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十年如一初第二章

2021/6/11 13:21:37 作者:馆君 来源:17K小说网
十年如一初
十年如一初
作者:馆君来源:17K小说网
他年长她十岁,她是他父亲好友的女儿。两家历来交好,他与她也花香自来。两年前,他一直是围绕在她身边的一层保护膜,他对她千般宠爱,她对他万般依赖。两年后,这份依赖成了她的病理,她看着他与自己最好的朋友出双入对,看着自己最亲的亲人揭下人皮面具……绝望之下,她决定一了前尘旧往,催眠自我,以获救赎……都说杨氏集团的长孙杨启辰是才情出众,法界奇闻,却不料他为她甘愿屈身三尺讲台。你要问杨大教授最擅长的是什么,打官司?授课?不不不,杨大教授最擅长的,是如何变着法宠爱他打小培养的病娇小妻……时隔经年,杨大教授接受

是池敬渊座位旁给他递纸的那个男人。

注意到池敬渊锐利的视线,男人笑了笑,说:“抱歉,我只是忽然想到了这个。”

池敬渊转身将门带上,走到男人面前,询问他:“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那个是日本的童谣。类似于我们经常说的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男人温和的解释道,似乎并不介意池敬言的冷硬。

池敬渊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会儿,“你懂得很多。”

“我是一名教师,教授文学。”男人态度自然,眉眼和嘴角带着微笑的弧度,看不出任何问题。

池敬渊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主动伸出手来,“池敬渊。”

男人并不介意他之前对自己的防范,友善的与他握手,“赵恒。”

列车到站以后,池敬渊刚和警察做完笔录,警察还打算盘问他的时候,一名老警察走过来打断他们的谈话。

“池先生,麻烦你了,你可以离开了。”

池敬渊提起放在地上的行李,将帽子扣在头上,“嗯。”

“头儿,他可是第一目击者,这么容易就放他走了?”年轻的警察一脸诧异的问道。

老警察睨了他一眼,“你还有得学,那可不是咱们能够得罪得起的人物。”

年轻警察目瞪口呆的望着那相貌英俊的男人离开的方向,身上穿着二十块地摊货T恤的人,居然背景不凡?他果然还是太嫩了。

池敬渊刚走出车站,一位二十四五西装革履的男人迎了上来,恭敬的叫住他:“敬渊少爷,瑞光少爷已经在车上恭候您多时了。”

池敬渊仔细打量一番,也没认出这人是谁,不过提到池瑞光,他倒是记得。他的大堂哥,应该是奉家主的命令来接自己的。

“你是?”

“我是瑞光少爷的秘书,周宽。”

池敬渊点点头,“周秘书。”

赵恒做完笔录从车站出来,上的士的瞬间看见池敬渊上了一辆黑色商务车,他望着那个方向停顿了一会儿,在司机的催促下坐进车里。

“长大了,结实不少。”大堂兄关掉电脑,转头和池敬渊说话。

池敬渊和池瑞光并不熟悉,或者说他和池家的每个人都不熟悉,对方却自来熟的和他交谈起来。

“今天日子不凑巧,瑞安还没从学校回来,你有五年没见过他了吧?现在都长成大小伙了。”池瑞光主动挑起一个池敬渊熟悉的话题。

果然,提到池瑞安,池敬渊紧绷的神情松缓了下来。

“瑞安念大一了吧?”池敬渊算了算,池瑞安十九岁,应该是在念大一。

“嗯,就是长得慢了点,他一直说哥哥那么高,他肯定还会长的。”池瑞光拿出手机,翻了一张和池瑞安的合照出来,照片里还有一个五官秀美的女人,那是池敬渊的表姐。

照片里的池瑞安笑着露出一口小白牙,看起来十分青春阳光。那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弟弟。

“我发给你吧?我手机里还有不少瑞安的照片。”池瑞光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一路上和池敬渊没有半点尴尬,不管实际上关系有没有拉近,但面上总说得过去。

