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默读有子杨余

2021/6/11 9:24:54 作者:priest 来源:晋江文学城
默读
默读
作者:priest来源:晋江文学城
童年,成长经历,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创伤……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CP:专治各种不服老流氓攻vs又怂又浪富二代受(骆闻舟X费渡)情敌变情人。注意主角栏年上=w=15号开始连载,更新时间为每天中午11:00,断更请假感谢微博上的Conigh

夕阳如血,似女人的唇。

屠凝秋从天中郡火车站走出,面色苍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瘦小的身形微微有些佝偻。

自临盆之后不断遭逢巨变,身体每况愈下,此次硬承任中庆全力一掌,身体里的内力仿佛决堤的河流,四处乱窜。

比内力更乱的,是屠凝秋的心。

出了火车站之后,屠凝秋没有坐车,一步一步缓慢朝自己家中走去。她需要做一个决定。这个决定,屠芳茹一直到走到自己家巷口的时候,才狠下了心。

“任中玉,今日你若不死,你我之间恩怨就此了断。”

这是屠凝秋逃离任家时对已经昏死过去的任中玉留下的话。

“不过,我会全力保证我儿子替父报仇的权利,即便以他整个人生作为代价。”

这是屠凝秋在京城打听到任中玉竟活了下来,一路归来时做出的决定,没人能够明白那个扛着铁锨的军绿身影究竟在她心底多深处。

王长水抱着小杨余坐在屠凝秋家门口,夕阳总是悲伤的,洒下来的光辉也给那张笑眯眯的胖脸上了一些忧伤。

王长水不知道,那个不应该在自己这个普通人的生命中出现却又出现的女人,是否还会或者是还能回来。他只知道,自己恐怕是一辈子也忘不了了。

略微有些沉重的脚步声从巷子口传来,王长水扭头看着那个瘦小的身影,露出笑意。

“回来了,吃了吗?我去做饭。”

自此,日子复如流水。

屠凝秋每日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给小杨余按摩。王长水见到了虽然奇怪,却也不敢过问。不过倘若是一些修行过的武者知晓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屠凝秋这自然不是在按摩,而是在给自己连一岁都没 有的幼子以内力推拿,温养全身筋脉。

一些古武门派虽然也有人会对自己天赋极佳的后代做这种事情,但是从来没有人频率如此频繁,每日都做这种事情,暂且不讲孩子可能遇到的风险,这种纯付出无回报的运功,对行功者的危害是极大的。

屠凝秋,是以自己生命作为代价,来培养一个复仇机器。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了杨余七岁的时候,不是屠凝秋放弃了,而是她已无力可施。明明不到四十岁的年纪,却是满头白发如同老妪。

这日,杨余放学归来,屠凝秋站在巷口等待,这是难得的待遇,杨余天真的小脸上满是笑意。屠凝秋拉着杨余的手缓缓往家的方向走去,回家后做了杨余最爱吃的鱼香肉丝。吃过饭,杨余准备去写作业,却被屠凝秋一把拉住。

“余儿,你曾一直问我,为什么别的小孩子都有爹,而你没有,今天,娘来告诉你……”

夜半,一直未能成眠的屠凝秋悄悄起身,给旁边的杨余掖了掖被子,而后出了房门,打开小院角落里一间常年锁闭的配房,走了进去。

配房的摆设很简单,只有一张木桌,木桌上有一个牌位,上书“亡夫杨公善同之灵位”。

从踏入房门的那一刻,屠凝秋就如同变了个人一般,眼泪簌簌落下,泣不成声,用力捂着嘴巴,生怕被杨余听到。

“同哥,今天我还是将你的死因告诉了余儿。余儿很乖巧,是我们的孩子,说要好好修炼给你报仇。只是……”

说到这里屠凝秋更是难受,趴在桌子上看着爱人的灵位,泣声道:

“只是我不知道,我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

“可即便是错,我……我真的没办法,你知道吗?我一想到满身是血的你,我就……呜……我……我对不起余儿啊!”

