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丑小鸭的逆袭总裁你等着在线阅读第2节

2021/6/11 10:36:24 作者:沐晓韫 来源:红袖添香
丑小鸭的逆袭总裁你等着
丑小鸭的逆袭总裁你等着
作者:沐晓韫来源:红袖添香
出身于孤儿院的落小薰,突然性情大变,怼了伪善的闺蜜,骂了老板,可算是出了这口职场恶气。没权没势的她,怎么敢这样嚣张呢?还不是因为他!

虽然这样说大概有点不礼貌,但是风莲还是想说,天谕在给人打扮这方面真的没什么天赋。

顶着一脑袋的沉甸甸分量十足的华美金饰,手里还被塞了一般看封皮应该是和天谕手里常常拿着的那本书同款——重点在于一样很厚完全能够在必要的时候充当人民群众运用最广泛的武器——的书,被天谕带着梳洗换了一身相当之华美的行头的风莲面无表情的想着。

也是亏得风莲自己的气质好,气势又足,完全压得下这一身华丽过头也和她的年纪完全不相符合的打扮,不仅不显半分庸俗轻浮,反而别有一种沉静的尊贵与无声的威严。如果是换一个小姑娘来穿这身行头的话,能够不被这身重的要死的衣服首饰给压垮都是好的。

天谕倒是很满意自己的作品,在认认真真的看了风莲一会儿以后就领着她去见自己的两个合伙人了。

“怎么样?吾的眼光不错吧?”天谕很有几分得意的样子,“吾就说过,风莲会是一个十分出色的灵女。”

“坐镇逆海崇帆,接受信徒膜拜,引导他们走出黑暗——”弁袭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风莲一番,先是用那种微妙的飘渺嗓子念了一遍灵女的职责,然后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出来的结论。“她有这个资格与本事。”

“那是自然。”天谕一点都不客气的替风莲收下了这夸奖,一双美目转向一边几乎要被文件给掩埋的祸风行。“祸风行,你说呢?”

“天谕你的眼光自然是好的!”虽然祸风行的智商不怎么到位,但是最基本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天谕都把自己的态度表示的这么明白了,祸风行又不是真的白,自然是顺着天谕的意思来的。

何况实际上,风莲也的确是十分优秀。

虽然仅仅还只是一个年幼的孩子,甚至在之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完全不起眼,但是被天谕这么的打扮以后,就像是原本包裹着美玉的外壳被去掉了一样,绽放出玉石的美好光华来。

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眉目柔和,纵然是没有微笑,但是看上去也是十分温柔动人的样子。虽然是穿着一身金色,但是却并不显得刺眼,也不像是同样一身金色的天谕一样威严高贵——不,那种气质风莲也是有的,只不过比起天谕的外露,风莲要更加的隐晦一些罢了。

在风莲的身上,最明显的是那种带着悲悯的温柔,那是一种宛如母亲一般的姿态。

祸风行真心的觉得,如果把风莲放出去拉拢信众,效果大概会比天谕和弁袭君联手更好一点。

毕竟,他不觉得有什么人能够拒绝这种来自母亲的温柔。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天谕也不多停留,直接便带着风莲去别处认人了。徒留下才反应过来的弁袭君忧伤的伸出手对着空荡荡的空气,做着无功的挽留。

祸风行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继续埋首在了文件的海洋里。

比起自己那两个简直要被文件活埋的合伙人,正在带着风莲认人的天谕就轻松多了。唯一的问题,也只不过是风莲好像特别的喜欢花花草草和阳光之类的东西,对于一切都有着十分浓重的好奇心。

不过这也不算是什么,毕竟风莲自己也知道什么叫做克制。

鉴于风莲的记忆力很好,所以天谕带着风莲熟悉环境这一点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很快的,天谕便开始教导风莲修炼。

不过天谕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她自己的本事都是自己胡乱摸索着钻研出来的,何况她自己情况特殊,很多方面适合天谕自己却并不一定适合风莲。至于换其他人来教导,风莲自己也是一种特殊体质,而且还是闻所未闻的一种体质,那些普通人的办法根本不适合风莲,所以到最后,还是天谕这个同样体制特殊的人来教风莲比较合适一点。

然而风莲虽然失忆,但是这却并不代表风莲的记忆不会恢复。

伴随着天谕的教导,风莲的脑海之中也开始逐步的出现一些修炼的办法。这件事情风莲也同天谕说了,不过天谕根本不在意,只让风莲自己研究,不懂得再问好了。

风莲自然乖乖听话。

只是风莲记起来的那些内容,有些东西风莲能够明白,但是有些风莲却明白不了,于是她理所当然的去问了天谕。

但是天谕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

这种情况不止一次,在天谕教导风莲如何习武的日子里,经常会出现天谕被风莲的问题给绕进去的事情来。

然而这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虽然经常会被风莲的问题难住,但是天谕也不是没有收获。

往往在解决了风莲的疑惑以后,天谕自己有一些进步。

更甚至于,有一些风莲所询问的内容,天谕细细想来,竟然是正好对应着自己的情况,是能够帮助自己暂时的抑制身体恶化的良方。

风莲现在除了一些特殊之外和普通的孩子也没什么区别,虽然知道她身有宿疾,但是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疾病,自然这些信息也不会是风莲主动对她说的。然而既然是借风莲的口提点——天谕思考了一下风莲身后的人,最后想到了自己之前会找上风莲的原因上。

虽然风莲的确是天资卓绝不管是什么方面都很好,但是风莲之前窝在那么一个偏僻的地方,天谕没事也不会往那里跑,自然的不会遇到风莲。若非是因为……,天谕也不会专门走一趟,就是为了把风莲接到自己的身边来。

那么现在,想来这些信息就是那位对自己照顾风莲的回报?

