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终于嫁给岑先生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1:19:59 作者:千桦尽落 来源:红袖添香
终于嫁给岑先生
终于嫁给岑先生
作者:千桦尽落来源:红袖添香
❤千千新文《惹爱成婚:阔少抢来的老婆!》欢迎宝贝儿们阅读:http:///庄初怎么都没想到今后会和晋江市高高在上的商界翘楚容谨城纠缠不清。她说:“容总三番四次救我,大恩大德我……”庄初话音未落,容谨城便宽衣拿套解皮带:“以身相报!”庄初:“……”她不明白一个堂堂容氏总裁怎么会对他准妹夫的前妻产生兴趣?!*相爱十年,结婚五年,为他的公司她呕心沥血,即便传他包yǎng明星染指有夫之妇她也从不相信。直到他带离婚协议书前来,告知庄初他终究和那个传闻中的有妇之夫容氏二小姐走到了一起,她才如梦初醒。离婚离家

天完全暗了下来,已经看不清对岸的影子,深山又恢复了宁静。不,这山本来就寂静无人,只不过因某个人的闯入暂时有了些响动而已。

黄奇迷了路,不得不求救于黑姑。黑姑说:“天都黑透了,现在出去是看不到路的,而且这天好像要下雨了。这样吧,你先到我那住一宿,等明天天亮了再走也不迟。”

“好!听你的。”事已至此,黄奇只有乖乖地听从黑姑的安排。他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小心翼翼地划着船,到黑姑家的时候,黄奇只觉得头晕乎乎的,弄不清哪儿是哪儿。他只知道他们划了很久,中途还要不断地拨拉开那些横在溪面上的树枝,他感觉船转了好几转,最后在一处悬崖边靠了岸,黑姑说她的家就在悬崖底下。

进了家门点上油灯,黄奇打量了一下,这才发现这并不是一间屋子,而是一个山洞。山洞很宽敞,大小可容纳百十号人。洞内有石桌石凳,锅碗瓢盆也一应俱全。最里面平坦处用竹子隔成两个房间,里面各摆放着一张竹子做成的竹床,门口的门帘也是用竹子做的。在油灯微弱的灯光的照耀下,黄奇发现连洞口的大门也是用竹子编做的。

见黄奇看得出神,黑姑笑了笑说:“我们先做饭吧!我猜你也饿了。”说完她马上就升起一堆火来。“今晚我们就吃鱼汤!”黑姑从一个鱼篓里挑出几条鱼来准备做鱼汤。

“这,这不是我的鱼篓吗?”黄奇结结巴巴地问。他认出黑姑手上拿着的正是自己船上的那个鱼篓,自己的鱼篓怎么在她那里?

“对呀!这就是你的鱼篓。”黑姑毫不在乎地说:“我看放你船上不吃可惜了,那时你说要去找你的朋友,也没见带上鱼篓,我怕放久了不新鲜就拿了。”说到这,黑姑做了个鬼脸。 这黑姑好像早就料到今天会有这么一出,难怪自己坚持要去找人的时候她笑得那么古怪。黄奇开始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并不是猎户那么简单。

吃完了晚饭,身上的力气慢慢恢复了。黄奇到洞门口的溪边洗了把脸,然后坐在石头上发起呆来。天气异常闷热,天上黑漆漆的没有一颗星,也许都被乌云挡住了,因为此时天边不时地传来一声声闷雷。黑姑收拾好屋里的东西后也走出岩洞,坐在了黄奇的身旁。她用手肘推了推黄奇,黄奇却一动不动地直盯着水面发呆。她看他没有反应,便歪着头瞪大了一双大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她看得那么入神,那么专注,仿佛在欣赏一件自己喜爱的物品,而且眼睛里慢慢地泛起了一股柔情。

黄奇似乎感觉到了黑姑的异常,他转过头来正好碰上了黑姑那灼灼的目光,不禁心中一颤。眼前的这个姑娘和自己的妹妹何其相似啊!都是一般的年龄,都是一样的美貌,可她怎么敢一个人住在这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呢?

