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神道在永恒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6/11 20:23:22 作者:好饿啊 来源:纵横中文网
神道在永恒
神道在永恒
作者:好饿啊来源:纵横中文网
夏九嶷被人挑战了?不慌,先算个卦看看打不打的过!被宗门要求去参加危机重重的试炼?不慌,先算个卦看看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夏九嶷叹了口气,摸了摸身边的狗头:“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总是遇到这么多危险的事情!”

-羽风薰×樱满纱由里

-00.-

3月18日,樱满纱由里抱着一束花走进办公室。

她走进办公室时听见里面的同事在讨论些什么,隐隐约约间听见羽风薰的名字。

门被推开时办公室安静了片刻,但在看清来人是樱满后同事立即恢复原样,一边笑着打趣每天都会收到花的樱满,一边把桌上的娱乐报纸展给她看:

“今天的消息有你最喜欢的明星哦……樱满。”

“咦?”她愣了一下,把花搁在桌上,转身拿过报纸。

报纸第一版最中央的照片上是一个男子手捧鲜花的模样,一向会带出轻浮的眉眼此刻沉稳下来让人看着莫名心跳加速。他低着头,看着花束面带笑容。

“前几天他们拍到OUMA的羽风在花店买花,现在都在猜这花是送给谁的……朔间桑解释说羽风桑的母亲生日快到了,花也是送给他妈妈的,但是唉,羽风桑始终没有回应,”一个后辈凑到她身边一起读起新闻,有些幸灾乐祸,“现在OUMA的人都忙得焦头烂额的。”

樱满纱由里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放在桌上的花。

是和照片里相同种类的白色风铃草,其中零星缀着几株蒲公英。

-01.-

从梦之咲学院毕业后樱满纱由里进入一家公司认真地当起制作人。

毕业之初整理各公司资料去面试的时候,当年在学院里认识的朔间零前辈特意把他所在公司的资料发给她,顺便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毕业后也和他组了组合的羽风薰。

纱由里假装自己没收到那封邮件,转头把那家公司从自己的名单上划去。

同期毕业的trickstar早在上学时就决定了要进同一家公司继续组成一个组合,负责收集资料的游木真最后跑来问纱由里,你确定好那家公司了吗?

纱由里把笔转来转去。

于是游木真立刻笑着说,那纱由里要不要和我们进一家公司?好像是被自己大胆的发言吓到了,游木真缓了好半天才说出下句话,“我也很不希望纱由里成为别人的制作人呢。”

发言更大胆了。

于是游木真掩饰一样地把手攥成拳头放在嘴边,不敢直视纱由里,瞥向角落的视线却又偷偷摸摸地瞟向她。

纱由里便笑着拒绝了:“我也想换些人看嘛。”

“欸?”游木真被吓了一跳,随即就沮丧地塌下肩,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这、这样子啊……”

最后敲定的是东京的FUYU事务所。

当她通过FUYU事务所的面试、最终确定称为事务所的一员后,纱由里才装作刚发现邮件的样子,言辞恳切地回复说自己已经进入FUYU事务所了。

然后就在某天清晨被结束完一个通告的羽风薰堵在家门口。

期年未见,羽风薰竟然丝毫未变。当初她避之不及的慵懒笑意也端端正正地挂在脸上,只是眸间凝聚了一些令人害怕的严肃。

“为什么不来OUMA却去了FUYU?”

纱由里假装没听懂:“说起来这是羽风前辈第一次叫我姓呢。”

羽风薰微妙地梗塞了一下,脸上的神情缓和下来,却不肯放过她。

“为什么要去FUYU,纱由里?”他以一种哄诱的口吻问她,而这个手段对她向来不管用。

因此他在看到纱由里丝毫慌乱不见地推开他后心里也只是感慨了一句“纱由里还真是一如往常呢”,动作利索地捉住她的手腕:“哎、哎,不要这么着急就走嘛。”

在学院里读书的时候,也时常发生过被人抓住不让走的情况。

纱由里想,如果是游木,应该是眼疾手快抓住手然后触电一样迅速放开同时慌忙地连声道歉;明星则会像个孩子一样直接抓进了她的手,然后邀功一样地大喊“小北~我抓住转校生了哦!”接着被冰鹰唰一下打头才一脸委屈地松手。

