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玄幻之开局比你强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6/11 17:23:46 作者:鄙人不才 来源:飞卢小说网
玄幻之开局比你强
玄幻之开局比你强
作者:鄙人不才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朝醒来,突然发现自己不在地球上。外面有斗气化马的人,也有有武魂的人。时遇感觉整个世界都离他远去了。直到他有了个遇强则强的系统。开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境界。你修为比我高?不怕,直接大一个境界。你武器比我好?不怕,系统有自带的武器。系统表示:这个人我保下了,谁来都没用!(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没几天,曼珺的钢琴便送到了汪府,汪太太给曼珺请来一个家庭教师,二十多岁的文明女士,性格温和,很有气质。

这天一早,汪府的马车送世番,曼珺曼云去学校,另一辆马车在门口候着伯荪。伯荪刚走到门口,就见一个听差过来,捧着一个极为精致的琉璃匣子过来,交给了罗发。说是广场街12号花园别墅送来的。伯荪一开始看那匣子,还以为是哪家的太太送给汪太太的什么礼物,等听见听差说话,心里一惊。叫罗发过来,开了匣子,见里面一只粉色的信封,下面是几本英文小说和吕璧成诗集。见那信封上写着:请袖交汪曼云女士亲启,修仪阁主缄。

伯荪这一细看,更加的惊讶,他多少知道康广儒先生现今就住在那里,他没有女儿,而这样精致的匣子,加上这名号,十有八九竟就是康夫人了。曼云到底有什么样的奇遇,竟然与这样的人物结识?看那信封上写的,她们的关系并不是很熟,但是能得康夫人青睐,送来这些东西,可见曼云还是很受康夫人关心的。

伯荪便打开信封,抽出信纸开始读,大抵是说康夫人自从在贝满女中见过曼云的文章风采之后一直念念不忘,虽然自己不才,但是也有倾才爱才之心。想邀请曼云到康府做客,加深友谊。

伯荪看过,自然是又惊又喜。康广儒可说是全国上下极受爱戴的人物,不管是哪一派系,都想拉拢他,就算拉拢不来,最起码不敢动他。曼云若是能和康夫人成了忘年之交,那自然是再好也不过。将来自己也好有个靠山。伯荪越想越高兴,越觉得曼云极为争气,便跟身边的罗发说:“打电话给局里,说我晚些过去。”便进了里间大宅。

汪太太刚送走伯荪,又见他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要问,就看见伯荪手里的琉璃匣子,见他笑得极为舒心,知道是有好事。便笑问:“一大早,难道有什么好事?”

“可不是天大的好事!”伯荪将匣子放在大桌上,说道:“康广儒的夫人,对咱们家的曼云下了请柬,邀她过两天去家里做客。这样的人家,肯与曼云结交,实在是天大的好事!”

汪太太听见说是曼云的好事,心里不是很顺畅,但是脸上还是陪着笑说道:“哟,这样的人物,曼云怎么认得的?”

伯荪说道:“康夫人到贝满女中讲演,看过曼云的文章,极为欣赏,应该是起了惺惺相惜的意思。”伯荪打开匣子,说道:“康夫人果然是个雅人,用的东西都极为讲究。”

汪太太笑道:“这的的确确是好事,可是你怎么连局里也不去了?难道还要把孩子们都叫回来庆祝不成?”

伯荪摆摆手:“自然不是。我是想,曼云既然要去康府,用度也一定要讲究,毕竟关乎我们的家庭。可是曼云平时总穿中式衣服,还是添置些西式的衣服好。她也该加几件首饰,不能太素气了。”

汪太太说道:“这还用你说,我自然是会张罗的。明天我就去洋行买几件顶好的连衣裙,再选几套首饰。她这样的年轻小姐,带珍珠项链是最好的了,既漂亮,又不俗气。”

伯荪连连点头:“辛苦夫人了。”

汪太太嗔怪道:“你这是什么话?这个孩子没了娘亲,我要是再不疼她,多照应她,成了什么了?”

伯荪不由感叹:“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汪太太推推伯荪道:“你也不要说这些,家里的事情不用你操心,还是快去局里吧!”

