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从筷子开始的进化在线阅读第1章

2021/6/11 17:10:32 作者:白茄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筷子开始的进化
从筷子开始的进化
作者:白茄子来源:飞卢小说网
转生成牛,就青牛踏云成为兽神!转生成树,就一步步吸收天地精华,也能称霸一方!转生成cao,就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获得永生!转生成火,就成为吞天噬地之火,成就噬尽神通之强者!谁TM能想到他转生之后转生成个筷子?(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凌晨3点的夜,空调依然勤奋的呼呼吹着冷气,手机屏幕反射着刺眼的亮光,温言打着哈欠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在柔软的床上翻了个身。

都3点多了,该睡了。

先去下厕所再回来吧,不然真的睡不着,她想着,放下了手机从床上爬了起来,套上拖鞋,摸着黑走出了房间。

四下里一片寂静。

今天家中空无一人,爹妈约着出去旅游去了,弟弟在寄宿学校上着高中,大学刚刚毕业还没有找到工作的温言此时正闲置在家。

她缓慢的迈着步子,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磕碰到什么,脑中还在回味自己熬夜看的小说情节,不一会儿就摸到了厕所门边。

“啪!”惨淡的白炽灯光亮起让她有些不适的眯了眯眼。

总感觉半夜出来上厕所气氛怪可怕的,温言想着,快速解决完生理问题后,走到洗手台去随便冲下手。

镜子里映照着一张清秀的面容,齐肩的短发毛毛躁躁的搭在脑袋上,盖住眉毛的齐刘海此时飞到了一侧,温言把手擦干,用力拍了拍自己因为长期熬夜显得憔悴的脸,咧嘴笑了笑。

镜子里的她也跟着一起笑了。

是错觉吗?怎么感觉镜子里的我好像慢一拍?

温言歪了歪头。

是我困傻了吗?她再次对着镜子笑了笑,挑起了右边的嘴角。

这次她清晰的看见镜子里的她没有跟她笑的同边,在发现自己没有模仿正确后,‘她’耸耸肩,若无其事的换了一边,撩起嘴角。

“怎么……怎么回事?”温言惊的退了一步,她确信这次自己没有看错,这个镜子,这个镜子里的是个什么东西?

“哎呀被你看出来了?”镜子里的‘她’笑着说着,声音有些尖锐,“那就不能让你走了呢。”

“哐当!”温言骇的坐倒在地,一不小心弄翻了一旁的垃圾桶,塑料质地的垃圾堆倒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一些垃圾倾泻而出。

然而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温言连尖叫声都发不出来,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渐渐不成人形,大量的血迹喷溅在平滑的镜中,一只重度腐烂露出深深白骨的手从镜子中缓缓伸出,一路往下掉着细碎的肉渣子,往温言脖子那掐去。

跑……要跑!

浑身都在不住颤抖着,她的牙齿也因为害怕上下磕着,温言连滚带爬的从地上起来,踉踉跄跄的向门外跑去,没有开灯的门外黑暗一片,像是通往深渊的路。

然而她已经没有想那么多了,她现在只想逃跑,快点逃掉,越快越好。

温言跑的快极了,那种速度下,甚至连脚下穿着的拖鞋都给踢掉了,她想赶紧去大门口将门打开往外跑,可奇怪的是,不管自己怎么努力迈步,这客厅的路都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家不可能有这么大啊……

黑暗吞没了一切,赤-裸的双足蹋在冰冷的瓷砖上,被夺走了所有的温度,她听不到窗外过往的车辆传来的呼啸声,也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光亮,当她鼓起勇气回头看时,就连背后也是漆黑的一片了。

温言停下了。

她,到底在哪?

死寂的黑暗中,突然响起了震动声,嗡嗡的声源来自于她自己的手腕处。

那是一个方形的触屏样式手表,此时正不遗余力的吸引温言的注意。

“我什么时候带了表?”她有些纳闷的抬起右手,看着屏幕不断闪烁着亮光的触屏手表,那是从未见过的款式,泛着银白色的金属光泽,充满未来的科技感,带着疑惑,她试探的点了上去。

屏幕闪烁了几下,黑与白的方块在界面中碰撞着,弹出血红的提示语。

【欢迎来到梦魇游戏。】

【玩家身份载入中,Loading……】

【确认身份信息完成,玩家温言,是否选择开启新手任务?是/否】

梦魇游戏?那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恶搞吗?温言盯着屏幕上鲜红的一行小字,在选项上犹豫不决,可以选择否吗?

