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境仙封氏之子

2021/6/11 17:07:37 作者:武川雨添 来源:纵横中文网
境仙
境仙
作者:武川雨添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个世界,正在发生某些异变。”那一天,从天而降的少女对安里如此说道。人山人海的街道消失得无影无踪,世界观在此刻瞬间扭曲颠倒。道法与魔法的冲突、炼金与机械相互混合、虚空中的猎人、混沌中的衍生物……在这不知具体年代、不久将来的现代科技都市中,惊心动魄,壮绝山河的战斗就此开幕!

少顷,殿门吱呀一声开启。

如一自内走出。

可还没等他开口,封如故便大笑道:“我哪里来的徒弟,燕师妹,你又同我玩笑。”

桑落久轻咳,对如一小声解释:“居士,抱歉,我师父怕是醉了,认错了殿门。”

说罢,他捏了捏嗓子,清亮的少年音就变成了雌雄难辨的软音:“小师兄,师父在殿里等你呢,都等急了。”

封如故吞了口口水:“师娘不在吧?”

“在啊。师娘等着和师父下山共游,你晚去,他也要发火了。”

封如故打了个大哆嗦,伸手欲起:“快快快,我马上去。”

谁料,他本就昏眩,又起得太急,腿一软,一个踉跄便向后倒去。

如一反应迅速,一掌接住他的后背,又翻过掌来,把他轻推到桑落久怀里去。

桑落久稳稳接住,很是客气:“这么晚,叨扰居士了。还请早早歇息。”

他扶着封如故返回了正殿。

如一同样折返殿中。

海净抚一抚胸口,嘀咕道:“幸亏云中君醉了。”

如一不语,向来冷淡的表情看起来甚至有些懊恼。

背后闲话、诳言妄语,皆是口业,乃佛家大忌。

但封如故的琴声,实在太像昔日自己难以入眠时、义父为自己弹奏的安神曲,叫他无法不去在意。

或许不会有人认为,远隔着十年光阴,一个人仍能记住另一个人的琴音、指法、技巧,而且清晰如昨。

当年,义父手把手教他学工尺谱,认板眼,识宫调,偶尔嫌他笨,多数时候夸他聪明。

如一以为,自己将义父视作唯一,义父亦是如此。

……但,义父却把封如故的箜篌教得那般好,好得几乎像是同一个人所弹。

乐声越入佳境,海净越是称赞,如一越是如火灼心,烦躁不已,这才有了方才的失态之语。

自从遇上封如故,如一便觉得自己多有失态,需得对自己施些惩戒才是。

如一闭目半晌,下定了决心,拈起一粒小小的紫檀子,噙入口中,并从随身之物里拿出一块写着“止语”字样的木牌,挂在了腰间。

海净看到这一幕,吃惊不已:“小师叔?”

如一以木牌相示,指了指自己的口,摇一摇头,旋即便继续潜心打坐。

海净愕然之余,生出了几分敬佩。

小师叔严以待人,亦严于律己,既是造了口业,便要修闭口禅,以此反省。

要知道,以寒山寺寺规,一枚小小的紫檀入口,就是整整一个月的禁言。

至于如一,含了紫檀,心绪总算平静了些。

然而,他耳畔仍有箜篌余音,绕梁不绝,时时扰动他的心弦。

……

正殿的大门甫一关闭,“醉酒”的封如故便离开了桑落久的搀扶,站直了身体。

“小和尚耳朵不赖。”封如故解下了外袍,“我确有箜篌名师指导。”

桑落久看起来对“师父没醉”这件事并不意外,站在他身后替他宽衣,将外衣与玉腰带分类挂起,井井有条:“是,师父的箜篌弹得很好。只是从来不教徒儿们。”

封如故说:“我又不是司琴师傅,教你们这个干嘛。”

桑落久笑应:“嗯。”

封如故大言不惭道:“我做你们师父,最大的功绩,就是不拖累你们。”

桑落久不说话了。

封如故回头看他:“落久,刚才,你是听到了他们的议论,故意出声的吧?”

