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火影之崛起1899年的夏天(三)

2021/6/11 14:43:30 作者:恋神 来源:飞卢小说网
火影之崛起
火影之崛起
作者:恋神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一卷火影,以完结!第二卷海贼:以弃(可以不看)第三卷神之墓:新的开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辛西娅从昏睡中醒来。

四周昏暗,月光只有一点,半边身体都很疼——她肯定伤得不轻,但浑身知觉仍在,应该是没有缺胳膊断腿。一想到不论结果如何,事情都已经结束了,她就忍不住轻轻吐了口气,牵起脖子的一阵疼痛。

“辛西娅?”

一个影子扑过来。

辛西娅微微扭头看着床边的阿不思(脖子又一阵疼痛),月色下勉强能看出他蓝色的眼睛充满了血丝,面颊消瘦而苍白,赤褐色的头发乱糟糟的,毫无形象可言,而且——而且他的鼻子断了!

[很好],辛西娅想,[山羊弟弟果然还是如此暴躁。]

辛西娅已经在思考好了以后如何把阿不福思教育成一位合格的绅士了。

她看着阿不思挥挥手布下一个静音咒,然后轻轻问他:“阿莉安娜?”

“就在你旁边”,阿不思回答,他拿掉了挡在辛西娅眼睛上的一缕头发,手指凉极了。

辛西娅忍着脖子上的疼又把头扭了回去,还往里翻了翻身。

她看着从窗帘缝儿里泻进来一线月光,依次打在地上、床上、地上和门上,突然安静地明白了自己对这个人的心意。

[就是这样了,可惜就是明白的有点迟了],她想着,心里平静极了。

“辛西娅?”阿不思的声音可怜兮兮的(很好,辛西娅觉得这个形容太妙了!),辛西娅觉得他声音又轻又紧,“你是生气了,还是不舒服?如果觉得不对劲一定要说。”

“都不是”,辛西娅嘟嘟囔囔地说,她惊觉自己的声音粗哑,还带着一点哭音,“你丑到我了。”

然后她反应过来自己是想哭的——或许是因为身上又疼又痒。她感到泪水从自己的眼眶里溢出来,先是爬满了昏暗的视线,那一线月光在眼前晃成模糊的一潭,然后眼泪开始流向自己的面庞,粘得满脸都是。她不想让阿不思看出来,那一点儿也不好看,也肯定让他难过,她想他已经足够难过了,可有时候哭泣就是这样,开始了就停不下来了。

“辛西娅?”

“我还以为你不想要我们了呢”,辛西娅抽噎着说,她终于说了,“我一天到晚都看不见你。”

阿不思静止了一下——这完全不像她,辛西娅是那种被布莱克校长扣了二十分以后可以一边赢回学院分一边给斯莱特林学院下绊子的学生,她是本届为赫奇帕奇加分和扣分最多的。他一直觉得如果辛西娅发现什么让她看不惯的事,她就会挥起扫帚或者魔杖来打他。

辛西娅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觉得难为情,但今天晚上的环境和时间都刚刚好,于是她继续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哭。奥菲亚走了,她去找自己的女儿了,但她已经对我很好了,不能再好了,我占了她女儿的位置,不能要求更多了。他们也分开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我们曾经血脉相连,但一直形同陌路。”

她抽抽噎噎地说:“我讨好他们,可什么用也没有。我去了赫奇帕奇,可奥菲亚还是认出了我是个冒牌货。”

“我很努力了,阿不思,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阿不思静默地望着她的后背,他发现辛西娅很可能不是海默夫人的亲生女儿,但这并不是让他惊讶的,他惊讶于辛西娅的内心和经历。

“每个人都没有错,每个人都是有道理的,阿不思。我的道德和理智告诉我他们没有错,可我很不喜欢,我觉得委屈,但我好像也不占理。”

辛西娅抽噎了一声,接着咬住了被子,她的哭声在背上的轻拍下渐渐平息了,然后她瞬间就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了。

好一会儿,一线月光下的两人都很安静,阿不思的手放在她肩上,给了她一点儿力量,他长久地凝望着辛西娅躲在被子里的身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辛西娅平静了,她闷闷地说:“你不要笑我就好了,说的乱七八糟。”

尽管辛西娅看不见,但阿不思还是摇了摇头。

“你把这里当成了一个新的家了,是吗?你害怕它分裂?是我让你恐慌了吗,辛西娅?”