黑姑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似的,说:“其实我爹娘他们住得离这儿不远,我的两个哥哥也经常到这来看看,说不定等会他们会过来接我回去呢!”

“你哥哥来接你?不是说天黑见不着路吗?”黄奇有点奇怪。

“是的。他们不放心我一个人在这,如果我不在天黑之前回去他们就会找过来。”黑姑解释道。

“那你为什么偏要一个人出来而不是和家人在一起?万一碰上坏人或者毒蛇猛兽什么的怎么办?”黄奇不理解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家竟然那么独立又大胆。要是小倩也像黑姑那样独立和大胆就好了,起码他不在家的时候她有能力照顾好自己和母亲,而不是让他这个做哥哥的担心。

“我喜欢游山玩水啊!”黑姑对黄奇的担心不以为然,“老是呆在家里那有多闷啊!”

“可是你一个姑娘家的一天到晚在外面疯跑总是不好的吧?”虽说黄奇也不赞成女孩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躲在深闺无人知,适当的出来玩玩逛逛街买买东西什么的也是可以的,但像黑姑这样跑到危险的深山里是不是有点另类了?她跟那个“秤砣”有什么区别?瞧瞧吧,那“秤砣”要不是整天的在外面疯玩会有今天落水失踪的事发生?

黑姑见黄奇不相信自己,微微一笑抽出围在腰间的一条鞭子,随手一扬,“啪”的一声响,鞭子打在岩石上击落了一股细小的粉末!正当黄奇看得目瞪口呆之时,她又起身扬鞭朝洞口旁的一棵大树抽去,“噗”的一声大树身上便出现一道深深的印痕,树皮啪啪的往下掉。

“哇!好厉害的鞭法!”黄奇惊呼起来。他禁不住暗想:这一鞭子要是打在人身上会是什么结果?看到黄奇眼露惊讶之色,黑姑越发得意起来,她跳到洞口的平地上舞起了鞭子。说也奇怪,那软软的鞭子到了黑姑手中变得像一根钢鞭似的呼呼作响,上下飞舞,打得四周的树木皮开肉绽,那木屑噗噗的纷纷掉到地上。更令人叫绝的是,那黑姑身形矫健,腾挪跳跃,上下翻转,鞭子却始终护在身体四周,不要说一般人,就是那些稍有拳脚功夫的人也未必近得了身!

“好!好!”黄奇看得眼都直了,不禁拍手叫好。要是小倩也有这么一身功夫该多好啊!那些恶霸地痞就不敢轻易欺负她了,而他自己凭着在江上打鱼虽也练就了一身蛮力,可和黑姑比起来那可是差远了。

“怎么样?我都说了嘛,不是我爱夸口,本姑娘在这方圆几百里的山中行走多年,到目前为止还没遇到过什么野兽和坏人,就是遇到了也不怕,本姑娘一鞭抽死他!”黑姑这话口气好大,但黄奇深信不疑:人家确实有这个实力!而且之前的所有疑问到此也都解开了。

“可以教教我吗?”黄奇羡慕极了。他想,要是自己学会了这套鞭法,再加上一身力气,那岂不是很厉害?这样的话他就不会再担心那恶霸地痞的报复了,他要狠狠地教训教训那些横行乡里的恶霸地痞,他要惩恶扬善,为民除害。