桑落久抬起星亮的眼,亦不否认,温驯一笑:“师父,弟子知错了。”

封如故也没有责备他的意思:“不错,还知道同我配合。就是拿师娘吓唬我,实在太坏。你不知道我最怕他啊。”

桑落久退开两步,言笑晏晏:“落久无心之失,请师父谅解。时间不早了,师父早些安置吧。”

封如故摆摆手,自行宽衣解带。

立于中庭,桑落久侧头,看向偏殿,一时沉吟。

刚才在殿中,他没有问“师父很重视如一居士吗”之类的无聊问题。

师父装醉,不过是不想叫居士难堪。

师父对谁都没有这么体贴过。

……为何呢。

桑落久自幼聪明,唯独窥不破师父身上笼罩的层层谜团。

他终究还是不再多思,转身进入夜色之中,寻他的傻瓜师兄去也。

而不知道是因为海净小和尚那句“名师指点”,还是提到了他们师兄妹三人都怕的师娘,今夜,封如故梦到了童年之事。

绵延十里的红墙琉璃瓦,圈起一方富丽的宅院,院外百顷竹林,院内荷塘碧影,远方有一座小山,每逢冬日落雪,还会戴上一顶小小的银亮雪冠。

这边是封如故小时候的家。

封家在江南,以贩药起家,三代商贾,在封如故的父亲封明义这一代达到鼎盛,以仁经商,商运昌隆,药香绵延半城,任谁也小觑不得。

父母请来江南最有名的箜篌教师,指点独子封如故的琴艺。

他自小生得手长腿长,手指纤细,环抱箜篌叮叮咚咚地弹时,母亲便倚在绣榻上,手执书卷,温柔地望着他。

封如故性格活泼,家中又大,够他玩耍,因此他在做完功课后,总会撒了欢地跑。

他喜欢在红墙下一步步地走,用小小的步伐丈量他家的墙有多长。

老嬷嬷挪着小步子,远远喊他:“小少爷,别摔了。”

老嬷嬷自小看护他,有她保护,封如故没摔痛过一次。

她招呼道:“西瓜从井里吊出来,凉好了,快来吃。”

封如故跑回来,拉住嬷嬷衣角撒娇:“我要吃荔枝。”

嬷嬷无奈地摸摸他的脑袋:“祖宗,昨天晚上刚吃过,你不怕上火啊。”

“可嬷嬷都没吃着呢。”

“那等金贵东西,怎是下人能吃得起的。夫人老爷要是看到,可了不得。”

封如故左右看看,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红壳鲜荔枝:“那我给嬷嬷放风!”

说罢,他顽皮地冲嬷嬷眨眨眼睛。

小小年纪,他已有了风流俏公子的雏相了。

按理说,封如故是一辈子不会入仙道的。

他会在红墙之内,做一辈子的富庶少爷,接过父亲的药房和偌大产业,若是他没有太大野心,弹弹箜篌,听听琵琶,也是潇洒浪荡的一生。

是年,关中大旱。民大饥,遂相啖。

饿红了眼的难民大量涌入南方。

箜篌教师某日未能来授课,封夫人派人去问,回报的消息说他伤了腿,是难民在城中乞讨,他的轿子过去,难民拦路,抬轿的小哥嘴不干不净了几句,双方扭打起来,箜篌教师跌出轿子,才受了伤。

封夫人得了消息,慨叹几句灾年不易,又封了个红包,叫护院送去,叫他好好养伤。

知府也犯愁,城中粮仓已开过一次,吃紧得很,上头的赈灾款项和粮米还在路上,拒灾民于外,未免不仁;但放任灾民涌入,对府内治安也是极大的隐患。

无奈下,知府召集城中富贾,意思也很明确,是要这些商户出资,在赈灾之物到达之前,先顶上一阵。

封明义自幼受儒学熏陶,重仁重义,不等知府明言,便同意由自家拿钱,出钱放粮,开设粥棚。

而封家庄园就在城边,庄园前的空地,可以用来设立粥棚,日夜熬粥,随时发放,还可设置一处药棚,防治疾病,以免有灾民将疫病带入城中。

知府欢欣不已,立即拍板定下。

粥棚开设那日,封明义携幼子亲临,看着难民们争先恐后领取粮食,心中宽慰不已。

他指着人群,道:“故儿,将来你若继承封家衣钵,须要记住,以仁德为先,这是为人的修养、为医的慈心、为富的仁义。”

时年九岁的小封如故看着人群,不解歪头:“父亲,这粥棚要设几日?”

“设到朝廷赈灾物来时。”

小封如故煞有介事道:“那,恕故儿直言,父亲给他们的米太好了。”

封明义只是想以实例,教儿子多行善事,没想到儿子会另有一番高论,便蹲下身来耐心倾听:“故儿何来此言?”

