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定海浮生录在线阅读第8章

2021/6/11 9:27:23 作者:非天夜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定海浮生录
定海浮生录
作者:非天夜翔来源:晋江文学城
仙术、法宝、神通,以及天地间浩浩瀚瀚的灵气,一夜之间消踪匿迹,众多驱魔师尽成凡人。三百年后,五胡入关,拉开了华夏大地一场大动荡的序幕,亦随之带来了千魃夜行,神州覆灭的末日。幸而在这万法归寂的长夜里,尚有一枚星辰,在地平线上熠熠生辉。心灯现世,光耀四野,一名年方十六,并将在二十岁那天结束自己生命的少年,踏上了找回被封印的天地灵气的道路——只剩四年时间前路荆棘重重,看上去不太像能成功的样子。陈星:“关键现在全天底下就只有我一个驱魔师,唯一能用的法术就是发光,我能怎么办?”耐心等候吧,待定海珠再现人间

赛尔顿学院的占地面积宽广,几乎覆盖了整个殖民卫星,学院范围之外是大片的农地,纳斯卡α外围有着丰富的氮元素资源,因此卫星中也设有农用合成土的研究项目,仅目前的成果而言,虽然还不足以向蓝星本土稳定出口粮食产品,供学院自给自足到是没有问题。

罗赛此时就站在学院边缘的高地上,她的脚下是数千公顷的繁茂农地,迎面吹来的微风中夹杂着某种植物的香甜气息,罗赛深吸了一口气,酒红色的长发被风扬起,她伸手将被吹乱的鬓发拢到耳后,望着远方的晴空略略出神。

天空的尽头看不到地平线,取而代之的是被称为‘天柱’的,连接天与地的中央轴,利用轴心旋转的引力为整颗卫星提供跟蓝星相似的重力,这样的拟似卫星技术堪称是本世纪人类探索宇宙进程中色彩最浓烈的一笔。罗赛抬起头,个人的存在于这广袤的宇宙中不过是沧海一粟,这么对比起来她那点抑郁与痛楚似乎变得不值一提了。

她轻轻闭上眼睛,再睁开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周围的景色变了,气势恢宏的‘天柱’与延绵数里的农田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目苍夷,萧瑟破败的大地。铅灰色的厚重云层将阳光挡的一缕不剩,植被都已枯死,建筑都已倒塌,干涸的大地寸寸龟裂,如同成年的旧伤。

“……果然还是不肯这么简单的放过我呢。”罗赛似乎并不意外自己会出现在这里,没有人比她更熟悉这个地方,在疗养院中度过的那一年里,她无数次的出现在这里,徒劳地向着前方的海市蜃楼奔跑,将已然断裂的连结弄得更加伤痕累累。

——这是她的意识海。

保持这副景象太久,她甚至已经忘记意识中最初的世界是什么模样了。罗赛缓步往前走着,在她的脚下是一道分裂世界的巨大深渊,滚烫的连结如同太阳核心一般在地底燃烧着,不断冒出融化的液体,如同浓郁的鲜血,顺着核心往前延伸的是一片看不清情景的虚空,那里曾有她心灵的归宿,一草一木都是罗赛最熟悉的模样,引诱着她不顾伤痛,跨越深渊,再一次触碰曾经的温暖。

——去见他吧。

她听见自己这么说着,脚下的步伐没有停留,一点点的往深渊走了过去。

“罗赛——!!”

现实中骤然出现的声音让意识海的幻境破碎,罗赛一怔,猛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高地的边缘,再往前几步就会掉下去,变成那数千公顷农田的肥料了。年轻的黑发哨兵看上去比她还要惊魂未定,金色的眼睛瞪着她,胸口剧烈喘息,刚才那一声喊的几乎要破音。

好像让他产生不必要的误会了啊……罗赛蹭了蹭鼻尖,看在对方叫回自己的份上就不追究这小子以下犯上直呼名讳的行为了。长发的向导好整以暇的从高地边缘退回来了,好像方才差点掉下去的人不是她,侧头朝黑发的哨兵笑了笑,“我倒是没想到现在学院里多了一个能把我找出来的人啊,西格同学。”

西格望着她没有说话,原本是看罗赛一直不来办公室所以试着找找她,没想到会撞见这样惊悚的场面,顿时将原本想说的话都忘在了脑后。

想要独处的时候罗赛通常都会展开精神屏障,学院里没有人能发现她,不过西格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就察觉到了她的屏障,这会儿能找过来罗赛倒也不意外,“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检讨书。”西格憋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多问什么,他的眼睛幼圆,眼尾微微的上挑,比起精神体的黑狼来说更像另一些温和无害的小动物,这么不说话望着谁的时候显得特别无辜,罗赛向来对小动物型的没什么抵抗力,说话声音都不自觉的柔和了几分。

