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影帝的前妻在线阅读第2章

2021/6/11 8:48:18 作者:苏 芷 来源:晋江文学城
影帝的前妻
影帝的前妻
作者:苏 芷来源:晋江文学城
契约成婚、隐婚生子,最后被小三上位、净身出户。简莜穿进了这样一本狗血言情文,而她就是那个倒霉的女配。不过好在,她穿的时间比较早,孩子不用生,婚也可以慢慢离,啧,老公是影帝又怎样?送他去和女主双宿双栖……沈枭:离婚之后总是对前妻念念不忘这是什么病?在线等,挺急的!本文参加晋江活动,女主穿越进了晋江小说,女配在晋江写小说,长期求营养液~阅读指南:1.日更,不日更会请假,刷不出肯定是晋江的锅2.女主貌美男主帅,苏苏苏,爽爽爽,甜甜甜3.文笔小白,内容冏雷,不喜勿喷,如有不适,敬请点X,作者BLX4.本

梁靖川扯了下唇,冰冷的视线裹挟了淡淡的嘲弄,望进了她的眸底。

他整个人笼罩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情绪。

全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许昭意身上,诧异的、探究的,还有纯粹看戏的。

许昭意眼皮直跳,她不爽地瞟了眼罪魁祸首。

钟婷正弯着腰往安全处挪,在许昭意看向她时,警醒地扭过头。她生怕许昭意把自己推出来,双手合十,努力地揉着没有泪水的眼睛卖惨。

她边央求边作好拔腿就跑的架势,似乎时刻准备着,让可能说实话的许昭意无法自证。

“……”

许昭意对钟婷的不要脸程度有了新认识。

她并不打算替钟婷背黑锅,可惜她刚才下意识的缩手举动,像极了心虚,不管她再说什么,都是徒劳。

而且现在已经失去了解释的必要性——

交错的目光还没擦出什么火花,梁靖川便敛回了视线。

没给她犹豫的时间,也没给她说话的机会,他连个眼神都欠奉。

率先打破沉寂的,还是他的一个哥们,“欸,妹妹,你也来找人?”

周围小范围的炸开了调侃声,压抑而微妙的气氛瞬间被冲淡。

“我有实践作业,户外场地设计的整体配置和合理化利用,取个景。”许昭意微微一笑,十分淡定地胡扯了句,“打扰到你们,不好意思。”

她的语调足够平静,一长串标题气都不带喘地说完,听着还挺唬人。

当然,也有人不买账,不怀好意地拿她打趣。

“是取景还是搞男朋友啊妹妹?我们在这儿,不会妨碍到你吧,要不要给你腾个地儿?”

他话音一落,哄笑声此起彼伏。

许昭意被这笑声惹得有点毛。

“没关系的,我可以把你们都P掉。”

她还算是温言软语,不过声音很凉。

那哥们被她噎得哑口无言,面子上挂不住,想把场子找回来,又觉得跟个小姑娘争执跌挺份儿,脸上很难看。

梁靖川忽然笑了声。

啪嗒——

许昭意因为气顺而愉悦的念头像紧绷的弦一样,清晰地断掉了。

“你笑什么?”她微微蹙了下眉。

梁靖川没搭腔。

他扯了下唇角,也没再关注她,捞起篮球砸向刚刚调侃的人,“话挺多啊。继续?”

对面那哥们闪身避过,挠了挠头讪笑道,“哥,我就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

场上很快恢复了热闹的氛围,似乎没人把这出闹剧放在心上。

刚刚的一切发生的突然而短暂,他像是在为此轻嘲,又像是没什么用意,她想多了。

这人什么态度啊?

许昭意喉咙里像哽了口气,莫名有点气馁。

-

“你真生气了?理我一下呗,”钟婷拽着许昭意的袖子连摇带晃,换着花样喊她,“姐,姐姐,我亲爱的姐姐?”

“表的。”许昭意不胜其烦,甩开她的手,“离我远点。”

离开了篮球场,在周边吃完了晚饭,许昭意还是很不爽。任凭钟婷嘴皮子磨破,追了一路,她也没搭话。

果然是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别这样嘛,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钟婷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不对?”

“对你妹!”许昭意心情有些炸,“作孽的是你,丢人的是我。”

见钟婷还打算嘀嘀叭叭没完,许昭意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直说吧,你的棺材用翻盖的还是滑盖的,你才能闭嘴?”