“朝廷的赈灾粮,意在平复民心,遏制叛乱,因此,数量要多,质量便一定不会太好。父亲先给他们精米细粮,等朝廷赈灾粮来了,他们便只能吃次一等的食物,反会生出怨怼来。”

封明义一愣,心里觉得这话有些道理,面上却仍带着笑:“故儿怎把人心想得如此之坏?”

小封如故:“人心或许本不坏吧,只是没遇到变坏的机会而已。”

这话一出,封明义觉出不对劲儿来了。

儿子对世事的认知……似乎太过偏执了些?

明明他与幼时的自己读的是一样的圣贤书,怎会……

小封如故不知父亲此时的复杂心情,探头张望,无意间在人群里望到两个奇怪的灾民。

他们两个生得人高马大,同样穿着破衣,却不热衷于排队拿粮,靠着一棵粗竹,看着的方向却是封家庄园。

有灾民路过他们身边时,会乖乖交上半块馒头,或是半碗粥。

……是灾民们里的头儿?

封如故不知怎的,被他们打量的目光看得浑身不适,偏开脸,拉紧了父亲的手:“父亲真打算只放粮,不收报酬?”

听到这话,封明义有些不高兴了:“什么报酬?”

“叫他们干活换取粮食,不好吗?”

“他们饥饿难耐,何来力气干活呢?”封明义紧盯儿子的眼睛,“故儿难道是不愿施舍?”

“不是不愿。是不妥。”小封如故认真道,“父亲无偿放粮,这是仁心,却也是断了他们自谋生路的念头。反正若是我,每日能躺着领粮领药,也会不思进取的。”

一堂言传身教的课下来,封明义忧心忡忡地把封如故领回了家,满心着反思自己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封如故倒觉得没什么,回家后,净过手,嬷嬷就领他去吃点心了。

临睡前,他对准备吹灯的嬷嬷说:“嬷嬷,留一盏灯吧。”

嬷嬷想了想,也笑了:“睡前老奴可是叫小少爷不要喝那么多茶了,非是不听。行,给你留一盏。”

封如故又问:“院门都关好了吗?”

嬷嬷笑话他:“怎的,怕鬼婆婆来抓?”

封如故拉紧被子,重复了问题:“大门关好了吗?”

嬷嬷慈爱地笑道:“是,小少爷,都关好了。”

尽管如此,封如故仍是惴惴。

就这么过了三四日,就在他快要淡忘此事时,午夜子时,喧哗声骤起。

封如故立时翻身坐起,赤脚跑到床边,拉开窗子,只见大门前火光盈天,竟是走水了。

吵嚷声混合着打杀声隐约传来,封如故只听了个大概。

“为富不仁!为富不仁!”

“前几日还装一装样子,给我们米,现在……米糠……”

“喂猪……”

嬷嬷张皇冲了进来,不由分说,一把抱住了他,便往外奔去。

封如故虚虚抓住她未来得及梳好的头发:“嬷嬷,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嬷嬷迈着小脚,跑得气喘吁吁,无力答他。

大片大片的火把从正门涌入,宛如点点血目。

封如故饶是早慧,也被吓得不轻:“爹,娘……嬷嬷,我阿爹阿娘呢?”

嬷嬷脸色发白,封如故的脸也白了。

……他听到了追来的脚步声。

风声在耳畔呼呼响起,他隐隐看到了那追杀者的脸。

他的面相并不多么凶恶,至少不像封如故认知中的凶徒。

但他抡起了一把柴刀,手起刀落,斩断了嬷嬷的一条腿。

血点飞溅,落在了封如故的脚上,温温热热。

嬷嬷惨叫一声,穷尽力气,把被自己正面抱在怀里的封如故往前一扔,哭道:“小少爷,跑啊!跑!”

她至死也没舍得让她的小少爷摔上一下。

封如故双脚稳稳落地后,牙关紧咬,转头便逃。

嬷嬷逃跑的方向是后院,后院有一处大莲池,内蓄活水,与外连通。

为了防止小偷入内,那入水口纤细得很,只容孩童通行。

封如故来到池边,一头栽下塘中,一口气游至出口,从那个对他来说已经有些窄小的洞口奋力挣了出去。

爬出水池后,他精疲力尽地倒在地上,仰望天上高悬的一轮冷冷明月。

明明刚从水中爬出,他的喉咙里却都是鲜血的味道,叫他一阵阵犯着恶心。

封如故从地上缓缓爬起,不敢怠慢,转入竹林里蔽身,走出百十步,险些撞上在竹林里栖身的十几个灾民。

他马上趴在了地上,热汗混合着冰水从鼻凹流下,悄无声息地落入泥土。

这群灾民正在谈天,没有注意到封如故。

“听动静,打得真挺热闹的。”

“咋,想去搀一脚啊?”

