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非天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6/11 7:07:49 作者:亦琛 来源:晋江文学城
非天
非天
作者:亦琛来源:晋江文学城
宁静的夜晚,人界大地上,零星点灯光,却不见平日内眨眼的星星。人界一片安宁,天界长久酝酿的阴谋终于在阴暗中伸出触角。我很喜欢clamp大妈的《圣传》,所以借鉴了很少很少一部分写了这篇同人文。

笠珠被润玉抱着,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半是喜的半是吓的,只听润玉在她身后闷闷问道:“既然已经可以化形,为何还要维持鲤鱼的样貌?你是在戏弄我吗?”

笠珠垂了头,“我也不想的,星辉力量只在夜间达到顶峰,支持我化形一小阵,等天一亮,我就又变回鲤鱼了。陛下最近夜里睡得安稳,笠珠不愿打扰,不是有意瞒着的。”

“为何会这样?”

“这个……我还没修出内丹,灵力虽恢复得和以前差不多了,可不受控制,还不能自由运用。”灵力可以在短期内恢复,内丹却不能在三个月时间里重新修出一颗,驱除咒煞本也是逆天之举,不可能完全没有代价,笠珠想得开,但有一点,她挺担心,遂小心翼翼地说:“陛下能不能仍把我留在这里?我现在完全没有自保之力,如果回太湖,说不定还会被某些水鸟一口吞了,陛下若需要避嫌,我不化人形继续假装寻常灵宠就行。”说完却感觉身后人抱得更紧了一些,温热的气息就在耳边,惹得笠珠一阵阵的脸红。

好像,也没必要避嫌,笠珠晕乎乎地想,现今润玉正是以实际行动证明,他也是中意她的,既然两情相悦,又没什么外在因素阻拦,就算光明正大亲亲热热也没什么。

润玉语调轻柔,“你当然可以留下。”

笠珠最擅顺杆爬,“对啊,留我在这还能天天给陛下变着花样做莲子羹,绝对超值的。哦,对了,今天刚做的那碗放了桂花,快去尝尝。”

每天笠珠做莲子羹都是掐着时间的,要恰好赶在天亮前完工,才不至于在润玉吃的时候凉掉,今天也不例外,此时天光微明,星辉力量骤减,润玉忽觉怀中一轻,哪还有什么红衣姑娘在,就一条鲤鱼躺在地上噼噼啪啪地跳。

润玉看着地上鲤鱼,有点愣怔。

鲤鱼大呼:“陛下救我!再没有水就要憋死啦!”润玉便赶紧抱起鱼把她放到水缸里,颇有些手忙脚乱,他差点忘了,鱼与龙不同,没有水便是真活不了。

鲤鱼在水里畅快地游了两圈,吐着泡泡说:“刚才真是好险好险,想我一个水神,差点渴死在地面上,传出去是要笑掉大牙的。”默了默,又无甚底气地问:“陛下,我现在还是水神吧?”

润玉点头。

鲤鱼这才松了一口气,“唉,还以为我这水神做不成了,这三个月来,我那些事务,都是陛下代劳的吧?”

“自然。”润玉忽起了逗逗她的心思,“身为水神,擅离职守三个月,事务全由本座代劳,你要如何偿还?”

水里鲤鱼冒了个头,鱼泡眼似带委屈,“我给您天天做莲子羹还不成嘛,横不能把我炖成鱼汤给您补身子吧。”

润玉被她逗笑了,炖鱼汤,亏她想得出。他正色道:“那便罚你,待恢复后仍做水神,须时刻记得兢兢业业,切不可随意离开。”

这算什么惩罚,笠珠欢喜道:“陛下真好~”喜不自禁地跳起来,落回水里啪的一声,润玉躲闪不及,又被溅了一身水。见润玉面色不善,笠珠嗖地躲到了水缸最底下,把头塞进了缸底装饰用的石堆里。诚然,润玉只是佯怒,觉得这样逗她颇有意趣罢了。

下早朝后,润玉回来给鲤鱼投喂星屑。鲤鱼一边吃一边不满:“陛下,你就不能把星屑和其它好吃的鱼食拌一拌再喂给我嘛,三个月了,日日吃三顿土,换谁受得了。我要吃肉!”笠珠想着红烧鸡烤猪腿肉包子,口水都要流出来。

润玉倒是真的认真想了一会,说:“是该给你喂些鱼虫,你喜欢哪个口味?”

鲤鱼几乎要翻肚皮,“陛下,我好歹做了几千年的龙,口味早就和一般鱼不同了,现在看见虫子就浑身痒痒。夜里我化人形的时候,陛下带我去吃凡界的好吃的吧~”

润玉无奈,“你想去哪吃?”