伤心人,只在夜半哭泣。

翌日,或许是昨夜悲伤过度,屠凝秋醒的晚了些,当屠凝秋醒来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屠凝秋心中突然一紧,连忙起身冲了出去。不过屠凝秋的身影在客厅门前戛然而止,呆呆的看着院子里,一个小小的身影牢牢的占据了屠凝秋的眼睛。是杨余,正盘腿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打坐。

不知过了多久,杨余长长吐出一口气,起身跃下石桌,正看到依着门框露出一脸震惊的屠凝秋。杨余面容一怔,而后低着头缓缓走到屠凝秋身边,低声道:

“娘,对不起,虽然昨天您跟我说今天才开始教我具体修炼法门,可是昨天您给我念了屠家的养心术之后,我早上就没忍住自己练了练。”

“你、你练的如何?”

屠凝秋强忍心中震惊,颤声问道。杨余闻言面色羞赧,低声道:

“我、我练了一早上,直到刚才才算是成功运行了一个周天,我真是太笨了……”

屠凝秋闻言一把搂住杨余,轻声道:

“傻余儿,你不笨。不,你何止不笨,你还是绝顶的聪明。”

而后,屠凝秋面容一整,蹲下身来,双手握着杨余的肩膀,双眼紧紧的盯着杨余,沉声说道:

“余儿,你要答应娘一件事情。”

“娘,你说吧!余儿一定听话。”

“在你没有绝对把握给你爹报仇之前,一定不要轻举妄动!这不是为了使我们苟活于世,而是为了能够更好给你爹报仇,你明白吗?”

“余儿明白!”

屠凝秋闻言再次将杨余抱进了怀中,柔声说道:

“余儿乖,今天娘再给你好好讲一下你爹修炼的功法厚土经,以后你将身兼杨、屠两家之长。只是可惜你爹走的太过匆忙,没有留下关于先天经的线索,不然你若能将先天经修炼大成,何愁血仇不得报……”

杨余自此开始修炼,幸得杨善同曾留给屠凝秋这杨家的功法,因此杨余是内功兼修杨家的厚土经与屠家的养心术,外功同样是修习的杨家的耕作要义和屠家的杀猪三十六刀。

每日里放学之后,也不需人督促,更不贪玩,回家便在院子里“嘿哈”的操练起来。没人能知晓,一个七岁的孩子,何来如此坚毅之心。

转瞬间三年眨眼即逝,得益于屠凝秋不计回报不惜代价的传功,小杨余的功力进展神速,反观屠凝秋,却是一日不如一日,渐渐如同风中残烛一般。

这日傍晚,杨余放学后照常在院子内修炼,屠凝秋坐在院子里的一张躺椅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毛毯,双目浑浊,眼神黯淡,早无当年的神采。

王长水下班后照例买菜来到屠凝秋这里报到,推门见到杨余在修炼,也不出声打扰,朝屠凝秋笑了笑便直接拎着东西走进厨房做饭去了。

番茄炒蛋,芹菜肉丝,米饭。

三人围坐在院子里的石桌边,王长水和杨余边吃饭边轻声谈笑,屠凝秋虽默不作声,看着杨余的眼中却充满温情。虽然不是一家人,却充满温馨。

看着王长水右脸上的三道血印,屠凝秋难得开口。

“你老婆抓的?”

王长水闻言一愣,而后用手摸了摸脸上的痕迹,挠着头尴尬笑道:

“嗯,早上拌了两句嘴,没事。”

如此说完,屠芳茹再次陷入沉默,王长水自己却是不觉叹了口气。三年前,他终究是没能打动屠凝秋的放心,更是没能拗过老母亲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与一个虽然不爱他却钟爱他头上大檐帽的纺织厂女工人结婚了。

待过了新婚短暂的甜蜜期之后,王长水对于屠凝秋母子异乎寻常的照顾,成为了王长水和那个名为刘芳茹的女人生活中迈不过去的一道坎。

“咳……咳咳……”

沉默被屠凝秋剧烈的咳嗽打断,而后屠凝秋突然站起身来,在王长水和杨余的目光中迈着踉跄的步伐走向了厨房。

看着身形佝偻的屠凝秋,王长水的眼中渐渐泛起一层雾水,而后深吸一口气对着杨余笑道:

“今天王叔叔饭做咸了可能,妈妈去喝水了……”

厨房里,屠凝秋双手撑着案板,看着饭碗里刺目的猩红,面无表情,不知心底究竟在想着什么。

吃过饭后,屠凝秋反常的让杨余出去找邻居家小朋友玩耍,尽管杨余一心为父报仇,可终究是个小孩子,还是没能抵挡住难得休息的诱惑,重重的“嗯”了一声便跑出院门了。

屠凝秋与王长水二人坐在院子石桌上,屠凝秋给王长水倒了杯茶水递到王长水面前,王长水受宠若惊接过,可是屠凝秋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的动作一滞。

“十年前我便该死”

屠凝秋给自己也倒了杯茶水,深吸一口气,轻声说道:

“死在我夫仇人的面前。”

轻啄了口茶水,屠凝秋看着院中自己与爱人亲手种下的枣树,颤声说道:

“我多想死在那时啊!如是那般,我余儿便不用似今日这般,终日苦修为复仇而活。”

王长水轻轻叹了口气,这是屠凝秋十年来第一次向自己说出心底话,果然如他先前猜测,当年在医院,屠凝秋抱着的血人是她的丈夫,十年来,屠凝秋活着的目的只有一个,复仇。

晶莹泪珠从屠凝秋眼角落下,顺着她已不再光滑的脸庞落下,落在地上,洇进土里。屠凝秋用力抹去脸上泪水,沉声说道:

“可是,这世界哪有什么如果。既然老天当时让我活了下来,既然我儿杨余知晓了他父亲的死因,我们的生命就只能有一件事。江湖儿女,血海深仇,焉能不报!”

“咳……咳咳……咳”

说到这里,情绪明显激动起来的屠凝秋又是一阵剧烈咳嗽。手帕掩面,猩红洇透了手帕。强自稳定呼吸,屠凝秋看着满脸心疼欲言又止的王长水,难得的柔声说道:

“我这些年那般对你,只是想你知难而退,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

王长水闻言连忙清了清有些哽咽的嗓子,打断了屠凝秋的话:

“我一直都明白,你们不是普通人,你们所生活的世界我即便不能知晓,这些年却也猜了个大概。你放心,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我虽然无夫妻之缘,但是余儿这孩子我是真心的喜欢……”

看着屠凝秋手中紧紧攥着的手帕,王长水抬头用力咽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继续说道:

“你放心,我一直以来都把余儿当做我自己亲生的孩子一般。以、以后,只会更甚。”

屠凝秋闻言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起身说道:

“你如此说,我便放心了。我的大限也就在这几日了,这几日我会给余儿渡最后一次功,助他打牢根基。以后,余儿就拜托你了。”

说着,屠凝秋转身背向王长水,颤声说道:

“倘若,芳茹不能容他,你便将他送到福利院。只、只要你能定期去看看他,不让他觉得,觉得这世上只他一人了,便好……”

说到最后,屠凝秋已是泣不成声,颤巍着身子缓缓走进了屋子。

王长水在原处呆坐了半天,而后轻轻叹了口气,收了收思绪,将石桌上的茶具端进厨房洗刷起来。

院门外,小杨余背靠着院门旁边的砖墙,面无表情,眼泪却喷涌而出。没有发出一点泣声,更没有一点表情,只有满脸的泪水,和在背后不断狠狠挠着砖墙的双手,十指血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丰纪在线阅读第二章

    老公也不在意,他只是不停的安慰,抱着我让平静下来,见我哭的声音有些小了便给我找了件睡裙胡乱的给我套上然后小心的抱着我在床上。一边给我揉摔到的地方,一边不停的和我道歉:“我妈怕是今天儿子被另外一个女人分享了,心理不痛快!你都得到我了,就原谅她吧!好不好老婆!”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发泄的差不多了,虽然还是难

  • 步步为婚[娱乐圈]在线阅读第5章

    如果注定自己的结局是未知的,那么自己一定要去拼搏。诗雯觉得很多事情就像梦一样,就像自己能来到这里,等下会站到那个舞台上,心情真的莫名的激动。没想到这么多年的期盼终于就要成真了,以前总是在想:如果自己能站在一个很大的舞台唱歌,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可惜这些年,自己在这个城市,举目无亲。就算自己突然死在了自