“你想拜我为师吗?”黑姑收起鞭子,歪着头眨了眨眼。她把鞭子围着腰身绕了几圈系好,如若不是亲眼所见,黄奇很难相信那是一根可以致人于死地的鞭子。

“嗯!我明天就拜你为师学武艺!”黄奇迫不及待地说。

“拜师学艺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且你不去找你朋友啦?你那朋友还生死未卜呢!”黑姑却当头泼了一盘冷水,黄奇一听蔫了。见黄奇又发起呆来,黑姑说:“夜很深了,该休息了,明儿一早还要去找你朋友呢!”顿了顿她又说:“咦?我的两个哥哥怎么这么晚还没来呢?你先进去休息吧,我在外面等一会,免得他们一下子看见你以为你是坏人呢。”黄奇一听这话只好回到洞里,他在一张竹床上躺了下来。经过一整天的折腾他实在是太累了,不一会便打起了咕噜,迷迷糊糊中进入了梦乡,还做了些奇奇怪怪的梦。他一会儿梦见小倩和母亲正焦急地在河边等着他,不断地呼喊着他的名字;一会儿梦见“秤砣”正笑眯眯地坐在船头捡着网上活蹦乱跳的鱼儿;一会儿又梦见自己跪在衙门里,太守怒气冲冲地责骂着自己。。。。。。正迷糊间,他隐隐约约感到有一条黏乎乎的东西爬到了自己的身上,他猛地睁开眼睛一看,我的妈呀!他惊呼一声,原来一条手臂粗的大黑蛇正缠在自己身上。他急忙用手一拨,想把蛇拨开,没想到大黑蛇张开血盘大口一咬,狠狠地咬在了他的手掌上。

“啊!”黄奇痛得大叫起来,他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再看看四周,哪有什么大黑蛇的影子!他做恶梦了,不过他手掌的疼痛却是真的。他伸开手掌,就着油灯的亮光一看,掌中那奇怪的杖形印记似乎动了一动,一阵剧烈的疼痛感刹时传遍全身。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这种刻骨铭心的疼痛只在他做恶梦的时候有过,特别是在父亲死去的那天最强烈。想到父亲他不禁黯然神伤,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没能在家好好地照顾母亲和妹妹。父亲临死前曾拉着他的手,叮嘱他一定要坚强,长大后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要照顾好母亲和妹妹,不要让她们受到任何的伤害。可是现在自己却被困在这个鬼地方,真是心急如焚啊!

正当黄奇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好像有人在窃窃私语。他悄悄走到洞口趴在一块岩石上,模糊中只见黑姑正和两个黑衣人低着头嘀咕着什么。黄奇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打个招呼,外面的三个人却吵了起来来,声音越来越大。

只听黑姑尖着嗓门叫道:“什么?不见了?不是让你们看好她的吗?怎么会不见了呢?”一个嗓门有点沙哑的黑衣人说:“她晕过去了。我们把她放在一块大石头上,我们还守了她一夜呢!”另一个黑衣人声音尖细:“第二天天还没亮时我们去找吃的,结果回来人不见了。”

“废物!连个人都看不住!”黑姑显然很恼火。这是黑姑和她的两个哥哥吗?她怎么可以这样和哥哥说话呢?小倩就不是这样,小倩对他这个哥哥总是恭恭敬敬亲亲切切的。唉!也难怪,她一个姑娘家都敢出来闯荡,没有一点脾气也说不过去呀。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们刚才说什么她晕过去了,还把她放到一块大石头上?他们说的是“秤砣”吗?黄奇仔细地想了想,又细细地回忆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难道这一切都和这三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有关?难怪他第一眼看到黑姑就觉得哪儿不对劲!这里面果然有蹊跷。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好哇!怪不得我找了一天一夜都找不到人,原来是你们搞的鬼!”黄奇从岩石后面跳了出来,指着三个人喝道,“说!你们把太守小姐藏到哪儿去了?”三个人一惊,都齐齐地把头转过来,黄奇这才看清了两个黑衣人的摸样。其中一个年长些的长着络腮胡子,阔嘴圆脸;另外一个年轻些的脸色青白,但他脸上的皮肤似乎很薄,脸上的血丝如蚯蚓般一条条的清晰可见,看着怪吓人的。

“这是我的两个哥哥大黑和二黑!”黑姑并不理会黄奇的质问,指着两个黑衣人说。

“想必这就是黄奇兄弟了,今日一见果然一表人才!”络腮胡子粗声粗气地自我介绍:“我叫大黑。”

“我叫二黑。”“蚯蚓脸”尖着嗓门抱拳拱手道。

“谁和你们称兄道弟?快说!你们把秤砣藏哪去了?”黄奇怒道。见三个人面面相觑都不出声,黄奇大声说:“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刚才说的我都听见了!”

