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酒客

2021/6/11 20:45:59 作者:云梦江舟 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
作者:云梦江舟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渣了师尊后我重生了》求收藏!文案在下面嗷3】本文文案:秦鸿羽放弃了自己的身份,违背了父亲的意愿,为洛清仙尊付出了一切。最后却死在洛清仙尊的剑下。他这才明白,过往一切不过是他自作多情。洛清仙尊收他为徒,不过是为了杀他。好在他重生了,这辈子,他决定离这人远一点。直到有一日,他被洛清仙尊逼在墙角,那人素来冰冷的眸中不知为何生出一种懊恼:“是本尊做错了何事?”说话之人小心翼翼,脸上扯出一抹笨拙的笑意。“你说出来,本尊改可好?”~玉衡山首峰大弟子秦鸿羽一朝入魔,被其师洛清仙尊斩于玉虚剑下。世人无不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

我这辈子呢,听过太多的故事了,有些胡编乱造叫人厌弃,有些恨不得是胡编乱造,只希望不是真的发生才好;有些是从醉酒的人口中听说,有些却是从神智极其清醒的人口中听说;有些我信手拈来,给酒客们说个热闹,有些我却是三缄其口,压在舌底压在心里,从不和任何人说起。

他的故事就属于这种,我从不和人轻易谈起,哪怕是调笑再多的酒客也不会多言一句,若不是今番实在不顺被他的故人顺藤摸瓜寻到这里来,这些怕是会陪我到棺材里,如此也不枉我与他相识一场,只是,到底不舍得他就这样被人忘记,他人花好月圆,只他一个孤苦伶仃,走入大漠再也没有回头,我这个闲人,便也就闲话几句。

我没有讽刺你的意思,只是这世间能平淡安稳度日的人太多,也就显得像他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太过格格不入,这也是他决心离开的原因吧?

你这又是什么表情,像是马上要去哭丧一样,有什么好伤心呢?再美的花也注定不会常开不败,再心爱的人也会有成为故人的那一天,人生合该悲欢离合难猜,若是万事称心如意,岂不是人人降世是来享福的?

客官,且饮一杯,这世间,唯有美酒,最是不会辜负人了。

/

我似乎也记不清遇见他的时候是多久前,只他一袭白衣让我记忆犹新,白得让人鼻尖一酸,几乎要落下泪来,远胜过我印象里唯一一次留在京城的冬天、那刚刚落下覆上枝头的松软新雪,但让我下定决心了解他的是,他有那样一副该在红尘里喜笑颜开的眉眼,面如满月,眉似远山,眼角微微上挑的眼眸合该让人想起草长莺飞的春天,暖暖春风拂过柳枝漾开水波,那双抿着的唇也该是常挂着笑的——他该是个鲜衣怒马的少年,亦或是江湖闯荡的少侠,理应如此。

你既然识得他,也该知晓他并不是一个什么话都和人说的人……怎么,你竟然全然相信我的话吗?一个陌生的酒肆掌柜?我卖的或许是人肉包子和穿肠毒药,你该是有妻子儿女的吧?不怕死吗?

你说这是好酒?

是啊,这是很好的酒,曹孟德有言“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李太白则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酒本来就是好物,只可惜我不会喝。

你不必安慰我,合该我来宽慰你才对。

他说的对,他认识的,都是顶顶温柔的人。

你说他从不喝酒?

那是你认识的他,却不是我认识的他。

年轻人啊,你要知晓这是长城下唯一的酒肆,哪怕已然褪色的青色酒旗承受不住比他处都要猛烈的风,懒懒散散挂在枯枝上,陪衬的景色只有一片荒芜的黄土和悲戚的昏黄天空,不是值得一个任何诗人去歌颂边饮边吟的美景,可是这一派萧瑟在酒肆中多得是的失意人的眼中却是极为妥帖,这破破烂烂却给他们遮风挡雨的酒肆在他们心里或许比家还温暖,反正风花雪月、良辰美景也与他们无关,这里坐着的,不过是一些无处归去的人,等着外头肆虐的沙尘退去,纷纷走入大漠去迎接自己的结局。

如此,三两盏下肚,也就不吝于说说他们的过往了。

他亦如此,这酒或许真是他的穿肠毒药也未尝不可。

你何必黯然呢,难道这也是你的穿肠毒药?

