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冬天的歌 孤独的翅膀救援(上)

2021/6/11 21:25:04 作者:如若花开,你是晴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冬天的歌 孤独的翅膀
冬天的歌 孤独的翅膀
作者:如若花开,你是晴天来源:飞卢小说网
身患白血病的女主角夏若华积极地与病魔做抗争,并意外收获了许多惊喜与友情的真情故事。在过程中,她也想过,去放弃,可是亲情与友谊还是让她坚持了下去,虽然最终她还是死了,可是在历经磨练的过程中,她懂得了许多。(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三世:“好了,嘉文去艾欧尼亚皇城找到卡尔玛联盟,波比去班德尔城找到兰博联盟,盖伦去弗雷尔卓德找到女王艾希联盟,奎因去祖安找到维克托联盟,拉克丝去恕瑞玛沙漠找到阿兹尔联盟,说这次必需铲除诺克萨斯.............”

一个小兵跑进来说:“报告,陛下,外面诺克萨斯军队在宏伟屏障看上去准备要攻城了!”

三世:“怎么办?有谁愿意去抵抗诺克萨斯军队???”

在一旁的阿伯森早不耐烦了,于是说:“喂,老头,我去。”

三世:“不行,你是人类希望,失去了你,整个反诺克萨斯联盟就完了!!”

阿伯森:“切!我管你怎么多,走了!!!”

三世见拦不住,便急忙说:“那请去清点士兵吧!”

阿伯森:“怎么这么麻烦,不用不用,我不带一兵一卒也能打败他们。”

嘉文,盖伦,赵信都在下面捏了一把汗对阿伯森充满了希望和担忧,三世露出难堪的表情:“是不是有点太危险了.........”

阿伯森:“那里这么多废话,我说一个人就一个人,你就等着胜利的消息吧!走啦!!”说完张开翅膀飞了出去,三世也很惊讶,古书记载血族有着和龙族一样的翅膀可是阿伯森却有着半边坠天使的翅膀。三世默默的说道:“阿伯森身上的秘密还真多呀!好了,薇恩跟踪阿伯森,必要时出手援救!其他人去完成自己的任务,散!!”

先说赵信这边,德莱文一看见赵信绑着就说:”哈哈,你也有被绑的时候,哈哈哈哈哈哈”德莱文的魔性笑声听的赵信浑身发抖,然后又被德莱文拎起来走到斯维因旁,丢了下去,又踢了赵信屁股一下,赵信心里想:“如果不是阿伯森,我就不会这样了”然后又骂斯维因:“放开我,看我赵信.....呸,看我阿伯森不捅烂你的菊花!!!!”

斯维因:“来人把他带下去”说完上来两个人把赵信带走,德莱文看着赵信后背,忽然说了一句:“你是谁,你不是那个拿着2把镰刀的小鬼。”

赵信冷笑一声:“呵呵,被发现了,那就怪不得我了。”说完,绳子被挣脱开,赵信抽出长枪就刺向德莱文,德莱文侧身闪过,一拳打向赵信,赵信长枪一挑,德莱文被挑到空中,这时德莱厄特,一斧子劈过来,赵信努力用长枪挡住了,可刃风还是伤到了赵信,赵信一连后退了几十步,嘴角流出一丝鲜血,用手用力一擦说到:“阿伯森,如果我死了,你就完了啊!”

德莱厄特:“那小子叫阿伯森吗?那他今天就肯定完了!!!去死吧!!!!!”

说完,跳上空中,奋力一劈,赵信跳到旁边去了,身后的门被一分为二,这时一个斧头飞了过来,被赵信用长枪弹飞了。赵信又冲了上去。

在看阿伯森这里:“我靠,这宏伟屏障在哪哇!刚才忘问了,靠...哈!人类鲜血的味道,很多,哈哈哈哈,找到啦!”

说完飞向了远方,一座山上,密密麻麻的站着一群士兵,从高空上看就像蚂蚁一样,阿伯森从高空俯冲下来,落到了人群的中间,士兵们还没缓过神来,一下就看到一个人出现在面前,阿伯森扭扭脖子,活动活动关节,漫不经心的抽出三把镰刀,将其一把放到嘴上牙齿咬着。(他是三刀流)

这时,一个士兵才缓过神来大喊:“敌袭.......敌”刚说第二个字,头就慢慢划了下来,而阿伯森却还站在哪手里的镰刀上一滴血也没有,这是士兵们才拿起兵器冲了上来,阿伯森:“杂鱼在一起只有被烤的分”说完又杀了几个,一群士兵冲上来,阿伯森:“风时雨——百八镰波“

说完,阿伯森手上的镰刀,快速的挥舞起来,直到肉眼看不见的时候,一道道风波飞出,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有的士兵被砍成肉泥,有的还没看到是怎么回事就被一分为二,以阿伯森的中心,旁边的土地已经用鲜血染红了,阿伯森:“天魔,已经满足了吗?”镰刀的内部传出声音:“主人,别忘了我是永远满足不了的哦~”

阿伯森:“呵呵,我喜欢,欲望是趋势我们的动力,要开始了哦~”

士兵们还没搞清阿伯森手上的镰刀为什么会讲话,就又开打了,阿伯森似乎根本不怕会被兵器所伤,只是永无止境的杀戮和嘲笑,鲜血已经染红了阿伯森的双眼,藏在草丛里的薇恩在旁边看了半天心里想:“看了我是多余的了..”

不过20分钟,敌人就已经死亡了一半了,又过了一会,薇恩从草丛里走出来,阿伯森捏爆了最后一个士兵的脑袋,随手一甩,周围静的可怕,薇恩:“该走了...”

阿伯森:“等一下,鬼煞,清理一下吧”另外一把镰刀说:“是,主人”

周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起来是一道道鬼魂,被鬼煞吸入,鬼煞吸入了所有的鬼魂说的:“啊!好饱好饱!”