“唔……抱歉,我倒是忘记昨天让你们一早把检讨书交上来了。”罗赛这才回想起自己的副业,也不提眼下正在‘工伤休息’的事了,“昨晚上遇到了一点意外,一直焦头烂额的搞到现在……先跟我来办公室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回走,越过西格走在了他的前方,西格闻言听话的跟在了罗赛身后,两人一起从高地下来,顺着开满鸢尾的小道往教学楼的方向缓步而行。有风从远方来,带着植物特有的甜味与鸢尾的花香,气氛美好而静谧,西格望着前方向导的背影,看那柔顺的酒红色长发被风微微扬起,心跳也有些不受控制的加速。

“罗赛。”黑发的哨兵忽然开了口,走在前方的向导回过头,高高挑起了眉。刚才直呼名字还能解释为情况紧急,这一次可就说不过去了。

今天的罗赛与平时不太一样,没有了面对学生时一丝不苟的严肃模样,制服的袖口被随意的挽起,领结也没有扣紧,整个人多了一分懒散闲适的气质。这大概才是她真正的,不用为身份而刻意保持的模样,散落的长发如同那一日朱雀落下的火羽,每一缕都正正地印在了西格的心间。

“我喜欢你。”盘旋在心中的想法一旦出口,情绪反倒不那么紧张了。西格停下了脚步,在向导回头的时候轻声说道,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她,“……让我做你的哨兵吧。”

夹杂着花香的空气依旧是静谧的,此刻却酝酿出一份微醺的暧昧来,罗赛微微睁大了眼睛,似乎没想到这个年轻腼腆的哨兵胆敢口出狂言,两人一时间相顾无言,只剩下微风静静拂过的轻响。

许久,罗赛才转过身来,将被风撩乱的鬓发别到耳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你这小子,倒也真敢说啊。”

西格安静的看着她,手心紧张的冒汗,他想黑狼一定已经自己跑出来了,这会儿大概正躲在旁边的花丛中准备看笑话。

“对我有这个想法的人学院里大概能占到的一半,不过敢付诸实践亲口说出来的你还是第一个,就这一点而言还是值得表扬的。”罗赛促狭地眨了眨眼睛,下一秒却收敛起嘴角的笑意,换上了严肃的神情,“但是不行,西格同学,我不能答应你。”

西格屏住了呼吸,神色间却没有多少波动,像是一早就猜到了罗赛会拒绝自己。

“我是不是你遇到的第一个向导?喜欢我的缘由是因为第一次感受到这么舒适的精神引导?”罗赛似乎对此很有经验,连续两个问题都让西格无法反驳,“你根本没有明白连结的分量,西格同学。所谓哨兵向导之间的连结啊,是比口头上的喜欢要沉重无数倍,真正生死相依的的羁绊哦?会被初次见面的向导轻易迷惑的毛头小子还是回去多修炼个几年再来学人告白吧。”

西格闻言抿了抿唇,他很想告诉罗赛自己的感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样,不过眼下他的确没办法证明什么,黑发的哨兵垂下眼睛,正要开口,忽然被一阵异响打断——

“呜哇哇——”巴里一个踉跄被黑狼从花丛中拱了出来,就这么猝不及防的的撞进两人中间,原本静谧而暧昧的气氛顿时荡然无存,褐发的少年狼狈的站起身来,发梢上还沾着两片残叶,忙不迭地出声道歉,“对不起啊西格,我真的不是故意偷听到你被罗赛老师拒绝的……”

西格:“……”

还特地说出来,真是谢谢你啊,巴里·贾尔斯。

“不过你都对罗赛老师说了些什么啊啊啊,实在是太失礼了,快给我道歉!”巴里跳起来摁住了西格的肩,自己先朝教导主任立正行礼。罗赛在学院里的威信不输于校长,毕竟没有哨兵能抵挡得住幻兽级向导的精神力,哪怕是尤里乌斯那个目中无人的大少爷在罗赛面前也只有乖乖听话的份,没想到西格这个少根筋的真敢跑到她面前‘告白’。

“巴里·贾尔斯同学。”罗赛眯起眼睛笑了笑,示意对方不用紧张,巴里心中绷紧的弦还没来得及松下来,忽然听到了一句让他差点原地当机的问话,“……你喜欢我吗?”