所有人都各有不同,却又有微妙的重合。而羽风薰独立于众人之外,他与众不同。

他总会紧紧扣住樱满纱由里的手腕,带着令人惊异的分寸感和不允许你跑开的坚决。纱由里力气不如他,每次想挣开都只是徒劳无功,只能一边问他“你到底又想说什么啦”一边等着谁经过。

可惜这个时候从来不会有人经过。

而羽风薰则会露出一个特别开心的笑容,笑容里的开心单纯得像个不经世事的小孩子:“我想请纱由里喝茶呢前几天天祥院那家伙请纱由里喝茶了吧?我也要请纱由里喝茶呢。”

她只能烦恼地皱半天眉,瞪着他,最后自暴自弃一般说好。

学院里的人都说制作人樱满纱由里讨厌羽风薰,却也从来绕不开羽风薰。

深海奏汰慢悠悠地淋着水,说:“薰是个缠人的孩子呀”

朔间零从棺材里爬出来但笑不语。

“我上班要迟到了。”她皱着眉,相当无奈地看着羽风薰,“所以放手啦羽风大明星——我可不像你三天两头翘训练还能不被领导训。”

“会被炒鱿鱼吗?”

“是啊是啊——最后会失去经济来源只能可怜兮兮地流落街头了哦……”

“那正好,”结果羽风薰快速地接过话,笑眯眯地提议道,“那样的话不如纱由里住进我家吧,我当偶像赚来的钱可以让纱由里过上很舒服的生活噢。”

樱满的心脏被一只手巧妙地捏住。

她感觉到自己来自心底的全部悸动,却视而不见。

羽风薰以为她不相信,还在认真地和她商量:“真的真的啊对了,我给你我的银/行卡吧?喏,密码是纱由里最喜欢的那串数字噢。”

625293.

在她入学时智能手机就已经很普及,学院里的学生基本上人手一个触屏手机输入法用着26键。纱由里则是习惯性用着先时弟弟买给她做生日礼物的翻盖手机,输入法也是9键。

26键的羽风薰在闲时把这串数字打了一遍又一遍,始终看不出这串数字的神秘点在哪里让纱由里这样魂牵梦萦。“要是纱由里能把注意力分我一半就好了,”他试图夺过她的手机未果,反手揉乱她的头发。

倒是因为家境的缘故同样适用翻盖手机的紫之创在和自家队长聊天时开心地说起:“羽风前辈的姓氏正好可以做银/行卡密码呢。”那个时候他正烦恼存入组合活动资金的银/行卡密码该如何设置。

“薰亲?”

“是呢,”紫之创开心地点点头,把自己的手机拿给他看,“我也是打前辈的名字时候才发现~诶嘿嘿,这样正好是按6下数字键。”

h-a-k-a-z-e.

6-2-5-2-9-3.

羽风薰却是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关联。他纠结了这个一段时间后就选择放弃,直截了当地去找纱由里请求约会。

纱由里总会以制作人的工作为由拒绝。

“真是毫不留情啊,”被拒绝了也不见沮丧的羽风薰兴致很高地赖在她身边,看一眼trickstar的训练再看一眼小姑娘气鼓鼓的脸,“喂喂~他们到底有哪里比我好看啦。”

羽风薰:“……还是说要是我也加入trickstar纱由里也会这样看着我吗?”

“不会。”

“啊、啊,真冷淡啊。”他一脸苦恼,“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你对我的态度好一点呢?……来,笑一个我最喜欢看你笑了。”

“那你快点走吧。”

然后羽风薰会一边说着“纱由里从来都是这个样子”一边起身告别。

“虽然还想赖在小蒲公英的身边,但是为了小蒲公英的笑容也只能先离开了啊~”他走到教室门口还不忘回身耍个帅,“这样的话,让我做一个默默无闻的骑士守护你的笑容也不错。”

小蒲公英这个称呼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起的,像是哪一天兴致突起,信手拈来地给她起了个称呼。

纱由里想了半天还是觉得蒲公英这个更适合他一点,迂回地、直接地让他改掉这个称呼都不管用,索性每次都对此充耳不闻。

trickstar的各位表示:并不想接受这碗狗粮。

游木真倒是曾经提议说帮她解决羽风前辈这个大/麻烦,被衣更真绪揉着额头制止。

“对方毕竟还是前辈,这种事情我们怎么都不合适直接出面啊~”他叹气,“而且纱由里也不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羽风前辈吧?”

