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兄弟战争之妹妹有个萌精灵无上祖师

2021/6/11 17:35:08 作者:逆月祭舞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兄弟战争之妹妹有个萌精灵
兄弟战争之妹妹有个萌精灵
作者:逆月祭舞来源:晋江文学城
家中新来的妹妹手中有个萌萌的小精灵,还可大可小,朝日奈家的男人有点不淡定了,我们不是萝莉控,真的不是,请听我们解释一下,真的不是我们的错,是妹妹酱的小精灵太萌了。绘麻(微笑,早已看透一切都表情):新哥哥们总想跟我抢软软,心累。

这一日,已经是试炼的最后一日,云风这几天走的路早已超出了领队规定的一千里范畴。他已经陆续斩杀了十几只一级妖兽,同时也利用神识避开了几只二阶妖兽,修为彻底稳固在炼气期一层。

经过这几日的实战,云风隐隐感觉到可以凭借灵气淬炼体内火雷剑之意,这预示着化剑诀也即将突破到二层,这次试炼之行云风真是收获颇丰了。

就在云风再次击杀完一只一阶妖兽,将要返程时,突然感知正前方有一团黑白相间的毛绒绒的东西在移动。云风大感好奇,迅速追了上去,而那白色毛团竟能始终与云风保持十丈左右的距离,云风一直追到一处悬崖边上。

远望过去,悬崖之下到处是茂密的荒草野林,在荒草尽头有一株巨大的参天古树。这古树粗有十丈之巨,高耸入云,无法看清树冠,树根周围长有大量奇珍异草,数量不下几百株。

看样子每株至少有几百年的年份,任一株的价值都超过云风当前所得总和数倍。云风看着巨树旁边的草药,心里难以抑制的激动。如果将这些草药带回宗门,一定可以夺得试炼第一,直接通过宗门大考。

在巨树旁有一古洞,洞口有一个圆滚滚的黑白相间的小动物,长相如同普通人家的小猫,正瞪着圆溜溜的两个大眼睛看着云风,甚是惹人喜爱。

云风虽然内心激动,却不是莽撞之人,他看了看那只小猫,对着洞口喊道:“晚辈幻剑宗记名弟子云风,可有前辈在此修行?”云风如此大声喊了三次,仍无人回应,而那只小猫则非常拟人地对着云风做了一个嘲笑的表情,好似在说他这行为很愚蠢一般。

云风内心暗笑,没想到这只小猫竟然极通人性,看它这个表情应该是附近没有其他人才是。云风再一次用神识确认悬崖下没有危险后,纵身跃下,直奔古树,开始小心翼翼地采摘草药。

此时那只小猫又往洞口靠了靠,和云风保持十丈左右的距离,同时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云风,仿佛对云风既警惕又好奇。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数百株草药终于被云风收集完毕。云风心满意足地拍了拍储物袋,内心从未有过的愉悦,想到可以凭借这些草药直接晋级宗门大考,也不枉费大师兄的一番心血。

云风抬头看了看远处的黑白小猫,发现它正警觉地盯着自己。倘若不是此小猫的无意间指路,哪有云风如此大的收获。想这妖兽森林危机重重,一只毫无防御能力的小兽几乎无法生存下去。

云风恻隐之心大起,对着黑白小猫说道:“小猫啊小猫,谢谢你带我来这里,不如你随我去幻剑宗吧!我会好好照顾你,我们做好朋友好不好?”小猫呆呆地望着云风,对他的话似懂非懂,向云风奶声奶气地叫了一下,转身跑进了山洞。云风不知这山洞是否会藏有妖兽,怕小猫受伤,迅速跟了过去。

一进山洞,云风立刻发现了不寻常,在山洞里云风竟然无法释放神识。云风点燃了一枚照明符,凭借肉眼一步步地追了上去。古洞深不见底,毫无人工开凿痕迹,应该是天然形成。云风一路跟着黑白小猫走了大约两个时辰才见到洞底。