“我要搀一脚,我不就跟他们进去了吗?我觉着,这事不大对。那米糠可是我见着阿大偷偷倒人家粥锅里去的。”

“那你倒是说啊。”

“说啥呀,阿大直嚷嚷起来,搞得大家都气冲冲的,我跳出来,不是找打吗。”

四周爆发出一阵哄笑:“说得好听哟,不就是给吓缩了卵子!”

封如故的肩膀剧烈颤抖起来,掌心死死抓起了一团湿泥。

“哎,阿大阿二他们带着咱们从关中走过来,一路上也帮了咱们不少,咱们不能吃了封家两碗饭,就跑去告官府不是?”

“屁,阿大阿二不过就是贪那点小便宜,瞧着大家都去夸封大善人了,自己的排面眼看着保不住了,又瞧人家宅邸气派,打算找个借口,抢了人家,吃几顿带荤的。”

“人家封家是好人家,这么做太丧阴德了。”

“反正咱们都受了灾了,大家要惨一样惨嘛。”

“这封家也是,人说财不露白,他们在自家门前摆粥棚开药铺的,这不惹人眼热嘛。这下惹祸上身,被人劫富济贫了,能怪谁呢。”

众人叽叽喳喳一阵,又去说将来的事了。

封如故悄悄爬着离开了竹林。

走出竹林,小封如故坐在地上,想了一会儿。

他把寝衣脱下,又用湿泥涂了半边脸颊,用水洗出斑斑驳驳的样子,把自己的寝衣脱下,挽在手里头,又从地上捡了块手掌大的石头,往墙上砸了两下,确认不是一磕就碎的粉石头,便往前方的人影晃动处跑去。

一个矮个子的疤脸守着封家庄园东南外角,见后头突然跑出了个光腚孩子,顿时警惕起来。

不过,没等他开口,封如故就擦了擦鼻子,骄傲又亲切地唤道:“哥!”

火把都被人带到里头去了,影影绰绰的,疤脸也看不清他的脸,诧道:“你谁?”

封如故不答,先亮出了那身湿淋淋的衣服,邀功似的:“我杀了一个!从后头莲池里跑出来一个小子,跟我撞了个脸对脸,还想逃,我就……”

说着,他比了个砸西瓜的动作:“哐,给了他一石头,还扒了他的衣裳!”

疤脸摸摸下巴上的火烧疤。

这几天来新的灾民不少,来投靠阿大哥和阿二哥的起码十来号人,他也没留心,这群人里有没有这个半大小子。

他说:“行,干得不错。哎,你说的洞在哪儿?”

封如故一指水源处:“那儿!”

“带我去看看。”疤脸拍拍他的瘦肩,“说不准还有人从里头往外爬呢。万一跑了活人出去,报了官,大哥和二哥就没法说他们家先不仁义了。懂不?”

封如故扯出一个笑脸:“懂。”

疤脸被他带到水边,四下张望:“你说的那小子呢,不会没死,跑了吧?”

封如故说:“怎么会,我把他扔下池子里了,喏,你看,就在那儿泡着呢。”

“哪儿?”

疤脸顺着封如故手指的方向看去——

封如故在他身后沉默地高举起石头,以几乎要把胳膊甩脱臼的力道,把石头砸上了他的后脑勺。

那人的脑袋发出了西瓜被破开的咔嚓脆响,身体一软,就要往池子里栽。

封如故一把揪住了他,把他缓缓放平,尽量悄无声息地扒下了他满是补丁和虱子的衣裳,看也不看,胡乱披在自己身上,系好腰带,随即鱼似的滑入池塘,经由小洞,重新回到了已被彻底攻占的封家庄园之中。

他谨慎地在枯荷间露了个头,确认了刚才追杀自己的人没有守在岸边,才从侧面悄悄上了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没想当皇后(重生)奇葩亲戚

    易溪去萧仪的房间,把她的床铺好,“仪仪,你早点休息,明天我还有事找你帮忙”易溪想着再这样下去,日子没法过,准备明天去山里看看有没有特别的东西可以拿出去卖。“好的,我知道了嫂子”萧仪开心的回话。易溪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一直在庭院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房间,瞬间有点不知所措,这个男人是这副身体名义上的老