对于未知的,不再认识范围内的东西,她选择逃离。

她往否字上按了下去。

然而就在她按下去前一秒,是和否两个选项忽然交换了位置,她不可避免的点在了是字上。

【已选择进入游戏,世界载入中……】

【玩家温言,你在现实世界中濒临死亡,现以获得第二生命(仅在游戏中生效)。】

【新手友情提示,在各个游戏世界中玩家生命有且只有一次,在游戏中死亡既现实中真实死亡。】

【请努力通关赚取生命值吧,祝你好运。】

鲜红的提示陆续弹出后,接着就是一阵强烈的晕眩感,黑暗的空间霎时天旋地转,温言昏了过去。

…………

【抽取新手任务,乘车惊魂,任务难度:简单(D级),祝你游戏愉快。】

温言是被脑海中的机械音唤醒的,她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过,她为什么会在一辆车上?

瘫软无力的身躯随着车辆的摇晃而无力的摆动着,她整个人仰躺在后座位上,双手被粗糙的草绳紧紧捆住,窗外的景色往后倒退着,单单是看到那些绵延的山群和高大茂密的树木就可以知道,这车在往山的深处开去。

这是绑架?

她低下头又看了看,自己现在穿的T恤被撩起了大半,揉出了很多皱褶,紧绷的牛仔裤的裤子拉链被拉开,皮带也松松垮垮的没有系好的样子,有些地方隐隐的在疼。

这好像不单单是绑架了。

前面开车的司机并没有发现温言的醒来,仍自顾自的哼着歌闲散的开着车,车内后视镜上挂着一个弥勒佛的挂饰,正微笑着随颠簸摇摆着,副驾驶座位上坐着一个女人。

她长长的头发披在肩膀上,穿着大红的连衣裙,一动不动的直直坐着,在温言的注视下回过头来。

准确的来说是整个头旋转了180°。

她看着温言,瓷白美丽的脸上带着笑,笑着笑着就留下泪来,那泪水是血色的,从她好看的眼睛里滴落,渗进了劣质的椅背里。

她笑着盯着温言,诡异的眼神里带着悲痛,带着冷漠,还有一点欣喜和嘲讽。

温言浑身都惊的软了,她张着嘴,脖子仿佛被掐住了一样,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冷汗和鸡皮疙瘩簌簌的冒出,这个女人,这个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女人。

她不是人。

长发女人没有继续再吓温言了,她转过头,盯着毫无所觉的司机,伸出了白到几乎透明的双手狠狠的掐住了司机的脖子,但是那双充满恨意的手,却从司机的脖子间穿了过去。

很显然,她触碰不到她想杀的对象,而司机,也看不到她。

温言被这么一吓,感觉自己在瘫软过后,逐渐找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她用力的将手往两边挣了挣,想把自己的手从绳子里抽出来,但是草绳绑的太紧,将手腕牢牢的系在了一起,根本挣脱不出来,用牙齿咬的话动静又太大,会被司机发现。

怎么办?跳车吗?

温言用余光瞟了眼长发女人,她仍然孜孜不倦的尝试用手去掐司机的脖子,没有再看自己一眼。

应该,不会主动伤害我吧?温言想了想,她觉得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人比鬼可怕多了。

他要到哪里去?他接下来要干什么?会不会要寻一个野地把自己……然后再杀人抛尸了?温言停止了脑洞的继续想象场景,她紧张的几乎快要窒息,在看到车门并没有锁住后,她选择了跳车。

真的是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这个选择风险极大,一个弄不好可能就会当场死亡,能不能成功基本上要靠运气。

她轻轻的喘了口气。

被捆住的双手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接近车把,然后瞬间打开了车门,温言在车门弹开的一刹那像条缺水的鱼一样猛的弹起,朝着门外奋不顾身的跳了出去。

