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命运之剑之第五章(5)

2021/6/11 5:18:17 作者:江河四俊 来源:晋江文学城
命运之剑
命运之剑
作者:江河四俊来源:晋江文学城
如果每个人的生命注定要遭遇劫难方能经久弥香,你希望是年少遇挫还是中年,抑或老年呢?文章通过讲述江南小县城一名女教师,在遭遇丈夫无情的背叛之后,含泪生下了独生女子戈,靠着拾垃圾供养女儿,女儿成为国内人工智能家居的引领者,一家人最终摆脱贫苦生活,找到生命幸福源头的故事。文章借着女儿的成长来描述母亲的故事,揭露当今男权社会的单亲问题的责任所在及社会道德缺失、政府不作为的问题。描述了贫苦人民的生活和无奈,文中揭露了带着孩子的女乞丐遭到多名乞丐的□□后再怀孕的事件,更多精彩情节请关注我。我每周会更新一篇。

“……”

路嘉禾彻底无语了,她决定等从医院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这些傻儿子们了,起码得让他们知道,把手机当成暗器的行为,是非常非常愚蠢的!

手机不是那么用的!

但眼下路嘉禾还没法考虑那么长远,救护车大概已经出发了,她必须得赶在救护车到小区之前,完成“让白雪儿放下剑”、“说服白雪儿相信她”、“给白雪儿做好心理建设”等一系列重要工作。

她看了眼还在拿剑指着她的白雪儿,只觉这一系列重要工作简直是肉眼可见的艰难。

面对摆在眼前仿如珠穆朗玛峰一样的障碍,勇者选择翻过去,勇攀高峰,智者选择绕过去,另辟蹊径,路嘉禾?路嘉禾选择坐飞机,直接飞到终点不就好了。

她做这一系列工作,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俩在去医院的过程中少说话、少震惊,以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既然这一系列重要工作本身就是个麻烦,她干脆也简单粗暴一点——封住夜离殇与白雪儿的口。只要他们乖乖听命于她,路嘉禾还是有信心能把他们顺利地带出去再顺利带回来的。

于是路嘉禾想了想,忽然戏精附体,冷笑了一声。

白雪儿见到这一声冷笑,一时十分警惕:“你笑什么?”

“笑你就要大难临头了。”

“你要做什么?!”

路嘉禾便眯了眯眼睛,看着白雪儿和她身后的夜离殇,不怀好意地问:“你俩……还早在武当派时就已经私定终身了吧?八月十五的夜里,武当后山断崖下,拜天地,私定终身?”

路嘉禾话音落,一下就见白雪儿手中的青剑一抖:

“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知道这件事情!”

路嘉禾心中暗笑,哈哈哈我就是捏你的女娲!造你的上帝啊!连你屁股上有个蝴蝶胎记我都知道,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但她心中笑归笑,面上还是要摆出一副威胁的样子来。她上前一步,用手轻轻按下了白雪儿指着她的青剑,说:“你听好了,虽然你们私定了终身,但我看在十灯大师的面子上,还是保全你们师兄妹的颜面。可如果你俩不听话,我就把这个秘密捅出去,让你们沦为江湖人的笑柄!”

路嘉禾从刚才在电梯里,意识到今早发生的一切是小说的开篇后,就迅速摸清了时间线,知道这两人现在正处于“隐婚”状态。既然她利用夜之剑利诱不成,那就改用威胁。毕竟她写《青剑侠侣》的时候正是《神雕侠侣》最火的时候,神雕里全江湖都在反对小龙女和杨过的师徒恋,中二少女受神雕的影响,也把江湖设定成了一个阻碍男女主相爱的江湖。

在《青剑侠侣》的设定里,夜离殇和白雪儿是在经历了“恋情曝光”、“被全江湖所不齿”、“被逐出师门”等一系列磨难后,最终通过自己的努力,夺回夜之剑拯救江湖,才赢得了全江湖人的祝福与认可。

而这个时候的夜离殇和白雪儿才初入江湖,对流言蜚语还没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还是十分畏惧的。

所以路嘉禾的这一通威胁当场就奏效了。

白雪儿放下剑,冷冷地问她:“你想要我们听什么话?”