“是我们又怎样?”黑姑把嘴一撇,蛮不在乎地说道:“是的,我也不再隐瞒了,你那又胖又丑的好朋友就是被我们绑架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黄奇真是搞不清楚,“秤砣”和他们素昧平生,无冤无仇,他们干吗绑架她?谁知黑姑涨红了脸,一双大眼直直地瞪着他,咬牙切齿的:“谁叫她长得那么胖那么丑还一直缠着你不放!”这回轮到黄奇懵了,他呆呆的竟一时无语。

“呆瓜!”大黑嘲笑起来,指着黄奇说:“没看出来吗?我妹早看上你了!”

“唉!要不是因为你,我们俩早就逍遥自在去了,何苦来这里受罪!”二黑尖着嗓门说。

黄奇这下真是坠入五里雾中了。在他的一再追问下,黑姑不得不说出了实情。原来,黑姑经常看见黄奇在溪中打鱼,她被他英俊硬朗的气质迷倒了。她想和他说话又不知怎么才能接近他,如果太唐突的话又怕吓跑了他。于是她就跟踪他,了解他的行踪和喜好。当她看到太守小姐缠着他不放时很是生气,她想教训教训这个又胖又丑又霸道的“秤砣”。当暗中得知他要带“秤砣”去打鱼时,她心里一阵狂喜,觉得机会来了。那天她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并事先让两个哥哥潜入水中,把那些鱼都赶跑了,不断地引诱他们往溪水的深处划去,然后伺机下手。当她把太守小姐弄下水后马上把她拖到一处隐秘的岸边,再快速的把她拖到山上的竹林里藏好。她让两个哥哥好生看住“秤砣”,并一再强调不能出任何一点差错,虽然她恨这个霸道的太守小姐,但她并不想伤害她。

原来事情是这么发生的。黄奇暗暗叹了口气,这女人吃起醋来真是可怕!有什么是她们不敢想不敢做的?可是他们刚才明明又说“秤砣”不见了,到底怎么回事?

“这不关黑姑的事!是我们把太守小姐弄丢的!”大黑见黄奇不断的责问黑姑,急忙出来辩解。那可就麻烦了,“秤砣”会去了哪里呢?

“我估计她是被桃林寨的人带走了!”一直沉默不语的二黑发话了,“大黑你忘了吗?那天早上我们到山沟找吃的,那时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好像看见桃林寨的人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成神者gl在线阅读第三章

    近日,许诺全身心扑在研究所,时而废寝忘食,这令所里诸位领导甚感欣慰,看到为科学事业鞠躬尽瘁的后起之秀,怎能不为华夏的将来开心。殊不知,这真是个天大的误会!某人只是兢兢业业为她的宝宝事业做着系统准备,这关系到未来她娘俩的身家性命。此时的许小姐已然完全忽略了:这世上还有一种叫父亲的生物,跟她娘俩息息相关

  • 星风武神在线阅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泠梦真的觉得自己是这个全世界最倒霉的小偷了,和青梅竹马的小偷男友一起潜进博物馆,偷那粒最近名动全港的深海珍珠,听说这粒珍珠有千年的历史,还有些神棍在电视节目中吹虚说这粒珠子有超自然的灵力,拥有它的人可以穿透过去,改变未来,等等!反正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说得要有多玄就有多玄。做为职业小偷,对这样高