  • 哥哥太好了怎么办[穿书]黑夜认错人

    桃子咧大嘴巴,诡异的笑着,“你丫,快给我起来,别整个像个弃妇一样!”说完,她又突然捂住了嘴,她脑子应该不会那么健忘吧,知不知道正披着散乱头发坐在床上的那位可怜人才失恋一个星期。“我就是弃妇,怎么啦,怎么啦!”苹果表现得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双脚在床上乱搓,两手还配合着在眼睛上揉捏。“好啦好啦,周一就

  • 天罡情仇录在线阅读第2章

    我扭头看向身后,落地窗前放着一副围棋,两把藤椅,平时我爸没事的时候会自己在那摆弄,此时那里坐了一个人。我看过去的时候那位陆先生也正好抬头,对着我点了下头,视线没有停留,便又垂眸看向棋盘,捏起一枚黑色棋子摆了上去。他落子很轻,所以我进来有一会儿了却没发现客厅里有第三个人的存在。这人的手势有些奇怪,是用

  • 一拳:我跟龙卷那点事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小米就起来了,麻灰色的粗布衫,是和碧云碧兰昨天穿的一样的衣服,然后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这个小院子里,除了这件屋子,还有两间,都是挨在一起的,小米现在住的这间在最左面,靠近通往外面的圆形门洞,其余两间应该也是住的府里的丫鬟,现在天还早,都没有起来,院子南面是昨天关着我的那个小屋,东面一

  • 倚天之娶个老板娘之凉州女狐(4)

    凉州夜晚是妖怪最活跃的时间,太阳一落山,家家户户关紧门窗,并贴上跟阴阳师买的结界符,一个个的老百姓都安分的躲在家里,谁也不敢出门。他们到凉州的时候是戌时二刻,外边已经掌灯,街上荒凉孤寂,一个人影也见不到。叶肖姜带着叶清泪去投栈,在客栈外边设好了防妖结界,他这才放心的出去寻找女狐的线索。叶清泪虽说挺想

  • 穿越当了店小二之皇上来了(10)

    帝华宫内,穆寂风侧身躺在榻上,脑海里一直都在想着冷宫里皇后那不施粉黛的容颜,昨日去冷宫观察了那皇后一番,穆寂风发现这皇后的确如李嬷嬷说的那般很平静和和善。这侯青宁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为何能把自己的恩宠表现得如此不在乎?那日在凤德宫那般清澈的眼神又回到了脑海之中,穆寂风有些懊恼自己最近总是想起那干

  • [综影视]乱点鸳鸯谱在线阅读背书 (捉虫)

    “今日你们便把《内丹术》都熟读,练出一百个补气丹在一个月之内。若是练不出把书抄十遍。”说完便悠哉游哉的走了。这下轮到沈嘉悦发愁了,她跟本就没炼过丹啊。听着师傅的意思就是看着书去炼丹了。叹了一口气:“唉。”又不甘心的谈起头来问道:“师兄,你会炼丹不?”“不会,不曾学过。”季怀答道。这下完了想着跟师兄学

  • 诸天大合一之第六章

    “哎~”这一次为悲哀的我再次叹口气吧,在学校门口我徘徊呐,你说怎么好死不死的就想到昨天的那么些画面了啊,那,那个臭小子万一对霓儿说昨天我对他的‘告白’,……抖啊~霓儿那鬼不把我直接毁了啊!!!“啊,夏天,嘻嘻!”“霓儿!!!”见鬼的,怎么说谁谁到啊!等下不会再出现一个瘟神吧。。。“嘿,那个谁!同学…

  • 万界穿梭旧日之谜(2)

    在殷明的安抚下,玉珏清醒过来,“爹……,娘和二娘救回来了吗?”“她们都平安地回来了。珏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怎么就确定夫人她们一定在破庙,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冒险,还满身伤地回来。“难道你那天说的都是真的,琼儿她……”琼儿!玉珏听到妹妹的名字,冷不然颤抖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正常。“爹,琼儿怎么样了?

  • 玄幻:我能把诗词化为力量在线阅读第九节

    梦天的这一举动立即引起了张天鹏的注意,张天鹏有些焦急的拉着梦天的衣袖。尽量把自己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梦天,好汉不吃眼前亏,别和他们起冲突。他们人多”梦天回头看看张天鹏,自己要是以前绝对会能少一事就少一事,但是梦天明白自己现在是守护人间者,有些事情是必须要面对的,今天就先拿他们试试自己的身手吧。“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