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重生之情敌变姬友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6/11 18:13:00 作者:飞飛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之情敌变姬友
重生之情敌变姬友
作者:飞飛来源:晋江文学城
安小鱼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重生到高二。那一年,情敌方宁雪还是刚刚转学的黑长直大小姐,而她是暗恋校草而不得的惨绿少女。重生回来,安小鱼一边讨厌着方宁雪,一边努力改变自己。方宁雪:为什么安小鱼总是针对我?尤其是当我和其他男生(校草)站在一起时,难道……方宁雪:你暗恋我?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女人。安小鱼:……???滚!!( ̄ε(# ̄)后来……真香!当有人询问方宁雪到底喜欢哪种类型的男生时,方宁雪一把扯过路过的安小鱼,按在怀里强吻道:“我喜欢这样的。”安小鱼:“???”【阅读提示】1、从互相嫌弃到互相暗恋的

作为一个软妹子,玉箫小姐姐对于妆容的搭理显然是很有一套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很擅长给别人梳男子的发饰,尤其是在这种对方的发型比她自己都复杂的情况下。

讲真的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十分微妙了。云海仙门里男弟子的发型普遍比女弟子要复杂,其中又以掌门人九天玄尊为最甚——就算以玉箫多年打扮的经验,她也看不出来自家师尊究竟往头上抹了多少发胶,才固定住那么个奇葩的发型。

玉箫一边梳着望云舒的长发,一边不确定地想着,兴许是因为男子束发不像女子的规矩那么多,所以才会有那么多造型各异除了散发绝不重样的款式出现吧……反正她有些时候都看看不出来那种发型是怎么盘出来的。如此想着,玉箫叹了口气,只给望云舒扎了一个简单的男子发髻,能够将发冠看上去差不多带上便罢,也没想着要复原。

至于一体双魂的问题,其实玉箫是不怎么在意的。因为她很早就发现了君奉天的异常,一个人的言语行为容貌都可以改动,但是气质与神态是无法完全改变的,而占据师兄身体的那个存在,既没有异动也没有心怀叵测,更像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

而且玉箫跟默云徽凑到一起分析的时候,也都提出过要是这种师兄被人夺舍的事情真的发生,师尊不可能不发现,也不可能放过那个陌生的魂魄。

尽管她看起来如此无害。

但是玄尊没有那么做,反而更像是默认了望云舒的存在,默认了一个身体之中存在两个魂魄。所以既然师尊都放心,那他们还有什么烦恼的必要呢。

玉逍遥倒是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他脑回路清奇并没有往那方面去想,而是思维一拐弯直接在考虑自家师弟是不是精分了。毕竟他并没有感受到望云舒有恶意,也仅仅只是觉得师弟最近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再加上望云舒基本没怎么跟他有过交流,所以玉逍遥简直就是灯下黑。不过他看着安安静静坐在镜前,放任玉箫在自己头上搞东搞西的"师弟",只觉得这位望云舒姑娘脾气可真好。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师弟的的确确是精分了没错,只是主人格和次人格相辅相成互不干扰,并且现在看起来好像还都知道对方的存在。

而且师尊也不置可否并没有表态,那就意味着这种情况虽然十分奇异,但是并没有什么危险性,也不会对奉天造成影响。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好在意的了。

想到这里,玉逍遥放心了,脸上重新挂起了开怀的笑容。

然后他视线一转,就看见了望云舒面前那张与平时的一片空白截然不同,写满了笔记的宣纸。似乎是做得课堂笔记,但是看着又不像,玉逍遥甚至敢用叉烧包发誓,就连师尊讲的可能都没有她手上这份详细。

这姑娘怕不是个学霸?

·

不过现在并不是讨论学霸的问题的时候,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望云舒也慢慢从君奉天那里得到了自己所需要的一些基本信息,并且如同那本玄尊给的典籍上所说,望云舒占据身体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有时候一整个白天都是由望云舒在主导。

而在每日一次的书信交流之中,望云舒也得知自己的女性化行为给君奉天形象的严重抹黑。虽然说人设这种东西崩着崩着就习惯了,但是每天早上起来望云舒看着镜中那张一点也不显女气的脸,就觉得自己真的特对不起君奉天。

想想吧,那么一张正气凌然少年意气的脸,做出一个温柔似水的笑容,再来一个撩头发的动作,轻声细语……偏偏此时顶着这壳子的学霸小姐姐又毫无所觉。

据玉逍遥回忆说那个场景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第二遍。

没办法,在被九天玄尊叫去语重心长地谈了一会儿人生之后,君奉天觉得是时候跟望云舒好好谈谈这个问题了。

然而事实上这个时候的望云舒并不是很想搭理他。

因为在这之前两人是交替着掌控身体,一般是一方沉睡过去而另一方清醒,望云舒虽然一点也不在意看见某些身体零部件,但是君奉天显然是不具备这么坦然的思想基础的,因此是他主动提出来在某些格外尴尬的情况下可以互相交换,如果有需要也可换回来的。