在即将往下掉的风声中,她听见了司机气急败坏的怒骂声和刺耳的刹车声,温言仅仅来得及将双手举过头顶护住脑袋,就重重的落到了地上。

她是往车道外面跳的,因为是山路,所以有很多很陡的斜坡,温言一股脑滚过了车道的护栏,往坡下落了下去,碎石和泥土磕磕碰碰在她身上留下了细小的伤痕,树枝和大石块的刮擦碰撞减慢了她下落的速度,但是也给予她沉重的疼痛。

“咚!”她像个破布袋一样重重砸到了杂草间,温言疼的蜷缩了起来,浑身上下火燎火燎的疼,胸腔的震感带来呕吐的感觉,内脏都纠结成了一团一样让一切都难以忍受,在她娇生惯养的20多年里面,第一次这样痛。

然而已经来不及继续委屈下去了,从坡道上方传来了粗鲁的谩骂声,不少碎土从坡上滚下,那个丢失猎物的司机,正来势汹汹的往这边赶来。

温言拖着几乎是要散了架的身体爬了起来,朝着不知道是哪里的密林深处跑去,她边跑边用牙齿发狠的咬着手腕上紧紧绑着的草绳,干枯的植物纤维苦涩的味道在嘴中弥漫着,粗粝的纤维磨破了娇嫩的嘴皮,血液混着绳子碎料掉在地上,牙齿被磕的生疼。

“呸呸呸……”最后一层被咬断,温言的双手获得了自由,她吐出了带着血沫的口水,接住了断裂的草绳塞进裤子口袋里,身后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旁边吹来呼呼的冷风。

温言扒开长到腰那么高的杂草堆,往里面钻着,余光撇到一抹红影。

是那个女鬼,在跟着她。

温言吓的一个踉跄,她扑到了杂草间的烂泥里,又手脚并用的往前奔逃着。

红衣的女鬼飘到了她身前,拦住了她,艳红的嘴做着口型。

帮我。

被惊吓了太多次,这时候的温言反而不太怕了,可能是因为浑身的疼痛感盖过了恐惧心理,她几乎是一瞬间就看出了女鬼的口型。

“帮你?”温言迟疑的问着,“我,帮你?”

从这女鬼在车上不停的对着司机掐脖的行为可以看出,她的死亡与司机脱不了干系,一定有什么牵连。

我该怎么帮你?我能怎么帮你?温言摇摇头。

女人的力气比男人小一些,再说在被绑了很久又突然滚下山坡,在受了不少零零碎碎的伤后,温言自己也没把握能跟那个司机正面刚赢。

红衣女人深深的看了温言一眼,那眼神冰冷的让她毛骨悚然。

是一会儿被司机弄死,还是现在被女鬼杀死,在温言面前来了个二选一。

越来越可怖的眼神威胁下,温言害怕的连连点头,表示愿意帮忙后,红衣女人才移开目光,看向她后面。

温言知道,那个可怕的司机要追过来了。

她赶紧往前面蹿,但是红衣女人又飘到了她的面前不让她走,温言急的不行,但奇怪的是,越着急她的脑子好像就越清醒,思维仿佛跟身体分开了般,一个点子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这时她往地上一躺,装做力竭晕倒的样子,正面趴在肮脏的泥地上,将右手放在腹部下藏起来,手掌里紧紧抓着地上捡起的石块。

她必须要赌一把了。

周围的杂草发出凌乱的悉悉索索声,踏踏的脚步声逐渐接近,最终停留在不远处。

“玛德,找到这个小表子了。”男人粗鲁的咒骂里混着吐痰的声音,他看着倒在泥地里脏兮兮的女人,有种被愚弄了的愤怒。

这踏玛还玩个毛?

这个女的是胆子有多大竟然敢跳车?司机狠狠的踹了地上的温言一脚,脚下柔弱的触感很好的取悦了他。

而地上躺着的女人被大力踢了一脚后,仅仅抽了抽就没动静了,好像真的是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反抗,已经是砧板上的鱼,任割任宰。

“老子可没有在野地里杀人的习惯,再说工具都没带,真踏玛的不方便。”男人再次把脚踩在温言背上,用力碾了碾,“艹,不会死了吧?”