阿不思的声音有些发抖:“对不起,辛西娅,我迷失了,但我想现在我已经清醒了。”

辛西娅猛地感到一阵生气,她转过身来(剧烈的疼痛),又带了点儿哭腔,她用自己完好的右手打他:“你该这样和阿不福思阿莉安娜说!你忽略了他们!你该这样和你自己说的……”

辛西娅的声音低下来:“我真害怕那样会毁了你,阿尔,我明白一些你们的那些计划,但你从来不是为了自己的目标而杀害无辜的人,你会被自责和愧疚淹死的。”

辛西娅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想到这么多东西,暴躁山羊弟弟肯定从来不想这些乱七八糟。

她有时候真羡慕阿不福思(但她又想起了阿不福思可怕的成绩单,她瞬间就不羡慕了!)

她感觉阿不思在不停地发抖,辛西娅惊觉自己说得太多了,阿不思肯定已经想过这些问题了,但她又揭了一遍伤疤!只为了可笑的发泄!

阿不思把头埋在她脑袋旁边的枕头上,辛西娅看不见他的表情。但辛西娅知道他在自责,他一向是个道德感很强烈的人。

——这个时候乱发什么牢骚!辛西娅!

于是她也自责起来,辛西娅把脑袋挪了挪(脖子上到底用了什么药?可真够劲儿的),好给这个该洗头的赤褐色脑袋腾地方(他肯定打完了架以后就没洗头),她抬起自己那只没有受到损害的右手,去拍左边的阿不思的肩膀,一下一下顺他的背,直到感觉到手底下的他的背不再抖。

“反正又没什么事,什么都没发生呢,而且好多事和你根本没关系,我就是发发牢骚”,辛西娅说,“不用哭丧着脸。”

阿不思摇了摇头,他停了一会儿,直到辛西娅看见他紧攥在床沿的手放松了一些,才听见他说:“阿莉安娜活不久啦,她本来……就不太好,这次极大地伤害了她的身体,可能熬不过这个冬天了。阿不福思中了两次钻心咒,但万幸的是时间都很短,已经没事了。你……差点没活过来,但现在已经好了。”

“我很抱歉。”辛西娅轻轻地说。

“不”,阿不思打断了她,然后仿佛觉得刚才的语气太重了,又放轻了声音,仿佛在说梦话,“你救了她,是我。”

他抬起头重复了一遍:“是我。”

“阿尔!”

阿不思拍了拍她的手。

辛西娅抬头仔细去看他,但他向后一偏脑袋躲到了阴影里,辛西娅只好反手摸了摸他的手背和手腕,她小心地避开阿莉安娜的事情,企图说点快乐的事把阿不思从糟糕的情绪里拉出来:“我最后发的是治愈魔法对吗?我想它救了我。”

阿不思:“它救了阿莉安娜——我现在也没想明白那个魔法是怎么运作的,至于你,我得说我采取了激进的手段,你的情况很危急,我当时实在没办法了。”

他没等辛西娅继续询问,接着说:“我给了你一管独角兽的血。”

独角兽的血!辛西娅的注意力完全被转移了!她差点儿从床上跳起来!

阿不思及时伸手摁住了她,他真正被她的行为逗笑了。

辛西娅连身上的疼都顾不上了,她咧着嗓子吼:“独角兽的血!你疯了!我现在是不是要完了?你快看看我身上的诅咒!你那是什么表情!”