天谕小心求证大胆猜测,然而最后得出的结论还没有来得及验证有几分真,天谕就收到了一封飞信。

飞信是很久以前天谕一个人在外面艰难的求生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和尚发来的,大意就是让天谕去帮忙打几场架,顺便提了一句最近因为战乱的缘故很多原本被佛门信仰覆盖的地方都空出来了。

就冲着最后一句话,就算是知道大和尚是在坑自己,但是天谕还是义无反顾的跳进了坑里。

那是无主的地方啊!

为了未来的信徒,天谕表示不就是打架吗?这业务她很熟练啊!

魔佛波旬又如何?不服来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之最强全能王之第一黑客!【求收藏!】

    回到了家里,已经是九点多了,洗漱了一番,叶凡将家里的所有下人都召集了过来开会。其中保安两名,厨师两名,司机兼保镖一人,其余的就是十个佣人了。等到人齐了,就是他这个管家的一篇长篇大论了!总之就是一句话,进行思想教育!然后,每人发了十万块钱,作为第一次做管家的见面礼吧!一百五十万块钱一出,这帮人终于是摆

  • 剑问畅玄之亲爱的可汗哟!(四更,完整,求鲜花,收藏)

    大唐,贞观元年,东突厥颉利、突利二可汗的结盟,围攻长安!突厥攻至距长安仅40里的泾阳,京师震动。十余万的突厥大军,直逼长安。大军驻扎在城外渭水便桥之北,距长安城仅四十里,京城兵力空虚,长安戒严,人心惶惶。皇宫之内,李世民端坐在皇位上,刚刚沐浴焚香,换上了一身肃穆的衣装!程咬金,秦琼,高士廉,房玄龄,

  • 洪荒:这个大佬转世之身超级谨慎!在线阅读第八章

    翠微依言端了过来,萧慕雨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这粥里有五石散,也就这蠢货当宝贝,自己怎可能去喝?嗯,打碎了总该不用喝了吧!慕歌眨巴着大眼睛,却一直盯着萧慕雨,看她的模样便知她要动心思,八成是要摔了碗!呵呵,你这么用心良苦送来的东西,可不能就这么摔了呢!如是想着,在萧慕雨正准备接过碗顺手给它摔了,慕歌突然

  • 仙林大陆第7章在线阅读

    这就是故事的开始,一切恩怨的由来,罪孽的根源,暴风雨前最后的平静,在那以后,便是四国分天下,提笔定江山的血雨腥风和爱恨情仇。卫秦风同妻子恩爱两不疑,携手共患难,喻清娥不顾父王的反对,执意跟随丈夫远赴西燕,这一去便是永远,再见却是阴阳两隔。那一年云舒十七岁,表姐随姐夫一起离开北魏,而她也并未多做停留,

  • 剑绝九天在线阅读过去

    “公子你好,可是小女脸上有什么东西,让公子一直看着小女?”“没有,只是觉得你生的好看。”寒宫痴痴的说到。“谢公子夸奖,不过公子一直盯着小女很容易被人误会的。”“哦,对不起。”寒宫回过神来,没想到只是一张脸就让他成这样了,看来莙卿在他心里的地位比他自己认为的还高。“没关系,对了,看公子的打扮,应该是富

  • 网游之天纵巅峰误会樱芷

    傍晚时分。“娘娘,簌羽侍卫求见。”彩笺来报。樱芷脸色一变,不会是为了昨晚的事吧。“娘娘在用晚膳,不见。”长歌回复。“没事,宣簌羽侍卫进来吧。”“诺。”“你们都退下吧,长歌,你也出去吧。”“诺。”“小汀。”哥哥脸色有点不大好。“哥哥,快来坐,你先尝尝这鱼吧,这鱼做得可好吃了。”樱芷企图转移话题。哥哥试

  • 霸气仙尊碗里来之前言(1)

    有一帝王绿翡翠玉佩,玉身雕有一只沉睡却欲展翅高飞的凤凰,中心镶有一颗晶莹剔透的绿色翡翠珠,名曰:“珠凤玉”。此玉佩乃出自于紫渊帝君尹树之妻华依之手,原是华依送于他的定情信物,可后来不知为何,玉佩中心镶的那颗绿色翡翠珠不翼而飞。帝君找遍仙界也不知其下落,而手中剩下的翡翠玉,在机缘巧合之下,得以他的鲜血

  • 战神联盟之千年约定第十章在线阅读

    翌日清晨,凌玉烟大大咧咧地伸了个懒腰:嗯,夏日正好,这种时候,人总是容易犯困……不过可惜,她得去治病,凌烟宫一半以上的收入,都是如此得来。正值夏日,白玉兰却一路盛开,让人不觉有几分诧异。凌玉烟慢悠悠走地着,踢着脚边的石子,赏着夏日盛开的白玉兰,心情超好。然而,好心情永远不会超过三秒……正当她惬意到不

  • 至尊主宰重回都市在线阅读第二节

    自己在穿越来三国之前,是昆仑山森林保护区的护林员。那天晚上,他见山中有微微亮光,以为发生了火灾,连忙跑去查看。这种植被丰富的森林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他提着一桶水,连忙往山林亮光处跑,快接近火光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把手擦破了一层皮,水也撒了一地。凑近一看,那根本不是火光,而是一颗金色的珠子

  • 老攻总是不务正业之秦枫

    夏日炎炎,灼热的气浪从地面腾升席卷,直扑面门。秦枫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双眼中带着一丝迷惘,手中还攥着一束早已枯败的玫瑰花。“秦枫,我们结束了!”“为什么?”“没有为什么,你给不了我想要的,所以,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想自己跪在地上满心期待的求婚,换来的却是女朋友那毫不犹豫走上豪车丢下他的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