总归池敬渊对他没有威胁性,毕竟是要嫁出去的人,说来池瑞光也感到十分怪异,特别是见到池敬渊本人之后,一米八六的个儿,穿着简单的黑色T恤,露出蜜色的手臂,肌肉紧实,线条流畅,卡其色的工装裤,脚上踩着一双军靴。

剃着寸头,将整张英气十足的脸毫不遮掩的展露出来,提着简陋的旅行袋走在人群中,器宇轩昂,鹤立鸡群。

要不是他长得帅,还真撑不住这样的打扮,池瑞光看见池敬渊的第一眼就被震到了,他居然从池敬渊身上看到了匪气,眼神扫过来的时候,他甚至有点想叫保镖。

这样硬邦邦的男人,那位大人物真的会喜欢吗?

既然池瑞安不在家,池敬渊也没有回他父母家去,而是直接去了主宅,先是见了大爷爷,也就是池家现任家主,才去见了他的祖父。

“该说的你大爷爷应该已经和你交代清楚了,以后……”祖父叹了一口气,捧着茶杯摇摇头,良久之后才说:“你小心伺候二爷,人活着要紧,活着就有希望。”

“去吧,你的房间我让人整理好了。”祖父知道他和父母关系疏远,也没有强求他回父母那边住。

池敬渊也不会去,那边根本就没有他的房间,他的房间早就被改成了杂物间。

“嗯。”池敬渊舟车劳顿,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准备洗澡休息。

“嘶……”脱衣服的时候,池敬渊忽然感觉肩上一阵疼痛,他拧着眉转过头,肩上什么也没有。

疼痛只是片刻,缓过之后就没事了,池敬渊出任务的时候经常带着伤,这点疼痛他并不放在眼里。

浴室里烟雾缭绕,池敬渊背对着镜子弯腰脱裤子,镜子里他的肩膀上赫然印着一只乌黑的手掌印。

池敬渊从浴室出来,总觉得自己的肩膀不舒服,他抬起肩膀揉了揉,赤|裸着肌肉线条流畅的上半身,睫毛上有水珠从他的鼻梁滚落,低头时顺着他漂亮的腹肌隐没在黑色的草丛间。

抬手用毛巾随意擦了擦自己身上的水珠,池敬渊难得感到有些疲惫,他走到窗户边将窗户掩上,端起一杯白开水喝掉,早早躺到床上休息。

晚风吹动窗帘,夜空中的明月悄悄挪进云层里,庭院里的花枝颤动,树影婆娑。

黑暗中,池敬渊英俊的脸庞正眉头紧锁,冷汗直冒,拳头死死握住,浑身皮|肉紧绷,呼吸沉重,似乎陷入了梦魇中无法苏醒。

一声清浅的叹息声微不可闻,如惠风、如朗月。

一只素白的手在池敬渊因为梦魇而发凉的肩头轻拍一下,一道黑烟从他的肩头飘起,瞬间化为齑粉消失在空气中。

那只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还是这么不省心。”

梦魇散去,池敬渊紧蹙的眉头渐渐平展,那只手在他的额上轻弹一下,池敬渊立马陷入了黑甜的梦乡,安稳睡去。

被他踢掉的被子像是受到什么指引,自动盖在池敬渊的身上。

风吹云动,明月露出脸来,银丝滚边,金丝刺绣,茶白色作底的衣摆从窗边闪过,如梦如幻,辨不真切。

满室寂静,清辉泻下,映照出一地乱红飞入。

清晨,池敬渊从睡梦中醒来,感到浑身舒爽,拿起手机一看,居然已经八点了,他微微有些诧异的从床上坐起来,窗外有鸟叫声传来。

池敬渊往窗户的方向望去,窗户竟然大打开,他分明记得昨晚他将窗户掩上了,是风吹开的吗?

