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一掷乾坤义结金兰

2021/6/11 12:38:55 作者:月下的倒影 来源:黑岩网
一掷乾坤
一掷乾坤
作者:月下的倒影来源:黑岩网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大陆,承载着新生,还有痛苦。这便是王都,弱肉强食是它的法则,苟延残喘已成了习惯。耻辱,绝望,鲜血,无休无止的战斗,为的是和平?还是新的战争?可慰的是,王都的人们,渐渐地明白了,所有的寥落与空洞,需要别人来填补下去,未完的事业,仍需要下一历“伐灵者”来完成……谱写成长的故事,就此开始……

书生的长剑已经到了李辉的眼前,李辉一侧头躲过长剑。抬起一只手道:“兄台切勿动手,听我把话说完。”

那书生重新收回长剑,道:“说吧,就给你临死之前一个愿望。”

李辉是经过大战场的人,对于眼前的两个人,心里虽然有些害怕,但脸上一点都没有显露出来。他整了整衣服,轻笑道:“不错,我的确听见二位的谈话,不过我可以给二位指一条明路。”

两人一愣,相互看了一眼,樵夫打扮的人连忙问道:“还请哥哥搭救我等!”说着就要跪下去。李辉连忙摆手,笑道:“二位既然杀人在逃,即怕官府,又怕黄巾,何不隐姓埋名气荆州看看?”

提剑的年轻人想了一会,收起长剑,抱拳道:“真是一句话点醒梦中人,荆州没有黄巾,隐姓埋名可躲避官府,真是一步高棋,多谢恩公教我,请受徐庶一拜!”

李辉一愣,徐庶这个名字怎么如此耳熟。脑子里忽然蹦出徐庶的生平,住刘备破曹操,又被曹操引诱道许昌,郁郁寡欢的终其一生。徐庶见李辉没有反应,跪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又说了一句:“恩公大恩,无以为报,只求来世再报!”

李辉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扶起徐庶两人。三人就在草屋中叙话。徐庶将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李辉说了。徐庶身旁的樵夫叫齐梁,他的妻子吴氏略有几分姿色,被本村的王财主看上,就要施暴。吴氏不从,被王财主杀了。

气愤不过的齐梁去报官,官府竟然不管。齐梁去找王财主理论,还被人打了一顿,徐庶看不过眼,出手杀了王财主,两人逃出颍川郡,流落至此,一时上天无门之时,碰见了李辉。

几人越说越投机。徐庶见李辉虽然是官军,可没有官军的跋扈,就起了结交之意。给李辉一说。

李辉哈哈大笑:“徐兄弟说道我的心坎里去了,我也正又此意,若不嫌弃,你我二人结为异性兄弟如何?”

徐庶是个武痴,好行侠仗义,立刻点头同意。两人就在草屋外以草为香,结拜了。徐庶比李辉年长一岁,为大哥。结拜完毕,两人哈哈大笑。徐庶的意思是跟着李辉,同讨天下黄巾。李辉笑道:“大哥谬矣!黄巾为何而起,还不是官府无能,整个朝廷,自上而下全都只为自己不顾百姓,杀贼只能治标,要向治本可就难了。”

徐庶点头称事。李辉道:“大哥可望荆州,听闻荆州庞德公、孟公威,还有颍川司马徽皆是世之大贤,大哥可投在他门下,必可习得解救这乱世之法。”

徐庶道:“我已习武,业已略有小成,再去学文,恐怕……”

李辉摇头道:“事在人为,大哥可与小弟赌上一次如何?”

徐庶点头。李辉道:“你我兄弟,今日结为兄弟,大哥学问,小弟这就去拜师习武,他日你我兄弟,共创一翻事业可否?时间就约在五年之后,还在这里!”