阿不思摁着她:“好吧,好吧,我从头说。”

阿不思:“六年级,我们那次吵架以后,我去了禁林。那是一次很奇妙的经历,我往里走了很久,看见一只独角兽——他受伤了,我想我救了他一命,或者让他好过了一些。”

辛西娅:“然后你收集了一管血?”

“不是的,他的伤口完整地愈合了,没有伤口,然后银白色的血液从他身上溢出来,漂浮在我身边,我把它们收集起来,正好一管。”

辛西娅惊奇地望着他,但又觉得阿不思·邓布利多理所应当会有这样奇妙的经历。

“一管独角兽自愿给出的血,应该具有神奇的魔力,马人告诉我我会有一天用到它,我想我用对了,如果我没记错,你的魔杖杖芯是独角兽的尾毛,对吗?”

辛西娅一瞬间觉得自己看到了日后的霍格沃茨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但现在这不是重点!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哈利·波特》里喝独角兽血的没鼻子怪!

辛西娅指着自己,完全忘了身上的疼痛:“然后你给我吃了?我不是怪你——我是说诅、诅咒,我从来没听说过独角兽的血可以这样用!”

“辛西娅”,阿不思的蓝眼睛里有水光,“我也没见过这样的用法,但我当时简直是灵光乍现,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而且”,他又高兴起来,“我想是没有诅咒的,你没有看到当时的情景,非常神奇,我把它拿出来,拔开软木塞,然后那些银白色的液体自己流出来,飘到你身上,一部分进入你的嘴里,一部分附在身体上,它们是自愿的。”

辛西娅突然想起他来圣芒戈看坎德拉的那天手里的银白色魔药。

“那管魔药?”

阿不思点点头:“我曾以为马人指的是妈妈,我曾经冒险给她一试,但——但它流不出来,它拒绝了。”

“我想它是有一定的使用条件的,你当时救阿莉安娜的行为应当是条件之一。”

“阿尔?”

阿不思露出一点笑容:“辛西娅,一般你想安慰我的或者劝我的时候才会这样叫我。”

辛西娅:糟糕,被发现了。

但她还是按自己的想法说了:“阿尔,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总扛着所有事。”

阿不思停了一下,点点头。

“现在你必须休息了,你伤得很重。”

但辛西娅完全不想休息——她都有了独角兽自愿献出的血这样神奇的东西了,为什么要休息!她现在觉得自己随时可以举起魔杖决斗!

她的目光里这样明晃晃地写着,然后她思考了一下:“那我为什么还这么疼?我的脖子格外疼!”

“长出骨头、肌肉和肌肤的过程当然不会太愉快,你的脖子疼是因为它们正在为你修复它,而且我和圣芒戈的医生都认为你可能发生了一些变化。”

什么变化——等等,圣芒戈!阿莉安娜!《保密法》!

阿不思挥了挥手,把又想跳起来的辛西娅摁下去。

“我托了朋友,这间病房里只有你一个病人,你明天就可以和阿莉安娜说话了。现在,睡觉。”

辛西娅看着阿不思挥挥魔杖,悲愤地合上了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没想当皇后(重生)奇葩亲戚

    易溪去萧仪的房间,把她的床铺好,“仪仪,你早点休息,明天我还有事找你帮忙”易溪想着再这样下去,日子没法过,准备明天去山里看看有没有特别的东西可以拿出去卖。“好的,我知道了嫂子”萧仪开心的回话。易溪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一直在庭院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房间,瞬间有点不知所措,这个男人是这副身体名义上的老

  • 哥哥太好了怎么办[穿书]黑夜认错人

    桃子咧大嘴巴,诡异的笑着,“你丫,快给我起来,别整个像个弃妇一样!”说完,她又突然捂住了嘴,她脑子应该不会那么健忘吧,知不知道正披着散乱头发坐在床上的那位可怜人才失恋一个星期。“我就是弃妇,怎么啦,怎么啦!”苹果表现得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双脚在床上乱搓,两手还配合着在眼睛上揉捏。“好啦好啦,周一就

