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寻找犀牛先生之拥抱

2021/6/11 4:10:07 作者:燃米 来源:17K小说网
寻找犀牛先生
寻找犀牛先生
作者:燃米来源:17K小说网
犀牛先生会在规定时间打电话给独自一人在家的八岁女孩,给她讲童话故事伴她入眠,她们从未见过,电话是连接和传递他们之间情感的唯一方式。女孩小学毕业那年,犀牛先生连句道别的话都没有就消失了。十年过去,女孩在大学毕业典礼那天遭遇不测,死里逃生,之后的每一天里她反反复复梦到犀牛先生,想起曾经犀牛先生给她讲的童话故事,那些美好记忆太深刻。她决定在网络上连载漫画,画出他们曾经的点点滴滴,寻找犀牛先生之旅已经开启。

木彤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寝殿里,好好的睡着。

她被安置的很妥当,头脸清爽。她以前赶项目熬通宵,在公司里,有时候熬到凌晨三四点,来不及回家了,就直接在位置上趴着。等到天亮起来,满脸油光,腻的用热水都感觉洗不干净。

身上的云被重量恰到好处,一点都没有给她带来半点不适。

木彤慢慢起来,身上的衣裙依然是那夜里的,一丝不乱,脚上的鞋子被脱下来,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床下。

照顾人到一丝不苟的地步,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过这种男人了。

她伸手理了一下头发,掀开被子起来。

木彤的寝殿,位于润玉寝殿的右后方。

璇玑宫说是清冷,其实宫殿众多,光是寝殿就有一整个的寝殿群,只不过都空着而已。

屋子里放了妆镜等女人用的东西,她取了水,对着镜子里照出来的人影。

她持起梳子,散了头发,慢慢的梳妆。她看到一旁的桌子上,放着几本书,取过来一看,都是关于星宿的。

木彤放了两下,轻轻放到一旁,动作轻缓,看不出喜恶。

她说要和润玉学关于星宿的,都是假的。她对星星没什么兴趣,她十五六岁开始,就对所谓的看星星不感兴趣了。

自己说的那些话,不过是为了讨他的欢心罢了。

她其实从老早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出来,润玉的心理和普通人不太一样。他很少提起自己想要什么,若是忽视一点,几乎察觉不到他的喜好。

无欲无求,如同真正的仙人一样。

但是他偏偏又不是,因为是在梦境里,不牵扯现实,所以并不是无懈可击,到底是被她看了出来他的所欲所求。

这真是个想要温暖,想要爱的可怜孩子。她给他的温情,的的确确是真情实意,但他的眼里却能迸出最真切的喜悦。

他想要有人爱他,想要有人陪他。

这点被她看了出来。

所以她照着他最喜欢的,最能接受的样子,表现出来。

他看似无欲无求,到底还是和其他的男人没有太大的区别,想要有人需要他,仰视他,崇拜他。

这些她早在其他男人身上,见过不知道多少次,被她用起来,简直得心应手。

他冷清惯了,却心里喜欢热闹,她便表露出跳脱的一面给他看。他想要有人需要他,她实实在在的依赖他。

依赖他的心是真的。

需要他的心,也是真的。

自己在天界,无依无靠,润玉就是她的所有,他好,那么就是自己好。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喜欢这种感觉,游走在暧昧的边缘。可以尝尽若有似乎的感情的甜蜜,却又不点破。

木彤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抹微笑。

她出来的时候,润玉已经站在庭院里。

今日他依然教她如何修炼,润玉生而为上神,许多法术其实对他来说,无师自通。荼姚甚是不喜他,父帝也只是教了他一个月而已,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只是他做事向来喜欢追求极致。

他修水系法术,便极其其道,成为不次于水神的水系大宗师。

对于教导人如何修行一途,他并没有经验,但是不妨碍他去摸索。

木彤吃了他带来的那只西王母的蟠桃,虽然只是三千年一结果的小蟠桃,比不上九千年结果的那样珍贵,但也足够令凡人成仙,而且食之能涨五百年的灵力。

她跟着他的手势慢慢练习,木彤之前到底是凡人,对于这些练习,并不是很在行,尤其还要运气于经脉,并不是很擅长,但是她善于苦练。

润玉指点完她之后,她一日到晚就能不停的练习。

润玉从睡梦里醒来,璇玑宫内外一片安静。

他躺在那里,从初醒的惺忪中完全清醒过来,觉察到了不对劲。

璇玑宫依然一片安静,和他以前渡过的日子一样,但又不一样。木彤来之后,璇玑宫里总归有些小声音,有时候是她给他整理衣物,琐碎事务发出的细碎声响,偶尔是她在外面带着魇兽散步的脚步声。