“哎、哎?”

“纱由里的话,如果真的讨厌,会直截了当地说‘我不喜欢’然后很强硬地拒绝他吧?”衣更真绪无奈地摊开双手,“所以还是……好啦,我找个时间和UNDEAD的朔间前辈说一下。”

但事件发展的最终结果还是,trickstar的众人一致认为没有插手的必要。

就是每天训练明星昴流都要比平时还要不安分一些。

“你到底在闹腾些什么?”最后队长出面,不留情面地训斥了他。

“呜哇,小北好凶,”他一边跳着躲到衣更真绪的身后,一边为自己辩护,“因为纱由里和羽风前辈那里会显得闪闪发光的☆我太喜欢了。”

……这大概是明星份的吐槽吧。

“所以说了我不需要。”时间转回,纱由里推开羽风薰递来银/行卡的手,然后低头一根一根地扳开他扣住自己手腕的手,“我自己在FUYU工作赚来的钱够我自己生活了,除此之外还可以支付我弟弟上大学的费用。”

“可是纱由里也会有想买化妆品之类东西的时候吧?给你给你。”

“不要。”

“别这样嘛。对了,当年白色/情人节问想要的回礼的时候,纱由里说的是‘工作’吧?我给你一份打扫我屋子的工作要不要?”

“不要。现在又不是在学校里——”

“有什么差别嘛,”他突然凑近她,棕色的眸子闪闪发光地盯着她,“啊,是有些身份上的差别的。”

羽风薰的眼睛过于好看。樱满纱由里不得不掉转视线避开他,对他话里的暗示熟视无睹。

对方终于不满于她每次的回避,扣着她手腕的手顺势向上抬起按在身后的墙壁上,另一只手把银/行卡随意揣回兜后任性地扳住她的脸:“至少也要看着我。”他低下头,两个人的距离更加紧凑。

她看见对方比女孩子还要白皙细腻的脸。后背抵在墙壁上很快产生一丝僵硬的感觉,左胳膊以一种别扭的姿势被固定住,脸前不到十公分的位置又是这个家伙的脸。

呼吸困难,但要不动声色。

“你弄疼我了。”

樱满纱由里眨一下眼睛,忍住自己想要微笑的情绪,镇静地对他说。

羽风薰在片段的沉默后懊恼地放开她:“抱歉。”

羽风薰曾经和朔间零说他与纱由里的关系并不平等,似真心似假意。

“嘛,纱由里只要随便说一句都会让我寝食难安……但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办法指责她噢?”

朔间零毕业后也顽固地保留了喝番茄汁的爱好:“这难道不是你自己造成的吗,薰君?”

“哇?我可没有追求过这种关系?”羽风被吓了一跳,“就算是不平等的那也是……”

看透羽风薰心中所想,朔间零喝光瓶子里最后一口番茄汁,打断他的话:“薰君,你这样只会让小姑娘对你避之不及……”

于是羽风薰再没有提过有关R/18的任何话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坑山第四章在线阅读

    待落离准备沐浴出来,门口传来小七怯生生的声音。“王妃……小七寻便了这里也没有发现多余的衣物……呜呜……王爷为什么那么狠心……呜呜……王妃总也不能穿奴婢的衣服啊!而且奴婢的衣服还那么小……”“小七,别哭,你在外面侯着便好!别担心。”落离回答道。落离环顾四周。喃喃道。“我落离还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打败了!”