这古洞尽头竟然是一处宽大明亮的洞府,四壁都镶嵌着珍贵的长明石。他仔细打量四周,洞府中间是一块打坐的石台,石台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图案,石台上有一修炼打坐所用的蒲团。蒲团旁边有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看似普通至极的青色长衫。长衫的上面放着一枚青色的戒指。

在石台后面倒插着一把巨剑,剑鞘上落满灰尘,无法看出品阶,应该是许久都没人动过。洞四周的墙壁好像被下了禁制,虽然密密麻麻的刻满小字,但以云风当前的修为并不能看清墙壁上的内容。

在洞府一处角落,有一泓湛蓝色的古潭。潭水深不见底,此刻那只黑白小猫就躲在古潭之中,放佛很享受一般。

这洞府极为冷清简朴,并无丝毫人气,好似已有上千年无人居住的样子。云风修为低微,尚有自知之明,并不敢动洞内物品。

他心念一动,走到石台前,对着那团衣衫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低声说道:“晚辈因采集草药,误入前辈洞府,打扰前辈清修,还请前辈原谅,晚辈马上离开。”他不舍地看了一眼黑白小猫,心道若是此兽依赖此洞藏身,倒也是安全得很。说罢他起身再次对着石台作揖后,转身要走。

突然,奇异的景象出现了。原本空无一物的蒲团上,居然凭空出现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仿若仙人一般。英俊的眉宇间虽然透漏着颓废之气,却让人不敢直视。

云风一见此景,心里大叫不好,果然有高人存在,还好自己刚刚礼数周全,并未妄动。正想重新跪下拜会,却被一股极为柔和的力量将他托起。“既然你已经给我磕头跪拜,也算行过师徒之礼,说明我们二人有缘,你就做我的徒弟吧。”此声音仿若从天外传来,飘渺却又无比真切。

云风心里一颤,这位素未相识的前辈居然要收他为徒。虽然此人看起来深不可测,但是他已入幻剑宗。在修道界,除非被宗门革除名籍,否则另投他派会被全宗门终身追杀,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何况幻剑宗楚叶师父对他有救命之恩,大师兄廖无双有养育之恩。

云风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急忙道:“前辈误会晚辈之意,晚辈只是为冒入洞府赔罪,并非拜师,且我已是幻剑宗门下弟子,不能做对师门不敬之事。”云风说完,心中忐忑不已,大气也不敢喘,在他看来,老者想要他的性命,简直易如反掌。

但那老者似乎并未动怒,耐心地听他把话说完,脸上不见丝毫表情,只是幽幽地道:“给你两个选择,现在蝼蚁般死去,还是投我门下,学得一身本领,成为绝世强者?”云风感觉周围空间气温骤降,身体瞬间被禁锢,无法动弹分毫。在老者面前真如蝼蚁一般,毫无反抗之力。

他心里惊惧之极,却也毫不犹豫地说道:“就算死,我也不会改投前辈门下,成为欺师叛门之人。更何况若真背叛师门,以晚辈的修为也难逃一死。”云风并未把自己说得多么高尚,话里道出他不愿背叛师门之意,同时也点出了自己怎么都是死这个道理。

谁知那老者听了云风此番话并未动怒,反而点了点头,毫无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了些许满意之色,欣慰地道:“从你进洞时起,我便仔细观察,你根骨颇佳,礼数周全,不贪不嗔,刚正不阿,不愧是我幻剑宗弟子。拜师的事情你先别急着拒绝,你怎就知道我不是幻剑宗之人呢?”老者说完,云风感觉禁锢在自己身上的力量消失了,暗松了一口气。

不过云风的内心却如惊涛骇浪一般,宗门长老以上人物均有画像给弟子辨识。此人外貌并不像宗门任何长者,他脑中极力思索着可能的情形,他未见过有如此修为的不世高手,最大的可能是……一念至此,云风身子一震,难以置信地问道:“您,您是水清师祖?”

