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独宠丑夫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4:51:09 作者:决绝 来源:晋江文学城
独宠丑夫
独宠丑夫
作者:决绝来源:晋江文学城
蒋震穿越到古代,成了何西村蒋屠户家里被全家忽视压榨的老光棍蒋老大。明明家境不错,蒋老大一年忙到头却吃不上一顿饱饭,两个弟弟能读书娶媳妇,他却被活活饿死……蒋震觉得不能忍。鸡蛋要给弟弟弟媳侄子吃自己一个都轮不上?行,我自己杀鸡吃。粮食藏起来不给我瞧见?也没关系,粮仓的门一斧头下去就砸开了。要告我忤逆不孝?好啊,我马上拿刀闯进县衙砍人,让县太爷把我们这家子逆贼全都抓了。蒋震把一家子极品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成了村里一霸,又看上了村里嫁不出去五大三粗的“丑”双儿。未来老丈人:“最近那个煞星老在我们家附近晃

“纪琅哥。”苏念棠站在纪琅左边,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你心情不好吗?”

纪琅回神,吐出一口烟:“没有,就是在想事情。”

“如果是因为我,那我还是住到教师宿舍去好了,纪琅哥不要烦心了。”苏念棠瞪着大大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纪琅脸,生怕错过他的一丝表情。

梦中那个女人,就是苏念棠的母亲,当年和他一起目睹惨案的,还有眼前的念棠。“棠棠放心的去我那里住下吧。”纪琅伸出手,习惯性的揉揉苏念棠的头。他还记得,曾经说过,要照顾她一辈子。

“谢谢纪琅哥。”苏念棠咧唇,双颊上那浅浅的酒窝异常可爱。

纪琅轻笑:“小丫头还是那么容易满足,万一我是在敷衍你呢?”

苏念棠摇头,一脸笃定:“不会啊,纪琅哥的表情骗不了人。你在答应我的时候,是很正直的看着我的,就代表了你说话是出自内心的。若是你在敷衍我,你就会避开我的目光。”

纪琅刚要说话,随身的电话却响了。

“头儿。”是黎辉。

他将烟头捻到一边的烟缸中,示意苏念棠,自己接个电话。“什么事?”

电话那头一顿,缓了缓才说道:“下午的时候,事务所来了个应聘的实习大学生,说是想要在我们这里锻炼一下,以后好考警察。赵哥已经见过了,他觉得很不错。你要不要带一带这个新人?”

纪琅轻笑,笑里带着漫漫的深意:“阿辉,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功夫带新人吗?”

黎辉被纪琅的反问问得一怔,仔细想想现在事务所里还有案子没结,恐怕真的腾不手来。“头儿,那我就安排他先做文职工作。”

“嗯。”

纪琅的公寓很简单,东西也中规中矩的摆放着。深色的沙发摆放在客厅正对门,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摆放着几本书。沙发后面是一个方方正正的书柜,满满的一排书由高到低摆放整齐。一眼看去,给人的印象就是干净利落,没有太多的杂色,一看便知个房子的主人是个极其严谨的人。

“家里没烟火,我平时都在事务所吃的,你要是住进来,就要自己管伙食了。”纪琅开玩笑的说道。

苏念棠摇头:“纪琅哥不要担心,我自己会解决。”

纪琅将苏念棠引进门,指着靠边的一间客房道:“那个房间一直空着,采光也比较好,你以后就住那里吧。”

苏念棠点头,在路过沙发时,瞥见了茶几上的那几本书的名字。最上面的一本是美国犯罪心理画像学家布伦特·E.特维的《犯罪心理画像》。书看上去很旧了,却保存的完好。

“你自己收拾吧,我回房间处理档案,要是有事情就喊我一声,晚上我请你出去吃饭。”纪琅将家门的钥匙和她房间的钥匙交给苏念棠:“家里的钥匙和你房间的钥匙,我工作忙的时候,有可能几天不会回家。”

“嗯,好,我知道了。”

第二天,纪琅是被自己那扰人的电话给吵醒的,打开手机一看,还是黎辉。

“头儿,刚刚局里给我们安排了一个案子,市里私人企业的老总的家被盗了……”

刚刚睡醒的纪琅有些不在状态:“事务所里是没人了吗?被盗的案件也要我亲自去?”有起床气的纪琅现在显然在憋着怒气。

“额……因为那个老总好像和警察局长有点私交,所以局长说让你亲自来处理。”黎辉暗自擦擦额上本就不存在的汗。

纪琅缓过神来:“好,我知道了,直接将别墅的地址发给我,我一会就去。”

“是。”

简单的洗漱后,纪琅拿起外套准备出门,刚都到门口却又顿住了,他恍惚记起,现在家里已经不止是他一个人了。随后他又折回来,用便签留了话给苏念棠:

我去事务所了,早饭自理。

字形俊逸,笔画很有力,棱角分明。

北城的早上,会有一种薄薄的雾气,阳光会透过这层薄雾,将温暖折射向大地。深深的呼吸,还可以感受到来自于大海的气息。

纪琅到郊区的那栋别墅的时候,赵泽正站在别墅外等他,见到纪琅来了,连忙迎上去:“头,你可算来了,那老总难伺候的很。”

纪琅站在原地打量着这别墅的外型,别墅分为三层,他目前所在的是这个别墅的正门。“初步有什么调查?”

