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两个霸总的修罗场第七章

2021/6/11 5:31:14 作者:纪凌云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两个霸总的修罗场
两个霸总的修罗场
作者:纪凌云来源:晋江文学城
又名《穿成豪门反派的枯燥日子2》ps:正文已完结新文预收:《海王在狗血文里不思进取》专栏可见:穿书成炮灰,我和男主他叔在一起了;古耽预收:《他年我若为青帝》一句话简介:惊!太子殿下竟是女装大佬!前作→《穿成豪门反派的枯燥日子》专栏可见:穿书心狠手辣大反派,睡了男主攻?#老攻失忆后认错对象,挺急,在线等##穿成反派BOSS后,我和男主们不得不说的故事##秦筠撩汉的千层套路#文案:配角角度的文案:“我叫郁凉,是一本小说的万人迷受,男主男爱我,反派男爱我,他们都爱我爱得死去活来的!然而,有一天我发现,

接下来的一切如江时所希望的那样都很顺利,江妈妈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自然舍不得为难自己的亲儿子。

秦隐有些羡慕,这是他一度想象过的母亲该有的样子。

两个人留下吃了午餐,临走时,江妈妈把户口簿交给了江时。

江时乖乖坐在副驾驶座上,捏着小本本偷偷摸摸地兴奋了小半天,拉着秦隐聊天。

“对了秦神……”江时侧眸看他,状若无意道,“你把我们的事已经告诉你的朋友了啊。”

秦隐有些意外他是怎么知道的,但也没有深究,他嗯了一声之后徐徐笑开:“我还正想问你,你什么时候有空?他们一直闹着想见见你。”

“见我?”江时登时愣住。

秦隐看了他一眼:“他们都是我以前的队友,凉凉,指尖,墨爷,大小姐……还有一个你认识,前两天你们一起玩过,谢容浩。”

末了,秦隐一挑眉:“不想见?”

江时浑身神经一紧,习惯了秦隐在他面前保持完美克制的模样,江时都快忘了他其实还有强势霸道的另一面。

比如现在,他只是漫不经心地抬抬眼皮,嘴角翘着要笑不笑的弧度,就能没来由地让人生出几分畏惧感。

偏偏江时就吃这一套。

“要,要见的,”江时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勾秦隐的衣角,“时间你定吧,我都可以。”

这小孩儿也太乖了,就像是一只漂亮又温顺的猫儿,即使害羞得不得了,也愿意翻出自己软软的毛肚皮。

秦隐终于忍不住露出微笑来:“那就周末。”

江时看着他微微翘着的嘴角,又忍不住欢喜起来。

回来的时候有一段高速路上出了一起连环车祸,路上很堵,秦隐开了三个半小时才进市区。

江时睡了将近两个小时,现下还没醒透,迷迷糊糊地解了安全带,又回头看他:“你要不要上去坐一坐呀?都开了一天车了。”

刚醒时他的嗓音还有点哑,尾音拉着软绵绵的,就像是无意识地跟人撒了个娇。

秦隐微微一愣,又很快反应过来,笑道:“也好。”

江时的屋子不太大,只有六七十平米的样子,家具却很齐全,而且屋内很干净,有很强烈的生活气息。

江时拿了一双新拖鞋给秦隐换上,让他随便坐,自己去厨房烧水。

“我可以随便看看么?”秦隐单手插兜,懒洋洋地靠着厨房的门框,像是有意逗他,说话时又低又沉,带着很深的笑意。

江时目不转睛地看着灶上烧着的热水,没回头也没犹豫:“可以的。”

江时此时其实已经完全醒了,他又觉得自已应该是还没睡醒,不然,他怎么会在自己家见到活的秦隐。

秦隐当然不会在别人的房子里随便乱转,毕竟良好的教养摆在那儿。

他找了沙发一角坐下,随手拿起茶几倒扣着放的一本文集。

这是江时看过的书,其中一页还被他折了一个角。

江时比任何人都清楚,大型猫科动物对危险有着多么强的感知力,偏偏秦隐于他的危险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比如现在,对方只是随意制造出些许声响,沙沙的翻页声,细微极了,都能在江时的耳边无限放大,混合着他胸腔里的心跳声,搅得他不得安宁。