那老者一听这话,似乎笑得更灿烂了,却并未点头承认,过了些许才缓缓地道:“亏你还能想到水清那小子,虽然你的天资不如水清,但修道一途讲究的更是机缘,若你好好利用今日之机缘,成为第二个水清道人也不无可能。”

云风当下的震惊简直难以形容。听老者之言,他应该是幻剑宗的前辈,但究竟是何人能将水清师祖称为小子?除本门开山祖师爷无上真人,就数水清师祖修为成就最高,难道此人真是活了三千年的开山祖师爷。

云风一想到此处就立刻摇了摇头,无上祖师爷属于道尊强者,寿命也不过千年左右,而幻剑宗创立至今已有三千年的历史,无论如何无上祖师爷也活不到现在。

正在云风绞尽脑汁猜测时,老者似乎已看出他心中所想,会心一笑,缓缓说道:“小子,量你也猜不到,我就是幻剑宗的开山祖师无上。”说罢竟自言自语地念起幻剑诀的总纲来。

云风心中大震,幻剑诀总纲外人绝不可能知晓,此人又对水清祖师了解甚多,更不会为了收他这样一个修为浅薄之人如此欺骗于他。

一念至此,云风扑通一下跪了下去,狠狠地对着无上真人磕了三个响头,恭敬地道:“祖师爷在上,弟子云风愿拜见祖师爷。”这次无上并没有阻拦云风,而是任其磕头行礼。

见自己门下弟子如此乖巧,无上慈爱地道:“风儿,你不必过于震惊,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一缕残魂所化神识,我的身体早已在千年前坐化。当年幻剑宗根基未稳,我力战两名来犯的道尊强者,身负重伤,来不及将衣钵传于后人,所以在坐化前用秘术留下一缕残魂,只为再寻传人。当年水清也到过此洞,他虽然天资卓绝,颇具锋芒,但性格暴戾,并不适合修炼幻剑诀。且一身修为已不在我之下,衣钵传他无用。没想到这一等又是千年,若是十年内再无人来此,我的残魂也不复存在了。好在今日,竟然来了一位天资品行均佳的幻剑宗小辈,当真是让我死而无憾。”

云风闻听此言,再次无比虔诚,恭敬地道:“晚辈弟子云风,幻剑宗落剑峰第三十六代记名弟子,祖师爷在上,晚辈愿聆听祖师教诲。”

无上闻听此言,欣慰地点了点头:“既然你我有缘在此,你也是我门人后辈,我就传你衣钵。希望你能在修道一途上有所建树,将宗门发扬光大,我也就再无遗憾了。从今天起,你就暂留这里,我会将平生所学尽数传授于你。”

云风望着无上真人慈爱的面容,眼神有些湿润。祖师爷对他就好似爷爷一般疼爱,自己一定不能让他失望,要将幻剑宗发扬光大,将幻剑诀发扬光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们小时候第七章在线阅读

    听见杜若这句话,屋里几人的视线瞬间就落在了贾锦程身上。“杜若,我知道你对公司给你分配的资源不满意,但即便是这样,你也没必要拿这种事朝我的身上泼脏水。”贾锦程叹了口气,作出痛心疾首的表情,看起来当真是一位因为自己手下艺人的不听话而苦恼的经纪人。贾锦程的辩白让纪德这位一直在贾锦程面前唯唯诺诺的助理终于忍

  • 都市网游之魔兽世界之暗娼(8)

    谢家书斋夕阳的暗黄的光线从窗纸中穿进来,在书桌上洒下一片沙金一般的光线。谢伟长——谢世年的长子此时正双手托腮,一副不堪其负的痛苦模样。“先生,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实在撑不住了。”谢伟长人是聪明,但是却不喜欢读书,这也是谢世年重金礼聘葛存信的原因。葛存信看了看旁边坐得笔直专心抄写《论语》的卢子秋,再看看

