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综主齐木楠雄]拜托了!齐神!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1 10:52:00 作者:美津羽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主齐木楠雄]拜托了!齐神!
[综主齐木楠雄]拜托了!齐神!
作者:美津羽月来源:晋江文学城
初次见面,我是橘内织,是一名正在实习中的稻荷神。目前就读于PK学院,实现人类九百九十九个愿望就可以转正。人际关系也好升学烦恼也好无论什么问题都可以用神通力解决,所以有困难请尽管来拜托我吧!PS.橘内织(きつないおり)名字由来:自愈能力(傷治り)设定是织酱和齐神无法对彼此使用超能力(神通力)。这是一篇耽美文,主角完全是原创,目标是嫖齐神www甜文甜文甜文!重要的事讲三遍!没有苦大仇深的剧情!萌新出道文人物可能会OOC,只能说尽量努力,无存稿更新不固定,无法接受者慎入哦(笔芯2018.12.13公告

5、巧克力蛙

在家度过了整天和空调、电视机、霍曼德夫人手工制冰淇凌相伴的十五天后,我的腰围和胸围都同时渐长,妈妈发愁地看着我那圆滚滚的肚皮,听了邻居玛丽阿姨的劝告,准备给我办一张游泳健身卡,可第二天,剑桥就放了暑假,爸爸也休假了,我们一家三口便愉快地拍板决定去埃及度假。

至于为什么是埃及?

我妈妈说埃及能带给我们全家带来好运——尽管爸爸不信,但他还是乖乖地订了去那儿的机票和酒店。

而我想不出大夏天的这样一个靠近赤道的国家会给我带来什么好运——顶多是给我带来比英国炽热得多的火辣阳光与一身黝黑的皮肤罢了。

果然,去那儿的第三天我就变得精瘦黝黑——我妈妈却说这是可爱的,正流行的小麦色皮肤——然而她自己从头到脚裹着密不透风的黑色真丝长袍,没有一点皮肤暴露在埃及的阳光下。

真是够了。

这一天我们又在一座金字塔外闲逛,那里有许许多多穿着阿拉伯传统长袍的小商贩,带着和上学期奇洛教授头上一样的头巾——可没有他身上那股大蒜的冲味,他们摆着地摊,售卖各种各样的护身符,它们大多数由埃及特有的纸莎草画包裹着一堆奇奇怪怪的香料制成,散发着十分神秘的香气。

这些埃及本地巫师用混浊着阿拉伯语的蹩脚英语告诉我们,“效果、带来、胜利,好运。”

爸爸向来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嗤之以鼻——他当然把这些人当成骗子,一听完就拉着妈妈走开了。而我将信将疑地买了一个——当然不是因为信了这可能子虚乌有的功效,而是因为那外面的纸莎草纸上精细地绘着一只形似獾的动物和一轮彩色的太阳,我鬼使神差地觉得它很适合迪戈里先生,或许就像霍曼德夫人所说,命运指引我买下了它,然后我打算在遥远未来我有勇气的某一天送出去。

我付了钱,把这个护身符揣到牛仔短裤的兜里,站起身,在麻瓜与巫师混迹的人群里寻找刚刚走掉的爸爸妈妈的身影,然后……

难道护身符这么快就生效了?

我几乎要把眼睛瞪出眼眶,我怎么也不会认错——因为那是一个我上学年几乎每天都盯着看的、再熟悉不过的后脑勺——它属于迪戈里先生,就在人面狮身像的旁边。

他身旁是我在9 3/4月台曾见到过的迪戈里夫人,他偏了下头和她正说着什么,这使得他的侧脸对着了我,那上面是一副让我最着迷的认真模样。

可我一点也不想这个时候看见他,没有女孩喜欢在最灰头土脸的时刻,和自己的心上人来一次偶遇。我开始后悔没有把妈妈口中的好运与迪戈里先生联系起来——如果我知道,我绝不会贪图凉快每天穿着松松垮垮的短袖短裤,把自己晒得像一只黑蜘蛛猴!我一定会浑身擦满最好的女巫防晒产品,和我妈妈每晚在酒店里做着精油护理——而不是趴在床上吃我的冰淇凌,打我的游戏机!!

要知道世界上有那么多个景点,怎么我就能和迪戈里先生在这个暑假的埃及这么巧的遇见呢?

只能说,我太小看我妈妈那点先知血脉了……又或者说,我小看了古埃及巫师的护身符?