伯荪少不得再夸汪太太几句,便离开汪府往局里去了。去了局里也没有用心于公务,只想着如何让曼云与康夫人深交,再透过康夫人结识康先生,那是再好也没有了。

这里,汪太太送别了伯荪,等着送曼珺曼云的马车回来,便坐上车往洋行去,给曼云选衣服首饰去了。

下午,几个孩子放学归来,到上房问候汪太太。曼珺进来得早,一看见桌子上摆着几只装衣服的盒子,旁边是一个长方形盒子,两只小正方形盒子,都极为精致,用天鹅绒裱了,上面还镶着水钻。

曼珺一看就知道是衣服首饰,一下子兴奋起来:“难得难得!”

汪太太心里正不舒服,问她道:“难得什么?”

“难得我没有发话,母亲就买这些回来!”曼珺打开长方形盒子,惊叹一声:“真漂亮!母亲这是怎么了?”

汪太太脸上又满是笑容,说道:“你可别动坏了这东西,这些是买给曼云的!”说着,捧着盒子到曼云跟前,说道:“你看看,可喜不喜欢?”

曼云一开始也只以为是曼珺的礼物,见说是自己的,看了看,里面是一圈珍珠项链,颗颗圆润饱满,大小竟完全一样。曼云不常买首饰,也知道这圈珠子一定是价格不菲,便惊问道:“既非年节,又不是我的生日,太太为什么买这样名贵的东西给我?”

曼珺听是曼云的,先是一愣,继而再看看几件洋裙,又问:“那这些可有我的?”

汪太太说道:“前几日你买了多少东西?这会子难道还跟妹妹抢东西不成?这些都是曼云的,并没有你的。”

曼珺一听,觉得母亲说话有些令自己难堪,她想立刻就走,又实在好奇买东西给曼云的缘故,便坐在大桌旁听着,就听见汪太太掏出请柬说道:“曼云可是真人不露相,竟然认识了这样的人物。”

曼云还不知道里面的缘故,看过请柬,便明白了一切。汪太太见曼云脸上淡淡的,便笑说道:“曼云也真是存得住话,认识了这样的大人物也不曾和我们说说。”

曼云笑道:“也算不上结识,只是被叫去说了说我的作文而已,我也没有想到人家竟然还会记得我。”

这两个人说着,曼珺倒急了:“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曼云你认识了什么人?”

汪太太脸上带着微笑,语气里却有一丝酸气:“你这孩子,做什么都没有心眼,同样的考上贝满女中,曼云就能结识康夫人,你竟然一点也不知道,只晓得和一群阔小姐比穿用。”

曼珺惊讶道:“是开学那天讲演的康夫人吗?”

汪太太笑道:“哪里还有第二个康夫人呢!”

曼珺对着曼云问道:“每天一路去学校,这样大的事情,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曼云笑道:“本来不以为是件大事,料想人家也没有放在心上,我乱说什么呢?”

曼珺冷冷地哼了一声,一甩辫子离了上房。曼云刚还陪着笑脸,这个样子有点下不来台,见汪太太也没有帮她解围的意思,便笑着敷衍了两句,回自己院子了。

过了一会儿,伯荪从局里回来,特特去了曼云那里一次,听曼云把事情从头到尾细细说了,很是高兴,说:“如果只是说说,那这几天自然是忘了,怎么还会送请柬来?可见对你印象深刻,还有相惜之意。康夫人这样的女中豪杰,是一定要结识的,若是能遇见康先生,一定代为父问候一声。”

曼云笑着答应。伯荪越发高兴,吩咐听差去寻汪太太要了些新鲜瓜菜,珍贵补品,要曼云好生休养。

到了晚饭的时候,刘妈和小璃也听说了上房的事情,刘妈本来就一肚子气,这下子更是免不了牢骚。

“二小姐那里,成天的洋装香水,什么时候少过?不过是良心上过不去了,给姑娘捎点,姑娘缺什么,何曾仔细过问了?如今要见大人物了,才记起姑娘没有几件时兴首饰,真叫人寒心!”刘妈在灶间一通唠叨。

小璃正走过来给曼云送饭,听见她嘟囔,便说道:“婶子快别说了,我知道你有气,这话可别被有心人听见了,没的给姑娘添麻烦。”

刘妈一边盛饭菜,一边说道:“我哪能不知道这个道理呢?实在是气不过,算了,以后再不敢说了,可好?”

小璃点点头,接过盛好的饭菜,装进食盒里,捧着来到曼云的书房。

曼云闲坐在书桌边,既没有做功课,也没有看书,只是闲坐着,桌上,是今天新买的洋装和首饰。

“姑娘,该吃饭了。”小璃凑上去,笑说道:“难得新鲜的瓜菜,灶上还炖着燕窝,一会儿吃完了给姑娘端来。”

曼云微微一笑,说道:“放着吧,天热,没有胃口。”

“姑娘……”小璃想了想,竟不知怎么开口安慰,便退到一边,说道:“姑娘要写字吗?我给你磨墨?”