“就太湖附近吧,我以前常在那边混的,有什么好吃的,摸的门儿清~”

“……好吧。”

鲤鱼再次高兴地跳起来,啪,又是一身的水。

润玉边换衣服边想,这鲤鱼这么能跳,难怪当初不怎么费力就跃了龙门。

入夜,润玉带着笠珠低调地下了凡。

笠珠闻着味就找到了小吃一条街,全程就像条小狗似的左闻闻右嗅嗅,忘我地在各小吃摊前流连,都顾不上和润玉说句话,他有些郁闷,难道美食对她来说更重要一点吗?

笠珠虽把小摊子逛了个遍,却什么都没买,转头先钻进了当铺,掏出一堆不知哪来的金银细软儿当了,拿了钱出来,自然而然地牵起了润玉的手就走,豪气道:“走吧,今儿个我坐庄,请你吃顿好的。”

看见卖糖葫芦的小贩,笠珠买了几串,还给润玉手里塞了一串,自己咬着一串口齿不清道:“吃吧吃吧,饭前先开个胃。陛……公子不知道吧,魇兽除了梦最爱吃这个了,这几串我带回去给它尝个鲜儿。”还没等他说话,又拉着他的手走得大步流星,边走边说:“方才我已踩好了点,选了最有特色的几家小吃,一会正餐再去那个很有名的酒楼吃,好不好呀?”

他望着她那在灯火中镀上暖光的侧脸,微笑着说:“好。”

酒楼里,笠珠特意选了楼上临窗的一桌,还振振有词:“话本子里那些名人侠客吃饭都喜欢坐临窗的位置,我们仙人当然也要坐这个高贵的位置。”入座之后,她将窗户开得大展,手里端着酒杯,脸色已是微红,吹着夜风陶醉道:“什么叫把酒临风?这就叫把酒临风,快哉快哉~”

润玉将窗户合上,说:“当心着凉。”冷不防她用手指挑起他的下巴,还做出十足登徒子形容,啧啧两声,猥琐道:“唉,美人儿啊~”

真是灌了二两黄汤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他被她挑着下巴,也不避开,眼神幽深:“你喝醉了。”她眨了两下亮亮的眼睛,收回手指,顺便一口把手里的酒干了。

笠珠望向窗外灯火,看神情分明是清醒的,她说:“美酒在手美人在怀,能一直这样多好啊。”

“我常带你来凡界就是。”

笠珠笑得眉眼弯弯,“真的呀?公子真好。”说完探过身来,毫无预兆地在润玉脸颊上啄了一口。

润玉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这是头回被人主动亲,一时面上就有点升温,再看笠珠,一脸坏笑,还说:“公子,我这样非礼你,你生不生气呀?”

自然是不气的,甚至还有点愉悦,润玉没说话,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

酒足饭饱,笠珠与润玉站在湖边看人们放灯,小灯们星星点点,漂在湖中,堪比天上的星河。笠珠感慨:“我们兢兢业业做神仙,正是为了这海清河晏,万家灯火呀。”

润玉背着手,眼中映着闪烁的湖灯,他说:“笠珠,你可愿与我同看这万世升平?”

“愿意呀。”笠珠丝毫都没有犹豫。

湖边散步的时候,笠珠拨弄着乾坤袋,口中不停念叨:“这个给魇兽,这个给上元仙子,这个给洛湘府的仙侍蝶音……”

润玉不知她要叨叨到何时,这回下来她买的东西都够开一个杂货铺子了,这么逐个念叨一遍怕是天都要亮了,他决定让她闭嘴,而让她闭嘴的方式……他选择吻上去。

两个人都没有闭眼,笠珠黑曜石似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震惊混杂着欢喜,随后笑弯了眉眼,有些生疏地回应这一吻,润玉抱她更紧,仿佛要将她揉进骨血一般,原来,这就是两情相悦的感觉,再不是一味的付出而对方毫无触动,而是“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深夜,两个人才回到天界。

笠珠要去做莲子羹,润玉没让她去,从怀中取出一样半月形鳞片状物什交给她。笠珠一下子就认出来,这是龙之逆鳞。

润玉说:“你现在难以自保,我也不能时刻在殿中守着你,若遇危难便唤我过来。”

笠珠看着手中鳞片,唇瓣微动却说不出话来,好久才恢复了说话的能力,还是轻轻地:“我也曾有逆鳞,就连碰一下都……更何况……陛下,你当年是不是很痛?”一滴泪从她眼中滚落。

