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大秦:少年权相第8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9:38:47 作者:崛起的翅膀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秦:少年权相
大秦:少年权相
作者:崛起的翅膀来源:飞卢小说网
白楚一朝醒来,赫然穿越大秦,成为了武安君白起后人。叮咚。系统觉醒。请宿主在朝堂之上,怒怼秦始皇,怼完秦始皇,可以做宰相!怼千古一帝的政哥!面对系统的无礼任务,少年白楚走上了一条,怒怼满朝文武,怒怼秦始皇的不归路。于是,一个有着系统的少年,在大秦朝堂之上,呼风唤雨!成为有史以来,最年少有为的大秦权相!平匈奴,灭百越,权相出手,扫荡寰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说干就干!

有丧尸这道催命符在,几人想不积极都难。

自己的建议被采纳,眼镜男厚厚镜片下木讷的眼神变得比之前活泛许多。

“既然大家都赞同,我、吴校长、杨耀尊和乐珊珊为一组,负责左边的楼梯口。剩下你们四人负责右边楼梯,怎么样?”

奇瑞文目光透过人群,看向角落沉默不语的凌风。

虽然他和凌风第一次正式见面,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从这个年轻人身上感到了一种与其年纪极其不符的冷静和镇定。

他就像是狼群中一头桀骜不驯的健壮公狼,不会随意听从头狼的调遣,而且随时都会挑战头狼在狼群中的地位。

“嗯?”

沉思中的凌风似乎察觉到什么,抬起头看向众人,眼中略有几分惊讶,但还是慎重地点了点头。

“时间不等人,趁丧尸还没有进来,我们赶紧行动吧!”

说完后八人分为两队,朝着指定的楼梯口跑去。

“六楼的桌椅可能不太够,我先去五楼布置一下。”对着冷凝汐、蔡莹莹和眼镜男吩咐一声,凌风转身向五楼跑去。

得亏丧尸不会爬楼梯,不然教学楼现在恐怕已经变成了丧尸的狂欢聚会。

“嘭!”

一脚踹开教室的门,粗略观察一下后,凌风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

不过教室里的样子却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教室像是被人刻意打扫过一样,几张还算完好的桌子整整齐齐地摆放讲台上,在桌子上扔着一些揉成团的卫生纸和TT,旁边还有一双沾染着未知液体的黑色丝袜。

怪不得宿舍的那三个家伙一有空就拿着网上淘的红外线望远镜来这儿溜达,感情是来这里看直播的。

凌风不是什么傻子,自然明白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香艳事情。

这样看来,杨耀尊和乐珊珊会出现这里也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也不知道宿舍的那三个家伙怎么样了,但愿能逃过这一劫吧!

感慨之余,凌风顺手把桌子上一个没有用过的TT揣进兜里,摇头叹气的搬着桌子往走廊走去。

天气越来越阴沉,刺骨的寒风吹来,让没有人影的冷清街道更添几分阴森。

距离T市千里之外一间萧然四壁的小屋中。

“都弄好了吗?”

“好了,都弄好了。”凌烈手里拿着一瓶酒,慢悠悠的从厨房中晃荡出来。

“你又喝酒!”杨翠花颇为不满的白了凌烈一眼。

“呵呵,这不是最后一次了吗!

珍藏了几十年的好酒,现在不喝,到了下面可就尝不到喽!”凌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手中的酒如视珍宝般的轻轻放在玻璃茶几上。

“啵!”

凌烈小心翼翼拔出瓶塞,一股清纯的幽香立刻扑鼻而来。

闻着香气浓郁的酒香,凌烈有些迫不及待的从柜子中拿出两个透明的玻璃小杯,将瓶中晶莹剔透的烈酒倒入杯中。

望着清纯透彻犹如明镜的酒水,凌烈如痴如醉观赏着。

“老头子,你说小风会不会出点什么事啊?”

“妇人之见,那小子不捣乱就够好了,他能出什么事?”凌烈难得在杨翠花的面前挺起腰杆来说话,自然免不了展示一下大男子气概。

但旋即面色慢慢凝重起来,摩挲着下巴,沉吟道:“不过…那小子的第二人格有点麻烦啊!老婆子,还记得当初我们第一次去孤儿院见到那小子的时候吗?”

