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我只喜欢纸片人的你第8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8:20:50 作者:月见优花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只喜欢纸片人的你
我只喜欢纸片人的你
作者:月见优花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别名:《陀他到底行不行》/《迫害好心毛子的101种方法》/《论队友究竟是不是亲的》/《究竟如何才能泡到好心的俄罗斯人》【文案一】以某一天为契机,从你的奶茶店或是家里总会莫名其妙出现几个纸片人有家喻户晓的横滨绷带怪人兼殉情狂魔有家喻户晓的港黑重力使有每个本丸都有的天下第一主厨有每个本丸都有的搞事狂魔有比任何人都爱国的知名二五仔……还有你的本命,一个自称病弱的好心俄罗斯人。然而——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充气了的纸片人还算是纸片人吗?毕竟,你爱的永远只是身为纸片人的好心毛子。【文案二】陀真的是人类

Chapter008 衣裳

苏白算是看明白了,顾行周不是嘴笨,而是根本没有带孩子的哪根弦。

绒绒都气成一只炸毛的小包子了,但顾行周却一点没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只当绒绒是“孩子的脸,六月的天”而已。

苏白摇头无奈,把气包子绒绒抱起来,对顾行周说道:“那我带绒绒出去玩了。”

顾行周看见了眼还拿屁股对着他的绒绒,老父亲的脸上露出一丝委屈和无奈,但很快又恢复了一派沉稳,点头:“嗯,有事电话联络我。”

苏白应了,抱着绒绒就离开了特案组的办公楼。

等到离开了办公楼,苏白才意识到绒绒在局里有多吃得开——几乎只要是个活的都认识他,而且再忙都乐意停下来逗弄两句。

绒绒今天也很高兴,他趴在苏白的怀里,吃饱了后的小嗓门特别嘹亮,只要有人招呼,他就回应。

“哟,是绒绒呀,绒绒好呀。”

“咪呀!妈咪呀!”

“……什么?”

“系妈咪呀!绒绒,妈咪呀!”

绒绒伸着小短腿,用软乎乎的肉垫按在苏白的下巴上,努力跟每一个来跟他打招呼的人介绍:“妈咪,绒绒,妈咪呀!”

这是我的妈咪,我,顾绒绒,从今天起就是有妈咪的崽了!

骄傲!

分局众人:“…………”

诶唷。

有人知道昨天“绒绒妈”的事,不知道的也乐意看个热闹,并且这群人一定有分享吃瓜的渠道——因为从遇见第五个人开始后,遇见的人除了招呼一声绒绒外,都会额外补一句“绒绒妈好”。

绒绒可高兴了,骄傲得尾巴都翘成了小天线。

苏白却有些哭笑不得,但并没有反驳什么——原本就没什么好特意反驳的,如今他有了“监护人计划”,更是乐意跟绒绒更加亲近几分,自然不会去反驳。

然而苏白并不知道,他默认的态度,在分局的几十个微信群里,从“绒绒妈”被快速扩写成了“顾队给绒绒找了个妈”。

当然,这暂时不影响什么。

苏白抱着绒绒沿着分局的步行道往上,一路走到了山顶。

之前说过,分局所在的位置原本是个公园,而这个公园里唯一保留下来的建筑,就是山顶上的一座八层的观景楼。

观景楼被重新修缮过,是分局的人放松常来的地方。不过现在是上班时间,这里倒是清净得很,只有一些藏在枝叶间的小妖怪跟花鸟嬉戏着。

苏白站在观景楼前,抬头往上看了一眼,观景楼是八角飞檐,色彩艳丽。苏白沉睡前没有在九州看到过,但是昨天在街上却看了不少类似的风格。

“嗯?”

苏白的视线从飞檐上落回楼阁,冷不防扫到了一抹白,细看去,却跟一张脸对了个正着。

苏白一怔,那人也是一惊,然后连忙缩回了脑袋。

不过尽管他动作很快,但苏白还是认出来了——是贺狄。

他在这儿干嘛?