  • HP-火焰铂金在线阅读第5章

    接下来杨锐又唱了几首名曲,诸如《air》,《aliez》之类的歌曲,虽然这些歌曲都是后世所做的,但音乐本身就是一种可以超越国籍民族历史的神奇物品,后世作曲家的东西拿到现在,也一点不会过时。前面只是南岛云子和田中小鬼子在听,到后面越来越多的士兵都站在了屋外,一个静悄悄的站着,听着久违的家乡的歌声,然后

  • 我替男主崩人设(穿书)在线阅读第六章

    陈世兴自“凤寨”临安的属地出来一路狂奔,近天亮时已将解药和雪花生肌养颜霜分发到了五家,并且告知了五家的名单中人六人这药会害人武功,六人皆突逢大变,登时觉得身上奇痒更不能挡,纷纷外出寻齐七人好商量对策。黄秀是白道武林第一美女,功夫得其父黄文霸家传,双七的年华武艺已是同年龄出类拔萃的了。同时,黄秀是一个

  • 皇叔第8章在线阅读

    夜紫璃来的亦如拍阁的门口,看着排成两队的人,一队较长很明显是只能做坐在大厅里的人,另一队人则较少,明显是能进入包厢里的人。夜紫璃看了一眼后,便抬脚便要要进亦如拍卖行,便听到一声女声娇喝:“你前面的那个穿白衣服的站住。”夜紫璃转过身,看向声音传出来的地方,说话的是一位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夜紫璃微微勾

  • 宇崛纪在线阅读第四章

    “话说,你们孤男寡女在这里干什么?”黎浅突然出现在山洞,靠在墙壁边便喝酒便说。我心里很疑惑:“为啥她老能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我的面前。”“你是不是跟踪我?”“我还不是担心有一个呆子会迷路,特意过来看看。”“还不是跟踪我~”我小声地念叨。“拿着。暖身体。”黎浅把酒扔了过来。我接住,喝起酒,一脸厌恶的表情

  • 女配皇后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第七节

    听到系统的声音,叶磊猛然睁开眼睛,他瞬间心里一喜。他发现自己的视力提高了,不仅视力,感知能力,听力也大大提高。他现在能感受到几米外,空气进化器风的走向。握了握拳头,关节劈啪作响,叶磊感觉整个人有使不完的力量。他一把拿起沙漠之鹰,随意一枪扣出,砰的一声,直接打爆了一个丧尸的脑袋。再次扣出几枪,几个丧尸

  • 未闻宫名在线阅读第四章

    “陛下!陛下饶命……”吕布大声惨呼,可朱无视使了个眼色,段天涯和成是非便围了上来将他架起来,往外拖。吕布没想到这般瘦小的两个年轻小伙力道竟出奇的大,死命挣扎,都无法挣脱,他只能见着个人就求救。“曹校尉救我,王司徒救我!救我!”曹操没好气地别过脸去,王允皱了皱眉,却是另有计较。踱步上前,王允躬了躬身:

  • 综影视【扑倒扑倒】之洛言(4)

    下午的课程是无聊且漫长的,洛格的手机里不断有人发消息问她的情况,都是以前的那一帮朋友。洛格原本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转学生,没什么特别的。直到她去卫生间听到了别人的谈话当时正在上课,洛格请假去了卫生间。听到外面进来了两个女生“你知道吗,2班新来了一个女的,和宋泽姜灵的关系特别好。”“不是吧,这两

  • 王爷夜间来延活

    按照宫规侧二品妃子,是可以升降侧五品以下的所有宫嫔,所以她们这些侧二品以下的宫嫔,都是要哭丧七日的。应譞因着身孕只去上一炷香就可以了,这可苦了云卉天天去哭丧,哭的一脸晦气。天天去找应譞哭诉。在呼延婉丽去世的第二天佟氏的人就带了一个姑娘回来了“给贵人请安,贵人安好”“请起,盛碧,赐坐”应譞暗暗打量了这

  • 无人岛之恋之I-INJECT投入⑨(9)

    乌云,我现在已经在学校门口了筽,你到哪里了。我已经在路上了,丫的,没想到这个学校离市区这么远,早知道报其他城市了。说的我好伤心,你忍心抛弃我。你就不要给我假无辜了,要是到时候真的追到你们家男神,你敢重色轻友,暗燕我跟你没完。我暗燕绝对不是这种人。对好是这样,小馋猫,我带了一行李箱的零食,给你一秒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