“记得,那天恰巧是小风的生日。”杨翠花点了点头,说道。

“其实当年咱俩应战友之邀去孤儿院的时候,我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与周围孩子格格不入的小风,与他同龄的孩子都是一副天真活泼、可爱无邪的样子,只有他一个人静静地站在人群外,眼神中透漏着一股普通成年人都比之不及的狠毒和阴险。

说实话,看到小风的第一眼我都有点被吓到了,这个孩子到底是在怎么样的环境中成长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种眼神我这辈子只见过两次。

第一次还是当初我在驻守边防,追捕一个大毒枭时看到的。

当年我们为了追捕那个大毒枭出动了几百人还有十几条狼犬搜捕,才把他从深林中一步步给逼出来,但就是这样还是没能把他活捉。

走投无路的他居然从悬崖上一跃而下,自杀了。他宁愿去死也不愿意被我们捉到。当时把那个毒枭围堵在悬崖边上,我是站在最前排的一个。

他的那种眼神,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直到遇见小风,这也是我为什么执意要领养小风的原因。

因为我不想他走上那个毒枭的后路。”

“当初你花了不少的时间才让他的第二人格收敛了不少,希望这次小风可以自己克制住。”

“说起来那个第二人格已经好几年没有出现了,那臭小子应该能自己控制住了吧!”

“吼!”

一声嘶吼从门外传来,四五个面容狰狞的丧尸用身体不停地撞击着老式的防盗门,门上的螺丝钉连带着墙皮开始大片大片地脱落,看样子似乎撑不了多长时间。

“老婆子,这辈子你跟着我也没享啥福,这杯酒也算是我最好的家当了,你喝一点吧!”

凌烈举起手中酒杯,性格刚烈的他脸上浮现出从未有过的温柔。

“等会儿到了路上不要怕,刀山火海我给你扛,你只管大胆的往前走。如果有下辈子,我还娶你做老婆。”

“下辈子我还在老地方等你。”杨翠花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柔,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咳咳…”

“喝慢点,这酒烈得很。”凌烈轻轻拍着杨翠花的后背。

喝了一杯觉得不过瘾,凌烈干脆拿起酒瓶对着门外的丧尸,豪迈笑道:“老赵,老刘,不是老头子我小气,这酒留给你们也喝不了,我就独享了,哈哈哈…”

“咣!”

一声巨响,变形的防盗门最终还是没能承受得住四五个丧尸的合力撞击,轰然倒塌。

门外的丧尸互相推攘着,争相恐后的冲向沙发,准备将沙发上的两个老人分食。

凌烈伸手把杨翠花抱在怀中,一改生前的粗狂,柔声道:“不要怕,路上有我在。”

“啪!”

凌烈轻轻按下手中的打火机,一道蓝色的火花从发电器上悄然无声地蹦出。

“轰!”

厨房爆发出的赤红色火焰瞬间充斥了整个空间,房间霎那间化为一片火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个性是大变活刀香猪

    贾政升了官,从外调了回来,歇了一日便该上朝述职谢恩。这一日,阖府上下便比常例早起,似是半夜就闻得仆妇奔走之声。天还未亮,黛玉也起了,紫鹃奉了燕窝来。黛玉笑问:“怎地今日煮了燕窝来?”紫鹃道:“好姑娘,快把衣裳再穿一件吧。这燕窝是昨儿宝姑娘使人送来的,说时节交替,姑娘吃些燕窝润一润内府,好歹挡挡,免得

  • 还珠之胤礽在线阅读第2章

    临走时,洛北柠不动声色地靠近一旁的大树,自上面折下一根树枝藏在衣袖中。她知道附近有人将方才之事尽收眼底。身边无其余物品可以利用,因此,洛北柠折了根树枝以便防身。出了院子,她抬脚便向右前方的路口走去。此时已是深夜,暗中那人见她进了个幽暗小巷,犹豫片刻,便也跟了上去。那人自认自己的隐匿能力不错,可当他的