苏白想了下,低头揉了下绒绒:“绒绒,咱们上去看看好不好?”

绒绒顶着脑袋蹭苏白的掌心,千依百顺:“嗯!”

苏白笑了笑,抱着绒绒上了观景楼。

观景楼的面积不大,虽然有窗棂阻隔视线,但要找人还是很容易的——更何况贺狄看上去并不太会躲。

苏白上了顶楼,轻而易举就看到了蹲在窗棂角落下缩着的贺狄。

苏白看他那模样,有些好笑,也没过去,就站在原地敲了敲窗棂,怕吓着他。

“笃笃”两声,轻,不刺耳。

贺狄虽然还是惊得抖了一下,但回头看到苏白站在三米开外的位置后,还是放松了一些。

苏白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就先问了:“贺狄,你在这里做什么?”

贺狄虽然容貌看着是个少年,但神情却像个孩童一样。只是虽然眼神纯真,但防备心却很重,他只是看着苏白,咬着嘴唇倔强地没有说话。

苏白扫了眼贺狄的手腕——那里贴了一张创可贴。

不过细看的话,就能看到创可贴的边缘皮肤上,蔓延出了一丝丝黑线,就像是极细的黑色勾线笔画上去的一样。

苏白叹了口气,说道:“你的衣裳已经破了,贴这种东西根本补不了。”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贺狄听得却是瞪大了一双眼睛,惊骇地看着苏白:“你,你知道?”

苏白还是第一次听他的声音,如他的眼神一样,不像少年的声音,倒像稚童。

苏白朝贺狄走过去,贺狄猛地缩起了肩膀,犹豫了一瞬,却没有躲开,就蹲在原地,小鹿似地睁着眼睛看着苏白靠近。

苏白走到贺狄跟前蹲下去——因为怕压着绒绒,所以蹲着的时候,苏白把绒绒顺手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挂着。

绒绒乖乖趴在苏白的肩上,四只小短腿耷拉着,自觉地把自己当一个绒毛挂件,只眨巴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看着贺狄。

贺狄也看了绒绒一眼,他知道那是只妖怪幼崽,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只幼崽的时候,他有一种莫名安心的感觉。

“我能看看吗?”

苏白觉得贺狄的情绪还算稳定,于是指着贺狄手腕上的创可贴说道。

贺狄回神,看了苏白一眼,犹豫了好一会,才轻轻“嗯”了一声,然后朝苏白伸出了手腕。

苏白拉过贺狄的手,然后轻轻揭下了那张创可贴。

创可贴下,是一个黄豆大的伤口,伤口里露出的却不是血肉,而是一团如墨的黑。那黑也不是凝固的,而是在缓缓涌动,像是里面有江河奔涌,又像是有云海卷舒。

宛如活物。

而贺狄的皮肤上,自那个黑色伤口处龟裂,延伸出了五六道蛛网一样的黑色裂痕,分外显眼。

没了创可贴的限制,那几道裂隙中慢慢渗出了丝丝缕缕的黑色雾气,非常淡,不细看几乎看不出来的程度,在飘散出的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苏白看着这个伤口,并不算太意外,但还是忍不住微微蹙眉。

“形态都在散了。”

苏白叹了一句,把创可贴又重新盖回去,然后松开了贺狄的手,看着贺狄说道:“这件衣裳不适合你,而且你应该有很长时间没有脱下衣裳了,这样下去你会生病的。”

贺狄抱着那只手臂,闻言只是沉默抿着唇。

苏白看他神色,就知道贺狄显然是知道自己如今的状态,以及持续这种状态的后果的。

为什么要这样?

