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生活爱情公寓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6/11 14:09:48 作者:咸鱼小雨 来源:飞卢小说网
生活爱情公寓
生活爱情公寓
作者:咸鱼小雨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想创想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爱情公寓,单女主诸葛大力(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看着和其他人对比而显示出的先锋那轻快的步伐,听着通讯器里斗士、使者和博士上气不接下气却又不肯停止的斗闹声,辛格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探雪杖,丝毫不敢有一丝的大意。现在的他已经无法是用眼睛看、用耳朵听、甚至是用仪器来踏入这片生命禁地,而是完全用心来感受、了解和防御。现在他觉得自己的探雪杖、防护服、甚至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在捕捉不同的东西。

嘈杂的通讯器里突然迸发出影子一声急促的警示:“虫子”。

还没等辛格做出指示,先锋就像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一样,一个后空翻,借助着腿部的特殊构造,身体“疾驰”着向队伍的后方飞去。说是疾驰,可辛格可以看清楚先锋从起跳、空中翻起、转身,以及两手的探雪杖在身体调整过程中所处的位置变化的每一个动作细节。

突如其来的危险让小队的其他人努力用最快的速度形成半圆形防御阵型。这是他们经过历次战斗后总结出的对付虫子们最常用的阵型,也是经过统计伤亡比得出的伤亡比最理想阵型。

辛格站在队伍的最边缘,扫视刚刚形成对峙的战场上,三具虫子的尸体已经躺下了地上,其中一只身上明晃晃竖着一支探雪杖。先锋和一只身材清瘦虫子缠斗在了一起,影子则整个人小腿压在身下,仰面滑倒在雪地中队伍的另一侧,如果不是看雪地上滑行的痕迹,几乎看不见影子的存在。一对探雪杖已经不再他的手里。风雪迅速的把滑行的痕迹和三个躺着的虫子从雪地上抹平,只有一只探雪杖孤零零的竖在那里,似乎要告诉大家这里曾经有过生物的痕迹。

东方蜚用战刀隔开了缓缓飞向自己的探雪杖,他身边的一名死士却没有这么幸运,由于只是单纯的飞行和探寻,它还没有完全适应这特殊的环境。在正常情况下,作为训练有素的战士,不要说看着一样东西疾驰而来,即使用耳朵听到声音,也会立刻做出应对的措施,可现在看着一只探雪杖缓缓向自己飞来,在这名死士的心里首先想到的是对人类的鄙薄,可等他想用武器拨开或躲闪时,才知道自己的动作有多慢,而速度虽慢的探雪杖仍可以实实在在的透过防护服深深的扎入身体里,风雪夹杂着的寒气以身体几乎感觉不到的速度注入防护服中,立刻就终结了生物的生命。

从最初在行营里对斑无命这群蠢货和愚蠢的人类的不屑到行进在极寒之地搜寻人类的懊恼,直到发现抵抗组织小队的兴奋,都被慢慢倒下的三个死士所带来的愤怒代替了。

看着拥有奇怪腿部的人类用自己完全可以看清楚的每一个步骤,毫不费力的把光滑而尖锐的合金探雪杖分别刺在了两个最先落在地面的蜚蠊死士的身上,然后通过身体迅速下压,借助合金腿部的力量形成了向后翻腾的反弹力,并把探雪杖从两个死士的身上快速的拔出,竟然让自己辛苦选拔和训练出来的两个蜚蠊死士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整个身体就僵在了雪地上,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

以先锋这个速度做出的瞬间反击,如果是在正常的环境下,即使是一只没有受过什么训练的蟑螂都可以轻松躲过。可在这雪域之中,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如同是进行教学分解训练一样——清晰、精准、有效。