“也没什么,就是等会儿我要送你们去医馆,一路上不论你们看到了什么东西,都不许出声,也不许大惊小怪,也不许害怕……”

“害怕?”夜离殇示意白雪儿收起剑来,一面忍痛,一面还要十分不屑地,“我师兄妹,二人,行走……行走江湖,从来就没说过一个‘怕’字,你怕是也太小瞧我们武当弟……啊师妹!师妹小心!有巨石阵!”

夜离殇的脸色突然惊恐。

路嘉禾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发现原来是救护车到了。

救护车因为进了小区,所以开得比较缓慢,又因为是从正对他们的方向开来的,所以轮子也被挡住了。夜离殇坐在地上,就看到一坨八尺高的庞然大物向他们缓缓移来,那石头也是雪白的,长得跟他此前踩在脚下的那块巨石一样光润,也会移动——他刚才就已经着了那巨石的道了,这会儿怎能再掉以轻心!

夜离殇的面上一时惊恐不定,忙拉着白雪儿要后退。

路嘉禾的嘴角有些抽搐,他把救护车当成了……巨石阵?!

巨?石?阵?!

“车!这是车!”眼看白雪儿伸手又要拔剑,路嘉禾无语地一把压住她已经握在剑柄上的手,“这是车,不是什么巨石阵。”

“车?”

虽然他们是古代人,但车还是知道的,只是……“那马呢?怎么不见马。”

“我们这里的车不用马。”

路嘉禾说着,就见救护车已经开到他们跟前停下来了,司机探头问:“美女是你叫的救护车?”

“是是。麻烦师傅帮着搭把手,我哥腿摔了,我和妹妹两个抬不动。”

“哦好嘞。”

路嘉禾打120时就已经把大概的情况讲了,不严重,所以救护车上也只是简单配了一个医护人员。这会儿司机和医护人员一起下车来抬夜离殇,路嘉禾就迅速回过脸去恶狠狠地警告他们:“记好了,不许出声也不许大惊小怪!否则我教你们颜面扫地被逐出师门!”

白雪儿已经有些愣住了,倒是夜离殇皱着眉:“可你若要诓我们去做恶事,我们就算颜面扫地也是不答应的……”

“知道了知道了,做不了恶事,快闭嘴。”

眼看医护人员和司机已经抬着担架到身边来了,路嘉禾赶紧拽一拽还在发呆的白雪儿,把夜离殇七手八脚地抬到担架上去。

一路上,夜离殇和白雪儿就真的一言未发,一个坐着一个躺着,跟两尊精致绝美的雕塑一样。倒是那个医护人员一直在打量他们俩,忍了一会儿才忍不住好奇地问:“你们是在玩cosplay啊?”

“嗯?”夜离殇和白雪儿齐齐一抬头,自目光里发出疑惑。

路嘉禾赶紧接过话茬:“是的是的,过几天有个漫展,主办方让提供几组照片,所以今天本来是要出去拍照的。这不是鞋子不好穿,把脚扭了……”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医护人员也笑了笑:“这古人的靴子,是不如现在的鞋子好穿。不过他们这两身衣服还真挺好看的,这是cos的什么角色啊?道士和道姑?”

夜离殇和白雪儿依旧两脸懵逼,就见路嘉禾讪讪地“嗯”一声,又飞快转移话题问:“是不是快到了?”

医护人员看一眼窗外:“嗯,到了。”

路嘉禾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医院离路嘉禾的小区不远,开车就是十分钟的事,等救护车停稳后,医护人员去开车门,路嘉禾就招呼白雪儿一起去取担架。

可是没想到车门一打开,自门外来了两个人朝里看过一眼,就听见他们急匆匆的声音喊:“快快,就这车,都上来搭把手,把病人送到特需去。”

转眼几个医生护士就跳上车了,飞快接过路嘉禾手里的担架就往医院里送。速度之快,连开门的医护人员都愣住了。

路嘉禾一下也愣住了,特需?特需门诊?坐救护车原来是这种待遇的吗?她都做好了去普通门诊老老实实排队的打算了,突如其来给安排了一个特需……

但路嘉禾没来得及多想,夜离殇已经被几个医护人员抬着往特需门诊飞奔了,白雪儿也已经“唰”地一下飞下车跟了上去,她不能落在这两个沙雕的后面啊!