钟婷终于噤了声。

只是维持了没几分钟的安静,她又一惊一乍地惨叫了声,“我靠!”

“又怎么了?”许昭意头疼地按了按额角。

“老徐这个魔鬼,居然把我寒假作业打回来了。”钟婷郁闷地手抖。

“你们学校学业很重?”

“寒假作业啊姐妹儿。”钟婷长叹了口气,“两天一夜啊。”

“两天一页?”许昭意微微一顿,“那你们学校挺人性化了。”

“清醒点吧姐,我说的是夜晚的夜,我光抄答案就抄了两天一夜,这两天手都快断了。”钟婷生无可恋地纠正她,“得,勒令重写了。”

“现世报,该。”许昭意轻哼,真情实感地落井下石。

这会儿的时间点很尴尬,一楼大厅在搞室内音乐节,声音嘈杂,人群熙攘。许昭意拎着大袋小袋的东西,风风火火地往外挤。

半天听不到钟婷的动静,许昭意估计她死性不改,还打算继续磨蹭。

她腾出一只手来,背过去拽了钟婷一把,“姐妹我真服了你了,你自个的事儿能不能上点心?你还真打算跟寒假作业缠缠绵绵到明年?”

也不知道钟婷在想什么,她似乎很不情愿,抽了下手。

许昭意今晚的忍耐力到到极限,手就是没撒开,催了身后的人一句,“你能不能赶紧!”

话还没说完,她身后的人突然反握住了她,牢牢地扣着她的手腕,朝自己的方向一扯。

许昭意一个趔趄,差点栽进对方怀里。

疏冷的气息灌了过来,像冬日里的杉木。

“欸,你干嘛啊……”

回眸的瞬间,许昭意稍稍怔住,懊恼的表情僵在了脸上,尾音卡在了喉管里。她拽着的压根不是钟婷,当然也算不上陌生人——

是下午那个23号。

周遭陷入死一样的沉寂。

钟婷被挤在几米开外,满脸写着无能为力。她似乎是没来得及提醒她,这会儿都看傻了眼。

梁靖川倒没说什么,自上而下地打量了她一眼,“好巧。”

这话听着不太像为了缓和气氛,更像是在嘲讽。

许昭意的心脏像是被不轻不重地掐了下,她猛然抽开了手。

靠,这是什么孽缘?

许昭意微吸了口气,觉得自己还是有解释的必要,尽管很离谱,“抱歉,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就是……”

“就是想掩耳盗铃?”梁靖川掀了掀眼皮,懒懒散散地接了句。

“嗯?”许昭意没跟上他跳脱的思维。

“因为你之前的举动太丢人,所以你企图用一个更离谱的举动掩盖事实。”

“……”

许昭意心底有无数句脏话想脱口而出。这绝对是她的生平第一次因为丢人而感到万念俱灰。

“怎么都堵在这里?我操,挤死老子了。”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打破了僵局。

许昭意看了眼,还有点印象。下午她在篮球场里见过,是他朋友里的一员。

那人也看她,还挺惊喜,“嘿,小仙女儿,好巧啊。”

那哥们还挺满意这称呼,看了眼梁靖川,似乎期待得到认同,“你觉不觉得她长得特仙儿吗?”

许昭意生了一张漂亮素净的脸,眉眼精致,唇红齿白,入目便是惊艳。长发被她勾到耳后,卡着一枚金色蔷薇的发卡,风衣里面裹着水手服,隐约露出纤细修长的小腿来,让人挪不开视线。

反正看着就特清纯,整个一小仙女儿。

梁靖川半敛着视线,轻嗤了声。

他倒是很给面子的有了回应,只不过比没反应更让人恼火。

许昭意面无表情地偏开头,后槽牙无声地咬合。

这里太挤,出去的路上同行避无可避。整个过程里,那哥们都喋喋不休,“欸,小仙女,需要伞吗?”