赵泽掏出笔记,将调查的结果汇报给纪琅:“主人家放在书房用来镇宅的一尊价值一千多万的玉佛不见了,其他的没什么损失。这个是一个三层的别墅,总面积在1000平米左右。该别墅只有我们所在的这一处正门,还有北面的一处小门。这里的的经过检查,门锁和门都是完好的。北门外是一处山区,是一个简单的小防盗门。门上也没有被撬动的痕迹,别墅的窗户都装有防盗网,经过勘察没有发现损坏和攀爬的痕迹。”

两人说话间,纪琅和赵泽已经进入了别墅,第一层基本什么都没有。赵泽继续介绍道:“一楼是客厅和厨房还有佣人住的房间,卧室都在二楼和三楼。别墅的一楼还有保安室和佣人的房间,保安在北边的那处防盗门,满身是血的被发现了,已经送去了医院。”说着,赵泽将那个保安受伤时,他们在现场拍的照片,以及保安的正面照片递给纪琅。

纪琅接过来一看,却已经愣住了:“是他?”这个保安不就是昨天在小区门口遇见的那个保安吗?他还记得他的下巴有道伤疤。

“头,你认识他?”

纪琅点头:“昨天刚刚遇见过。”纪琅简单的将昨天的事情说了一边。

“那可巧了。”

“嗯。”纪琅想到了刚刚进来的时候看见房檐上的电子眼,问道:“监控可以调出来吗?”

赵泽立即道:“昨天的监控已经不见了,但是之前的监控还都在。”

纪琅点头问道:“佣人一共有多少人?”

“嗯,三名佣人已经被带到警局去了。”

赵泽继续道:“昨天晚上,主人家都在家睡觉,那个老总好像喝了点酒,睡得有点死,所以也没有听见什么动静。第二天早上起来习惯性的去书房,结果就发现那玉佛不见了。”

这时,纪琅已经向一楼边上的保安室走去,只是走到了一半,在门口却顿住了脚步。

保安室门口,一个女人背对着他,头上绑着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搭配着黑色的裤子,一身很正经的职业装。

她的身边还有几名警察,黎辉就站在那个女人身边。纪琅示意赵辉不要说话,只听见那个女人说道:“这个案子有很多的疑点呢,大家别忘了,那个保安也很有可疑之处。”

“小姑娘,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保安小何已经在别墅里工作了很久了,并且平时也很老实可靠。现在他人都受伤进医院了,我怎么能还怀疑他。”说话的是站在女人对面的,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这打扮,应该就是那个老总。

“任何事情都不能看表面,所有的调查都是有推论作为基础,任何可以帮助破案的推论,都不可以忽视。不能因为他平时不错,就断定他没有问题。”她缓缓的上前一步,指着电视机柜前的那些凌乱的血迹道:“这滩血迹还没有化验出来,所有不能确定这究竟是不是保安的。”

她转身,指着椅子一侧的一套睡衣说道:“这套睡衣……”话说道一半,却抬眼看见了站在门外的纪琅。

纪琅勾唇:“继续说,说说看你为什么会觉得这里的保安也有嫌疑。”女人的五官很漂亮,却又不显得妖艳,加上她身上正经的打扮,倒有一种女强人的的感觉。

得到纪琅的许可,她继续说道:“案发当时,就算保安在巡查,那么他的血也不可能沾染到睡衣上。现在睡衣却在这里被发现了,上面还有血迹,这一点是一个很大的疑点。”

“这……”这个老总一时间也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反驳了,仔细想想她的话好像也很有道理。

纪琅进门,将整个保安室的摆设和状况都记下了。保安室的门边的墙上有一个监控器的控制开关,开关上面也有血迹。另外一边还有床和电脑,床边有一些接触状血迹,地面上也有。电脑台上也有一些血迹 ,电脑台上的电脑主机被放在地面拆开,机内的CPU、内存条丢失,保安室内的其它物品暂时还没有移动过的痕迹。

将这些记下之后,纪琅抬头看向站在一边的黎辉:“为什么这么重要的证物还在这里?”

黎辉挠挠脑袋:“不是要等着头儿来看了现场之后,才好拿去检验吗。”保持现场的完整性,是最基本的。

纪琅哼哼:“要是我今天不来呢?你们是不是就什么事情都不做,就在这里干等着?那不就错过了查案的最好时间了?”

“这……”

“我早就说过了,如果只知道一味的保护现场,那么你们就不应该进来,现在最基本的现场已经被你们破坏了。身为刑侦人员,最重要的是要有敏锐的观察力,和脑子。第一现场记在脑子里,才是最关键的。”

“是。”

纪琅看着黎辉身边的那个女人问道:“你就是事务所来实习的女学生?”