我捏紧了手里刚买的那个古怪小东西,绝望地想——既然你这么有效,能不能让我现在变漂亮点——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我很快就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转而犹豫要不要遮住我那被晒得颜色怪异的脸。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迪戈里先生的脑袋仿佛装了感知雷达似的转了过来,一秒、两秒,我慌张得左顾右盼,想找找周围有没有什么遮蔽物,好让我整理下仪容仪表——他就看到我了。

“霍曼德小姐——”

熟悉而亲切的英文划破塞满我耳朵嗡嗡的令人茫然的阿拉伯语,他站在那儿大声地叫着我的名字,一边朝我挥着胳膊,一边弯着他那双温柔的灰色眼睛,笑得无比灿烂。

我立刻条件反射地也挥了挥手,便见他和他身边的迪戈里夫人说了句什么,那位夫人也扭过头来朝我微笑,和我打起了招呼——吓得我差点举起双手做成了投降的姿势——幸好我没有。

我呆呆地站在埃及那灼热而粗糙的沙砾地上,这个热带国家夏季40度的高温从我脚底板升到了脸蛋,我看着迪戈里先生笑着朝我跑来,步伐轻快又矫健,迷人得如同前几天我看见的非洲草原上的羚羊。

要不是我的大脑还在转动,我真要以为自己被埃及的魔法变成了一颗这儿最常见的椰枣树,和这种生长在沙漠中的植物一样脚底扎了根。这短短路程的一段时间,哪怕莎士比亚,哦不、或者是巴尔扎克……任何一位惊才绝艳的作家在世,也无法描绘出我的心悸——那种看到一个美男子在古老而神秘的金字塔间,独独朝我一人奔跑而来的冲击力——我只觉得他明亮的笑容比赤道地区一整年的阳光还耀眼夺目,简直闪得我头晕目眩。他越离得我近,我越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要跳出胸膛,而手心里的巧克力在慢慢融化。

他在我面前站定,轻轻地喘着气,扶着膝盖,笑吟吟地看着我,我能感觉他呼出的气把我最后一点理智也吹了个精光,我满脑子只剩下了迪戈里先生这个单词,捏着自己兜里的巧克力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匀了会儿气,才直起身来,十分开心地说,“真没想到,能在这遇见霍格沃茨的同学。”

是啊,任何一个神智清醒的人都不会大夏天的来这鬼地方旅游——又热又晒,简直是来找罪受,我在心里腹诽道,嘴里却一句正常的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支支吾吾地看着自己的脚尖说,“是啊,嗨,嗨,迪——迪——迪戈里先生!”

他十分轻松地说,“霍曼德小姐,你也是到这儿来度假吗?”

我悄悄地把掌心满是汗的手从兜里抽出来,在自己背后的牛仔裤上抹了几下,朝他点了点头。

“那可真是太巧了!想必你已经在这呆了好几天了?”

他说这句话时,我能感到他的目光停留在我的红一块黑一块的脸上,我立刻羞窘地快要钻进地缝里,只好在心里大喊着:别看了!别看了!然后十分低落地回答他,“是……你看我的肤色……都知道。”

他轻快地说,“你的新造型真的很不错!”

“?”

我猛地抬起头,迎上他充满笑意与欣赏的灰色眼睛,惊讶让我忘记了害羞,“哪里——哪里好看?”

要知道,来这的第三天,连我爸爸都开始嫌弃我这在尼罗河打过滚一般的肤色了。

他也一副十足惊讶的表情,“你竟然不喜欢这个颜色吗?这看起来很健康——就像爱尔兰队一个我喜欢的找球手,我一直想变成这个肤色,可——”他无奈地耸了耸肩,“你看我,还是这副老样子,很没男子气概!”

的确,他那张英俊极了的脸一点也没被地中海的金色阳光镀上浅麦色,在火辣的阳光下依旧干净白皙地让我嫉妒。

所以我总能听见嫉妒他优秀的男孩在背地里说他是个“奶油小生”。

我想安慰他,可却脱口而出了另一句话,“一个女巫不需要男子气概这种东西呀——”

他愣了下,随即十分不好意思地笑了,伸出一只手挠了挠头——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还有这副憨憨的样子,他就像一个不小心打翻妈妈化妆品的小孩,不知所措地说,“也——也是,真是抱歉……我……”

他看起来无比愧疚,这让我产生了巨大的罪恶感——我竟然让迪戈里先生说不出话了!我急忙打断他,“没事——真的没事……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是只是想说,肤色和男子气概一点关系也没有!”