比如说沐浴。

云海仙门亲传弟子这一波的浴池是在一处,这一辈统共也就三个男弟子,浴池的空间十分宽裕,而师兄弟三人感情一向不错,距离自然也就没隔太远。

玉逍遥在君奉天对面,默云徽在玉逍遥不远处。君奉天不住地查看着自己的身体状况,生怕来个更深层次的相由心生然胡把第二性征给影响没了,因此也就没有注意到自己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对面那两个人的躯体。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但是问题在于浴池温度适宜,君奉天一不小心就给睡了过去,而由于水蒸气的阻挡对面两人也有些看不清他的情况,只当是他在发呆。

而等他睁开双眼,就已经是"她"了。

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望云舒,用一种十分冷静的目光将对面两具修长健美的男性躯体打量了一番,然后在心里从解剖学角度赞美了一下对方趋近完美的身体比例,这才发现自己也是一身赤条条在水里,并且姿势相当豪迈。

学霸小姐姐安静了一小会儿。

她在思考自己究竟会不会长针眼。

不过看都看了,再思考这个问题好像也没什么意义了,望云舒内心毫无波动地想着,然后从水中起身,迈开腿上了池边便随意地擦了擦身体,拢上了寝衣。

望云舒擦得十分潦草,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她并不能擦得有多仔细,因此在她拢上寝衣之后,肩颈之处仍旧有水珠顺着肌理滑下,划过小腹,最后隐入扣得松松垮垮的腰带,带出一片水渍。

望云舒并不想让现在还在池子里的两个人,知道现在这个不是君奉天而是望云舒,因此她并没有用自己一贯的口气,而是模仿了君奉天,道:"我先回去了。"

心理素质过硬因而演技在线的学霸小姐姐并没有引起两人的怀疑,他们也只以为她是受了自己半身女体的影响变得热爱学习,不疑有他。

只不过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望云舒习惯性地撩了撩耳发,将寝衣的衣襟扣紧了些。

而有着男性一贯作风君奉天完全没有这样细节性的习惯。

玉逍遥倒抽了一口冷气。

完了完了完了明天要被小妹和师弟联手往死里抽了……

而此时回到住处的望云舒笑了笑。

【奉天,今天的功课你自己做吧。】

·

又过了一些日子,望云舒渐渐习惯了云海仙门的生活。

而新鲜感一旦褪去,随之而来的就是她发现的种种问题。

正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道门前辈讲课基本都那样,听不听得懂、听得懂多少、哪些听得懂哪些听不懂……全靠天分和悟性,境界越高越是讲得简略,这是为了不限制各人的发展,毕竟道法有三千,总不能拘泥于一道一途之上,那样便是落了下乘。

但是这样一种类似于放养的方法对于境界高的弟子来说自然是无可厚非,但是望云舒仔细观察过,目前身边这一群刚刚开始学习也没多久,并不能一下子灌输太多艰涩的东西,然而九天玄尊显然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按照他那种讲法,在不合适的阶段灌输不合适的知识,真的跟偃苗助长没什么区别了,要速成也不是这么个速成法。

望云舒以前的班主任十分擅长甩锅,作为他习惯性的甩锅对象课代表,望云舒更是练就了一身黑锅当前临危不乱、内心毫无波动的特技。以她帮班主任老师维持秩序组织活动甚至于代课的多年经验来看,九天玄尊的教育方法简直是愚不可及。

她不知道其他的道门是怎么教学生的,但是她敢保证,就算是放养也不会像玄尊这样,该抓紧的不抓紧,该放松的不放松。而且能被她几句话气到那个反应,想必心理素质也不够好。

望云舒揉了揉眉心。

就像当初那一道阅读理解一样,道德经中应该慢慢品味的经典句子,居然让弟子像做题一样去分析和理解,淮南子之类以杂文故事为主的又要求仔细感悟……

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了。

九天玄尊要是生在现代绝对是一位不可或缺的应试教育精英人才,因为他深谙把一个具有灵性的天才用正当手段磋磨到不怎么正常的方法。

——天才和疯子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然而他自己并没有这种意识。

虽然这想法有些不敬,但是望云舒真的觉得不能让九天玄尊再这么误人子弟毁人不倦下去了,云海仙门吃枣药丸。

这种冲动在某一次尾随玉逍遥到了云海仙门的禁地,见到了那个自称十七的青年之后,达到了一个巅峰。

回来之后望云舒是这么跟君奉天说的:

"我曾经立志为教育事业奉献终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肥婆皇后怎么办第3章在线阅读