已经晚上了,阿伯森和薇恩回到了德玛西亚,三世很惊讶,阿伯森身上不仅一点伤口都没有而且衣服也没有一点缺口,三世非常惊讶,甚至对阿伯森产生一种恐惧,莫明的恐惧。三世:“额.....回来就好......下去休息吧!那些去谈判的人大概还有半天的路程,加了幽灵疾步后因该很快了,希望赵信能撑的下去吧!”

这时,阿伯森在门口听的一清二楚:“切,赵信那家伙,这点事也干不好!天魔,鬼煞,咒怨。走,又有事情干啦!”说完就飞走了。

由于本作者家中电脑坏了,所以耽误了两个星期,本人很抱歉(我靠,lol都玩不了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微博大V的娱乐圈日常之你来做我手下如何(9)

    这些人遇到韩信,简直就是兔子遇到老虎,丝毫没有还手的力道,短短两分钟时间。地上一片血红,而韩信浑身不沾一丝鲜血,手持银枪来到王天面前拱手说道:“皇上,敌人已经全部斩杀。”“随我前往刘扒皮的府邸,将刘扒皮杀了。”王天看向众多乞丐,朗声说道:“各位,我就是当今皇帝,以前我被奸臣欺上瞒下,导致黎民百姓受苦

  • 我的花瓶人设崩了(娱乐圈)第九章在线阅读

    谛听跟在炎黄身后,看着炎黄有些奇怪的神情,眯着的血红色双眸完全睁开,平静的盯着他,咧开嘴笑了一下,随后一切都恢复如初,两人也都到了二楼。二楼走廊深处,两只妹纸小心翼翼的走着。“好像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粉鱼“我好紧张啊……”五歌“哎五歌,你不要压着我的肩膀啦……”粉鱼“我没压啊!”五歌很无辜。“

  • 网游之牧战士该不会是相思病吧?(2)

    难怪她会这么自信,细看之下,墨晗不得不承认她确确实实颜值爆表。黑长直,杏眼,樱唇,柳腰,大长腿,平底鞋,纺纱长裙……小清新的路线。妆很自然,比昨天好看不止一两分。只是这打扮真是要来当女仆?墨晗目光微沉,“林小姐……”他声音宛若冬夜的风,彻骨的寒。“墨先生,早安。”林希巧笑。心下却是想冷哼几句,呵呵呵

  • 洪荒之武道在线阅读第十章

    “报告,维克多五号行星标注为“绝密”等级的研究所发来求救信号。他们遭受到了克哈之子的猛烈进攻,快要顶不住了。并且联邦在研究所中储存有非常重要研究资料,所以他们希望我们能尽量保证研究所的完好。”“确认了吗?”“已确认过,因为我们是距离那里最近的,并且首要任务也是追捕克哈之子,所以总部那边同样希望我们能

  • 长生三千年在线阅读第3章

    出了门的秦璐瑶对一切都感到好奇,虽然已经融合了记忆,但并不是亲身经历过。她先在网上找到一家口碑好的店去美美的吃了一顿饭。嗯,拍照。这个可以发一波日常生活照,原主总是呆在家里也没有什么素材可以发围脖。吃完午餐后她去了附近的一个公共公园,看到了打太极的老头,跳舞的老太太,还有撒欢玩耍的孩子。这个世界真的

  • 民间山野奇谈在线阅读第9节

    小扬从地府的专用通道回到阳间,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匆匆去买了三只烤乳鸽回店里了,刚到店里就看见大春在里面忙乎着。我推门进去说:大春,忙呢?大春直接抢过我手里的烤乳鸽,边吃边说:你死哪去了?这么长时间才回来,都饿死我了。用手指了指桌上说:取衣服的记录,自己看看。小扬翻了下,之前订做的衣服,今天都基本取

  • 娱乐圈之老祖驾到之算不算装逼(6)

    凌帆冲完澡出来,在阳台上收了道袍拿回床上,悠然的自顾自的穿起来,然后又将脑后的长发束起带上头冠,然后拿起算命幡和拂尘,这一幕看得两女警目瞪口呆。“我知道你们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走吧!我随你们走一趟警察局。”叶青柔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凌帆这身装扮,再配合俊朗的脸,一米八二的身高,浑身锋芒毕露,一时间都

  • 护花医武高手兽潮突袭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三长二短,是紧急战斗准备!快,毛毛,赶紧躲到地窖去,爷爷要去村口集合了!”张老大一边穿戴着自己制作的藤甲,一边催促着自己唯一的孙子。“爷爷,不是说好了吗,我过了八岁生日后就要叫我张根留啊!”张根留一边掀开地窖木盖,一边不满的说道。“好好好,张根留村民,请你立

  • 欢迎加入主神游戏在线阅读天堂地狱

    此时已入夜,就这样,在第三圈即将跑完,到达营地时,唐小龙和火神终于被队里的其他队员陆续的超越,每一名队员在超越他们时都未做停留,只是几个呼吸间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这让唐小龙感觉到无比的失落与不甘,失控的情绪再次占据了大脑,唐小龙拼着命,玩着命,不顾一切的向前狂奔而去,虽然在旁观者的眼中,唐小龙跑的

  • 宗沧录之少年出山(1)

    在一片群山中,有一间茅屋,茅屋中有个胡子拉碴的老头,在他的面前是个少年。“臭小子,你今年十八了,该出山了,老头我十八的时候都名震灵界了,你这趟出去要是混不出个名堂来,哼哼,看我不揍你。”老头说。“行了知道了,臭老头,小爷我天不怕地不怕,你觉得有人会是我的对手吗?我肯定会拳打南山幼儿园,脚踢北海敬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