许昭意没搭腔,被他喊得浑身不自在。

身后的钟婷跟小鸡啄米似地疯狂点头,“要的要的。”

尽管许昭意一百个不乐意,但是外面雨势有加大的倾向,她也没拒绝,“行,我把雨伞的钱转给你吧。”

对方当然坚决拒收,直接把伞递过去了,然后继续热情地开始单方面交谈。

许昭意根本不想听他说话,准确的说,她根本不想和他们扯上丝毫关系。仅仅半天的功夫,她已经在这位23号面前丢脸两回了。

毕生之耻。

恰巧网约车的司机把电话打了过来,她耳边终于清净了点。

司机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委婉地表达了下让她退单的用意。燕京的交通向来一言难尽,本来就堵,雨天更是堵到人怀疑人生,附近交通基本瘫痪。

电话内容尽数落到别人耳朵里,那哥们又凑过来,还是特热情。

“小仙女,能等到车吗?需不需要送你们一程?正好顺路。”

听到“顺路”二字,梁靖川才抬眸晃了他一眼。

“当然不是我顺路,”那哥们撞了撞梁靖川,坏笑道,“你家不是在朝阳区吗,让你家司机捎上啊。”

“不必了,用不着他。”

先梁靖川一步,许昭意冷淡地拒绝。不假思索,十分干脆。

梁靖川微顿,眉梢轻轻一抬,一双湛黑的眼自下而上扫过她,轻呵了声。

他倒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梁哥,等等我。”刚刚还在絮叨地那哥们自然清楚气氛不太对,歉意地冲她笑笑,追了过去。

“……”

许昭意只觉得他恼火的莫名其妙。

-

钟婷为她“不明智”的决定在路边哀嚎了半天。许昭意被她吵得心烦,正要说什么,身后有辆车子驶来。

车子碾过路面的积水,停下了路边。后座的车窗降下来,露出梁靖川的侧脸来。

“你上不上来?”

许昭意没吭声。

她实在摸不透这人的路数,说实话,她没料到他会折返,更没看出来他其实很乐于助人。

身后蹲着的钟婷瞬间起死回生,点头如捣蒜,“谢谢小哥哥!”

许昭意正要反驳,钟婷已经以百米冲刺地速度钻进了副驾驶。

“钟婷你站住!”她眉心跳了跳。

钟婷闻言,缩在车内坚决地摇头,“不可能,婷婷快冻死了。”

“下来。”

“对不起,婷婷情愿坐在劳斯莱斯后座里哭,也不愿意站在外面淋着雨假装快乐。”

对她的戏精式卖惨,许昭意毫无触动,甚至还有心情纠正:

“这是阿斯顿·马丁。”

“不重要,这就是个比喻,象征着我的决心。”钟婷目光灼灼。

“扯吧,你可别出来给语文老师丢人现眼了。”许昭意对她的小心思嗤之以鼻,毫不客气地拆台,“钟婷你骨气呢?”

“骨气抗冻吗?”钟婷理直气壮地反驳。

在许昭意怒其不争的视线里,她直接系好了安全带。

“骨气抗不抗冻我不知道,反正车抗冻。”

梁靖川一直对两人的戏精小剧场冷眼旁观,也不催促。

他没吭声,司机自然不会走。

许昭意看了看越来越大的雨势,又看了看手机屏幕,接单信息前面排着几十号人,认命了。

她试探性地把手伸向车门,小心翼翼地看了梁靖川一眼。

气氛沉闷中透着点尴尬。

后者并没什么反应,低着头玩手机,像是在彻底的无视她。

许昭意因他的漠视态度,终于松了口气,她轻手轻脚地拉开了车门。

当她踏进来一只脚时,后座那尊雕像动了。梁靖川眼皮子一撩,不温不凉地看向她。

“干嘛?”许昭意被盯得发毛,僵在那儿,心里直犯嘀咕。

看看,就知道他没什么善心,果然准备好找茬了。

梁靖川勾了勾唇,忽然朝她的方向微微倾身,刻意压低的嗓音有些哑,掺杂着戏谑味儿。

“不是用不着我吗,骨气呢?”

“……”

搞了半天,他费尽心思让她上车,就是为了把这句话奉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霸天下第六章在线阅读

    白色的服饰,白色的装饰,一股股重重的药水味道扑鼻而来。风茹不由皱眉,她最是闻不得这股味道更别说第一次闻到如此之多药味的穆陵了,一向笑容满面的俊脸顿时清冷,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风茹你来了,跟我过来一下,朱医生正找你呢。”穆陵刚调整过来,就看到一个身穿粉红色护士服装的少女走了过来,朱医生是风茹

  • 开局直播毁灭太阳系鬼市(2)

