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宠你没商量在线阅读第7章

2021/6/11 21:27:35 作者:茶馆说书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宠你没商量
宠你没商量
作者:茶馆说书人来源:晋江文学城
然儿,你不走我怎么能走,既然嫁给我了,我就该护你周全,生生世世,护你平安喜乐。无殇,我想出去逛逛来人,备车无殇,我想吃甜点来人,让厨房每日多备些甜食无殇,我想吃你做的好,我给你做封无殇,你怎么都不发脾气的对你,我怎么舍得

季曜珩没有功夫去深想,他按照自己的猜测对街边的药店和诊所一家一家的进行了询问。

在他走到第三家诊所的时候,刚进门就看到了那个睡在椅子上的人。

正是吃晚饭的时间点,诊所的药味里面混合着饭菜的浅香,一些打点滴的病人没空回去吃饭,便由家里人拿这个保温桶送点饭菜过来。

这家诊所的规模不算特别大,但里面的病人却不少,两排打点滴的椅子上满了大半,谢听夏就在其中一张上面弯折着脖子睡觉。

季曜珩心里有再多的火,看到她好好的睡在那儿的时候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轻手轻脚走到谢听夏旁边,然后蹲下细细的打量她。

原本殷红的嘴唇此时白惨惨的,一点儿血色都没有,小脸本就白,现在在白色的灯光下都能看到里面的血管,季曜珩的视线在她脸上逗留了片刻,然后转到了她的手上。

葱白一般的手指细细软软的搁在扶手上,紫色的针头护帽贴在她的手背上,输液管绕了几圈被医用胶带粘的牢牢的,一袋子的盐水已经快要到底了。

季曜珩看着谢听夏睡觉时候都皱着的眉头,不免的一阵心疼。

就在他轻轻将手覆在谢听夏手上的时候,身后一位护士走了过来,“您是她的家属?”

季曜珩收回手,慢慢的站了起来,“我是。”

小护士手里端着放着医疗用品的托盘,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他的那张脸的时候,什么都给忘了,呆呆的站在原地。

“请,请您过来一下。”小护士失神了片刻,红着脸说完这句话,把季曜珩带到了前台。

前台是一位年纪较大的女医生,看到季曜珩反应不像小护士那么大,但也愣了几秒钟,她在得知季曜珩是谢听夏的家属的时候,有些狐疑的看着他。

“你是她什么人?”医生推了推眼镜问道。

季曜珩照实回答,“我是她哥哥。”

医生上下看了他一眼,“你们家家长呢,怎么没陪着过来?”

季曜珩修长的手指搁在前台,闻言动了动,态度还算礼貌,“他们有事,让我来接她。”

医生是个中年妇女,嘴巴难免唠叨了一点,她一边拿起旁边的收费单一边说道:“也真是不负责任,小姑娘发那么高的烧自己来看病,家长连看都不来看看,什么人呐这是。”

季曜珩从刚才就想问的问题到现在才问出口,“医生,她病得很重?”

医生手上的动作不停,“严重,怎么不严重,再晚点来就要烧傻了,到我们诊所的时候浑身烫的不得了,还好赶紧打了退烧针,现在烧应该退了,我说你们家是怎么回事,让人一小姑娘自己来看病,是不是亲生的?”

谢听夏来的时候就是她帮着看的,所以这会儿不免抱怨几句,季曜珩听了双唇紧紧的抿着,没有说一句反驳的话。

医生刷刷几下把单子开好递给他,“行了,先付钱,然后去拿药。回去和你爸妈说说,孩子病了总得上点心吧。”

“恩。”季曜珩看了眼金额,从书包里把钱包拿出了数了几张整的递过去,一堆零钱他直接扔进书包,长腿一迈朝药房去了。

需要拿的药不多,但谢听夏的病不是挂一天水就能好的,得接着过来挂水。

季曜珩把塑料袋勾在指节处,谢听夏旁边的位置刚好空着,他就坐在那里等人醒。

这袋点滴挂的很慢,几秒钟才有一滴落下来,也怪不得谢听夏会从下午一直等到晚上了。

小护士难得这么殷勤,端了杯热开水过来给季曜珩,季曜珩喝了几口水才发觉时间已经不早,他肚子唱起了空城计。

谢听夏还在睡,也不知道是没精神还是真的睡着了,眼睛一直闭着,季曜珩骑车跑了好几家店才买到了粥,他回来的时候谢听夏的盐水已经见底了。

等小护士过来拔针,谢听夏才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无精打采的,她看到季曜珩显然有些惊讶,“哥哥,你找到这儿的?”

季曜珩把粥塞到她怀里,用拇指按住了她流血的地方,拉着她出了诊所,“病了怎么不说,一声不响搞失踪,本事大了你,谢小夏!”