润玉微怔,从前万年的仙途,从没有人问他痛不痛,他都是自己咬咬牙熬过来的,笠珠是第一个这样问的。他安慰般笑了笑,对她说:“没事,都过去那么久了。”

她的手抚上他胸前原本生着逆鳞的地方,动作轻轻的,仿佛怕弄疼了他,但是都那么久了,那块地方虽没能恢复如初,也不会再疼了。她抽了抽鼻子,给了他一个拥抱。

又一天,润玉下早朝回来,看见墙角水缸周围都是水,他走过去,冷不防鲤鱼突然跳出来,啪的一下,又被溅一身水。

鲤鱼露了个头出来,心虚道:“陛下回来了呀,您走路都没声儿的,我没看见。”

润玉指着那一地水,问:“这又是做什么?”

“陛下,我打算再跳一回龙门,正练着呢,你躲开些,我跳一个给你看。”鲤鱼一跃而起,几乎碰到了殿顶。

润玉也不知龙门到底有多高,问:“你有把握?”

“一回生两回熟,我觉得差不多。”

“你为何一定要再跃一次龙门?现在这样不也很好?”

“这样一点也不好,我是来帮助陛下的,而不是拖累,再修一颗内丹少说也要几千年,可是跃过龙门直接就可以得到龙珠呀。”还有一个理由她没说,她觉得只有成为一条龙才配得上堂堂天帝。

“那我带你去荷花池里练,殿中逼仄,你跳不高。”润玉看了看地上那一滩水和只剩原本一半水的水缸,这可是他每天夜里一颗一颗收的星辉凝露,这么浪费着实有些肉痛。鲤鱼自是没觉察他这些心思,只是高兴地在水缸里转圈圈。

一个多月后,润玉带着笠珠来到龙门。

龙门立在一方水池上,高耸入云,完全看不到顶,举目所望也不过两道门柱。池中有一些鲤鱼在跳跃,有好些都是跳入云层而又摔回来的,大概是摔得懵了,好一会才有动作。润玉完全无法想象笠珠当年是怎么跳过这个东西的,他又向笠珠确认了一遍:“你确定要跳的就是它?”

鲤鱼在他手里的盆中摇头摆尾,“对啊。”

“你是怎么跳过去的?”

“就是奋力一跳,然后以灵力助推,越高,灵力消耗就越大。说起来,当年我还真是跳得筋疲力尽。”鲤鱼的语气似在调侃,仿佛根本没把这当一回事。

润玉将盆里鲤鱼放入水池,鲤鱼却不急着游走,说:“其实我有一点小紧张。”润玉把手伸进水里摸了摸她的脑袋,说:“我等你回来。”鲤鱼轻吻了他的手,摇摇尾巴,向龙门游去。

不多时,笠珠破水而出,一直升到云层上,再也看不见。

润玉紧盯着云层,突然,一条红鲤鱼坠下来,他心里揪了一下,待近了才看出那不是笠珠,顿时又松了一口气。之后,每条鲤鱼坠下来他都会紧张一下,可那都不是笠珠。

笠珠进入云层的时间有点久,润玉担心她是不是在上头遇了什么不测,正要想法子上去看看,忽闻一声龙啸,天空霞光大盛,一条赤龙从云层钻出,身周环绕着祥云,赤龙在空中盘旋,降下甘霖,另有几条鲤鱼得了这甘霖竟也化龙成功,一时空中有多条龙一起环绕着赤龙舞动,瑞气腾腾。

赤龙谢天恩之舞结束,按下云头,向着地上润玉游走而来,半途中光芒一闪,化为人形,润玉稳稳地将笠珠接在怀里。其余的几条龙也化为人形落下,在笠珠面前跪下,齐齐叩首,“多谢前辈点拨之恩。”

笠珠由润玉打横抱着,对那些新晋的龙说:“既然有福分成为龙,就要好好珍惜,若有心,不如来我天界效力啊。”润玉想,怎么这时候她都能想起给天界招揽人才,倒还真是一心一意为天界着想。

其余各龙谢恩后散去,笠珠才对润玉解释:“跃龙门就是这样,有一个成功了,其余资质稍欠点火候的便也能跟着上去,我当年便是跟着一个前辈上来的。”

润玉边抱着她边走,“那还真要感谢那位前辈了,不知他现在何处?”

