以放心。就在昨夜送走陈老爷子之后,尹立成和陈好好谈了谈,希望她大学期间能住在家里,毕竟经过昨天媒体的高度曝光,虽然没刊登陈好好的照片,但是有心人想要知道她还是不难的。不说她手中掌握的

  • 苍穹九逆在线阅读第4章

    柳青青瞬间呆滞了,心里“咯噔”一下。她也算是阅美男无数,此刻却完全没办法不惊叹。真是——好看的男人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呢。男子比白玉还要白皙的面容上,一方柳枝上窃取的柳眉,一双漆黑的桃花剪瞳闪动在扇子一般密长的睫毛下。挺拔的鼻子勾勒出美好的线条,一双艳丽薄唇似是而非的微微一翘,任是谁也不得不得

  • 网游之十万个冷天赋在线阅读大闹喜堂

    众人循着声音回过头来便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站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突兀,他脏脏的脸上满是不屑的看着新郎。他能够男人这个样子说,立马便有人大声反驳道:“他那悍妇?那般心狠手辣之人,早就该休妻,男人应娶贤惠之人,那般女子,真可谓是丢人现眼!”“是啊,娶妻当娶贤,那宁减氏,太厉害了,一个小小女子,不知羞

  • 复仇的火麻七

    快到傍晚的时候,我一边在电脑面前吧啦着康师傅,一边大脑像超负荷运行的机器:经度纬度在驾着马车奔腾,半路上遭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打劫,随后又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改革。我完全沉浸在自己臆想的空间里,以致于麻七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把他当做了希特勒,直接给他来了一背跨。“喂,死了?”我踢踢躺在地上装死的麻七,“死

  • 重生豪门之玖爷的小芯芯第7章在线阅读

    不过,要淡定。凤九阁:“嗯。”神兽谷很是庞大,山脉连绵,险要至极。有许多草药,即使凤九阁不认识,就凭她那敏感的嗅觉也能闻到草药芳香的气味儿。季陵风和凤九阁沿着小路前行。季陵风:“害怕吗?”凤九阁噗嗤,淡淡一笑:“我凤九阁的字典里就没有害怕这两个字。”就算她没有任何的灵力,可他也算是一个杀手,哦不,她

  • 落日弘时第二章在线阅读

    三年后;接招,只见一黑一白正在空中努力的抵抗。呵呵~~~~老鬼没想到几年没见功力涨了不少啊!:呵呵~~~是吗!你也不赖啊!来喝口茶。恩!圣衣点头道呼渴死我了,圣衣老头你怎么不喝啊?你有心事?老鬼见状说道咳!的确是有事。圣衣喝了口水说道什么事啊?这几天我在闭关,所以教中的事情我还不怎么知道。不会是我在

  • 杀手法师第3章在线阅读

    舒晓妍安慰自己,没事,为了妈妈什么都值得。舒晓妍缓缓起身,慢慢移到秦慕逸身旁,像八爪鱼一样双手双脚将他缠住了,笨拙的吻着他的唇。用行动告诉他,她不会走!“你……”秦慕逸何时被这样的女人亲吻过?这那叫是亲吻,分明就是乱狗咬人。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不接受他的钱!秦慕逸被她缠得有些恼火,好不容易挣扎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