谢听夏这个时候可没有力气和他辩嘴,她浑身都没有什么力气,哪哪都不舒服,听到季曜珩的这番话,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她一哭,季曜珩心疼的跟什么似的,立刻投降把她抱进怀里,“七七,你别哭,是不是还不舒服?”

谢听夏抱着他的腰,哭的像是个孩子,呜呜咽咽的点头。

“不哭了啊,回去吃药睡上一觉就好了,肚子饿不饿,粥你先喝点儿垫垫底,我送你回家。”季曜珩声音从未有过的温柔。

谢听夏却在听到“回家”两个字的时候抱他抱得更紧了,“我不想回家。”

她那副惨兮兮的模样,季曜珩就是想说点狠话都说不出口,“不回家就不回家吧,今天到我家去,这下总行了吧?”

谢听夏哭的累了,点着头,眼睛都成了一条缝,现在想让她走回去或者坐在自行车后面回去好像都不太可行,季曜珩果断的决定打车回去。

刘慧婉等来等去,可算把季曜珩给等了回来,等看到他背上背着个病恹恹的人的时候,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听夏这是怎么了?”

季曜珩没有急着解释,他先把人背到三楼卧室里安顿好,关上门之后才和刘慧婉说了事情的经过。

听完季曜珩的话,刘慧婉幽幽的叹了口气,她猜也猜到,谢听夏不愿意回去是在谢家过的不好,本来就是领养回来的孩子,如今崔雪卉还怀孕了,注意力更加不会在她的身上。

“这谢家也真是,让孩子自己去看病叫什么事,而且都这个点了,也不知道打电话问问。”刘慧婉忍不住说道。

季曜珩把她往楼梯口推,“妈,你快给我弄点吃的,饿死了,听夏也只喝了几口粥,你让春婶做点清淡的给她,再去给谢家打个电话吧,别说生病,就说让她住我家。”

季曜珩把事情安排的妥当,刘慧婉也只有按照他说的去做。

三楼的这个房间谢听夏是第一个住进来的人,季曜珩重新推门进去的时候就听见有低低的哭声,很压抑,很痛苦,他打开床头灯,就看见谢听夏一张小脸上布满了泪痕。

“七七。”他怜爱的用手触上她的脸,嘴里叫着她的小名。

这个小名是谢听夏在孤儿院的时候院长给起的,因为她到孤儿院的时候恰好是七月初七,便有了这个小名,到了谢家之后她便只把这个名字告诉了季曜珩,刚开始还被笑话了一番,后来只要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季曜珩便总爱这么喊她。

“哥哥,我在家里就是个多余的人。”谢听夏哭的嗓子都哑了,一张清瘦的小脸上全是脆弱。

季曜珩喜欢谢听夏喊他“哥哥”,从她唇齿漾出的这两个字像是有魔力一样,让他欲罢不能,此时听见她这么喊,只想把人抱到怀里面好好的安慰安慰。

“胡说,七七才不是多余的。”

“我就是。我妈妈怀孕了,家里人全都在关心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人管我,也没有人和我说话,我想让他们注意到我,我月考考了班上前五,可是他们看都不看。呜呜……今天我生病了,特别难受,可是我就算回去了,大概也没人带我去医院,我一个人走到那边的时候,看到就连大人都有人陪,那种感觉,呜……就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谢听夏边哭便诉,她嘶哑着嗓子,把埋在心里的那些事情都说了出来,“我经常想,也许我就不应该到这个家里面来的,如果他们之前不对我这么好,我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难受了。”

没有拥有过就不知道失去会有多么难过,季曜珩看她哭的整个人都在颤,一股怒气直冲上来,他死死的压住,渐渐心疼盖过了生气。

“七七,你还有哥哥,哥哥永远不会丢下你的,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说过什么?你说难过的话就吃糖,我给你吃一颗糖,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全都没了。”

季曜珩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粒糖来,剥开塞到了谢听夏的嘴里面,谢听夏这一哭几乎用光了身上的力气,她含着糖,睡在柔软的枕头上面慢慢止住了哭声。

刘慧婉端了点吃的东西上来,看着谢听夏吃完睡下之后,她把季曜珩叫了出去。

季曜珩是去一楼吃的晚饭,他一边吃一边听着刘慧婉说话。

“我刚才给她爸爸打电话了,好像她妈动了胎气,现在一家人都在医院里面呢,就说让她先住在我们家,过几天出了院再来接她,连问都没有多问。唉,听夏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季曜珩吃饭的速度很快,“他们不在正好,反正听夏回去也不开心,还不如住在我们家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成神者gl在线阅读第三章