    宇漩已经出生5个月了,每天漩涡玖辛奈都带着他和红四处乱逛,由于他长的实在是太可爱了,小脸粉雕玉啄,黄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精致的五官,无论走到哪都有一群花痴女和大叔大妈围着他,不是这捏捏脸就是那捏捏摸摸抱抱的搞的他十分的郁闷。今天,波风水门由于没什么事所以很早的回来到了家中,正好看到漩涡玖辛奈和红在

  • 九宫史记之五真乱世火了

    楚飞送走王菲无所事事,只好在别墅闲逛,别墅有一千五百多平米,有花园,有泳池,地下室建身房,KTV,外观装饰得豪华、繁杂,正立面,有气度得柱廊,墙面、窗户、窗顶和屋檐等处有精细得雕花装饰,尽显豪华气势墙体由石块砌成,奢华的装饰。楚飞心中感叹“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啊”回到卧室,抱着笔记本坐在床上,每个小说

  • 米瑞斯之光芒前奏曲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间房干净整洁,简单的桌椅布置,墙壁上还挂着不出名的字画,推开紧闭的一扇窗,窗外的大雨倾情而下,扬扬洒洒带来阵阵的寒风,空气中带着泥土的清新随风卷了进来。婉儿高高束起的头发因雨水打湿而披散开来,婉儿走到驿馆幽深的铜镜跟前看着自己这张脸,漠然的眼神似沧桑似冷漠,又似有情。脚下一股锥心的疼痛难以忍耐,浸

  • 无限之万界穿行第十章

    “啊,是这样,儿子啊,等父王喝完这杯酒,就回家,好吧?诶,儿子,你干什么?你,你别冲动啊!”寒用妖术举起身边一张桌子就要砸过去,突然,手腕被握住,寒回过头,是阴汐痕。“我来吧。”寒放下桌子,一脸不屑的看着火泣,火泣一脸无奈。阴汐痕径直向慕白走过去,夜心把玩着一颗紫水晶,这是灵后的象征。“君上今日不用

  • 寒帝传说曹端妃

    “如果不是这样,那曹督主肯定不会这样对你的。”显然对于他,胡贵妃有些了解,一时之间,李进朝呆了下,然后马上说,再也不敢了,“求主子饶了奴才这一回吧,奴才以后,一定不再惹事生非了。”“惹事生非,下次?”“呵,这一回,要是他不饶恕你的话,你也不用在长春宫呆了,”“毕竟,你这是在害本宫啊,本宫在宫里,烦心

  • 红娘任务之桃花猫在线阅读第七章

    “你说我一辈子是青铜,我告诉你,终有一天我会站在王者之巅!你说我辍学去打游戏,都不能获得王者联盟天才争霸赛的冠军,那我告诉你,我不辍学依然会在有一天拿到冠军,让你们都好好瞧瞧!我知道,你,还有你们鄙夷我,对我这样的差生不屑一顾,但是我告诉你们,我张火火,必然会将让你们刮目相看!”“嘲笑我的人,有一天

  • 天坑山第四章在线阅读

    待落离准备沐浴出来,门口传来小七怯生生的声音。“王妃……小七寻便了这里也没有发现多余的衣物……呜呜……王爷为什么那么狠心……呜呜……王妃总也不能穿奴婢的衣服啊!而且奴婢的衣服还那么小……”“小七,别哭,你在外面侯着便好!别担心。”落离回答道。落离环顾四周。喃喃道。“我落离还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打败了!”

  • HP-火焰铂金在线阅读第5章

    接下来杨锐又唱了几首名曲,诸如《air》,《aliez》之类的歌曲,虽然这些歌曲都是后世所做的,但音乐本身就是一种可以超越国籍民族历史的神奇物品,后世作曲家的东西拿到现在,也一点不会过时。前面只是南岛云子和田中小鬼子在听,到后面越来越多的士兵都站在了屋外,一个静悄悄的站着,听着久违的家乡的歌声,然后

  • 我替男主崩人设(穿书)在线阅读第六章

    陈世兴自“凤寨”临安的属地出来一路狂奔,近天亮时已将解药和雪花生肌养颜霜分发到了五家,并且告知了五家的名单中人六人这药会害人武功,六人皆突逢大变,登时觉得身上奇痒更不能挡,纷纷外出寻齐七人好商量对策。黄秀是白道武林第一美女,功夫得其父黄文霸家传,双七的年华武艺已是同年龄出类拔萃的了。同时,黄秀是一个

  • 皇叔第8章在线阅读

    夜紫璃来的亦如拍阁的门口,看着排成两队的人,一队较长很明显是只能做坐在大厅里的人,另一队人则较少,明显是能进入包厢里的人。夜紫璃看了一眼后,便抬脚便要要进亦如拍卖行,便听到一声女声娇喝:“你前面的那个穿白衣服的站住。”夜紫璃转过身,看向声音传出来的地方,说话的是一位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夜紫璃微微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