于是匆匆跟车上的人道了声谢,路嘉禾抓着包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门诊狂奔。

要说这特需门诊不愧是特需门诊,从医生初诊,到拍片,到确诊,到接骨治疗,一直都有专人陪同,路嘉禾还是头一次享受到这种待遇,连卡都不用自己亲自去办,就只用坐在诊疗室的沙发里等着就行了。

除了夜离殇与白雪儿全程的震惊脸,这一趟看病的过程还是让她感到十分舒心的。

只是路嘉禾舒心的同时也很奇怪,难道真是因为她坐了一趟救护车就有这种待遇了?那岂不是以后患个感冒也可以打120?!

路嘉禾还在百思不得其解,忽然就见诊疗室的门被人敲开了,一个护士匆匆进来和诊疗室里的医生护士喊:“接错了接错了,不是这几个人,要接的是顾弋!救护车路上爆胎了,现在才送到!”

“啊?!”

路嘉禾还没吭声,就听见一屋子的人齐齐发出这一声“啊”,紧跟着又将目光齐刷刷地往路嘉禾他们身上投来。

这个顾弋路嘉禾是知道的,当红流量,露个面就会被一群狗仔狂拍的那种。但是什么叫“接错了”?

路嘉禾一头雾水,又听那护士解释了几句才明白过来,原来今天守在门口的那群人原本就是要接顾弋的。顾弋正在拍古装戏,今天拍打戏时扭伤了脚,剧组为了防止狗仔也跟到医院来,所以和医院这边沟通时只说的是“穿古装的人”,并没有提顾弋的名字。

路嘉禾他们的救护车一到,接人的人一看车里坐的正是身穿古装的夜离殇和白雪儿,于是阴错阳差就把他们给接到特需门诊里来了。

得知真相的路嘉禾一时很郁闷,特需门诊费用高昂,她要照单支付也就算了,还得被护士礼貌地请走,好给顾弋让位——骨伤科特级专家号,可不是谁都能约得到的。

好在夜离殇的病已经看得差不多了,所以路嘉禾虽然郁闷,但想一想自己福也享了,就是多花了点钱而已,也不算多大的损失。何况托顾弋的福,她还能轻轻松松挂一次特级专家号,这么说起来,其实也不亏的。

于是路嘉禾郁闷了一会儿就想通了,又和白雪儿一起架起夜离殇往门外走。

谁知才打开诊疗室的门,就见外头站了一个大帅哥,干净又分明的五官,笑一笑足以引起任何一个花痴少女的尖叫——正是顾弋。

不得不说,顾弋的颜是真的好看,就连路嘉禾一时间也看呆了。

她呆愣愣地站着,心里则有一双小巴掌在疯狂鼓着掌:“噢赚咯赚咯,还能这么近距离地看明星,赚大发咯~”

顾弋正在等着他们出来,他好进去看诊。

旁边的护士见路嘉禾愣在那里,又小声地提醒了她一句,路嘉禾这才回过神来,架着夜离殇准备离开。

然而她一手拉着他的胳膊一手扶着他的腰,使力往前一拽,却拽不动。

再一拽,还是不动。

路嘉禾这才又抬起头来看夜离殇。

只见夜离殇正定定地看着顾弋,他愣住了,震惊了,流泪了——这个奇怪的世界,原来还是有和自己一样的人的!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对夜离殇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冲击,他与白雪儿不知为什么来到了这里,这里的一切都好奇怪,好陌生!这里的车子不用马拉就可以自己跑,这里的男人头发都好短,这里的人穿的衣服他也从来没见过,只有眼前这位兄台!他和自己一样穿着大衫,头发长长的半披半束,这才是他的同伴,与他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啊!

夜离殇泪流满面,突然甩开路嘉禾的手大喊一声“兄台!”就往前扑了过去。

然而他大概是忘了自己脚上还有伤,才迈出去一条腿就一个趔趄扑倒了,而他扑倒的时候又下意识地往前一抓,抓着顾弋的裤管就往下扒了下去。

随着夜离殇倒地的一声闷响,世界瞬而安静下来了。

顾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是一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身上穿着一件仙气十足的广袖大衫,底下赫然一条大红色的秋裤。

紧身的,大红秋裤。

路嘉禾就听见在周遭一种若有似无的吸气声里,从暗处闪来“咔嚓”一声,那是单反相机被按下快门后,特有的咔嚓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影帝今天犯蠢了吗在线阅读第5节