他蹲下身,一把抓起温言的头发,把她整个头都拎了起来,手指探出想试试温言的呼吸。

就在这时,原本像条死鱼一样的女人突然暴起,她一手撑地,将身子扬起,一手紧抓石块猛的向着男人的脑袋砸去。

两个人现在离得极近,在男人完全放松警惕的情况下,温言这一击牢牢的打在了男人的太阳穴上。

他的脑袋因为这一下偏到一边去,有血从伤口处溅出,他整个人都歪在了地上,男人晃着脑袋痛苦的嚎叫着,温言趁着这个时候扑了上去,抓起石块狠狠的砸向他的眼眶,接着是喉节,然后用力打在鼻子上。

视野里一片猩红,手中的石块沾满了湿滑的液体,温言一边尖叫着,一边捶打着,她恐惧极了,以至于浑身颤抖,她模糊着想着人体的要害,不敢停下,她怕她一停下,那个男人就会再次将她绑起来,带到不知名的地方,把她杀了。

温言的求生欲在这一刻爆发到极致。

直到眼泪浸出眼眶,将那一片血色洗尽,她才稍微,稍微冷静了些。

手底下的男人虚弱的哀叫着,他的脸上一片血肉模糊,他没有想到一向任他施暴的女人有胆子反抗,更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一下击打正好打在他太阳穴上。

那一下几乎让他立刻晕眩,眼前一黑,接着就是更为密集和用力的狂砸,眼睛被打让他彻底失去了视物能力,鼻子被打让他几乎被鼻血呛到窒息,就连喉结都没有被放过,他咳嗽着,眼泪混着血液流了下来。

温言的手微微抖着,她仍然觉得眼前身体强壮的男人对她有威胁,她几乎是立刻想到了男人们最为致命的要害,于是赶紧起身将石块重重锤向男人腿间。

“啊!!!”山野间回荡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惊起了不少飞鸟。

男人痛的弓成虾米状,紧紧捂住自己碎裂的下面,有血从他的指缝里溢出,男人抽搐了几下后,彻底没有动静了。

温言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她慌乱的看了看周围,荒山野岭,杳无人烟,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地上一动不动的男人是不是失去反扑能力了。

很多影视作品里面的反派,都是主角没有补刀,最后又出来作妖,导致有人因此死去。

温言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她看到了男人裤子上别着的刀,有些后怕的把刀拿了出来。

杀……杀了他?一了百了?

她摇摇头,在思维冷静过后,实在是下不去手,她是个正常社会里,在阳光下成长的女孩啊,这种情况下,让她亲手夺去这个男人的生命,她真的做不到。

温言拿起刀割开了自己的T恤下摆,把它撕成布条,就连牛仔裤也没放过,割下几段,趁着男人晕厥过去,她把男人的手反剪在背后,用布条一圈圈绑住男人的双手,再将他的大拇指和小指头牢牢绑在一起,让他不能使用手掌,然后用剩下的布条把男人的脚腕也紧紧绑住,打了好几个死结,她甚至把腰上系着的皮带也结下绑在男人的腿弯处。

就连男人运动鞋的鞋带温言也没放过,她把两只鞋的鞋带绑在了一起,打了个死结。

处理完这些后,温言才放松了些,她看着被五花大绑的男人,往上面补了一脚。

这时,红衣女人的身影缓缓浮现出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网游之魔兽世界之暗娼(8)

    谢家书斋夕阳的暗黄的光线从窗纸中穿进来,在书桌上洒下一片沙金一般的光线。谢伟长——谢世年的长子此时正双手托腮,一副不堪其负的痛苦模样。“先生,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实在撑不住了。”谢伟长人是聪明,但是却不喜欢读书,这也是谢世年重金礼聘葛存信的原因。葛存信看了看旁边坐得笔直专心抄写《论语》的卢子秋,再看看

  • 魔姬的六零懵逼日常变故

    心思急转,很快就有了对策。一根柳枝抽来,他不闪不避,被狠狠打中,口吐鲜血飞了出去。一旁,暗中观察的苏靖晴眼皮一跳,望着被打飞的男人,只觉得一阵心痛,欲要出手相助。巫毒恶魔自以为胜券在握,抽出枝条要吞噬秦梦的血肉精华。异象突起,秦梦从地上迅速爬起,左手打在巫毒恶魔身上,嘴里念咒。“永恒冰域。”巫毒恶魔