“隐居了吧,我也好久没见他了。陛下,我好累,我能睡一会吗?”跃龙门着实消耗不小,刚才已是强撑。

“恩,你睡吧,我带你回去。”

笠珠便把头靠在润玉肩上,满足地睡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亡渊之灵第三章在线阅读

    天下官兵都是贪财好色,民怨沸腾,有些愤怒的人们遂结合一起起兵讨伐,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图谋大举,一等好汉共同在与其他好汉会合后,终于在大雾山正式聚义,这就是名震天下的第一山寨,大雾山的由来。作为一个名震九州,如雷贯耳的强盗集团,大雾山能够苟活到现在,实属好运,而最应该感谢的是他们有个聪明绝顶的大

  • 末世之王者荣耀降临在线阅读第八节

    郑可儿歪着脑袋,双眼微眯地睇了眼递到眼前的酒杯,又望向坐在唐宇杰旁边的朱莉,她的眼神看得如此专注,像要看透对方心中所思般。苗条的身材,精致的妆容,搭配妩媚短裙,浑身散发出青春俏皮的味道,尤其那一字肩的设计凸显了迷人的锁骨,绝对让男人看得移不开视线。不错,是有当小三的本钱!郑可儿冷笑,可惜空有一副好皮

  • 嫁人路上发现夫君被废了黑色的?

    第二天一大早,凌飞刚刚醒来,“呼”的一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惊喜的看看身上还都完整的零件不禁放下心来,看来昨天那种情况还真是自己的幻觉?不过那种真实的感觉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啊,刚想躺下,凌飞仿佛又想到了什么,猛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快步走到宿舍的镜子前边。还好???还好,脸上的五兄弟都还在,鼻子、耳

  • 美女的鉴宝高手在线阅读第6章

    顾文豪在打什么如意算盘,重生而来,顾汐清楚。她不动声色的喝着牛奶。薛瑜放了茶杯,“你在为江煜说话的时候,可有想过,被羞辱的人,是你的女儿?”顾文豪面色不讪,“话不能这么说。”“汐汐是我的女儿,我自然疼爱她,也心疼她。”“可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薛瑜看着顾文豪,眼里写满了失望。同为父亲,这偏袒之

  • 僵尸俏妻在线阅读单蠢的糖糖

    “希然学长下午好,能够有幸和你坐在一桌,真是小女子的无上光荣。”我随口胡诌着。“你知道我的名字啊,我好高兴哦。”他压根没听出我语气的无奈,还直为我知晓他的名字而欢呼,这家伙,幼稚的可以。“当然,你们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让全校女生为之疯狂的圣德三王子。我早上不知道,只能说我不谙世事,如果现在还不知

  • 娱乐之老子是吸血鬼第八章在线阅读

    真是可笑!韩世杰不过是一介流民,却因为是她的母亲韩氏的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亲戚,远远投奔而来。韩氏因着独立门户,也想要找个男人帮着操持一些外务,便将他留了下来。往常,他当着韩氏的面都是恨不得以奴仆的身份自居,而今韩氏刚刚死了,这个韩世杰倒来自己这里摆长辈的架子了?“慧茹!你怎么可以如此自作主张?”孟慧

  • 古代人保护区之第七章

    苏淼拉着书包带子,声音有些抖,“哥我们要去医院吗?”苏垚回过神来,想起刚才陆沉跟司机说的地点,骨科医院?他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边肩膀,痛感虽然弱了一点,但却有些刺刺的。到了医院门口,司机停下车开了车门锁,苏垚刚从车上下来,就看见陆沉堪堪跟上他们后脚跟。苏垚等他停下来才满是防备地问道:“你带我来

  • 天空蔚蓝在线阅读第8节

    好不容易等了半圈,终于轮到了云啸云悠这一桌.众人纷纷睁大双眼,立起双耳等待着这新生小才女还有什么佳句.云悠看了一周,刚才这半圈听来,真正出彩的也没有多少,倒是一堆子年轻男女“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十句里有八句在诉苦,剩下两句在思春.不过自己也不能在这种气氛下搞得太大义凛然了不是,于是便在脑

  • 南少,请疼我之一个野种

    这是阿宝自醒来后第一次听到的属于第二个人的声音,她简直快要喜极而泣了。金丝楠木雕花门被推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一副黑色墨镜的身材魁梧的男人一只手拉着门把手,另外一只手曲起来放在腹部侧身站着。阿宝翘首以望,见那人站在门口一副并不打算进房间来坐着仔细谈谈的架势,就开始考虑是她主动问对方‘‘林塔木’说

  • 星河战歌在线阅读餐厅风波

    看到叶紫君兴奋的神情,闫长明走上前微笑着说道:“走吧,以后有的是时间。”跟在他们身后的刘玉枫看着神仙眷侣般的二人,心中不禁充满了羡慕。走出了机场后,闫长明递给刘玉枫一张名片道:“你去找这个人,他会为你安排好一切的。记住,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成龙还是成虫就看你自己了。”说完话带着叶紫君打车离去,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