徐庶被李辉说的心潮澎湃。两人相视而笑,击掌约定。第二天,李辉将身上的所有钱财和干粮都给了徐庶和齐梁,三人洒泪而别。临走之时,徐庶拉着李辉叮嘱道:“贤弟,且要保重,五年之后的今日,你我兄弟在此相会,却看你我兄弟能有多大能耐。”

经过这件事,李辉的心情好了很多。光杆校尉的阴影他已经不放在心上。快马加鞭回到长社。皇甫嵩多日不见李辉,他一回来,就叫他进账。李辉苦着一张脸,一句话不说走进大帐。

皇甫嵩道:“小子,还生气呢?诶!怎么不见你的亲兵?”

李辉瞪了皇甫嵩一眼:“我说将军,我的皇甫将军,你都多大年纪了,还拿我们年轻人取笑!哎!你这次可真把我害苦了!”

皇甫嵩和朱儁哈哈大笑。朱儁笑道:“小李子,哦,不,李校尉,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我们两个要乘胜追击黄巾余孽,不知李校尉是否同行,还是带领自己的一校人马,另有他策?”

李辉一翻白眼:“我能不跟着吗?我被你们算计了一把,还有什么一校人马!为了弥补我心灵上的损失,你们是不是应该赔偿我点什么?”

朱儁笑道:“呵呵,李校尉应该去做生意,当兵真是浪费了,说吧,你又想要什么了?”

李辉道:“那天我见朱将军入得黄巾贼中,如同虎入羊群,眼前没有一合之将,甚是羡慕,不知道朱将军可否收我这个徒弟,教授我一些武艺,不至于下次再打仗的时候,我靠边站不是。”

朱儁看了一眼李辉:“想学武艺,不会是怕将来手下有了士兵,害怕丢人吧!哈哈哈……”

皇甫嵩点点头:“不错,朱将军,我看咱们的李校尉也算是个可造之才,这个徒弟你收的不怨,怎么样,就收了吧?”

不等朱儁答话,李辉立刻双膝跪倒,对着朱儁大声喊道:“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梆、梆、梆”连磕三个响头。这一下,朱儁想要拒绝也不可能了,只能苦笑着点头答应。

李辉并不是个好学生,现在又在行军打仗。从长社进入汝南的这段时间里,朱儁是不是的就会将李辉叫去,督促他好好练功。眼看就要到颍阳了,李辉的功夫没有一点长进,朱儁只能摇头叹气,李辉智谋不弱,学武看来天赋太少!

在颍阳,和波才的逃兵又打了几场。当然是大获全胜。俘虏自是不少。按照皇甫嵩的意思,这些俘虏全都是乱臣贼子,当然是杀了干净。在行刑的头天晚上,李辉悄悄的找到皇甫嵩道:“大帅,听说您要杀了那些俘虏?”

皇甫嵩点点头。李辉道:“不如这样,大帅,你看我现在就是一个光杆司令,让我在俘虏里挑选一些人行不行?”

皇甫嵩道:“不可,这些人贼性难改,不好约束,加入官军只能坏事,玩意他们内讧,我们内忧外患,必死无疑。”

李辉道:“大帅,其实这些人也都是普通百姓,为了生计才从贼,只要我们能让他们吃饱穿暖,他们还有什么道理继续为黄巾军卖命?……”

皇甫嵩不等李辉说完,怒道:“让他们加入官军,是那些贼军无了后顾之忧,他们赢了就可以抢东西,输了就会投降,反正不死,还有谁会惧怕官军,此事不要再提,你出去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千手传说第5章在线阅读

    在场的人,全都一脸惊恐的看着陈乐生,完全没有想到,陈乐生能嚣张到如此地步。而且,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男人打女人,没有一点心软的人呢。一旁一直看戏的苗元伟,也是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虽然懒得参与苗婉婷等人的行为当中,但是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苗老爷子偏心,整个苗家谁不清楚啊?所以,只有将苗婉嫣赶出去,

  • 田园美如画血债(新书求一切支持)

    过去张辰修炼这种剑法经常会感觉有很多地方没有办法清晰的领悟。可是如今,在他拥有混沌修罗体的时候,修炼这种剑法,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他手中的剑越舞越快。隐隐之间竟然有星光在他的周身不断环绕。他的眼神有凌厉之色。看上去仿佛置身在无尽星空之中。如果有人在一旁观看张辰练剑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张辰在修炼这