她还不会怎么会遮掩自己的气息踪迹,只会尽力的放轻力道,以免吵到他。

哪怕依然还会稍许声响,她的这份用心,也让他欣喜许久。

但是现在却没有。半点声响都没有,一如她到来之前。

润玉掀开身上的云被起来。

推门而出,庭院空空,藏书阁里也是没有她的踪迹。他感受了一下,发现璇玑宫内并没有

木彤平日里不出璇玑宫一步,就算觉得无聊,也会在璇玑宫内四处逛一逛,坚决不出璇玑宫宫门一步。如今却没有了她的气息。

润玉立刻出门寻找,趴伏在庭院里的魇兽听到润玉的声音,一下抬身起来。

“魇兽,你知道彤儿在何处?”

魇兽叫了两声,竟然还真的在前面引路起来。

润玉跟着魇兽,走到暗林的落星潭,才走到那里,就听到水声,他看过去,只见着修长纤细的人影站在落星潭边,手里捏决控水,落星潭里的弱水受灵力操控,引成一条细细的水流,在空中流动。

“在练习涌水术?”他道。

原本正在努力控水的木彤一惊,集聚起来的灵力顿时散开,空中的水流也顿时哗啦一下掉回潭里。

“怎么就醒了?”木彤回头看着润玉,“昨夜不是有什么月食,你好久才回来,不再睡一会么?”

润玉不答反问,“彤儿怎么在这里?”

木彤支吾几声,也不把魇兽供出去,“我就是不想打扰你,然后就随便出来,找了个这么个地方……”

对着润玉的眼睛,她的声音越说越小。

“这涌水术,我前几日才教你,不必着急。”

“怎么不着急呢。我原本天赋就不好,要是还不勤加苦练,到时候要是有什么情况,岂不是拖你后腿?”

她说着,甚是苦恼的垂头下来,“我总不能什么都麻烦你。”

润玉看着她,睫毛垂下,“没事的。”

“啊?”她像是听不明白。

“有我在一日,一定会护你平安康乐一日。”润玉看见她额头上的汗珠,“你不必这么辛苦。”

他不在乎她学到了什么地步,他甚至希望她能依靠他。

木彤定定看他一会,突然俯身过来,投到他的怀里,从他腰身那里环过去。润玉的身上,总是冰凉的,和梦境里的温暖,完全不一样。

冰冷的躯体上萦绕着一股冷香,在她投入他怀抱里的同时,将她围绕住。

她有从事调香的朋友,也曾经跟着学了点香料,但是她分辨不出他身上的香味到底是哪几种香味搭配成的。

木彤侧首过去,条件反射性的,凑到他的脖颈上,亲密而又不失距离。轻嗅他身上的香味。

九天应龙的身躯,万年如一日的冰冷,怀中落入个温软的躯体,那温暖柔软的触感就越发明显,几乎不带有半点机会,就已经从躯体上传来过来。

他年幼的时候,她时常抱着他。那时候他还是凡人幼年的模样,她喜欢把他抱在怀里,又或者牵着他,坐在高塔上,往下看。

从未有人那么对他,他得到的出了冰冷,还是冰冷。只有现实里的那个怀抱,带着温度。只是他长大之后,木彤也就和他开始拉开了距离,最亲密的时候,也不过是拉住他的手。冰冷了万年,哪怕只有掌心的那点温度,他也心满意足。

落入怀里的躯体温暖的让他失神,怀里的人无视他的发愣,双手已经径直贴上了他的脊背,“我这样不会拖累你吗?”

她的声音闷闷的从他的怀里冒出来,“润玉,我真的好害怕,让我抱抱你好不好?”

她的声音比一只羽毛都还要轻,润玉没有直接应下,而是呢喃了一声,“彤儿?”