探雪杖前端在雪的反射下显得格外刺眼,让东方蜚心中原有的的骄傲和愤怒化成了巨大的力量,不顾一切的冲向这个特殊构造的人类。

因为自身的异化,在正常的环境下,他们通过飞行、手刃和先进的武器,无论是一对一

的单兵还是集体作战,都比人类占据极大的优势。特别是蜚蠊死士又称得上精英中的精英。

可如今在这种极寒天气下,任何现代化的武器都在大自然面前显得苍白无力,它们的翅膀和手刃也因为寒冷而不得不穿上防护服,这样一来曾经的优势反而成了最大的负担。特别是出师不利让这些久经沙场的蜚蠊死士们感到了恐惧。

十一只虫子形成了上五下六的弧形包围圈。

“弟兄们,是蜚蠊死士”。

蜚蠊死士是抵抗组织最不愿意提到的名字,他们的残暴、凶狠、狡诈、恶毒、难缠。他们是各族虫子中的最强者构成的特种部队,被蜚蠊帝国誉为绝命之师。

十一只虫子伫立在那里,与小队形成了对立之势。双方的距离并不远,但特殊的气候特征导致没有谁能够象先锋那样风驰电掣。

“速战速决,列阵攻击”辛格坚定而快速的下达了作战命令,之后毫不犹豫的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以一上一下两个死士奔袭过去,此刻他只想着尽最大可能消灭对方,杀出一条生路,却不知道正在和他对阵的对手中居然有蜚蠊死士的最高指挥官——臭名昭著的东方蜚。

刚刚因为失去同伴而感到诧异和惊恐的死士们看着面前对峙的人类的各种稀奇古怪的表现,在防护面罩里的脸上都露出了狞笑:

那个在弧形阵型左侧最边缘的家伙,把所有可攻击部位都暴露在自己的面前,还不顾一切缓慢的向自己冲过来的蠢货,完全暴露了人类愚蠢的本质,那个离他最近的娇小的家伙,看身形似乎是个雌性,也以同样的姿势奔过来,第三个蠢蛋居然站着不动,双手把探雪杖呈一横一竖的样子冲着他对面的两名死士示威性的比划。

更可笑的是,站在最中间的家伙虽然也飞奔出来,但不知什么时候扔出三个毫无杀伤力慢悠悠的雪球,雪球在运动中不时的因为摩擦力而导致的雪沫与雪球的分离都看得清清楚楚;在扔雪球家伙不远处站着一个同样不高的小个子,可连探雪杖都没举起来,就在那老老实实的站着,在他旁边不远处的大个子好歹有些个力气,可不知哪来那么多的背包,全都被他踢飞了出来,踢向了虫子包围圈最后一个飞在空中的死士。

在包围圈最后站在雪地上的虫子直接奔向了滑在雪地中手无寸铁的影子,在他的意识里,这个在小队最后的家伙一定是个难对付的角色,他刚才出手能杀死自己一个同伴就是最好的证明。如今,他赤手空拳,又滑倒在地,这是绝佳的刺杀机会。

蜚蠊死士们很快为自己的盲目自信和轻敌付出了惨重代价——因为他们在以往从未和这支特殊的抵抗组织秘密小队集体亮相打过交道,他们不仅每个人都训练有素、身怀绝技,而且针对极寒地的特殊气候环境演练了不同的配合与技战术,这对于在其区域所向披靡的蜚蠊死士而言无疑来到了地狱。

最先倒霉的是包围圈中飞在空中最边缘的虫子,它以不变应万变的方式用战刀几乎劈开了所有飞向它的背包,可最后一个小背包却莫名的缠在了它的脖子上,还没等它弄清楚如何摆脱背包,远处的那个站得老老实实小个子人类居然冲它挥挥手,然后背包就裂开了,同样裂开的还有虫子的脖子——那背包里放的是“机师”预先准备好的空气压缩弹。

可这对于那个冲向雪地中手无寸铁的人类的死士而言,他什么也看不见,无法使用自己的手刃,只能用战刀的死士们此时秉承着狭路相逢勇者胜的信念和固有的对人类作战的骄傲,开始放手一搏。