  • 七零福娃三岁半在线阅读第7节

    宋修远虽然情绪很低落,但是却依旧彬彬有礼道:“是我唐突了。虽然私自爱慕檀卿久矣,但是想来檀卿同我,不过这两面的记忆。”齐檀本想请罪,宋修远示意她噤声听自己说完,“此事不成并不甚有趣,檀卿若是不弃,就当成本王和你之间的秘密,勿为外人道。可否?”这明显是在拐着弯顾及齐檀的名声。齐檀点头,道:“臣多谢殿下

  • 传世第一法师在线阅读第9章

    第二天课很少,思若在图书馆里泡了整个下午,在合上书的一瞬,手机恰好提示收到一条信息。“思若,方便的话我把才艺赛的奖状送给你。”她抬头望了一眼窗外,阴沉沉的天空乌云密布,似乎即将有一场大雨。“师兄,我在图书馆,今天天气不好,要不改天?”她匆匆把书放回书架,背起包下楼,走出图书馆大门,大雨已经下了起来。

  • 祈唤法师楼长风第五章

    墨儿对此不是很上心,这些人存着什么心思她可不管,哪怕是注意打到自己身上她也懒得搭理,毕竟这浣衣局的宫女儿没事儿不能随便出去,尤其是这些没品阶的,那压根就是不能出浣衣局的门儿,墨儿一边寻思着,一边儿摇着头走了。她如今得好好记着那些药理知识,省得以后被人坑了还不自知,想着,这司药坊的宫女儿就来了。穿着一

  • [综]富江永存第一章

    五月初六正午,艳阳高照,无风。金灿灿的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仿佛将地面晒化了。地面上的热气不断上窜,给人一种扭曲了空间的感觉。一名瘦弱的杂兵被绑在一根木桩上,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薄薄的唇瓣因为极度缺水而干裂,流出的血丝凝结在嘴唇上已成一块一块的血痂。他看上去已经没气儿了。木桩前聚集了很多人,但没人同情

  • 洪荒:开局人生巅峰我与娘子双双飞

    回头再看真元丹,还是叫悠露吧,真元丹听着像月饼点心铺,它一蹦一跳的逃离了我的掌心,调皮的绕着我飞旋了几圈,竟然引得脚下的云团驮着我飘进了出尘宫,进得正厅,左右两根红漆云柱,左边写的是“脱凡离生死,出尘登仙班,灵华太虚应天成道”,右边写的是:“遵循宇宙规律,遵守仙界法度,做合格的好神仙”。念完右边的我

  • 豪门新婚:老婆别闹了第五章

    几人在外面玩了一整天,晚饭也是在外吃的。然后便是像来时那样,分别回家。天莳到家后,就开始剪辑自己的讲解题目视频。等剪辑完上传的时候,发现自己上次发的任昊唱歌合集,反响还不错,有几条留言,虽然大部分是说他长得帅之类的,也有一部分是说唱歌好听。之前那个合集里,也有说植物养得不错,然后有两个询问养殖方法的

  • 第四类世界之第三章

    时值初夏,天气还没有那么炎热。偶有风轻轻吹起,将空气里的灼热驱散,带来一丝淡淡的凉意。一身浅色修身连衣裙配黑色斜挎包,白色的休闲鞋,简单的马尾,今日的简离换下素日的白大褂,多了些符合年龄的青春活力。站在咖啡店门口,简离略微烦躁地看了好几次手表。忍住立马想要离开的冲动,简离深吸了一口气,又在门口磨蹭了

  • 海贼王之我是摄影师初相遇

    言骆至今记得,他第一次见到罗文的情景。那是炎热的夏季,他随妈妈来参加一场盛大的婚礼,别墅的大厅装饰得过于华丽,宾客在等待新娘入场,言骆在这空当闭眼休息。刚刚结束一场大试,他脑子还未放松下来。门开了,新娘入场,众人的目光随着婚纱到了场上,母亲才轻轻拍拍他的手,“多不礼貌。”短暂的美梦。他坐直身子,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