怀里的人虚虚环住他的腰,“我在这里除了你之外,谁也不认识,什么都不懂,我都不知道我要怎么办。”

润玉睫毛动了下,怀里温度,将他冰冷的躯体暖热,他抬手在她的背上拍了两下,“傻瓜,不要怕,有我在。”

“有我在,你就不用怕。不管有何事,我都会替你顶着。”

她在他的怀里,伸手轻轻环了他的腰。

润玉是男人没错,但是偏偏有一把纤细的楚腰,而且是那种把许多女人逼得恨不得撞墙的细腰。

她搂住他腰的时候,满脑子里胡思乱想,把自己知道的女人全都过了一遍,发现除了知道的纤细娇小美女,还真的没有人能比的过他。

顿时她想要睡他的心,如同被人从头浇了一桶冰水,凉了一半。

不过很快,心头因为自己腰身比不上润玉的挫败,很快又压了下去,反正她原本就是个男女不忌的主儿。最善于在不同的男女身上,找出让自己喜欢的点来。

“这话是你自己说的,说话算话。”她抬头笑。

润玉含笑睨她,“一定。”

带着木彤回到璇玑宫的时候,看到一个着金缕衣的年轻男子在连通大门的庭院里,那年轻男人长了一张极其耀眼的脸,浑身上下都是张扬。

“旭凤?”润玉见着那个男人唤了一声。

“大殿。”

木彤就见着浑身上下写着张扬两个字的年轻男人走过来,她不动声色的往润玉身后靠了靠。

旭凤明显也看到了润玉身后的木彤,“这是璇玑宫新来的仙侍?”

润玉也不直接回答,“二殿今日怎么来,看来捉拿睚眦一事,已经办妥了?”

睚眦是上古神兽之一,性情嗜杀喜斗,前段时日睚眦出了东骏山,犯下不少杀孽,受害的仙家上报天宫,天帝太微派火神旭凤带兵收伏睚眦。

润玉往殿内走,旭凤跟上,顾不上木彤了。

“睚眦乃是上古神兽,暴烈无比,二殿这次这么快就回来了。”他坐下,伸手在对面的位置做了个请的手势。

旭凤坐下,不自觉的顺着润玉的话说下去,“这孽畜的确难收服,一方天兵里为了拿下它,死伤颇多。”

润玉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此刻木彤从外面进来,端了两杯茶,放到两人面前。

旭凤见她弯腰把手里的茶盏放在桌面上,她动作够轻,但是行动间并没有一股仙侍常有的小心和卑微。

似乎她就和他们是平等的一样。

“你是新来的?”旭凤问。

木彤抬头,微微点头,“我是新来的。”

她话语未出,脸上先带三分笑。这是她在职场上的习惯,对着眼前的陌生人,也习惯性的这么应对。

旭凤蹙眉,“难怪不懂规矩。”

木彤有些懵逼,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又听旭凤道,“从进门开始,我就没有听过你说过一句话,对大殿和我无礼至此,之前到底是和谁学得规矩?”

“大殿仁善,但是你若是凭此偷奸耍滑,就算大殿不罚,我也不会饶了你。”

旭凤知道自己的这个兄长最是仁善不过,再加上是庶出,那些仙侍对他也颇为慢待。之前璇玑宫里半个仙侍都没有,如今来了,却还是半点不懂主仆之道。甚至在宫门的时候,竟然连行礼都不会,上茶还有胆子对上神笑。

旭凤想起外面那些,动不动借着各种莫名其妙原因,在他面前摔倒的娇弱女仙。那些女仙他不妨全了她们的脸面,但是璇玑宫里的仙侍这般,就不行了。

润玉不会责罚仙侍,那么这重话他就来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蒙娜丽莎在线阅读第六节

    天策上将,官居正一品,那是李世民在称帝前的官职,李世民做了皇帝之后,这个官职就没有了。旁人要是提做这个官职,那肯定是大逆不道,皇帝做的官你都想做,那不是想谋反是什么。可这事情由唐力提出来却不是那么回事,仙人可比皇帝要厉害多了。世上皇帝很多,仙人却没有几个。李世民面色有些纠结,在那里没有说话。唐力眉头

