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银河奥特曼 修改了些语病23333

2021/6/11 10:45:04 作者:蓝色の羽翼 来源:飞卢小说网
银河奥特曼
银河奥特曼
作者:蓝色の羽翼来源:飞卢小说网
守护,为了什么而守护;战斗,为了什么而战斗~(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感谢状”一大早收到这种东西的宇智波佐助看到署名是漩涡鸣人的时候,下意识的挑了挑眉随后看向了正只手抻着下巴,百般无聊打着哈欠的鸣人。

“早啊。”注意到佐助视线的鸣人笑眯眯的打着招呼,随后他看到了拿在那家伙手里的感谢状。

“你看了。”

佐助点头,面上没太多表情,感谢状里是鸣人用着歪歪扭扭的字体写着的,谢谢你送我到保健室,等我有钱了请你吃拉面。

这不过是很平常的事,但是小时候的鸣人会这么做吗?佐助觉得那个家伙或许会别扭的憋着嘴,语气一点也不坦率的告诉他,谢谢你,随后立马后跳一步,你以为我会对你这家伙说谢谢吗?

佐助想着攥紧着手中的感谢状,最终也只是说了句:“别忘了。”

“不会的。”鸣人只是笑眯眯的回应着,他现在就等着过月底从三代爷爷手中拿生活费呢。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佐助还是觉得面前的这个鸣人哪儿不太对……

更让佐助觉得意外的是那天上课鸣人居然没有睡觉,并且还很认真的回答了伊鲁卡提出的几个问题,虽然答案有些感人。

佐助觉得再差一点他就能见到伊鲁卡转过身去捂脸的场面了。

课堂上的哄笑中,佐助并没有看到鸣人的脸上出现任何难堪的神色,全程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

鸣人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的,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只是这家伙笑起来的时候确实很好看。

佐助想着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却不想刚好撞上了鸣人的视线,虽然只是一眼,两人却又非常默契的转过了头去。

转过头去后,佐助突然有点发懵,有点不明所以,随后鸣人也反应了过来,自己又有没做错什么,干嘛要转移视线啊?

放学后,鸣人跟着伊鲁卡后面去了办公室,佐助则看着男孩的身影在转角处消失后想了想也转身离去。

那天,伊鲁卡在感叹鸣人态度认真了不少的同时还有些痛心,他知道上课的时候那家伙没怎么认真过但是问一次错一次,伊鲁卡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

但是一看到鸣人坐在自己面前一副乖巧的样子,伊鲁卡到嘴边的话也变成了下次努力。

尽管如此,伊鲁卡拿着点名册的手依旧微微颤抖着,怎么办,这样下去鸣人毕业考试的时候会是什么情况?

已经想到鸣人不容易从忍者学校毕业的伊鲁卡突然觉得自己眼前有点黑,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伊鲁卡老师?”男孩声音小心翼翼的,伊鲁卡愣了下,说道:“怎么了,鸣人?”

“没什么,只是伊鲁卡老师的脸色看上去不是很好的样子……”

看到鸣人脸上担忧的神色,伊鲁卡笑着伸手揉了揉鸣人头发,“走吧,我请你吃拉面。”

“谢谢伊鲁卡老师。”

从一乐拉面馆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伊鲁卡摸着自己瘪下去一半的钱包,有点心疼,随后看了眼跟在自己身后一同出来的鸣人正心满意足的拍着他那圆滚滚的肚子。

“我说,你平时吃这么多怎么就不见长肉的啊?”伊鲁卡说着伸手捏了捏鸣人的脸,居然还挺舒服的,但是这家伙身上好像也就脸上有些肉了。

“我也想知道啊。”然而鸣人确实知道的,这个身体长期都属于营养不良的状态,吃再多拉面也不可能长什么肉。

小时候对鸣人来说只要能吃饱活下去就好了,而拉面是最便宜也能保存最久的食物。

“那我先走了鸣人,早点回去吧。”

“嗯,我会的伊鲁卡老师。”

鸣人点头,看着伊鲁卡的背影消失在人来人往的人群后,自己也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回家的路,总是格外地长,鸣人一边走一边思考着为什么佐助前一天会送自己去保健室的事儿。

当时听到伊鲁卡老师说是佐助那家伙把自己送到保健室的时候,鸣人就懵了很久。尤其是在找了鹿丸他们核实了这一切都是真的之后,鸣人还是觉得有点像在做梦。

尽管他已经用感谢状感谢那个家伙了,还说了要请那家伙吃拉面的话。

毕竟在鸣人的印象中小时候的自己跟那家伙关系并不是很好,难道是因为那一次他烤鱼的时候把那两兄弟吸引过来了的原因?鸣人觉得这个可信度不是很高。

但是转过头想一下,那家伙小时候平时除了冷酷了点,好看了点,成绩好了点,也还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孩子,帮自己好像也就是顺手?

这么一想,宇智波佐助还真是一个品学兼优乐于助人的好学生啊。

鸣人摸着下巴,随后点了点头,觉得这个可信度还是蛮高的,但是鸣人还是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清是哪儿。

夜晚总会发生些有趣的事情,就在鸣人沿着贺河往家的方向一路走一路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男孩双手插在口袋里,靠在橘黄色的路灯下,不知道在等着谁。

鸣人心想,这家伙小时候不是最喜欢坐河堤边发呆的吗?啥时候有站路灯下的爱好了啊?