那就再饮一杯吧,这是他也曾痛饮至天明的酒呢。

/

他心里有个人。

爱到什么程度呢,他便是喝醉了几乎支撑不住挺直的脊梁骨,也会喃喃那个人的名字。

你真该听听那一声声,仿佛从胸腔里溢出的叫喊,每一个字眼都沾着血,他仰着头喝酒,透明的酒水顺着唇角下滑浸湿衣襟,若是心碎能被看到,那一身白衣该是红的。

他说他很爱那个人。

爱到心里是他,梦里是他,哭为他,笑为他,却为他再也哭不出笑不出。

我知道,那是心死了。

他说那个人成婚了,就在不久前,他含着笑去他们的喜宴上,唯一敢做的就是这一身不人不鬼的衣裳,那个人一身红衣,与一个好姑娘成亲,他们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天地不语,高堂无人,可他们夫妻对拜,他能看见那个人眼中满目的柔情,好像所有的冰雪一夜便化了。

真可惜,他说,他想带那个人看他长大的地方,“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但那个人已经走入了春色中,这冰天雪地即使再美,也不得他的眼,也留不住他的心。

是啊,他爱上了一个男人,是惊世骇俗,是世俗不容。

他不敢去争,不敢去想,哪怕他先遇上那个人,他们曾一起走过那么多地方,那个人会吻他的发顶,告诉他即使世人不容许他们的爱,他们便天地为媒,他们都没有父母,也不会有父母之命,只他们俩,快意江湖。

他不相信爱,他是个何等孤苦的人,自幼失怙,只剩一个哥哥,又被人拐卖,与哥哥别离,被师父收养,师父又是世人眼里的魔头,本也是个清冷性子,放任他一个人成长如此,着一身红衣,使一双镰刀,喜笑无常,多得是人叫他小魔头。

他何曾管过这些,只是随心所欲地活着,直到遇到那个人,看不惯他千百种毛病,剪掉他的指甲,掰正他的脊梁,约束他的镰刀,教给他什么是世人约定俗成的规矩……他本只是个寂寞的人,并非是真正的恶人,又因为真的爱他,便什么都愿意去做,甚至禀告了师父,他要和那个人永远在一起,即便他们都是男人。

若只是如此,他现在该还是一身红裳,和那个一身白衣、惊才绝艳的剑客在一起,一双人,一对马,只羡鸳鸯不羡仙,过着梦一般的神仙眷侣的日子,又怎么会心碎饮酒,看那个人与他人成亲?

他的性子,本该是闹得喜宴天翻地覆,将那个人劫走远走高飞才对。

你说什么?

看来你知道啊。

是的,他们啊,竟是兄弟。

真可笑呢,夜夜相伴的人竟然是他的哥哥。

更可笑的是,他的哥哥竟然说这不是心动,是血缘带来的羁绊,一下子彻底否定那些过往。

所以他穿他曾穿的红衣,他穿他的白衣,谁也不欠谁。

到他的喜宴上,除了默默饮酒,在高朋满座中,只深深作揖,笑说一句:“祝哥哥与嫂子,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不顾满室喧然这人好生没礼貌,他人喜宴着白衣,也不顾那个人脸上已然凝固的笑,更不顾他自己的心碎成千万片,片片扎进肉里,越动扎得越深,越深越是要动。

真的谁也不欠谁。

/

客官怎么默默饮了这么多酒,可慰藉到这一段愁肠了呢?

你再也没有见过他。

我也再也没有见过他。

他回去了,他的师父在长城之外。

你说他已经和师父诀别,回不去了?

可他还能回哪里去呢?

客官请莫要再饮,我这儿只卖三杯酒,不知你是否喝醉了呢?

纵使是我,也有些醉了。

便容许我胡言几句,客官你的剑穗太老了,太旧了,也编织得着实笨拙,何必还留着?

这样锋利的宝剑,本不该有这样温柔缠绵的剑穗。

既然已经斩断了情,又何必再作纪念。

不是客官说,乱了伦常,天地不容的吗?

看来我真的醉了,什么都记不清了,刚刚说了些什么,都忘得彻底。

只有最后一句,还没忘却,他托我和你说,若有一日哥哥到此,不必再寻,他与哥哥有缘无分,便是这缘也只是血缘,只愿哥哥与他相忘于江湖,纵使见面应不识……啊呀,都是我捏造的。

他什么都没有说,喝完酒说完故事,一个人走入漫天黄尘中,想来,是再也不会碍到客官的眼了,也全了他与他哥哥的兄弟情。

这就是一个酒客,百里玄策的结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际符卡师之第五章(5)