为了证明我的话,我使劲地点了点头。

他看了我一会儿,认真的眼神让我心里发虚,他说,“其实……”

“什么?”我不假思索地说。

他露出两排牙齿,“我是真得觉得这个肤色很不错,人总要尝试些不同的风格,不是吗?”

他不可能说假话,在我一年的观察里,我知道“诚实”这种赫夫帕夫的优秀品质在他身上贯彻地再彻底不过了——正因如此,我觉得我的心就像裤子口袋里的巧克力蛙——在他热情的笑容里融化了,它们变成了一团甜蜜的糖浆,粘粘乎乎地,让人情不自禁地扭捏起来。

这时我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古怪的想法:

那块可怜的来自英国的巧克力蛙一定已经在高温下完蛋了。

而我也不比它好多少。

我的默不作声却让迪戈里先生误会了什么,他脸有些发红,似乎是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有些轻佻,急忙描补,“对不起——霍曼德小姐……我,我当然不是有意冒犯……”

他可真是个礼节周到,体贴人的绅士,我难掩复杂地想,然后开口说,“不必道歉,真的……我,我只是,总会走神……”

他咧嘴笑了下,这个笑容像一缕从遥远的地中海裹挟着湿气朝我吹来的微风,连阳光似乎都没那么毒辣了。

我暗暗在心中提醒自己,等会再怎么如何也不能再走神了——否则我会给这位观察细致入微的绅士带来多大的困扰呀……我可不想让他在心里觉得我是一个不好相处的角色——是的,宁愿表现得傻一点,也比不回应他来的好。

热辣的阳光照抚在我们的身上,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先开口,再提起一个话题,他就突然地说,“不知道我有荣幸请你吃一支冰淇淋吗?”

秉承着我刚刚下的决心,我立刻回答道,“当……当然。”然后配合地伸出一只手在脸旁扇着风,“这天气,实在是……比英国热多了……太阳也……完全不一样……”

我在说什么呀,太阳能有什么不一样,当然是只有一个太阳啊!

他看着我懊恼的神情,又被逗笑了,十分体贴地替我解释道,“是的,很难把埃及的太阳和英国的联系到一起,在这我们每天都像是接受它的’贴面礼’,而在英国,乌云才是它真正的归宿,连习性都变了,不是吗?”

说完,他朝我狡黠地眨眨眼,那模样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打动!

多么好的男孩,连一句解释都能说得如此风趣!

我当然没有办法不去回应这样一句可爱的俏皮话,绞尽脑汁想说些同他一样“有趣”的词,可搜刮了我空空的脑袋,嘴里最终只蹦出了一个“是呀——”

但有我这句话仿佛就够了,他非常自然地就说了下去,“我们在霍格沃茨一整年也不会有这样万里无云的好天气,所以我爸爸才坚持来这,想让我们全家的皮肤都感受下有益的阳光——”

但凡听到有讽刺意味的话,我总能接得很顺畅,这下我立刻就接话了,“有益的阳光——”我充满怀疑地说,“确定不是多到有害的阳光吗?”

他哈哈笑起来,带着我往一旁插着一把五颜六色巨大阳伞下的冰淇凌摊位走去,边走边说,“是呀,来到这他才发现这和他的想象大有出入——”

“理想主义者总会在现实触礁。”我不假思索地说。

“嗯……”他转过头来,似乎是在忍着笑,“你总是这样吗?我是说——有些……”

他似乎很难形容我的表达方式,我不忍看他为难,自己就先调侃道,“有些刻薄?”

“不,不是——”

“或许用你的说法来讲,是带着些一针见血的批判性。”他笑吟吟地说。

“……”

我可没发现他这样的文质彬彬的绅士还能把反讽用的这么好,这让我产生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兴奋感,“那你也过于高看我了,其实分院帽说我这是拉文克劳式的愤世嫉俗呢——”

我十分自然地就向他透露了这个分院时的小秘密,因为我从毫不怀疑他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他想把你分到那?”他好奇地问。

“是啊,它在我头上足足犹豫了三分钟——”

“可你还是和我做同学了,这个结果真不赖——”他同我对视了一眼,我总觉得他话里有些别的意思,可看着他坦然的微笑,我又觉得是我多心了,他只是纯粹地在为赫夫帕夫多了一名学生高兴而已。

“我也觉得,我很喜欢赫夫帕夫……拉文克劳不太……自在?”