走近时,脚趾踩到柔软的花瓣,他捻起一瓣仔细端详。

是海棠。

他的房间在三楼,窗外就是庭院,院子里的花开得正盛,白的粉的红的,不同品种的海棠花瓣争相飞入他的屋内。

“海棠吗……”池敬渊的手指捻着花瓣,记忆中那个朦胧的背影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那年春色正好,海棠花开得十分绚烂,池敬渊也不过十岁,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池家人人敬畏的二爷。

月色清清,他一个人蹲在池塘边寻找池瑞安遗失的长命锁,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还差点掉进池塘里,幸好被人拎住后颈的衣领,从池塘边带到一块石头上坐下,奇怪的是,那条他找了很久的长命锁,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手边。

大概是他太过欣喜,等他想起去看是谁救了他时,只堪堪看见一道茶白色的身影掩映在丛丛海棠花后,风一吹,漫天飞花,再一看,早已没了人影,像是一场梦。

后来经过祖父之口,他才知道救他的那人是别院里那位神秘的大人物,也是他自幼订下婚约之人。

池敬渊吃过早饭,一早便看见大厅里坐了不少人,都是赶着回来参加他的婚礼的。

池家人口众多,自然人多口杂,见到池敬渊之后,每个人神情各异,有看好戏的,有不屑的,甚至有上来想巴结他的。

“我出去一下,中午不用准备的我的饭。”池敬渊不喜欢在这里待着,交代佣人一声,便径直出去了。

池敬渊一走,大厅里便响起了议论声。

“家主也真是放心,不怕敬渊跑了。”

“我看不会吧,毕竟敬渊这不是回来了吗。”

“那可不一定,毕竟那位估计年纪也不小了,又是个男人,你看敬渊那模样,哪里像是会屈居人下的。”

“哼,敬渊深明大义,可不像你们这些只会嚼舌根的。再让我听见这些话……”家主不知道什么时候杵着拐杖出现在大厅里,矍铄的双眼,直把在场的人看得背脊发凉。

“家主,那边派人送聘礼来了。”管家匆匆忙忙跑进屋内,和家主说道。

家主神情一紧,连忙让管家扶着他往外走,“快把人请进来。”

家主很是清楚二爷很看重这场婚事,三书六礼,一样不差,自然不敢懈怠了送礼之人。

大厅里的众人面面相觑,跟着家主去见识见识聘礼有多少,不过在他们看来,娶一个男人,意思意思应该就差不多了。

结果走过去一看,一个个红木箱子堆满了池家前院,一直堵到了门口,这架势真可谓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就连见多识广的家主也被这仗势吓了一跳。

树荫下站着一位着红底金线绣花旗袍的女人撑着一把油纸伞,婀娜多姿的向他们走来。

走近了,众人才看清油纸伞下的真容,鬟燕尾式发式,耳戴两颗珍珠耳环,妆容精致,容貌美艳妖娆,唇上涂着殷红的口红,更加衬得她皮肤苍白,没有生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网游之魔兽世界之暗娼(8)

    谢家书斋夕阳的暗黄的光线从窗纸中穿进来,在书桌上洒下一片沙金一般的光线。谢伟长——谢世年的长子此时正双手托腮,一副不堪其负的痛苦模样。“先生,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实在撑不住了。”谢伟长人是聪明,但是却不喜欢读书,这也是谢世年重金礼聘葛存信的原因。葛存信看了看旁边坐得笔直专心抄写《论语》的卢子秋,再看看

  • 魔姬的六零懵逼日常变故

    心思急转,很快就有了对策。一根柳枝抽来,他不闪不避,被狠狠打中,口吐鲜血飞了出去。一旁,暗中观察的苏靖晴眼皮一跳,望着被打飞的男人,只觉得一阵心痛,欲要出手相助。巫毒恶魔自以为胜券在握,抽出枝条要吞噬秦梦的血肉精华。异象突起,秦梦从地上迅速爬起,左手打在巫毒恶魔身上,嘴里念咒。“永恒冰域。”巫毒恶魔