  • 魔姬的六零懵逼日常变故

    心思急转,很快就有了对策。一根柳枝抽来,他不闪不避,被狠狠打中,口吐鲜血飞了出去。一旁,暗中观察的苏靖晴眼皮一跳,望着被打飞的男人,只觉得一阵心痛,欲要出手相助。巫毒恶魔自以为胜券在握,抽出枝条要吞噬秦梦的血肉精华。异象突起,秦梦从地上迅速爬起,左手打在巫毒恶魔身上,嘴里念咒。“永恒冰域。”巫毒恶魔

  • (琅琊榜同人)半生,为珏第10章在线阅读

    司徒雪抬起纤纤玉指,指着巨蟒对赵氏兄弟说道,“杀了它之后,四阶本源珠归你们,幽冥狼的本源珠归我。”面对奄奄一息的巨蟒,这三人显然已经放松了警惕,瓜分起本源珠来。远处的莫林虽然听不清楚他们交谈的内容,但也猜到了几分。莫林眼中寒光闪烁,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这三人瞬间就被莫林列入了必杀序列,幽冥狼的本源

  • 都市之强者开光手在线阅读第八章

    大半日时光匆匆而过,晚上张无忌和小昭在庭院中散步,两人都是激动不已。想到两人历经千辛万苦,明日终于能得偿所愿,拜堂成亲,都是欢喜无限。两人QingAi甚密,相携散步谈心,直到深夜方才各自就寝。【次日】,张无忌一早醒来。杨天意便派人来为自己和小昭换上了新人衣冠。四海庄中央的大厅中悬灯结彩,装点得花团锦

  • 鼠人回忆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自家老大突然惨叫,还有那被冰封的毒气装置,让这群海贼们大惊一跳。直到兰修斯走出来后,他们方才意识到,刚才这一切都是这个小鬼做的。兰修斯走到小金雕身旁,刚才那一幕,他都看见了。手掌放在小金雕受伤的翅膀上,体内阴阳之力涌出。“小家伙,你很坚强也很勇敢,接下来这群海贼就交给我收拾吧”“叽叽”小金雕歪着头看

  • 摸金少帅之顽皮少年和便宜师傅

    第一章顽皮少年和便宜师傅上古时期,群魔并起,妖族岭立,人族百族争锋,整个天地群雄割据,但突然有一天,一群自称邪族的种族打破位面虚空,搅乱整个天地。一时间,魔族,妖族,人族被杀得措手不及,天地至强们与邪族之主纷纷交手,奈何邪族之主的强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战况愈发对大家不利。就在这时,一群神秘人突然出现

  • 当真记录

    经历了一阵时空扭曲,刘秦南多少感觉有点头晕目眩,而一回到自己原身就又感觉到了宛如灵魂被撕裂的痛苦,猝不及防之下就算是他也忍不住痛闷出声。一向比较警觉的他忍住疼痛先是抬头观察周围的环境。可他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和自己怀中抱着的小男孩之后,就是坚定如他也不得有点目瞪口呆了。地方是他的住所太清殿没错,可居

  • 我就是要娶师父!!!在线阅读第2节

    2X15年9月27日,A国。慕城是A国最繁华的海滨城市,海浪,沙滩,椰子树随处可见。和煦温暖的阳光倾斜,透过慕城第一贵族中学“慕城学院”高一3班的窗棂,目光尽处一条湛蓝的水平线,那是天与海的交界,描绘熟睡中少女浅蓝色无邪的青春。慕城学院午休时刻,高一3班的教室,岁月静好得有些可怕。小正太谭优优火急火

  • 少夫人又双叒睡着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十年前“哟哟哟,这是什么风把咱们的大将军给吹来了这小小的仙玉阁啊。”“嘿哟,还小小的,这要是小小的,,那什么样的才算大,说话不经大脑,真是都生下仙玉这么久了,还在孕傻期吗。”“师兄你,玉哥哥你看师兄他来做客哪有一点客人的样子。”“你啊,总是跟自家妹子过不去,秋儿别理你师兄,来陪嫂嫂说会话,等芷儿和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