  • 墓园崛起之失踪女子案件(2)

    当庄吾他们赶到女孩掉下去的位置时,发现了他们正在查询的东西——异类骑士(fourze)!庄吾说道:“异类骑士!”听到他的话,在对面的异类骑士抬头看向了他们,然后做出了假面骑士fourze的标志性动作,捋头发……而庄吾在看向坐在地上的女孩时,不禁有些吃惊:“刚才的女孩……”随后有些气愤地说道:“你对她

  • [综]个性是大变活刀香猪

    贾政升了官,从外调了回来,歇了一日便该上朝述职谢恩。这一日,阖府上下便比常例早起,似是半夜就闻得仆妇奔走之声。天还未亮,黛玉也起了,紫鹃奉了燕窝来。黛玉笑问:“怎地今日煮了燕窝来?”紫鹃道:“好姑娘,快把衣裳再穿一件吧。这燕窝是昨儿宝姑娘使人送来的,说时节交替,姑娘吃些燕窝润一润内府,好歹挡挡,免得

  • 还珠之胤礽在线阅读第2章

    临走时,洛北柠不动声色地靠近一旁的大树,自上面折下一根树枝藏在衣袖中。她知道附近有人将方才之事尽收眼底。身边无其余物品可以利用,因此,洛北柠折了根树枝以便防身。出了院子,她抬脚便向右前方的路口走去。此时已是深夜,暗中那人见她进了个幽暗小巷,犹豫片刻,便也跟了上去。那人自认自己的隐匿能力不错,可当他的

  • 七零福娃三岁半在线阅读第7节

    宋修远虽然情绪很低落,但是却依旧彬彬有礼道:“是我唐突了。虽然私自爱慕檀卿久矣,但是想来檀卿同我,不过这两面的记忆。”齐檀本想请罪,宋修远示意她噤声听自己说完,“此事不成并不甚有趣,檀卿若是不弃,就当成本王和你之间的秘密,勿为外人道。可否?”这明显是在拐着弯顾及齐檀的名声。齐檀点头,道:“臣多谢殿下

  • 传世第一法师在线阅读第9章

    第二天课很少,思若在图书馆里泡了整个下午,在合上书的一瞬,手机恰好提示收到一条信息。“思若,方便的话我把才艺赛的奖状送给你。”她抬头望了一眼窗外,阴沉沉的天空乌云密布,似乎即将有一场大雨。“师兄,我在图书馆,今天天气不好,要不改天?”她匆匆把书放回书架,背起包下楼,走出图书馆大门,大雨已经下了起来。

  • 祈唤法师楼长风第五章

    墨儿对此不是很上心,这些人存着什么心思她可不管,哪怕是注意打到自己身上她也懒得搭理,毕竟这浣衣局的宫女儿没事儿不能随便出去,尤其是这些没品阶的,那压根就是不能出浣衣局的门儿,墨儿一边寻思着,一边儿摇着头走了。她如今得好好记着那些药理知识,省得以后被人坑了还不自知,想着,这司药坊的宫女儿就来了。穿着一

  • [综]富江永存第一章

    五月初六正午,艳阳高照,无风。金灿灿的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仿佛将地面晒化了。地面上的热气不断上窜,给人一种扭曲了空间的感觉。一名瘦弱的杂兵被绑在一根木桩上,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薄薄的唇瓣因为极度缺水而干裂,流出的血丝凝结在嘴唇上已成一块一块的血痂。他看上去已经没气儿了。木桩前聚集了很多人,但没人同情

  • 洪荒:开局人生巅峰我与娘子双双飞

    回头再看真元丹,还是叫悠露吧,真元丹听着像月饼点心铺,它一蹦一跳的逃离了我的掌心,调皮的绕着我飞旋了几圈,竟然引得脚下的云团驮着我飘进了出尘宫,进得正厅,左右两根红漆云柱,左边写的是“脱凡离生死,出尘登仙班,灵华太虚应天成道”,右边写的是:“遵循宇宙规律,遵守仙界法度,做合格的好神仙”。念完右边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