江时拼命捂住自己的胸口,想让里面的东西消停。

十五分钟后,等江时端着晾得半凉的白开水出来时,秦隐已经窝在沙发里睡着了。

书掉在了地上,男人的睡相斯文极了,比起他平时的样子少了几分攻击性。

江时把书踢开,蹲在沙发旁边看他。

男人闭着眼,睫毛又长又翘地耷拉下来,跟个小扇子似的,让江时瞬间想到了一个词,活体睫毛精。

嘴唇也生的特别好看,一看就特别适合接/吻。

江时极缓极慢地深吸了一口气,克制自己不去碰他,却有无数疯狂的念头在脑海喧嚣着想要跳出来。

想亲亲他,想将他生/吞/活/剥,想把他一辈子都锁在绵绵爱意的笼子里。

想盖座金屋,藏他的秦隐小美人儿。

可是,江时什么都没有做,他只是缓慢地轻巧地勾起了一个笑容,冰凉的,似嘲似讽。

带着不属于江时的温度。

……

晚上七点,江时做好晚饭,秦隐还没醒,江时犹豫了一下,还是舍不得叫醒他,又把菜放进冰箱,去隔壁房间开直播。

这是一个标准的两居室,两个卧室一个做了江时的卧室,一个被他改成了书房。

书房里两台电脑正对着单面白墙,旁边的半截书架偶尔也会入镜,那就是江时平时直播的地方。

因为秦隐狂刷礼物带来的热度,直播间的人气值已经稳定在了十万。

江时打开直播间,又去倒了一杯水,回来时,弹幕已经多了起来。

【主播今天是不是忘开灯了?好黑啊QAQ】

【时时宝贝快开灯啊,让麻麻好好看看你!!!】

【Mini粉在线卑微,今天还能蹲到的我秦神吗?】

【萌新日常一问:主播抽水友吗?主播抽水友吗?】

江时挑了几条弹幕回了,看到最后一条弹幕的时候愣了一下,而后一本正经地问:“这位朋友是第一天来看我直播的么,是有多想不开才会想让我带你们玩?”

弹幕照例又是一片哈哈哈。

【hiahiahia姐妹果然是萌新,不知道主播单排就打野,四排就跟在人后面当移动医疗兵,人送外号伏地魔、盒子精吗?】

江时没再管弹幕,打开微信找谢容浩:吃鸡吗?

谢容浩回的很快,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玩啊,等我。

刚进队伍,谢容浩就开麦了:“小时你等一下啊,我还有一个朋友,我问问他要不要一起。”

江时默默停下准备按开始的手:“行,你拉。”

等了五分钟,谢容浩的朋友才进队,白头发小哥哥穿着一身Title冠军套装,头上还明晃晃地顶着一排字母:SKY-Yama。

江时凭着对国内明星战队仅有的了解仔细回忆了一下,绝地圈内明星战队排行榜前五中ONE排第一,SKY仅次排第二。

但SKY一队的队长是谁来着?他忘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大多数人喜欢一支战队或者一个职业选手,首先是因为喜欢电竞这个行业,因为在那个人的身上自己梦想有所寄托。

而江时对国内整个电竞行业的认知,却是完全依附于秦隐展开的。

比如,别人记住一个人要么是因为他的技术,他身上的荣光,或者那张能当饭吃的脸,再不济也是因为对方身上有一点特别突出。

但是江时不同,他记得指尖、墨爷……首先是因为他们是秦隐的队友,记得SKY,也只是因为它曾跟秦隐在的ONE争夺过冠亚军,但关于他们再多的信息,江时就不知道了。

“好了小时,你开吧。”谢容浩的语气听起来十分欢快,“宝贝儿,你一会儿跟紧我哦,我保护你。”

Yama也开麦了,嗓音压得很低,又好像天生带着笑意:“好,你带我飞。”

顶着这个ID说谁带飞谁呢,江时抽了抽嘴角,没忍住私戳了谢容浩:谢哥,你这朋友是打职业的吧?

这一次,谢容浩一如既往地打字速度贼快。

Xienidaye:不是啊。

Xienidaye:他说他很菜的。

江时看了一眼弹幕,果然已经有很多粉丝认出来了。

【?????我是不是眼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就是我家阎王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讲一个笑话:阎王他挺菜的!】

【主播到底什么来路??前天秦神狂刷礼物,今天又和阎王一起四排,这也太欧了吧?】

【主播锦鲤石锤,主播快来让我蹭一蹭,保佑我末考六十分飘过!!!】

江时:“……”

行叭,懒得打击这个小傻子。

两个人退出私聊,江时刚准备点开始,谢容浩突然道:“宝贝儿,你怎么改名了?”

江时看了一眼,这才注意到对方的ID已经从SKY-Yama改成了YYY,彻底伪装成了路人甲。

“哦,”男人的语气无比自然,“这个号以前给别人玩过,名字我不喜欢,就换了一个。”

谢容浩没想太多:“好吧,你刚才那个名字其实也挺好听的,不过这个也不错。”

江时终于知道有哪里不对劲了,沉默了一会儿,问:“那个三个Y,谢哥是不是没跟你说,我现在其实在直播……?”

YYY:“……”

谢容浩这才想起来:“对哦宝贝儿,我忘了跟你说了,”他的语气依旧轻快极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什么修罗场,“我家小时还是一个主播,他很厉害的哦。”

这下,队伍麦完全沉默了。

良久,谢容浩在队伍里试探地喊了一声:“宝贝儿?小时?”

YYY后面跟着的小喇叭闪了闪,他轻咳了一声,道:“队长开吧。”

【WTF???】

【主播刚才为什么关摄像头啊,我刚才好像看见我家阎王私戳了主播???】

【主播主播你快粗来,我家阎王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啊,吼好奇!】

【卧槽,都没人想知道,那个口口声声一直喊我家阎王宝贝儿的人是谁吗???】

江时点了开始,顺便关了队伍麦,看着弹幕道:“你们认错人了,那不是阎王。”

观众:???