  • 仲夏的柠檬天之大妮儿,你冷静一下行不行(7)

    进了电梯,康凡妮看着不断上升的电梯数字心砰砰砰的跳了起来。“刚才那个男人让那个前台告诉你房间号的啊,啧啧,那男人肯定是这个酒店的一个什么负责人,要不然那个前台不能那听话,那手一招,那前台颠颠就过去了,大妮,你还没说那个男人怎么回事儿呢!”林慧慧还在对那个男人念念不忘,一脸兴奋的叨咕着。康凡妮转过脸,

  • 吸血鬼骑士之沁雅在线阅读第三节

    而且,而且,而且!这个叫什么越阳国的国家,我听都没有听过!难道我架空穿越了?难不成……我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那个山洞是时空的媒介体?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我立刻蹦了起来,抄原路奔去。却没有看到某人正站在某酒楼的阁楼处看着我狂奔的身影若有所思。当然了,这是后话。没有?没有?!没有!!!来到被大公鸡‘

  • 玄幻:西游降临第七章

    伊莉亚走了几天,一直不见踪影。K起初乖乖待在卧室里,但是久了也很闷。他决定出门看看。打开房门,外面是一条长长不见尽头的走廊,走廊深处泛着黝黑。说不吓人是假的。K虽然胆子不小,但怎么说也是个omega,体能上的弱势特点让他很小心地保护自己。还是不要出去了吧、看到不该看的怎么办。诸如此类的话一直在K的脑

  • 代码在手的我依旧咸鱼第四章在线阅读

    不过,宫遥肯定会身受重伤,搞不好还会送命,东方絮悦正在考虑着要不要这么做时,就看到宫遥的脸色已经苍白了,如果她在不帮忙,宫遥肯定就一命呜呼了。东方絮悦还来不及思考,就发力帮助宫遥,可是,她的手掌刚刚挨到宫遥,宫遥就借着东方絮悦的力道,他向后一退,竟然退了出来。东方絮悦的双眸早已恢复到了起初的冷清,果

  • 亡灵逆道之第一章(1)

    “呵呵”豪华头等舱里突然有一个女孩笑出声,引来身边的关注的目光。“可儿你笑什么?”一个看上去温柔恬静的女孩看着身边突然笑出声的女孩问道。“呵呵”女孩忍住笑“欧阳伯伯和我爸他们一定还已为我们正在哈佛大学的公寓里睡觉,等着参加明天的毕业典礼。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们现在正在回去的航班上。雪儿姐姐你说我们突然

  • 亡渊之灵第三章在线阅读

    天下官兵都是贪财好色,民怨沸腾,有些愤怒的人们遂结合一起起兵讨伐,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图谋大举,一等好汉共同在与其他好汉会合后,终于在大雾山正式聚义,这就是名震天下的第一山寨,大雾山的由来。作为一个名震九州,如雷贯耳的强盗集团,大雾山能够苟活到现在,实属好运,而最应该感谢的是他们有个聪明绝顶的大

  • 末世之王者荣耀降临在线阅读第八节

    郑可儿歪着脑袋,双眼微眯地睇了眼递到眼前的酒杯,又望向坐在唐宇杰旁边的朱莉,她的眼神看得如此专注,像要看透对方心中所思般。苗条的身材,精致的妆容,搭配妩媚短裙,浑身散发出青春俏皮的味道,尤其那一字肩的设计凸显了迷人的锁骨,绝对让男人看得移不开视线。不错,是有当小三的本钱!郑可儿冷笑,可惜空有一副好皮

  • 嫁人路上发现夫君被废了黑色的?

    第二天一大早,凌飞刚刚醒来,“呼”的一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惊喜的看看身上还都完整的零件不禁放下心来,看来昨天那种情况还真是自己的幻觉?不过那种真实的感觉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啊,刚想躺下,凌飞仿佛又想到了什么,猛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快步走到宿舍的镜子前边。还好???还好,脸上的五兄弟都还在,鼻子、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