    一场大战后,御花园里腥味浓厚,遍地残迹。昀离望着季清决,目光如炬,短短一瞬间又闪过迷惑。季清决刚经历过一场厮杀,很快便从满身杀意中退了出来,恢复了从前的散漫。一见昀离,怒目而视,嘴中开始讥讽。“寡人放了你爹,你就这般隔岸观火?”“皇上难道不记得家父是怎么被皇上关进大牢的吗?”季清决摇摇头,似无辜般望

  • 撩遍全门派的小师妹养虎驱狼(求收藏)

    “嗷嗷嗷!”“嗷嗷嗷!”……两头玄虎被从铁笼中放出,仰天长啸,整个山谷都跟着颤抖不已。狭长的山谷中只有姬昊一人。张一、盖聂、卫庄、岳云等人全都站在山谷之上。两头玄虎从峡谷两侧一路狂奔,凶神恶煞地扑向姬昊。岳云疾呼道:“大王,您会没命的!”“谁敢违令,杀无赦!”姬昊将黄钺斧往面前一竖,缓缓地闭上眼,似

  • 血色基因第九章在线阅读

    战场中,关羽一刀劈落,吕布提戟而挡,两人平分秋色!接下来,自然就是一番大战。奈何,没了第一刀的神勇,关羽在吕布面前自然再无法逞凶,逐渐被压制。尽管关羽手中青龙刀舞得滴水不漏,然而吕布号称三国第一猛将,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手中方天画戟直刺、连扫,将关羽打得爆退连连!不过五十几回合,已然彻底压制住关羽!

  • 曾有你第一章在线阅读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出租屋,杨凡有些迷惘了。“半旧的电视,能看几个频道。没什么价值。”“崭新的闹钟,能设定时间。”“破旧的书桌,毫无价值。”“七成的冰箱,储存食物。”……原本熟悉的东西居然上面都有一行小字显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凡只记得昨天晚上玩着游戏,迷迷糊糊的回到家中睡觉,怎

  • 我收到了9999个万界快递在线阅读第三节

    “狂风老祖,小生白面郎君,您在哪,小生愿意送您一半球,求得您的庇护!”张扬看着自己已经排名第五了,想着该骗这什么狂风老祖一波球了,就要点开语音,没想到啊没想到,傻蛋这么多!这么快就冒出一个来。“先听听这两个傻蛋的对话,到时候把这两个人一起吃了,这个房间就没有对手了!一个第一,一个第三,想想就激动!”

  • 蓝天白云下的爱恋在线阅读第6章

    1000花加更1章!100个评价票加更1章!10张月票加更1章!任意打赏到10元加更1章!努力码字中!!!

  • 教反派谈恋爱在线阅读第7节

    红衣袖漂浮向上,似说着心中的不甘。烈火就这样等着绫朱这样入火口。青玉铃铛透着一股凉意,闪烁着微弱的青光。绫朱要是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一定会把所有的仙器法宝都带上来,现在也不至于这样狼狈。真是多亏了龙王老爹匆匆忙忙把她送上来,什么都没带。突然,一束银光将绫朱向上托起,火势减退。不见长河之水天上来!绫朱微

  • 爱之深, 罪无涯之人间美味(3)

    “你一天就知道待在家里,啥活都干不好,你看看人家王小二……”不听不听,王八念经,见月只在乎那块糖,骂就骂吧!“啪。”老娘手起刀落,一块糖就被拍的七零八碎,分成了大大小小的几瓣,至于拍成碎末的糖,老娘舔了舔,一点也没剩下。一瓣两瓣……一共六瓣,见月心里面掰着手指头算着,弟弟妹妹一人一瓣就是三瓣了,爹吃

  • 总是有人怀疑我大当家的身份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是?”林白在一处诺大的府邸之中,有些恍惚。紧接着。他低下头。一身锦衣长袍入眼。又看铜镜。少年。十四。长发飘然,一身玉袍,很是英俊。很快,一股熟悉又陌生的记忆瞬间涌现在脑海之中。半个时辰之后,林白方才明白。原来自己穿越了,不仅如此,还穿越到了秦时明月天行九歌之中的han国,成为了张良的表兄。此刻的

  • 这是你掉的胖橘吗第六章

    几个月过去了宋祁礼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而这几个月萧景湘每天都把他照顾的很好除了每天那碗黑乎乎的药以外他已经可以基本上下床走路了,这段时间中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了并且喜欢上了这里。门外萧景湘正在将脏乱的衣服放入木桶中,“萧姑娘你在做什么”宋祁礼走了过来,“你怎么下床了”萧景湘一脸担忧,“没事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