“比如说?”他指了指摊贩上的几个散发着丝丝凉气的冰淇凌木桶,让我挑一个味道。

“嗯……可能是我不想自己有半学期都睡在走廊里……”我吐了吐舌头,指了那个巧克力色的。

“你说的对,不是谁都乐意每时每刻动脑筋——那我就要个坚果味的吧——”他低头说。

我正要给那个埃及男巫比手势,他突然用我听不懂的阿拉伯语和那个男巫叽叽咕咕说了一大串。

我什么也不听不懂,只能在他们讲完后十分惊讶地说,“你居然还会阿拉伯语!”

他到底有多优秀呀!

他羞涩地摇了摇头,“只是一点点,为了旅游方便,不让我妈妈总被那些贩子讹掉太多金子……”

可他刚刚和那个埃及人对答如流!我不相信地说,“你一定是在谦虚,我可知道为什么不光男孩嫉妒你了,连我这样的女孩也觉得你优秀的太过分——”

我的话似乎有些太直白了,他脸腾地红了,结结巴巴地说,“其实——其实没有。”

他转开了脸,看着冰淇淋十分刻意地说,“你有尝过这儿巫师做的冰淇凌吗?”

我从善如流地也一起看着,“没有,我爸爸不喜欢这些。”

“那……没事吗?”他迟疑地问我,看了看周围,仿佛下一秒我爸爸就会冲出来把他这个坏蛋打一顿似的。

“不会,只要我说我已经检查了他的食品售卖许可证。”我咕哝道,盯着那个埃及男巫的手,他的指甲长长的,看起来就像是参与了金字塔的修建工作一样,我爸爸要是看见了,准不会让我买这儿的东西。

可巫师的东西就是这样,你要是挑剔原料和制作过程,那你就别想把任何东西放进嘴里。

那个埃及巫师听不懂我们说的话,但刚刚迪戈里先生和他用的阿拉伯语让他很高兴,他耷拉着的脸变得活泼起来,那两只枯瘦的手拿起冰淇凌勺给我们两个人的蛋卷里都挖了比别人多得多的勺数,那些冰淇凌球堆成了一个高高的金字塔形状,最后,他又往上面撒了许多坚果仁和本地某种花瓣的丝,递到我手里时,这盒冰淇淋小山都在摇摇欲坠!

我几乎怀疑它要掉了,不敢去接。

“没事!”迪戈里先生伸手拿过来,然后他的手一翻,冰淇凌被他倒了过来,我还没发出一声尖叫,就看见一个冰淇淋球,包括上面的坚果,没有一点点落到地上。

我张大了嘴,“哇哦——”

那个卖冰淇淋的男巫得意地朝我拍了拍胸脯,手里又做了个倒扣的姿势,把另一个冰淇淋也递给了我。

我看了眼迪戈里先生,他充满鼓励地看着我,我小心翼翼地倾斜手里高耸的冰淇淋山,它们轻轻地颤动着,可到最后和地面垂直了,这些冰淇淋也顽强地反抗着重力,一个都没掉。

“我都没看见他是什么时候施的魔法!”我不可思议地说。

“非洲的巫师不总依赖魔杖。它们也不会在这样的天气化掉,你能吃到太阳落山。”他笑着说,把冰淇淋扳正,递给我,我这才意识到我手里的是他的,可我……

已经在他说话时迫不及待尝了口了。

那份坚果味的冰淇淋上,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缺口。

“你……爱吃巧克力味吗?”我欲哭无泪地说。

他收回了手,也咬了口我的冰淇淋,笑着说,“当然,我很喜欢。”

我看着他闪闪发光的灰色眼睛,舔了口手上凉丝丝的冰淇淋球,明明我没吃巧克力味的冰激凌,怎么嘴里有一股巧克力的甜味呢?