  • 大秦:陛下实在太强硬了在线阅读第4节

    就这样,直到下午,下课铃响起,老师收好课本,布置好作业,对大家挥手示意下课,学生们才欢呼一声,终于下课了,都开始收拾好东西,有些住校就要准备上晚自习的东西,有些是走读,就收拾东西放学回家。北梓等他们收拾的差不多才慢慢收拾,然后背上书包,慢慢的向外走,在这时,一个女生快步走在北梓旁边,向北梓打了声招呼

  • 柯南之扑克牌系统之蛇哥牌大风车

    “草,该死的条子!”那几名小混混在看见王帝等人的出现后,也就懒得在管那么多了,直接就将手里的学生扔在地上,撒腿就冲树林里跑去。“打120,留两个人下来守他,其他人,跟我来。”王帝冲到学生的身前,指间快速运动,似残影一般点在学生的身上,使其感知不到痛苦,然后往树林里跑去。在全知异能的帮助下,王帝无时无

  • 人魔世纪第9章在线阅读

    “你们的实力竟然进步的那么快?”林乐听到宋智宝的话,心中微微惊讶。他也知道这石锁的厉害,除了张松溪外,无人能用它练功啊。林乐一时之间没有多想,没有注意到宋智宝他们是联合在跟他开玩笑。因为他自己的实力摆在这里,所以想当然地以为别人也能跟他一样厉害。“这是当然的!林乐师弟,这石锁我们刚才都举过了,你也来

  • 娱乐:我夺舍了刘星!之倒霉孩子养成记(10)

    风声呼呼的在耳边刮过,树叶竹叶划伤了她的脸颊。她来不及在乎,甚至来不及回头看看那道人是否还在追赶。她只是倾尽全力的疾驰。风声鹤唳,心惊胆战。她在心里自嘲,终于再次体会这种感觉了。肩上突然被人轻轻一拍。张悦灵惊跳起来,来不及看是谁,便是一招“漫天花雨”。“漫天花雨”本是由内力催发,或使物或暗器,使人无

  • 一触即燃一击必杀技

    “黑衣男子不攻击了,”汉斯抹去头上汗粒。战战兢兢问道:“支援部队多长时间到达?”“重型轰炸机还需三分钟,加文攻击中队还需五分钟。”“还算不错,但愿来得及!”汉斯双手抱头,他被吓坏了!手下看到长官的动作,大家产生疑惑,保护罩坚持不住了?一分钟后,罗天站直身体,看到男子手臂缠上淡淡光辉,汉斯惊呼出来,“

  • [中韩娱]目标修罗场在线阅读楔子

    《我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喻言时/文2019.11.26首发晋江文学城愿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楔子在穆惜颜的印象里,2008年春夏交替之际,青陵的雨水好像特别多,大雨经常一下就是半个多月。到了五月中旬,这座南方城市已经整整下了快两个月的雨了,雨量过剩,四处洪水泛滥。空气里湿漉漉的,潮湿无比,似乎只要人

  • 我是顶流巨星亲孙女之八方云动

    ※※※翌日,一场风暴席卷了整个雷天帝国。“什么?”“魔皇、剑帝境以下,增添一倍战力的法器?”“而且这把法器炼制的材料只是珍稀的矿石,并没有镶嵌任何魔核?”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消息就像瘟疫一般席卷。而星风拍卖行,也因此站在了风口浪尖之上,这一消息很快席卷了整个雷天帝国。不仅如此,消息还在以恐怖的速度,

  • 弥勒山的梦之第五章

    青年眨了眨眼,唤道:“小寒?”少年的背脊笔直,身姿如一竿翠竹,在山风中微颤了下,别扭地开口:“只有我父母兄姊,可以这样唤我。”青年低笑了两声,对眼前的小动物竖起尖刺的防备浑不在意。或许是两人靠得太紧的缘故,少年感觉身上有些热,白玉般的后颈,不觉泛起了绯色,心里更是觉得有些怪,忍不住道:“你……你能不

  • 混入大佬群的我超谨慎第10章在线阅读

    中午的太阳很毒,阳光仿佛可以穿透身体刺进我的心脏,让人有些窒息。我无所事事的游荡,漫无目的的逛在每一条大街小巷,看无数穿着超短裙和热裤的女孩显摆自己的身材。我想起了斌斌和小龙。每年的夏日我们都穿着汗褂沙滩裤和人字拖蹲在商场门口,一边嚼着槟榔抽着烟,一边欣赏路过的美女。像审美家一样去评论美女的优点、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