“你们都出去吧,我还要静一静。”曼云缓缓开口道。

刘妈冲小璃使了个眼色,两人便答应了,离开了书房。

曼云叹了一口气,倒不是为自己在上房和曼珺的矛盾,只是想到父亲,心里有些凉。

父亲不是个细心的人,这么多年,对曼云母女的关心也不过是浮在面上,一切家事还是闫氏做主。母亲娘家没人,也没有钱,没有势力,没有儿子,更没有一颗争强好胜的心。默默地生活了十几年,又默默地死去。

如今,自己不过是结识了康夫人,能不能有更深的交情还另说,就得到了父亲这样的关照和器重。曼云不由觉得自己是主人家养的一只猫,抓到了老鼠,就摸一摸,抓不到老鼠就踢一脚。这样的感觉令曼云心里压得难受。虽然不愿意相信,可是却改变不了自己在汪家的现状,自己就是父亲培养的棋子,将来要为父亲的仕途铺路,要给他寻得好处,否则,就只能躲在角落默默自生自灭。世番是男子,曼珺好歹有个做得了主的母亲,自己呢,什么都没有。

曼云拾起桌上的请柬,默默念着落款的名字:修仪阁主。

晚饭后,汪太太来寻曼珺,照旧是一肚子气。

“母亲,您又要说什么?”曼珺自觉受了冷落,又知道母亲这一来又要提曼云,便没好气地问道。

“我又做什么?”汪太太气道:“你要是长点志气,我着什么急呢?”

曼珺想要反驳,竟不知道说什么,便由着汪太太说话,自己只是听着。

“你真是给我惯坏了,遇事不晓得多动动心眼。你瞧曼云,比你多了不止十个心眼,明里暗里都要跟你争风头,你还在一边傻乐,光知道和一群阔小姐比这比那。你跟她们比有什么用?家里这个才是你的大敌!”

曼珺倒有些疑惑:“什么明里暗里和我争?她除了认识了一个康夫人,还有什么比我好?她跟我争对她有什么好处?”

汪太太生气道:“真是块木头!你不想想,你那些衣服首饰,还有那钢琴,哪样不是你提出来,我再说了些好话才办成的?这次曼云这些东西,可是你父亲发话,我亲自去添置的,这一比,你还看不出端倪吗!”

曼珺被她这么一说,倒有些紧迫感。她一直见父母对曼云都淡淡的,向来觉得自己才是这家庭里的公主,原来曼云竟存了要跟自己争心思。

“曼云如今有了康夫人这大靠山,你父亲哪里还敢冷落她?我们全家都要供着奉着,将来有了难得一见的少爷公子,还不是先给曼云?你就白受宠了十几年了!”

曼珺脸上一红,说道:“母亲你都说些什么呐!”

汪太太叹口气,说道:“这种事情,小姐是不能想的,可是,哪有真的一点都不想的呢?天下间,无论贫富,女人都是一样的。嫁一个有前途,又顾家的男人才是最好的。在家里讨父母的欢心,出嫁了讨丈夫的欢心,若一味是大小姐的脾气,这辈子都要吃亏了!”汪太太说着,眼圈竟有些红:“你但凡懂事些,我也不用日日发愁成这样。你今年都十五岁了,还不收些小姐心性,可怎么得了。”

曼珺见汪太太这副样子,又是心疼,又有些害怕,连忙安慰了一阵。母女说了些话,汪太太便回去了。她这一番话倒是比上次交谈更震撼曼珺,晚间,曼珺翻来覆去睡不着,就是琢磨这几句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天纵巅峰误会樱芷

    傍晚时分。“娘娘,簌羽侍卫求见。”彩笺来报。樱芷脸色一变,不会是为了昨晚的事吧。“娘娘在用晚膳,不见。”长歌回复。“没事,宣簌羽侍卫进来吧。”“诺。”“你们都退下吧,长歌,你也出去吧。”“诺。”“小汀。”哥哥脸色有点不大好。“哥哥,快来坐,你先尝尝这鱼吧,这鱼做得可好吃了。”樱芷企图转移话题。哥哥试

  • 霸气仙尊碗里来之前言(1)