唉,真奇怪。

我一定是中了迪戈里先生的毒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宫史记之五真乱世火了

    楚飞送走王菲无所事事,只好在别墅闲逛,别墅有一千五百多平米,有花园,有泳池,地下室建身房,KTV,外观装饰得豪华、繁杂,正立面,有气度得柱廊,墙面、窗户、窗顶和屋檐等处有精细得雕花装饰,尽显豪华气势墙体由石块砌成,奢华的装饰。楚飞心中感叹“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啊”回到卧室,抱着笔记本坐在床上,每个小说

  • 米瑞斯之光芒前奏曲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间房干净整洁,简单的桌椅布置,墙壁上还挂着不出名的字画,推开紧闭的一扇窗,窗外的大雨倾情而下,扬扬洒洒带来阵阵的寒风,空气中带着泥土的清新随风卷了进来。婉儿高高束起的头发因雨水打湿而披散开来,婉儿走到驿馆幽深的铜镜跟前看着自己这张脸,漠然的眼神似沧桑似冷漠,又似有情。脚下一股锥心的疼痛难以忍耐,浸

  • 无限之万界穿行第十章

    “啊,是这样,儿子啊,等父王喝完这杯酒,就回家,好吧?诶,儿子,你干什么?你,你别冲动啊!”寒用妖术举起身边一张桌子就要砸过去,突然,手腕被握住,寒回过头,是阴汐痕。“我来吧。”寒放下桌子,一脸不屑的看着火泣,火泣一脸无奈。阴汐痕径直向慕白走过去,夜心把玩着一颗紫水晶,这是灵后的象征。“君上今日不用

  • 寒帝传说曹端妃

    “如果不是这样,那曹督主肯定不会这样对你的。”显然对于他,胡贵妃有些了解,一时之间,李进朝呆了下,然后马上说,再也不敢了,“求主子饶了奴才这一回吧,奴才以后,一定不再惹事生非了。”“惹事生非,下次?”“呵,这一回,要是他不饶恕你的话,你也不用在长春宫呆了,”“毕竟,你这是在害本宫啊,本宫在宫里,烦心

  • 红娘任务之桃花猫在线阅读第七章

    “你说我一辈子是青铜,我告诉你,终有一天我会站在王者之巅!你说我辍学去打游戏,都不能获得王者联盟天才争霸赛的冠军,那我告诉你,我不辍学依然会在有一天拿到冠军,让你们都好好瞧瞧!我知道,你,还有你们鄙夷我,对我这样的差生不屑一顾,但是我告诉你们,我张火火,必然会将让你们刮目相看!”“嘲笑我的人,有一天

  • 天坑山第四章在线阅读

    待落离准备沐浴出来,门口传来小七怯生生的声音。“王妃……小七寻便了这里也没有发现多余的衣物……呜呜……王爷为什么那么狠心……呜呜……王妃总也不能穿奴婢的衣服啊!而且奴婢的衣服还那么小……”“小七,别哭,你在外面侯着便好!别担心。”落离回答道。落离环顾四周。喃喃道。“我落离还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打败了!”

  • HP-火焰铂金在线阅读第5章

    接下来杨锐又唱了几首名曲,诸如《air》,《aliez》之类的歌曲,虽然这些歌曲都是后世所做的,但音乐本身就是一种可以超越国籍民族历史的神奇物品,后世作曲家的东西拿到现在,也一点不会过时。前面只是南岛云子和田中小鬼子在听,到后面越来越多的士兵都站在了屋外,一个静悄悄的站着,听着久违的家乡的歌声,然后

  • 我替男主崩人设(穿书)在线阅读第六章

    陈世兴自“凤寨”临安的属地出来一路狂奔,近天亮时已将解药和雪花生肌养颜霜分发到了五家,并且告知了五家的名单中人六人这药会害人武功,六人皆突逢大变,登时觉得身上奇痒更不能挡,纷纷外出寻齐七人好商量对策。黄秀是白道武林第一美女,功夫得其父黄文霸家传,双七的年华武艺已是同年龄出类拔萃的了。同时,黄秀是一个

  • 皇叔第8章在线阅读

    夜紫璃来的亦如拍阁的门口,看着排成两队的人,一队较长很明显是只能做坐在大厅里的人,另一队人则较少,明显是能进入包厢里的人。夜紫璃看了一眼后,便抬脚便要要进亦如拍卖行,便听到一声女声娇喝:“你前面的那个穿白衣服的站住。”夜紫璃转过身,看向声音传出来的地方,说话的是一位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夜紫璃微微勾

  • 宇崛纪在线阅读第四章

    “话说,你们孤男寡女在这里干什么?”黎浅突然出现在山洞,靠在墙壁边便喝酒便说。我心里很疑惑:“为啥她老能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我的面前。”“你是不是跟踪我?”“我还不是担心有一个呆子会迷路,特意过来看看。”“还不是跟踪我~”我小声地念叨。“拿着。暖身体。”黎浅把酒扔了过来。我接住,喝起酒,一脸厌恶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