  • (琅琊榜同人)半生,为珏第10章在线阅读

    司徒雪抬起纤纤玉指,指着巨蟒对赵氏兄弟说道,“杀了它之后,四阶本源珠归你们,幽冥狼的本源珠归我。”面对奄奄一息的巨蟒,这三人显然已经放松了警惕,瓜分起本源珠来。远处的莫林虽然听不清楚他们交谈的内容,但也猜到了几分。莫林眼中寒光闪烁,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这三人瞬间就被莫林列入了必杀序列,幽冥狼的本源

  • 都市之强者开光手在线阅读第八章

    大半日时光匆匆而过,晚上张无忌和小昭在庭院中散步,两人都是激动不已。想到两人历经千辛万苦,明日终于能得偿所愿,拜堂成亲,都是欢喜无限。两人QingAi甚密,相携散步谈心,直到深夜方才各自就寝。【次日】,张无忌一早醒来。杨天意便派人来为自己和小昭换上了新人衣冠。四海庄中央的大厅中悬灯结彩,装点得花团锦

  • 鼠人回忆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自家老大突然惨叫,还有那被冰封的毒气装置,让这群海贼们大惊一跳。直到兰修斯走出来后,他们方才意识到,刚才这一切都是这个小鬼做的。兰修斯走到小金雕身旁,刚才那一幕,他都看见了。手掌放在小金雕受伤的翅膀上,体内阴阳之力涌出。“小家伙,你很坚强也很勇敢,接下来这群海贼就交给我收拾吧”“叽叽”小金雕歪着头看

  • 摸金少帅之顽皮少年和便宜师傅

    第一章顽皮少年和便宜师傅上古时期,群魔并起,妖族岭立,人族百族争锋,整个天地群雄割据,但突然有一天,一群自称邪族的种族打破位面虚空,搅乱整个天地。一时间,魔族,妖族,人族被杀得措手不及,天地至强们与邪族之主纷纷交手,奈何邪族之主的强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战况愈发对大家不利。就在这时,一群神秘人突然出现

  • 当真记录

    经历了一阵时空扭曲,刘秦南多少感觉有点头晕目眩,而一回到自己原身就又感觉到了宛如灵魂被撕裂的痛苦,猝不及防之下就算是他也忍不住痛闷出声。一向比较警觉的他忍住疼痛先是抬头观察周围的环境。可他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和自己怀中抱着的小男孩之后,就是坚定如他也不得有点目瞪口呆了。地方是他的住所太清殿没错,可居

  • 我就是要娶师父!!!在线阅读第2节

    2X15年9月27日,A国。慕城是A国最繁华的海滨城市,海浪,沙滩,椰子树随处可见。和煦温暖的阳光倾斜,透过慕城第一贵族中学“慕城学院”高一3班的窗棂,目光尽处一条湛蓝的水平线,那是天与海的交界,描绘熟睡中少女浅蓝色无邪的青春。慕城学院午休时刻,高一3班的教室,岁月静好得有些可怕。小正太谭优优火急火

  • 少夫人又双叒睡着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十年前“哟哟哟,这是什么风把咱们的大将军给吹来了这小小的仙玉阁啊。”“嘿哟,还小小的,这要是小小的,,那什么样的才算大,说话不经大脑,真是都生下仙玉这么久了,还在孕傻期吗。”“师兄你,玉哥哥你看师兄他来做客哪有一点客人的样子。”“你啊,总是跟自家妹子过不去,秋儿别理你师兄,来陪嫂嫂说会话,等芷儿和术

  • 修道在聊斋重生

    秋夜笼罩下的宫闱,冷风萧瑟,落木纷飞。天子的圣驾穿过甬道,风吹的灯盏轻轻晃动,忽明忽暗的火光笼罩的甬道尽头,女子身着白衣的倩影立在风中。女子的年纪在二十岁上下,乌黑的秀发只由一支玉簪绾着,耳畔凌乱的碎发随风飘逸,勾出迷离的妩媚。橘色的灯光如袅袅生辉,她仿佛置身在飘渺的雾气中,未施粉黛的容颜看不到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