    有一帝王绿翡翠玉佩,玉身雕有一只沉睡却欲展翅高飞的凤凰,中心镶有一颗晶莹剔透的绿色翡翠珠,名曰:“珠凤玉”。此玉佩乃出自于紫渊帝君尹树之妻华依之手,原是华依送于他的定情信物,可后来不知为何,玉佩中心镶的那颗绿色翡翠珠不翼而飞。帝君找遍仙界也不知其下落,而手中剩下的翡翠玉,在机缘巧合之下,得以他的鲜血

  • 战神联盟之千年约定第十章在线阅读

    翌日清晨,凌玉烟大大咧咧地伸了个懒腰:嗯,夏日正好,这种时候,人总是容易犯困……不过可惜,她得去治病,凌烟宫一半以上的收入,都是如此得来。正值夏日,白玉兰却一路盛开,让人不觉有几分诧异。凌玉烟慢悠悠走地着,踢着脚边的石子,赏着夏日盛开的白玉兰,心情超好。然而,好心情永远不会超过三秒……正当她惬意到不

  • 至尊主宰重回都市在线阅读第二节

    自己在穿越来三国之前,是昆仑山森林保护区的护林员。那天晚上,他见山中有微微亮光,以为发生了火灾,连忙跑去查看。这种植被丰富的森林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他提着一桶水,连忙往山林亮光处跑,快接近火光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把手擦破了一层皮,水也撒了一地。凑近一看,那根本不是火光,而是一颗金色的珠子

  • 老攻总是不务正业之秦枫

    夏日炎炎,灼热的气浪从地面腾升席卷,直扑面门。秦枫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双眼中带着一丝迷惘,手中还攥着一束早已枯败的玫瑰花。“秦枫,我们结束了!”“为什么?”“没有为什么,你给不了我想要的,所以,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想自己跪在地上满心期待的求婚,换来的却是女朋友那毫不犹豫走上豪车丢下他的决然,

  • 神州苍生劫幕后黑手钱益谦【4】

    现在大势已去,以陈世美的进士之身,肯定无法定死罪,她也只得暂且甘休,只是家乡遭遇灾荒。如今陈世美没有了富贵,若是两夫妻再发还原籍,也不过是穷困潦倒,更何况此时陈世美恨秦香莲入骨,这会儿一想到陈世美未死,反倒要随自己回乡,秦香莲想起来不免心头也有些害怕。秦香莲怨毒地扫了一眼严嵩:“一切都是这个人!”她

  • 婚从天降:娇妻通缉令三太子。欧阳震华!

    昔日富丽堂皇,随处去见靓妹的天堂酒吧,今夜出奇的平静,门口还挂着“停业”的牌子!而里面全是黑压压的一片人。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沉重的气息~李满天站在大厅中间望着兄弟们“知道今天找你们来是为什么事情吗?!”“知道!满天哥!莫哥前几日就和我们说了”五福堂三堂的兄弟们吼道“这事是我个人的私事,我知道有些兄弟

  • 醉里凌空舞剑,梦里风花雪月[龙族][楚路]在线阅读第6章

    在同河镇,最有名的三样物事就是胡家的炊饼、高家的酒、陈家的瓷器。它们之所以出名,是因为曾被镇上的大户宋家进献给了当时下来巡查农事的官员,得到了官员的大大奖赏,这三家也就有了一块颇有影响力的活招牌,生意更是红火非凡,他们也将宋家视为恩人。因为进献事宜,宋家在同河镇也是奠定了地位。宋老爷原本是做布匹生意

  • 射雕之江山美人在线阅读易思瑶的日记:开始

    华宇和易微城的目光同时放在了我的身上,全场的目光也同样的集中在我的身上。我紧张地说不出话来,主持人为了调节一下气氛,牵着我说,“思瑶好福气,不过两个导师中只能选择一人,要不思瑶想想,选谁?”“好,我想想。”我看着易微城,他还是温柔的笑着,又看着华宇,一脸严肃的样子。可是,对不起呀,华宇,我此次来。便

  • 玲珑九月在线阅读第6节

    李渊闻言,又深深的看了李宽一眼,确定了一下李宽的境界——的确是四星武灵境!虽然天纵奇才,但却到底年轻!绝不可能脱离他李渊的掌控!既然如此……“好!”李渊的脸上露出笑容:“楚王,上前听封!”李宽便上前几步,微微欠身!只见李渊沉吟片刻,看着李宽,笑声说道:“楚王乃是事主,事情缘由经过最是清楚!”“既然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