    近日,许诺全身心扑在研究所,时而废寝忘食,这令所里诸位领导甚感欣慰,看到为科学事业鞠躬尽瘁的后起之秀,怎能不为华夏的将来开心。殊不知,这真是个天大的误会!某人只是兢兢业业为她的宝宝事业做着系统准备,这关系到未来她娘俩的身家性命。此时的许小姐已然完全忽略了:这世上还有一种叫父亲的生物,跟她娘俩息息相关

  • 星风武神在线阅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泠梦真的觉得自己是这个全世界最倒霉的小偷了,和青梅竹马的小偷男友一起潜进博物馆,偷那粒最近名动全港的深海珍珠,听说这粒珍珠有千年的历史,还有些神棍在电视节目中吹虚说这粒珠子有超自然的灵力,拥有它的人可以穿透过去,改变未来,等等!反正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说得要有多玄就有多玄。做为职业小偷,对这样高

  • 都市绝品仙医在线阅读第三节

    “对哦,今日是青青的生日,还好,紫嫣妹妹提醒,对,惊喜,一定要惊喜,可是,紫嫣妹妹,这个惊喜要怎么给呀?你也知道姐姐这脑子不灵光,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点子!”说罢,墨婉清佯装沮丧的垂下了头。“放心,婉清姐姐,妹妹都替你想好了,我昨日邀请了青青妹妹,想必青青妹妹一会儿庙会结束就会来这里,到时候,婉清姐姐

  • 弱剑士不配当好哥哥之可怜的女生在哪里

    5.可怜的女生在哪里阿仔突兀的紧抓住致柔的双手,制止她、不让她挣扎逃脱,但她乘机踢动双脚,往他两膝中踢去。阿仔一阵尖叫,身体曲弓,整个人趴倒在地,痛苦不堪地呻吟着。致柔心慌骇怕地跑到她父亲身后,拉着他哭喊:“爸,救我,他想要欺负我……”她父亲厌恶地挥掉她的手,不耐烦地咕噜着:“他想干什么就随他吧!你

  • 剑魄尘嚣在线阅读第10章

    艳丽的花坠落,换来的是女人一抹神秘的笑容,那样诡秘,令人捉摸不透。外头虞儿紧紧地抓住沈祁的手腕拼命往外跑,神色十分严肃,转过头死死地盯住他。沈祁一脸迷糊,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好好地站在了殿外。浓浓的两竖眉头已经立了个倒八。“为什么?难道你也认为我说的是错的?”冰冷的语气直至零点,好似刚从冰窟出来,寒气

  • 大航海之神级天赋之学费呢(6)

    这天晚上,孩子们都睡着以后,凌英躺在床上就和丈夫说起了这事儿。李青山吃了一惊奇道:“真有这事?”随即又得意地笑起来:“我们老李家的孩子就没有一个笨的,从前她那是不上心,我瞧她最近懂事不少,许是一上心呀,那聪明劲儿就出来了,学起来还不是手到那个什么来着……”“呵,不懂就别学人家乱用成语!”“你懂,你不

  • 七侠战天魔汹汹杀意

    凤七优雅地坐起身来,吹了吹手中消音手枪上冒出的点点尘霾,嘴角勾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沐总,我一向说话算话的。”红色的高鞋跟踩了踩开始僵硬的尸体,“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凤七不仅仅是MD上市公司的总裁,更是OTQ秘密组织的高级特工,死在我手里,你应该感到幸运!”说罢,眉眼弯起,点燃一根雪茄,静静地抽着,

  • 星辰封神传之佛跳墙

    日子一直过得很平静,常规地上班,时不时地去一下仓库,有时也跑码头,也陪着沈睿民出席各样的应酬场合。慢慢地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喜欢路上各色穿旗袍的女子,喜欢路边各色的小食,仿佛是一场漫长地旅行,时有惊喜,却略有疲惫,只是心里还是希望有朝一日地回到自己的家。那日,我到茶水间倒水时,听见同事小郑和小刘在聊天

  • 孽剑完成使命

    夜墨尘的脸没有过多的变化,他风轻云淡的答:“回父皇,现在还不是时候。再说了,锦绣的身子还未痊愈,一味行事怕会让她身体反噬,恐有性命之忧。”他的脸看起来有种洞察世事的感觉。冷如嬛将视线落在他那冷峻无比的脸上,顿时有些移不开双眸。恍惚之中,她瞥见了夜墨尘瞥过来的视线,又赶紧把头低下。这可是在天子眼前,露

  • [综武侠]每天都是非人类之第九章(9)

    这样忧郁的胡思乱想半天,他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才眯一会,寝室里就响起了锅碗瓢盆般乱撞的声音,是几个室友慌里慌张的刷牙洗脸。老大用凉水冲了把脸,赶紧把校服套上,结果发现对面上铺的人动也不动一下。他走过去敲打床沿:“快起来,起床啦!今天升旗仪式,要点名的!”姜培风昏昏沉沉的拿空调被盖住脑袋,继续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