亲亲,我们怀疑您在睁眼说瞎话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地牢在线阅读第6章

    她忽然产生了一个认知,花如雪,腹黑狡诈,阴险残暴!自己是二到家了,才会主动招惹这个男人!“怎么?本宫这样说还不能让你改变心意?”花如雪心中微怒,红颜多祸水,她是倾国倾城又如何?若是她胆敢行刺自己,那他必定也会手下不留情!思及此,花如雪手上用力,只听君若倾的关节处发出嘎巴一声响,她真怀疑自己的下巴是不

  • 网游之竹马归来奉旨入宫

    凛冬将至。鹅毛大雪洋洋洒洒地下了三天三夜,整个上京城在冬的祝福下,盖上了一层洁白的羽绒被。令人惊奇的是,这般大雪说停就停。傍晚时分,一轮夕阳披着万丈霞光,凭空出现,驱散了被雪染得灰蒙蒙的天色。落雪在霞光的晕染下,熠熠生辉,散射出绝伦的色彩,把上京城装点得美轮美奂。就连南阳王府灰秃秃的假山,都成了绝美

  • 恶贯满盈在线阅读第5节

    尹家夫妇订了三日后的机票,准备去环游一下世界。陈缃有些忐忑不安。陈好好这孩子从小就没让她操过什么心,但是这回却是让她难以放心。就在昨夜送走陈老爷子之后,尹立成和陈好好谈了谈,希望她大学期间能住在家里,毕竟经过昨天媒体的高度曝光,虽然没刊登陈好好的照片,但是有心人想要知道她还是不难的。不说她手中掌握的

  • 苍穹九逆在线阅读第4章

    柳青青瞬间呆滞了,心里“咯噔”一下。她也算是阅美男无数,此刻却完全没办法不惊叹。真是——好看的男人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呢。男子比白玉还要白皙的面容上,一方柳枝上窃取的柳眉,一双漆黑的桃花剪瞳闪动在扇子一般密长的睫毛下。挺拔的鼻子勾勒出美好的线条,一双艳丽薄唇似是而非的微微一翘,任是谁也不得不得

  • 网游之十万个冷天赋在线阅读大闹喜堂

    众人循着声音回过头来便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站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突兀,他脏脏的脸上满是不屑的看着新郎。他能够男人这个样子说,立马便有人大声反驳道:“他那悍妇?那般心狠手辣之人,早就该休妻,男人应娶贤惠之人,那般女子,真可谓是丢人现眼!”“是啊,娶妻当娶贤,那宁减氏,太厉害了,一个小小女子,不知羞

  • 复仇的火麻七

    快到傍晚的时候,我一边在电脑面前吧啦着康师傅,一边大脑像超负荷运行的机器:经度纬度在驾着马车奔腾,半路上遭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打劫,随后又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改革。我完全沉浸在自己臆想的空间里,以致于麻七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把他当做了希特勒,直接给他来了一背跨。“喂,死了?”我踢踢躺在地上装死的麻七,“死

  • 重生豪门之玖爷的小芯芯第7章在线阅读

    不过,要淡定。凤九阁:“嗯。”神兽谷很是庞大,山脉连绵,险要至极。有许多草药,即使凤九阁不认识,就凭她那敏感的嗅觉也能闻到草药芳香的气味儿。季陵风和凤九阁沿着小路前行。季陵风:“害怕吗?”凤九阁噗嗤,淡淡一笑:“我凤九阁的字典里就没有害怕这两个字。”就算她没有任何的灵力,可他也算是一个杀手,哦不,她

  • 落日弘时第二章在线阅读

    三年后;接招,只见一黑一白正在空中努力的抵抗。呵呵~~~~老鬼没想到几年没见功力涨了不少啊!:呵呵~~~是吗!你也不赖啊!来喝口茶。恩!圣衣点头道呼渴死我了,圣衣老头你怎么不喝啊?你有心事?老鬼见状说道咳!的确是有事。圣衣喝了口水说道什么事啊?这几天我在闭关,所以教中的事情我还不怎么知道。不会是我在

  • 杀手法师第3章在线阅读

    舒晓妍安慰自己,没事,为了妈妈什么都值得。舒晓妍缓缓起身,慢慢移到秦慕逸身旁,像八爪鱼一样双手双脚将他缠住了,笨拙的吻着他的唇。用行动告诉他,她不会走!“你……”秦慕逸何时被这样的女人亲吻过?这那叫是亲吻,分明就是乱狗咬人。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不接受他的钱!秦慕逸被她缠得有些恼火,好不容易挣扎着起来

  • 再嫁(重生)第4章在线阅读

    游戏里,小号是屡见不鲜的,而夏楠俊也玩了一个小号,昵称便是False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False与False丶是一个人,还有类似的玩家,比方说,君帝和帝君。而此时还是小小菜鸟的大家,夏楠俊的大号和小号也没多大区别,甚至在运气方面,小号比大号好很多,不过,也是无可奈何的,只是留着小号给帮派刷声望。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