在最中间的两个死士一个在空中,一个在地上仍没有动,虽然两侧的厮杀声和同伴裂开的惨状都在他们眼前历历在目。因为他们对面的人类依然没有动。

三个慢悠悠的雪球和站在最中间的人类同时奔向站在中间死士左侧雪地上的死士,此时他们的右侧已经呈现出4对2的形式,倒底是集中优势加入4比2的战团还是和自己左侧合作,4个人同时除掉这个飞奔来的人类,还是按兵不动,因为他们的对面还有三个人类的意图不明显。

就是这些许的犹豫,给他们留下了不可挽回的遗憾——死亡——因为刚刚踢包裹杀死他们一个兄弟的大个子动了起来,根本不管对面对峙的死士,而是直接也奔着三个雪球的目标而来,迎击雪球的死士上空的队友立刻赶来增援。

在最中间空中的死士终于动了,他把目标锁定在了那娇小的身躯上,他下面的死士还是没有动,但死亡的气息进一步弥漫开来。

一团白色重重的摔在雪地里,被雪迅速的掩埋,那是刚刚和东方蜚对阵的先锋,即使占据了速度上的优势,但东方蜚的强大已经超出了金乌小队队员们的预想,这一击再一次让蜚蠊死士们士气大盛,虽然又有3只蟑螂把丑陋的尸骸留在了这里。一个是去追击“影子”的死士,他赶到近前时,“影子”已经消失了,等他做出反应时,那可怕的身影已经从雪中窜出到了他的背后,“影子”右手防寒服的中指出现了一只锋利的三棱指刀,这是影子的贴身武器,也是此次小队成员的救命法宝——“机师”根据小队成员的特点,把每个人最贴身的武器都进行了改造,让他们按照每个人平时最习惯方式掌握着贴身武器的藏身之地,并保证他们出入自由,仅这项任务,“机师”就反复研究和实验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如今它的威力终于体现出来了,当“影子”把指刀从敌人的防护服中拔出来时候,冷气迅速充盈进了防护服,防护服里的死士瞬间就成了一具僵尸。另一具尸体的死相就显得惨了些,那个在空中要支援地上迎击三个雪球的兄弟的死士还没等俯冲下来去阻止对面奔来的大个子,居然被眼前一团无声无息的白光击中,那是“机师”的贴身武器——芒刺,没人看到“机师”是如何移动过来的,也没人知道“机师”把武器藏在哪,更没人知道它是怎样发出,它和极寒地的光芒完全融合在一起,就这样准确的刺在这名死士的身上,并洞穿了他的身体,在这样一个让所有物体速度都变得极度缓慢的空间里,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动力可以驱动这神奇的武器,可是,被击中的死士已经无法思考这个问题了,他的尸体慢慢的但却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完成了他的初衷,和大个子对峙的死士祭出了战刀,使出浑身的力气劈向飞奔而来的图额,奔跑的图额,自上而下冲击而来的对峙死士的和重重摔在地上的死士竟然在一瞬间全陷入了可怕的雪泽之中,带着漩涡的雪泽很快把这三个生物从世界上淹没,雪泽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东方蜚把战刀指向了倒在地上的先锋,比起用武器屠戮人类,他更喜欢用自己的手刃来拗断人类的脖子,他喜欢那骨头碎裂的嘎巴声和人类脸庞的扭曲感,可惜在这可恶的极寒之地,他的手刃毫无用武之地,他还失去了7个精英勇士。

“必须尽快结束这次战斗”东方蜚清楚现在这支人类小分队也是同样的想法。他知道子在双方人数相等的情况下,现在无论哪一方只要铲除一个有生力量都会带来双方心理和战术上的的微妙变化。而他面对的这个杀死两名死士的人类应该是这个小队的最强者,必须要尽快铲除。想到这,东方蜚以一式戳刺把战刀迅速的向先锋插去,这把号称“霸日”的战刀不仅仅昭示着他东方蜚的赫赫战功,更承载着亚蠊一族的荣誉,作为五大圣族中最末的一族,东方蜚和他的家族是用战斗和鲜血捍卫着他们在帝国的地位。