  • 天罡情仇录在线阅读第2章

    我扭头看向身后,落地窗前放着一副围棋,两把藤椅,平时我爸没事的时候会自己在那摆弄,此时那里坐了一个人。我看过去的时候那位陆先生也正好抬头,对着我点了下头,视线没有停留,便又垂眸看向棋盘,捏起一枚黑色棋子摆了上去。他落子很轻,所以我进来有一会儿了却没发现客厅里有第三个人的存在。这人的手势有些奇怪,是用

  • 一拳:我跟龙卷那点事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小米就起来了,麻灰色的粗布衫,是和碧云碧兰昨天穿的一样的衣服,然后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这个小院子里,除了这件屋子,还有两间,都是挨在一起的,小米现在住的这间在最左面,靠近通往外面的圆形门洞,其余两间应该也是住的府里的丫鬟,现在天还早,都没有起来,院子南面是昨天关着我的那个小屋,东面一

  • 倚天之娶个老板娘之凉州女狐(4)

    凉州夜晚是妖怪最活跃的时间,太阳一落山,家家户户关紧门窗,并贴上跟阴阳师买的结界符,一个个的老百姓都安分的躲在家里,谁也不敢出门。他们到凉州的时候是戌时二刻,外边已经掌灯,街上荒凉孤寂,一个人影也见不到。叶肖姜带着叶清泪去投栈,在客栈外边设好了防妖结界,他这才放心的出去寻找女狐的线索。叶清泪虽说挺想

  • 穿越当了店小二之皇上来了(10)

    帝华宫内,穆寂风侧身躺在榻上,脑海里一直都在想着冷宫里皇后那不施粉黛的容颜,昨日去冷宫观察了那皇后一番,穆寂风发现这皇后的确如李嬷嬷说的那般很平静和和善。这侯青宁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为何能把自己的恩宠表现得如此不在乎?那日在凤德宫那般清澈的眼神又回到了脑海之中,穆寂风有些懊恼自己最近总是想起那干

  • [综影视]乱点鸳鸯谱在线阅读背书 (捉虫)

    “今日你们便把《内丹术》都熟读,练出一百个补气丹在一个月之内。若是练不出把书抄十遍。”说完便悠哉游哉的走了。这下轮到沈嘉悦发愁了,她跟本就没炼过丹啊。听着师傅的意思就是看着书去炼丹了。叹了一口气:“唉。”又不甘心的谈起头来问道:“师兄,你会炼丹不?”“不会,不曾学过。”季怀答道。这下完了想着跟师兄学

  • 诸天大合一之第六章

    “哎~”这一次为悲哀的我再次叹口气吧,在学校门口我徘徊呐,你说怎么好死不死的就想到昨天的那么些画面了啊,那,那个臭小子万一对霓儿说昨天我对他的‘告白’,……抖啊~霓儿那鬼不把我直接毁了啊!!!“啊,夏天,嘻嘻!”“霓儿!!!”见鬼的,怎么说谁谁到啊!等下不会再出现一个瘟神吧。。。“嘿,那个谁!同学…

  • 万界穿梭旧日之谜(2)

    在殷明的安抚下,玉珏清醒过来,“爹……,娘和二娘救回来了吗?”“她们都平安地回来了。珏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怎么就确定夫人她们一定在破庙,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冒险,还满身伤地回来。“难道你那天说的都是真的,琼儿她……”琼儿!玉珏听到妹妹的名字,冷不然颤抖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正常。“爹,琼儿怎么样了?

  • 玄幻:我能把诗词化为力量在线阅读第九节

    梦天的这一举动立即引起了张天鹏的注意,张天鹏有些焦急的拉着梦天的衣袖。尽量把自己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梦天,好汉不吃眼前亏,别和他们起冲突。他们人多”梦天回头看看张天鹏,自己要是以前绝对会能少一事就少一事,但是梦天明白自己现在是守护人间者,有些事情是必须要面对的,今天就先拿他们试试自己的身手吧。“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