那个女生立即以正姿面向纪琅:“是,我是事务所的实习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霸气仙尊碗里来之前言(1)

    有一帝王绿翡翠玉佩,玉身雕有一只沉睡却欲展翅高飞的凤凰,中心镶有一颗晶莹剔透的绿色翡翠珠,名曰:“珠凤玉”。此玉佩乃出自于紫渊帝君尹树之妻华依之手,原是华依送于他的定情信物,可后来不知为何,玉佩中心镶的那颗绿色翡翠珠不翼而飞。帝君找遍仙界也不知其下落,而手中剩下的翡翠玉,在机缘巧合之下,得以他的鲜血

  • 战神联盟之千年约定第十章在线阅读

    翌日清晨,凌玉烟大大咧咧地伸了个懒腰:嗯,夏日正好,这种时候,人总是容易犯困……不过可惜,她得去治病,凌烟宫一半以上的收入,都是如此得来。正值夏日,白玉兰却一路盛开,让人不觉有几分诧异。凌玉烟慢悠悠走地着,踢着脚边的石子,赏着夏日盛开的白玉兰,心情超好。然而,好心情永远不会超过三秒……正当她惬意到不

  • 至尊主宰重回都市在线阅读第二节

    自己在穿越来三国之前,是昆仑山森林保护区的护林员。那天晚上,他见山中有微微亮光,以为发生了火灾,连忙跑去查看。这种植被丰富的森林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他提着一桶水,连忙往山林亮光处跑,快接近火光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把手擦破了一层皮,水也撒了一地。凑近一看,那根本不是火光,而是一颗金色的珠子

  • 老攻总是不务正业之秦枫

    夏日炎炎,灼热的气浪从地面腾升席卷,直扑面门。秦枫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双眼中带着一丝迷惘,手中还攥着一束早已枯败的玫瑰花。“秦枫,我们结束了!”“为什么?”“没有为什么,你给不了我想要的,所以,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想自己跪在地上满心期待的求婚,换来的却是女朋友那毫不犹豫走上豪车丢下他的决然,

  • 神州苍生劫幕后黑手钱益谦【4】

    现在大势已去,以陈世美的进士之身,肯定无法定死罪,她也只得暂且甘休,只是家乡遭遇灾荒。如今陈世美没有了富贵,若是两夫妻再发还原籍,也不过是穷困潦倒,更何况此时陈世美恨秦香莲入骨,这会儿一想到陈世美未死,反倒要随自己回乡,秦香莲想起来不免心头也有些害怕。秦香莲怨毒地扫了一眼严嵩:“一切都是这个人!”她

  • 婚从天降:娇妻通缉令三太子。欧阳震华!

    昔日富丽堂皇,随处去见靓妹的天堂酒吧,今夜出奇的平静,门口还挂着“停业”的牌子!而里面全是黑压压的一片人。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沉重的气息~李满天站在大厅中间望着兄弟们“知道今天找你们来是为什么事情吗?!”“知道!满天哥!莫哥前几日就和我们说了”五福堂三堂的兄弟们吼道“这事是我个人的私事,我知道有些兄弟

  • 醉里凌空舞剑,梦里风花雪月[龙族][楚路]在线阅读第6章

    在同河镇,最有名的三样物事就是胡家的炊饼、高家的酒、陈家的瓷器。它们之所以出名,是因为曾被镇上的大户宋家进献给了当时下来巡查农事的官员,得到了官员的大大奖赏,这三家也就有了一块颇有影响力的活招牌,生意更是红火非凡,他们也将宋家视为恩人。因为进献事宜,宋家在同河镇也是奠定了地位。宋老爷原本是做布匹生意

  • 射雕之江山美人在线阅读易思瑶的日记:开始

    华宇和易微城的目光同时放在了我的身上,全场的目光也同样的集中在我的身上。我紧张地说不出话来,主持人为了调节一下气氛,牵着我说,“思瑶好福气,不过两个导师中只能选择一人,要不思瑶想想,选谁?”“好,我想想。”我看着易微城,他还是温柔的笑着,又看着华宇,一脸严肃的样子。可是,对不起呀,华宇,我此次来。便

  • 玲珑九月在线阅读第6节

    李渊闻言,又深深的看了李宽一眼,确定了一下李宽的境界——的确是四星武灵境!虽然天纵奇才,但却到底年轻!绝不可能脱离他李渊的掌控!既然如此……“好!”李渊的脸上露出笑容:“楚王,上前听封!”李宽便上前几步,微微欠身!只见李渊沉吟片刻,看着李宽,笑声说道:“楚王乃是事主,事情缘由经过最是清楚!”“既然如

  • 主播混过仙界[星际]第4章在线阅读

    一次不行会不会有下次,她南栀是不是注定要被安洁撞上?不会非要人命才能体现出男主的权势滔天和他对女主深沉的爱吧?总不能为了躲避可能出现的意外一辈子不出门去,这几天出门一定要万分小心,事事留意,先观察观察情况,确定她这个炮灰是不是一定要被女主伤害,是不是注定要为男主女的爱情牺牲?然后再想对策。不幸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