霸日没有穿透先锋的胸膛,甚至都没有碰到先锋,挡住它的是两支探雪杖,那是使者的探雪杖,这让站在中间准备和他对打的死士非常不满,但却没有机会发泄,因为刚才和雪球一起攻击自己左侧的小个子在对付自己同伴的时候稍上了他。一支探雪杖笔直的扎向他的前胸。

先锋很快弹了起来,把两支探雪杖再一次投掷出来,这一次对着的是东方蜚。

斗士的三个雪球终于和他的探雪杖同时冲向了眼前的死士,死士的战刀准确的隔开了探雪杖,可他忽略了那三个雪球,在这冰天雪地中,代表着死亡使者的雪球。三个雪球中的最后一个突然加快了速度,如同火箭的推动器一样。最后一个推动第二个,第二个推动第一个,而第一个雪球终于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那是一个雪花状的却通体乌黑的柱状体,这奇怪的柱状体旋转着穿透了蟑螂的防护罩。没有人听得见他倒下前从嘴里惊恐的喊着“黑斗士”——那是斗士的防身神器,也是人类反抗组织秘密行刺小组刺杀蜚蠊帝国高官的法宝,更是整个人类反抗组织的标志“黑血”,使用它的人就是虫子们闻之色变的黑斗士。而他今天竟出现在了这支神秘的小队中,可惜虫子们不会知道了。

辛格和两只蟑螂处于鏖战的状态,虽不至于落败,但此时的他却心急如焚,就在他的旁边,博士已经险象环生。“即使自己倒下,也绝不能让博士出事”想到这里,辛格舞动起两根探雪杖,雪地上的雪如龙卷风一样形成了漩涡并旋转起来,把自己和博士所在的区域变得视线模糊。

东方蜚的霸日再一次发挥出强大的威力,他引以为傲的一式遮天蔽日毫无征兆的使了出来,先锋又一次重重的飞了出去,四根探雪杖全部被挑飞了,他知道机会来了,对方几乎没有抵抗能力了,他可以在杀死眼前这两个赤手空拳的人类后他去支援他的手下了。他狂呼着——虽然没有任何人能听得到这疯狂的呼喊——将霸日刺向他对面刚才挡住他杀死先锋的家伙,他看上去比先锋弱多了,可在自己的全力一击下,受到重创的居然是自己认为人类队伍中速度最快、实力最强的家伙,而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子居然刚才第二次接住了自己的霸日,可恶的是他竟然没有看清楚接住霸日的是什么?

辛格的探路杖停止了挥舞,雪渐渐的散落,两把利刃穿透了他的防护服,血与刀刃凝结在了一起,他就这样直挺挺的站着,鲜血从口中喷溅出来,防护罩里已经看不清辛格的脸,利刃的另一头,两个握着刀柄的蜚蠊死士也已经僵硬了在他们的旁边还躺着两具蟑螂的尸体,那是博士在辛格保护她时和“影子”联手的杰作。

辛格用自己的漫天飞舞把生命定格在了公元3000年的极寒之地,也把艰巨的任务留给了幸存的小队成员,余下的两只蟑螂的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那里面含着恐惧、愤怒与绝望,两只蟑螂看着三个对手渐渐缩小了包围圈,准备拼死一搏的时候,突然刚刚消失的雪泽出迸出一个长着翅膀的超级怪物,怪物很快分成了三个部分,那居然是刚刚掉落雪泽的死士和图额,图额紧紧抓住死士的下肢,死士居然在求生的本能下激发了力量从雪泽中飞了出来,只不过他带出来的不是朋友而是对手,图额握住他的下肢竟硬生生的把这只蟑螂撕开了,鲜血迅速的冻结并打在在场每一个生物的身上,剩下的两名死士不约而同的投出了自己的战刀然后冲向了刚刚逃出雪泽的图额,雪泽的漩涡再一次把三个殊死相搏的生物卷了进去……