    赵芷没有言语,静静地坐在那里。戴婶想了想,语重心长道:“你也知道,方呈再过两天就是十岁整了。咱们村里面有个习俗,幼年敬双亲以孝。我这老腿老脚的也不利索,村里面我想来想去,上过山的人里面也就孙策和方呈走的近点,刚好你们和方呈爹娘又是旧识,我想着让孙策后天带着方呈去山上祭奠下爹娘。”赵芷点头了点头,应声

  • 邪教教主散功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像城南市这么大的城市,这种事情每天都会发生的。回到家之后姜一木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之前那个人撞在了蓝色能量勾画出的三角形上,而且他感觉到了烫。姜一木之前只是想用能量线条套住他,可是没有想到勾画出来的三角形竟然有屏障的效果。那天画出小圆圈也只是个圆圈,而并不是个圆形屏障

  • 倾世太子妃之锦绣红妆第二章

    第二章春去冬来,匆匆几个来回,眨眼时间万家的小哥儿七岁了。七月半一过,炎热的夏季慢慢过去,开始迎来了秋高气爽的秋天,这个时候农家人也重新忙碌了起来。七月开始,田地里便陆续有着干不完的活儿,收了苞谷有水稻,收了水稻又该锄田种麦子,这还只是一些必要的活计,余下还有数不清的杂事等着去做。一丝微风吹在脸上,

  • LC同人]梦之彼端在线阅读第9章

    见此,卫凡都有些不忍去看的样子,给自己加了一个急速符从这些人身边跑过之后,就快速向那山顶而去。因为那个灰狼一看就是王级的,而王级的就和他的利益相关,所以,他不可能就放弃的。在这里面不仅仅是因为有着妖兽冷蝶存在,更有着他那很多的符纸,杀死灰狼王虽说会有些消耗,但是为了这最后的所得也算是值得。上了山顶之

  • 金带驸马在线阅读第七章

    “哒哒哒”凌乱的脚步声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快速前行,脸上从未变过的从容笑容现在竟带着担忧,着急的光芒再少年唯一露出的深蓝眼眸中。少年跑遍了这座城市的任何有那两个人在的地方,但是,找不到,找不到,还是没有一点线索............哪里都找不到!六道骸眼眸中流露的着急之色并没有作假,他跑过之前城岛犬

  • 大唐之最牛太上皇在线阅读第4节

    我觉得,这个白玉堂脑子是不是被人吃了?自从知道了那个本子事情之后,他没事就大晚上摸到我房间来让我把他写成上面那个。最后,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我只好写了个鼠猫CP。本子一出展昭又来找我,说让我把CP反过来。“请交出五两银子改笔费。”“……”结果我还没把这五两银子要到手,包拯就被罢了,还被赶出了开封府。

  • 万世帝尊在线阅读第6章

    “师兄你……”本来就不会说话的方谦说了一个字就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了,心里想,难道这个掌门也是穿来的,他知道什么?不过后面江涵清继续说的话,方谦就知道都是他想多了。江涵清说:“哼,我?我怎么会看不出那小子命犯孤煞,注定一生孤独,若不死而后生,必将一直受苦受难,克亲克友。你冒然改了他的命,必将受天道反噬,

  • 重返各界在线阅读第六章

    “3E考试就是血统评定考试。是用来鉴定学生的龙族血统,龙族血裔对于‘龙文’会有共鸣,共鸣时会产生‘灵视’的效果。而且龙族血裔还具有特殊的能力‘灵言’。这是一种重要的战斗手段,根据效果的不同甚至能够扭转整个战局。虽然之前在‘自由一日’中你实力可以和黑毛、金毛一战而且还隐隐有些压过他们,但是这是他们没使

  • [陆小凤]我亦飘零久在线阅读第四节

    情作刀笔血著书,十年试剑在江湖。读者不识千里马,偏好文章鬼画符。

  • 穿成炮灰后我上位了(穿书)轮回之眼

    每个人一生下来就有轮回之眼,但每个人的轮回之眼都是紧紧闭上的,如果没有能力睁开,那么它将默默地陪你一生,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变化。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无数人在生生死死,能够睁开这只眼睛的不过寥寥数人,而蜀山弟子中,连同侯易在内,数十万年来也只不过三人而已。普通人对于轮回之眼也有一定的认识。早在许多年前,便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