苏白思来想去,觉得应该是身份问题。

于是苏白劝道:“我问过妖管局的人,出生后觉醒妖怪血统的人类是有可能被错漏登记的。但只要及时去妖管局更改信息,并不会被处罚。——所以你不用害怕,你可以去更改信息,不用这么辛苦地伪装成人类。”

哪知贺狄听了苏白的话,却忽然激动起来,反驳道:“我是人,我不是妖怪。”

苏白一怔。

他不知道贺狄为什么这么排斥自己妖怪的身份,但这个反应很明显是因为经常受到这样的质疑。

而这样的质疑,又会来自谁?

苏白想了一下,问道:“你的父母知道你的身份吗?”

贺狄垂下眼睑,点点头。

苏白又问:“那他们知道你现在很疼吗?”

贺狄猛地一颤,抬头看着苏白。

苏白也很诧异,然后是心疼:“真身形态溃散,就像人的躯体腐坏,这么疼,你都没跟他们说过吗?他们也都没有发现吗?”

贺狄听出了苏白话里对他父母的责备,连忙说道:“不是的,是我没跟他们说。我不能说,说了的话,妈妈会生病的。”

“妈妈会生病?”

苏白不太明白,“你的妈妈病了吗?”

这个问题似乎触及到了贺狄的防线,他不再回答,只是用力摇了摇头。

哎。

苏白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这个小孩的家里也有一本难念的经。

“那好吧,我不问了。”

苏白伸手轻轻揉了揉贺狄的头发,“不过我想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怪,父母亲情都是差不多的。如果你的父母知道你现在承受的痛苦,也一定会很心疼。你不告诉他们,并不代表他们不会难过,相反的,如果你因为隐瞒而拖延到自己生病的话,他们那时候会更加难过自责。”

贺狄低着头,没有说话。

苏白顿了一下,最后说道:“常山说你的家人明天就要来接你,这次回去后,好好跟家里人谈谈吧。我想,他们也希望你健健康康的。”

贺狄沉默着,过了一会,才轻声说道:“嗯,我知道了,谢谢哥哥。”

苏白笑了下,收回揉贺狄头发的手,把肩上的绒绒抱下来,对贺狄说道:“他叫绒绒,你要不要跟他一起玩?”

贺狄抬头看着绒绒,眨了眨眼睛,有些高兴,又有些小心翼翼的样子。

绒绒也看着贺狄,然后一歪头,冲贺狄伸出了小短腿,挥了一下:“咪呀!”

你好呀!

贺狄一怔,然后终于露出了一个笑来。他伸出手,用两根手指小心地捏着绒绒的小短腿晃了晃:“你好,我叫贺狄。”

绒绒:“题!”

贺狄:“是贺狄。”

绒绒:“题呀!”

贺狄抿了抿唇,做了让步:“……好吧,你可以叫我题。”

绒绒:“题!”

苏白把绒绒放到地上,对贺狄说道:“你可以把衣裳脱了玩,这样穿着很难受吧。”

谁知贺狄却摇了摇头:“脱下来会坏的。”

苏白见状,也就不再劝了,带着两个小孩下了楼,在楼下的草地上玩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风武神在线阅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泠梦真的觉得自己是这个全世界最倒霉的小偷了,和青梅竹马的小偷男友一起潜进博物馆,偷那粒最近名动全港的深海珍珠,听说这粒珍珠有千年的历史,还有些神棍在电视节目中吹虚说这粒珠子有超自然的灵力,拥有它的人可以穿透过去,改变未来,等等!反正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说得要有多玄就有多玄。做为职业小偷,对这样高

  • 都市绝品仙医在线阅读第三节

    “对哦,今日是青青的生日,还好,紫嫣妹妹提醒,对,惊喜,一定要惊喜,可是,紫嫣妹妹,这个惊喜要怎么给呀?你也知道姐姐这脑子不灵光,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点子!”说罢,墨婉清佯装沮丧的垂下了头。“放心,婉清姐姐,妹妹都替你想好了,我昨日邀请了青青妹妹,想必青青妹妹一会儿庙会结束就会来这里,到时候,婉清姐姐