使者看着刺向自己的刀尖用尽全力的向后退着,无论是他的每一步退后还是东方蜚的推进都耗费着双方残存不多的体力,一个寻机求生,一个志在必得,双方都催生着各自的极限,躺在地上的先锋努力的想站起来,可体能的急速损耗已经使他完全处于虚脱的状态,除了大口的喘气他什么也做不了。

使者忽然直挺挺的向后倒去,凶残而狡黠的蟑螂抓住了机会,那对被防护服保护的翅膀再一次展开,助力他腾空而起,然后双手握刀,俯冲下来,手中的霸日在白光映射下发出青色的寒气,和四周的冰冷结合在了一起,直上之下的刺了下来,似乎要把这已经失去抵抗的人类穿个透心凉,来喂饱他的战刃。

风幽鸣的脸上露出了没人能看得到的微笑,他的双脚蜷起,整个人缓缓的移开的了霸日刺下的方向。

“在绝对零度的温度下,重力一定会受到影响,这次是我的机会。”从记事开始,他就拥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一种无法对被人言讲,说了也不会有人信的能力——他觉得他的耳朵可以听到地面上最细小的声音,并以此预知出所处地壳的变化。这一次他听到了积雪下面的大地在对他说话,他知道那是对他说的话,让他做的事。

霸日狠狠的扎进了雪中,几乎只剩下刀柄。风幽鸣在双腿的蹬地的力量和霸日对雪地冲击的反弹力的帮助下,整个人凌空起来,他手臂上的防护服隐隐的露出了一排和蟑螂进化的手刃同样的锯齿状锋刃,那就是他刚才接住霸日一击的武器,他的贴身武器——灭镰。这锯齿状的刀刃就这样在风幽鸣拼尽力气的挥动中缓缓的切向了东方蜚的脖颈,风幽鸣甚至都看清楚了眼前这只蟑螂那双惊诧的复眼散射开来的样子。东方蜚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拗断人类的脖子了。与此同时,一声惊天的巨响从风幽鸣的背后传来,他的后面突然全部塌陷了下去,他知道这是大地在呼唤他了,下面是万丈深渊。这一次,重力加速度没有帮助自己。

“使者、风幽鸣……”本就被厚重的防寒服隔音的嘶哑呼喊声只是通过通讯设备象征性的在死去、正在死去和活着的队员之间传达着曾经的战斗的情谊,就如同那些刚才还张牙舞爪的蟑螂兵的尸体迅速的被积雪吞没一样,只有喷溅出的棕黄色的血液在空中凝结成的鬼斧神工的冰花,并一瞬间的在小队人的眼前闪过,风幽鸣笑了——使者终于成为了死者,原来大家还记得他的名字——风幽鸣……

而此时,斑无命正享受着由煮沸的人血冲泡的咖啡,悠闲的等待着派出的侦察分队反馈回他所期盼和设想的人类小分队全部被消灭,蜚蠊死士同样失去联系的消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浪子游侠之金风玉露在线阅读第七节

    古征慢慢地向着军营摸去,突然他停住了,回头看去见鲁艺和赵新川两人在那发愣踌躇不前。他知道他们俩或许是怕了,毕竟这是敌方军营,硬闯被发现只有死。古征慢慢地退回对鲁艺和赵新川两人说道:“这样吧,你们在五里外的山坳等我,我一个人方便目标也小。”鲁艺和赵新川听闻此话后激动不已,连忙称是向后方退去。古征没有急

  • 龙王传说之强者系统在线阅读第二节

    “卢逸波?是你啊!”杨梅一听声音立马识别出电话里头的人就是卢逸波,卢逸波大惊“哇哈哈,女神居然记得我!哈哈,记得我。”一旁的小女孩看着卢逸波满脸幸福的样子有些想吐,“不就是个美女么,叫你一声就这么激动,想我在家时她叫我我还不理她呢。”看着卢逸波激动地有些忘了正事,小女孩跑过去打了打卢逸波。说:“干正