  • (琅琊榜同人)半生,为珏第10章在线阅读

    司徒雪抬起纤纤玉指,指着巨蟒对赵氏兄弟说道,“杀了它之后,四阶本源珠归你们,幽冥狼的本源珠归我。”面对奄奄一息的巨蟒,这三人显然已经放松了警惕,瓜分起本源珠来。远处的莫林虽然听不清楚他们交谈的内容,但也猜到了几分。莫林眼中寒光闪烁,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这三人瞬间就被莫林列入了必杀序列,幽冥狼的本源

  • 都市之强者开光手在线阅读第八章

    大半日时光匆匆而过,晚上张无忌和小昭在庭院中散步,两人都是激动不已。想到两人历经千辛万苦,明日终于能得偿所愿,拜堂成亲,都是欢喜无限。两人QingAi甚密,相携散步谈心,直到深夜方才各自就寝。【次日】,张无忌一早醒来。杨天意便派人来为自己和小昭换上了新人衣冠。四海庄中央的大厅中悬灯结彩,装点得花团锦

  • 鼠人回忆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自家老大突然惨叫,还有那被冰封的毒气装置,让这群海贼们大惊一跳。直到兰修斯走出来后,他们方才意识到,刚才这一切都是这个小鬼做的。兰修斯走到小金雕身旁,刚才那一幕,他都看见了。手掌放在小金雕受伤的翅膀上,体内阴阳之力涌出。“小家伙,你很坚强也很勇敢,接下来这群海贼就交给我收拾吧”“叽叽”小金雕歪着头看

  • 摸金少帅之顽皮少年和便宜师傅

    第一章顽皮少年和便宜师傅上古时期,群魔并起,妖族岭立,人族百族争锋,整个天地群雄割据,但突然有一天,一群自称邪族的种族打破位面虚空,搅乱整个天地。一时间,魔族,妖族,人族被杀得措手不及,天地至强们与邪族之主纷纷交手,奈何邪族之主的强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战况愈发对大家不利。就在这时,一群神秘人突然出现

  • 当真记录

    经历了一阵时空扭曲,刘秦南多少感觉有点头晕目眩,而一回到自己原身就又感觉到了宛如灵魂被撕裂的痛苦,猝不及防之下就算是他也忍不住痛闷出声。一向比较警觉的他忍住疼痛先是抬头观察周围的环境。可他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和自己怀中抱着的小男孩之后,就是坚定如他也不得有点目瞪口呆了。地方是他的住所太清殿没错,可居

  • 我就是要娶师父!!!在线阅读第2节

    2X15年9月27日,A国。慕城是A国最繁华的海滨城市,海浪,沙滩,椰子树随处可见。和煦温暖的阳光倾斜,透过慕城第一贵族中学“慕城学院”高一3班的窗棂,目光尽处一条湛蓝的水平线,那是天与海的交界,描绘熟睡中少女浅蓝色无邪的青春。慕城学院午休时刻,高一3班的教室,岁月静好得有些可怕。小正太谭优优火急火

  • 少夫人又双叒睡着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十年前“哟哟哟,这是什么风把咱们的大将军给吹来了这小小的仙玉阁啊。”“嘿哟,还小小的,这要是小小的,,那什么样的才算大,说话不经大脑,真是都生下仙玉这么久了,还在孕傻期吗。”“师兄你,玉哥哥你看师兄他来做客哪有一点客人的样子。”“你啊,总是跟自家妹子过不去,秋儿别理你师兄,来陪嫂嫂说会话,等芷儿和术

  • 修道在聊斋重生

    秋夜笼罩下的宫闱,冷风萧瑟,落木纷飞。天子的圣驾穿过甬道,风吹的灯盏轻轻晃动,忽明忽暗的火光笼罩的甬道尽头,女子身着白衣的倩影立在风中。女子的年纪在二十岁上下,乌黑的秀发只由一支玉簪绾着,耳畔凌乱的碎发随风飘逸,勾出迷离的妩媚。橘色的灯光如袅袅生辉,她仿佛置身在飘渺的雾气中,未施粉黛的容颜看不到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