  • 弱剑士不配当好哥哥之可怜的女生在哪里

    5.可怜的女生在哪里阿仔突兀的紧抓住致柔的双手,制止她、不让她挣扎逃脱,但她乘机踢动双脚,往他两膝中踢去。阿仔一阵尖叫,身体曲弓,整个人趴倒在地,痛苦不堪地呻吟着。致柔心慌骇怕地跑到她父亲身后,拉着他哭喊:“爸,救我,他想要欺负我……”她父亲厌恶地挥掉她的手,不耐烦地咕噜着:“他想干什么就随他吧!你

  • 剑魄尘嚣在线阅读第10章

    艳丽的花坠落,换来的是女人一抹神秘的笑容,那样诡秘,令人捉摸不透。外头虞儿紧紧地抓住沈祁的手腕拼命往外跑,神色十分严肃,转过头死死地盯住他。沈祁一脸迷糊,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好好地站在了殿外。浓浓的两竖眉头已经立了个倒八。“为什么?难道你也认为我说的是错的?”冰冷的语气直至零点,好似刚从冰窟出来,寒气

  • 大航海之神级天赋之学费呢(6)

    这天晚上,孩子们都睡着以后,凌英躺在床上就和丈夫说起了这事儿。李青山吃了一惊奇道:“真有这事?”随即又得意地笑起来:“我们老李家的孩子就没有一个笨的,从前她那是不上心,我瞧她最近懂事不少,许是一上心呀,那聪明劲儿就出来了,学起来还不是手到那个什么来着……”“呵,不懂就别学人家乱用成语!”“你懂,你不

  • 七侠战天魔汹汹杀意

    凤七优雅地坐起身来,吹了吹手中消音手枪上冒出的点点尘霾,嘴角勾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沐总,我一向说话算话的。”红色的高鞋跟踩了踩开始僵硬的尸体,“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凤七不仅仅是MD上市公司的总裁,更是OTQ秘密组织的高级特工,死在我手里,你应该感到幸运!”说罢,眉眼弯起,点燃一根雪茄,静静地抽着,

  • 星辰封神传之佛跳墙

    日子一直过得很平静,常规地上班,时不时地去一下仓库,有时也跑码头,也陪着沈睿民出席各样的应酬场合。慢慢地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喜欢路上各色穿旗袍的女子,喜欢路边各色的小食,仿佛是一场漫长地旅行,时有惊喜,却略有疲惫,只是心里还是希望有朝一日地回到自己的家。那日,我到茶水间倒水时,听见同事小郑和小刘在聊天

  • 孽剑完成使命

    夜墨尘的脸没有过多的变化,他风轻云淡的答:“回父皇,现在还不是时候。再说了,锦绣的身子还未痊愈,一味行事怕会让她身体反噬,恐有性命之忧。”他的脸看起来有种洞察世事的感觉。冷如嬛将视线落在他那冷峻无比的脸上,顿时有些移不开双眸。恍惚之中,她瞥见了夜墨尘瞥过来的视线,又赶紧把头低下。这可是在天子眼前,露

  • [综武侠]每天都是非人类之第九章(9)

    这样忧郁的胡思乱想半天,他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才眯一会,寝室里就响起了锅碗瓢盆般乱撞的声音,是几个室友慌里慌张的刷牙洗脸。老大用凉水冲了把脸,赶紧把校服套上,结果发现对面上铺的人动也不动一下。他走过去敲打床沿:“快起来,起床啦!今天升旗仪式,要点名的!”姜培风昏昏沉沉的拿空调被盖住脑袋,继续睡死。

  • 仙印在线阅读第6节

    婆婆当即眉头一簇,板起了脸,“你是不是又胡思乱想了,墨研是我的儿子,怎么可能出轨!别再让我听到你这么说他!也不想想,他可是你的老公!你怎么可以不信他的,真是晦气。”婆婆不喜欢我,就算唐墨研真的有这种事,她多半也是帮着自己的儿子的。所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真的没有办法让她相信我。家里的座机电话是有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