  • 都市绝品仙医在线阅读第三节

    “对哦,今日是青青的生日,还好,紫嫣妹妹提醒,对,惊喜,一定要惊喜,可是,紫嫣妹妹,这个惊喜要怎么给呀?你也知道姐姐这脑子不灵光,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点子!”说罢,墨婉清佯装沮丧的垂下了头。“放心,婉清姐姐,妹妹都替你想好了,我昨日邀请了青青妹妹,想必青青妹妹一会儿庙会结束就会来这里,到时候,婉清姐姐

  • 弱剑士不配当好哥哥之可怜的女生在哪里

    5.可怜的女生在哪里阿仔突兀的紧抓住致柔的双手,制止她、不让她挣扎逃脱,但她乘机踢动双脚,往他两膝中踢去。阿仔一阵尖叫,身体曲弓,整个人趴倒在地,痛苦不堪地呻吟着。致柔心慌骇怕地跑到她父亲身后,拉着他哭喊:“爸,救我,他想要欺负我……”她父亲厌恶地挥掉她的手,不耐烦地咕噜着:“他想干什么就随他吧!你

  • 剑魄尘嚣在线阅读第10章

    艳丽的花坠落,换来的是女人一抹神秘的笑容,那样诡秘,令人捉摸不透。外头虞儿紧紧地抓住沈祁的手腕拼命往外跑,神色十分严肃,转过头死死地盯住他。沈祁一脸迷糊,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好好地站在了殿外。浓浓的两竖眉头已经立了个倒八。“为什么?难道你也认为我说的是错的?”冰冷的语气直至零点,好似刚从冰窟出来,寒气

  • 大航海之神级天赋之学费呢(6)

    这天晚上,孩子们都睡着以后,凌英躺在床上就和丈夫说起了这事儿。李青山吃了一惊奇道:“真有这事?”随即又得意地笑起来:“我们老李家的孩子就没有一个笨的,从前她那是不上心,我瞧她最近懂事不少,许是一上心呀,那聪明劲儿就出来了,学起来还不是手到那个什么来着……”“呵,不懂就别学人家乱用成语!”“你懂,你不

  • 七侠战天魔汹汹杀意

    凤七优雅地坐起身来,吹了吹手中消音手枪上冒出的点点尘霾,嘴角勾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沐总,我一向说话算话的。”红色的高鞋跟踩了踩开始僵硬的尸体,“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凤七不仅仅是MD上市公司的总裁,更是OTQ秘密组织的高级特工,死在我手里,你应该感到幸运!”说罢,眉眼弯起,点燃一根雪茄,静静地抽着,

  • 星辰封神传之佛跳墙

    日子一直过得很平静,常规地上班,时不时地去一下仓库,有时也跑码头,也陪着沈睿民出席各样的应酬场合。慢慢地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喜欢路上各色穿旗袍的女子,喜欢路边各色的小食,仿佛是一场漫长地旅行,时有惊喜,却略有疲惫,只是心里还是希望有朝一日地回到自己的家。那日,我到茶水间倒水时,听见同事小郑和小刘在聊天

  • 孽剑完成使命

    夜墨尘的脸没有过多的变化,他风轻云淡的答:“回父皇,现在还不是时候。再说了,锦绣的身子还未痊愈,一味行事怕会让她身体反噬,恐有性命之忧。”他的脸看起来有种洞察世事的感觉。冷如嬛将视线落在他那冷峻无比的脸上,顿时有些移不开双眸。恍惚之中,她瞥见了夜墨尘瞥过来的视线,又赶紧把头低下。这可是在天子眼前,露

  • [综武侠]每天都是非人类之第九章(9)

    这样忧郁的胡思乱想半天,他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才眯一会,寝室里就响起了锅碗瓢盆般乱撞的声音,是几个室友慌里慌张的刷牙洗脸。老大用凉水冲了把脸,赶紧把校服套上,结果发现对面上铺的人动也不动一下。他走过去敲打床沿:“快起来,起床啦!今天升旗仪式,要点名的!”姜培风昏昏沉沉的拿空调被盖住脑袋,继续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