    “冷冥歆,我们要去哪?”叶夕跑到冷冥歆面前,站定,抬头,问道。冷冥歆停下脚步,低头看了看只到自己腰的叶夕,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记得,在来的路上,叶夕问这个已经不下百遍,她估摸,自己已经没有耐心了,她真的很想把叶夕这只受(兽)给打一顿!“到了,你便知道了。”冷冥歆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愤怒,淡定答道,

  • 总有妖精想追我在线阅读第七节

    令人迷醉的夜晚,叶飞下班返回自己的住所,嘴角流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他的脑海中不断流淌着有关于林茵茵的相关资料:十八岁芳龄,少见的单眼皮,姿色俏丽,瓜子脸蛋,一米六八的身高,身材婀娜,喜欢穿一身白色裙子。网络上很多有关于她的贴图或者海报图片,大多数都是以清纯阳光系列为主。林茵茵的歌声优美动听,旋律优雅

  • 探灵阴阳录第四章

    (4)安雅爵深吸口气,缓缓滑动这密密麻麻的资料。军火商凌氏家族凌泽;蓝洋集团董事长蓝昌盛;还有…军政商人脉广泛的白阁集团的白桦…这些人,都是吗?当年推波助澜屠杀陆族却一直逍遥在外的…刽子手…那备忘签…恐怕便是潇雪的死亡名单。他扫了眼日历,6月14日,那,第一个应是凌泽(Lz),看罢,他删了所有资料,

  • 战天道击退黄巾贼(求鲜花收藏)

    第十章:击退黄巾贼(求鲜花收藏)这次黄巾贼做的非常的厉害,里应外合。作为军事要地的颍川,很快就受到了黄巾贼的冲击,刘长安对着蔡文姬说道:“这几日好好照顾自己,切不要出府。”蔡文姬看着刘长安默默说道:“明白,夫君一定要平安归来。”刘长安笑着摸了摸蔡文姬的头发,然后跟着张飞,赵云,戏志才,郭嘉准备出征,

  • 万界之我是守护灵在线阅读第四章

    看着虚拟屏幕中显示的四个露出松了口气神色的感染者,王凡的脸上露出戏谑的表情喃喃道:“又不是感冒,我的细菌病毒可是能够制造末世的病毒,区区感冒药卵用没有!”王凡的话语刚刚落下,在2837航班飞机上的四个感染者再度咳嗽了起来,这一次咳嗽的更加的剧烈,差点连刚刚吃下去的药丸都吐出来!四个人每人的脸上都是带

  • 灵峰绝在线阅读第6章

    叶辰解决完那些人后便回到了便利店,叶辰看向赵吏:“哟,把孔小龙送好了?”赵吏:“嗯,我把他交给木兰,让木兰送去了。”随后赵吏又看向叶辰:“辰哥,你这门还有吗?”叶辰:“门啊,这可是稀缺货,很贵的,我这么几千年下来也就两扇这个门。”对于吹牛,叶辰可是熟悉的不要不要的,满zui跑火车,前世的年龄加上现在

  • 吸血鬼之传奇混血人在线阅读第二章

    “大王!”一见到秦毅从寝宫里走了出来,费仲就连忙上前施礼。秦毅扫了他一眼。个子不高,有点猥-琐,看面相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由于看过《封神榜》。对费仲这个歼佞之臣,秦毅更没什么好感。但不得不说的是,在历史上,费仲对于帝辛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帝辛要对抗神权﹑贵族和反对集团。费仲是他的左膀右臂。秦毅愤愤

  • 画尸在线阅读第五节

    话是拦路虎,衣服是渗人的毛!程咬金开始还觉得不爽,愤怒,但是当房玄龄说出房遗爱能解决薛延陀的问题的时候,顿时就哑火,说不出话来了。长孙无忌,李绩,高士廉等人也都是一脸的震惊,不由得多看了房遗爱几眼。连李世民都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房遗爱。“玄龄,你不是和朕开玩笑吧。”李世民认真的道。“你要知道,国事开不

  • 妖精的尾巴之终极END无限武器系统!(新书求收藏,求评价)

    “咔嚓!”“咔嚓!”“咔嚓!”……在大雨磅礴的漆黑夜里,一道又一道粗大的闪电从天空中显化出来,它们就像是一头头巨大的电龙一样,璀璨的电光一瞬间就照亮了整个神京,恍如白昼。“轰!”“轰!”“轰!”……紧接着,一连串震耳欲聋的雷鸣声炸响,宛如隆隆的炮声一样,顷刻间就传遍了整座城市,令人心惊胆寒。这,是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