  • 睡了好友的哥哥怎么办在线阅读第5章

    我在夜间加了几次木料。为什么我要一次次适量地加木料?因为木料加得越多,火烧得就越旺,周围的温度就越高。我需要保证这周围的温度是人体舒适温度。加太多木料虽然省事,但是却会造成温度太高,对维朽不好。我现在的能量还剩下75%。虽然我现在都是在做一些小消耗的动作,但是怎么也会消耗能量的。量多质变。小动作多了

  • 网游:神级契约忍足姑娘

    再次醒来是在一间病房里,若晗一个人躺在床上,周围没有任何人。睁开眼睛,若晗不太敢动,不太敢确定现在的自己是个什么状况。因为她做了一个梦,一个真实到让她想痛哭一场的梦。在梦里,她看到了一个和自己有着相同名字的姑娘,不过那个姑娘姓忍足,中日混血,我们姑且称她为忍足姑娘吧。这个和她同名的姑娘身世有点坎坷,

  • 超武赘婿之相遇(改错)(4)

    在宫里待了一段时间,优夏并没有什么都没有做,她时不时的利用异次元空间将食物给送到山洞里,确保了那个叫做富冈义勇的少年不会被活活饿死。虽然根据她的第六感来说,她觉得那一位不像是无法独自生存的类型,不过这里到底是异闻带,有一些什么还值得探讨一二,可惜她暂时没有自由可言。要屏蔽来自于始皇帝对于她的监视,对

  • 娱乐之最强土地神在线阅读奶奶的梦

    王家村地属富阳县,由县城东边一条富阳河而得名,这个县城也名副其实,美丽而富饶,虽然只是县城,但其规模,人口,经济以及文化在大康的所有县中都是排行前列的。此时夜深人静,整个县城几乎都陷入沉睡之中,圣人街最北端的沈家却还亮着灯,沈子青的背脊挺得笔直,双手握拳放在身体两侧,跪在地上,俊秀的脸满是痛苦,他也

  • 神战纪之弑神在线阅读第10章

    9.“想要看看孩子?”海莉·惠尔顿作为这次宣传日程的负责人,她负责接待记者并且接受这次的宣传采访——毕竟她可是这座救助站里最为活泼漂亮、思维活跃的姑娘,甚至她也同样算是个文字工作者,由她来应付记者最合适不过了。“是的,毕竟我想如果能描述一下孩子们的状况,那么宣传应该会更加到位。”看起来有些软糯的小记

  • 都市之靠癞蛤蟆成神在线阅读遭遇王艳兵(求收藏求鲜花)

    “开启青铜宝箱!”“叮,恭喜主人开启青铜宝箱,获得黄金万两,此物是来自大明王朝首富沈万三的赠与。”开出黄金,姜帆有些怀疑是不是他开启的宝箱的姿势不对,不如怎么会开出黄金这样的东西,万两黄金拿到市场上卖的话,至少价值数亿大炎币,可是现在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他需要的是特殊的能力,强大自己的能力。姜帆手一

  • 龙迹千年之南越武王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在娱乐圈中有着实力派演员、礼仪教科书、完美好先生之称的薛安此刻正坐在家中,左手手中端着一碗红豆汤圆,右手拿着电视遥控器,脚下踩着一双咸鱼拖鞋,翘着他那放浪不羁的二郎腿,一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电视,对着电视中出现的那张俊脸“呸”了一声,露出了平时对着镜头对着外人不会出现的另一面。没了在外时的伪装,

  • 剑气锋芒在线阅读第九章

    蒋晔廷洗漱完出来时,路臻仍旧窝在那把椅子上,脸蛋红扑扑的,唯一不同的是手里的抱枕换成了今天新买的书。在研究“男人”呢。路臻看得入迷,蒋晔廷快走到他跟前了才反应过来:“你洗好啦?”“嗯。”路臻自觉地放下书,光盯着他瞧,也不说话。“看什么。”“看‘我的男人’。”路臻手里的书叫《I’mYourMan》,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