就在鸣人装作没事儿人一样走过去了之后,男孩突然从后面毫无预兆的开口叫了一声,“白痴吊车尾的。”

“混蛋佐助!”虽然是下意识的反应,但是在鸣人说出口之后却是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跟佐助小时候关系是不好,但是被叫吊车尾都是在佐助灭族之后好久的事情了。

鸣人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了?突然意识到这个佐助也许是跟他一起重生到这个世界的可能性后,鸣人丢下一句,你才是吊车尾呢!之后飞快的跑掉了。

佐助只是看着男孩仓皇跑掉的背影,面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却是在鸣人离开后松了口气。

没有人知道,他刚刚揣在兜里的手心里一直在冒着冷汗。

虽然那时候只是那个家伙的梦呓,佐助也想过可能会是自己的幻觉,就算试了现在的鸣人也有可能不是他认识的那一个。

但是结果……似乎还不错……

佐助闭着眼,语气有些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欣喜,“果然是白痴吊车尾的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迫成为勇者的村姑在线阅读第3章

    “叮!进化点+80”系统提示音在楚枫的脑海中响起。“难道是?”楚枫不由得激动起来。“恭喜宿主吞噬电鳗!自动消耗300技能点,掠夺技能【放电】!”【放电】:向周围的敌人放出一道电能冲击,不但可以令敌人受到大量的雷电伤害,还可以让人麻痹,使敌人无法动弹。“叮!发现技能【放电】与【高压水冲】可以进行融合,

  • 白泽,飞我家装猫海鸟炖蘑菇

    斯特恩离开岩洞向着西面海滩走去,他要在海岸边观察寻找海鸟栖息的地方。从海边向着树林找应该能够清楚的看到海鸟的踪迹,它们一般都是群体行动的,少则数十,多则上万,所以寻找起来难度不会很大。海鸟像开弓的箭,在蔚蓝的海面上穿梭飞行,洁白、矫健,展现出一种流畅的美,给茫茫的大海平添了一派生机,它们有些落在浅滩

  • [全职高手]璀璨穿越异界,侠岚世界(求收藏,求鲜花)

    一片森林之中,一道身影缓缓地张开了眼睛!“这是什么地方?”少年望着面前的这一片森林,脸上也不由得带着几分不解。这一名少年名唤赵宇,他还记得自己应该行走在一条大街上,可是忽然眼前一黑就直接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却已经发现自己出现在了这一个地方。“仔细一点,她应该就在这附近,给我找!”也就在这个时候,在这

  • LOL之全能教练之0.3 单挑

    如约来到目的地“这次人应该很多吧。”外套口袋里备好了一把匕首,准备开展一场搏杀。却不料,诶?!怎么只要相良这家伙一个人!“喂!过来!”有诈?玩阴的?这个人,不可信。奈下按兵不动,就这么站着就这么僵持了三分钟,相良有些许不耐,踏步往奈下的方向走去“你害怕了?”“没有。”“那你为什么不过来?”“信不过你

  • 诸界之殇怎么那么急啊

    听到那耳熟的声音,枫雨的动作一下定住了,然而声音还在不断传来,而且还多出了两个声音。“希塔姐你快看那个身影是不是达克哥哥的啊。”“嗯,看起来确实像那家伙,不过他什么时候这么好学了?”“还有啊,达克他竟然会打扮起自己来,还换了衣服,达克他应该怎么也不会把那披风换掉的啊,他说那是他后宫之主的标志来着。”

  • 全能大明星在线阅读奇兽山

    修仙界有个传说,在这世间的某处有座山,名叫奇兽山。传说是云霄派的创始人和其余四大门派的创始人,为了镇压在世间作乱的奇兽,以北边一处灵山作为镇压奇兽的器皿。后经五位创始人的商议,将此山交由云霄派代为掌管,至此之后奇兽山收归云霄派门下掌管。说是传说,但真正知道这传说的人甚是少数,更不会联想到仅在传说中出

  • 星醉金迷在线阅读第四章

    姜云和其他几个人喝high了,决定下去放松一下,临出门前,特意走过来拜托权至龙看好姜妍,惹得姜妍翻了她一眼,喂喂,她又不是幼稚园的小朋友,姜云嘻嘻哈哈的揉了揉姜妍的头才跟小伙伴们勾肩搭背的走了,姜妍站起来透过包厢的透明玻璃看向楼下,下面的音乐和人群已经high爆,她也随着节奏轻轻的晃着身体,好久没有

  • 大秦:无敌暴君称霸天下第八章

    马爸爸跟马嘉馨及马嘉诚在客厅聊天,马妈妈在厨房做饭,本来马嘉馨是打算一起帮忙的,但是被马妈妈轰出去了,于是马嘉馨便去跟客厅一起聊天。马爸爸问了马嘉馨在北京的工作情况以后,马爸爸便说道:“要不然爸给你买辆车吧,以后工作也方便一点。”但是被马嘉馨一口回绝了道:“不用了爸,我现在刚在学校工作,住在宿舍,每

  • 屌丝系统第六章

    简帆被这句带着气愤和恶意的话一下子说的愣在当场。又是个得了胃癌的人吗?跟自己一样,年纪轻轻就得了或将不久于人世的癌症。这一刻简帆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也许是面前的青年看起来比自己还小,也许是他身边同样没有人陪着,他原本绝望无助的心情,突然就缓解了许多。可笑的是,他甚至对眼前的青年产生了极强的

  • 大唐霸王饶命第六章

    太子的影子已瞧不见。阿精把大门一关,说了句加油。只剩包晓豆跟大黑狗大眼瞪小眼。“我日日日……嗝~”包晓豆对狗骂街,拾起桶里一块排骨。刚要张口咬,又停住。一块都吃不下去,别说一桶。“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跟排骨过不去啊。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啊,我卡死在这里,你们都得死,统统得死。”包晓豆跪地咆哮。—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