“我、我……”鼩鼱不知什么时候窜了出来,顺着肩头蹲在了宿主的头顶,暗示着他此刻惊慌到爆炸的心情,“当然、当然是喜欢的……”

学院之中大概没有哨兵会不喜欢罗赛。

“你看。”罗赛点点头,墨绿的眼睛看向了西格,意思不言而喻。西格用力握紧了手指,罗赛以这样的方式暗示他不过是这学院中万千喜欢她的人之一;这样的喜欢不过是人类对于美好事物本能的向往,就像青春期的少年在路上遇到漂亮姑娘时的那种喜欢一样,罗赛甚至不会放在心上。

“……失礼了。”即使一早就猜到了罗赛会拒绝他,以这样的方式收场也让西格心中腾起一股委屈的情绪。他没有再多说什么,也向罗赛立正行礼,而后与巴里一起转身快步离开了。

罗赛望着黑发少年离去的背影,好像每一次见到西格都搞得他在自己跟前落荒而逃呢……毕竟少年人的脸皮薄,是不是她刚才说得有些过分了?

向导站在原地摸了摸下巴,难得反省起了自己作为教师的言行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萧一尘与祁衡的爱恨情仇在线阅读古雅淡泊的诗歌情怀---王鸿伯诗歌赏析

    他身材削瘦,留一抹唇髭,鼻梁上架着一副圆圆的眼镜。从事企业工作的他却始终保持一介书生气质。他就是《钝吟楼诗钞》作者王鸿伯。最初记得他酷爱写意花卉。笔墨精到灵秀,别有神彩气韵。后来我知道他还喜欢书法、篆刻,作品曾入展“山东省第六届青年书法篆刻展”等许多展览,而且还爱好收藏古币。霜降那天,他送来他的《钝

  • 我给死对头生了三个孩子?!第3章在线阅读

    “元少爷,今日见你,倒是比以往更精神。”阿布一边捣弄着药物,一边说着。元斟哼了一声,突然想起这都是那只鬼的“功劳”,便开始打算着什么时候问问姑姑这件事。正想着,房门突然被打开了,元斟都不用抬眼看,就知道是那只鬼来看望他了。他转头对擦好药的阿布说:“你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吧。”“是。”阿布应诺着出去了。

  • 就问你服不服在线阅读第1节

    “天地混乱,妖魔肆虐,佛门不争,唯帝号令,重塑三界!天庭系统开启中!”“开启成功!”“检测宿主身体状况:跨界转移,精神承受压力过大,脑海正在崩塌中……”“注入功德值,开始恢复脑海!”“脑海恢复成功!精神力补充满值!”“使用大道希音,开始唤醒宿主!”………迷迷糊糊中,徐天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人在自己

  • 在横滨的团宠生涯之多利诺布斯

    小蕾无助的望着姬晨“可是去哈罗山的途中,充满了危险,现在村子人力紧张,可能无法调动人员帮助我”听到小蕾爷爷的治疗还有希望,姬晨决定自己替小蕾走这一趟“小蕾妹妹,你先回家照顾爷爷吧,俺替你去带药回来,你放心的等着俺”姬晨温柔的安慰着小蕾“姬晨哥哥,你真的替我去哈罗山取药回来吗?”小蕾激动的向姬晨确认,

  • 死亡笔记之浑水摸鱼在线阅读第十节

    叶风起身,发现胳膊上的伤口已经愈合。玛德琳躺在沙发上,姿势慵懒的睡去。因为摆脱了心理阴影,她原本有些干涸的皮肤恢复了光泽,憔悴的脸上也变得有血色,仿佛年轻了数十岁,如同玛丽·简的姐姐一般。叶风叫醒玛德琳,对女子解释了黄金卡片,她就满脸欣喜,答应与玛丽·简住在一块。一挥手,女子身影消失,进入了卡片世界

  • 掐指一算你怀了![穿书]之第二章

    02.乱步从来没有向侦探社的众人说明过我的存在。——话虽是这么说,但是像我和他这样每天必有的‘友好’交流,而‘那个社长’对此事隐隐也有着放任自流的态度。久而久之众人也就习惯了。偶尔有不明白的新人社员问起时——就比如眼前这位名叫中岛敦的少年——乱步也只是随手指着一团空气(我),说:“喏,她就在这。”敦

  • 游四洲之着红色华服,百媚生态(第二更!)

    第二章:着红色华服,百媚生态(第二更!)而服装空间里的衣服显示着解锁与未解锁。最近的一排都是已经解锁了的衣服。虽然数量不多,但是每件都堪称精美之做!李梓拿起最近的一件衣服,是一件红色的汉服!轻柔的纱线在李梓的指尖划过,留下的是一丝衣服本身丝绸的香味。红色华衣上缠绕着素色刺绣,刺绣以山茶花,绣球花为主

  • 美人师兄人设又崩了在线阅读第1章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四号,寒冷的天气让人全身都冰冷刺骨,付天笑裹着棉被。付天笑出生时,母亲因为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亡,父亲也因为母亲的死亡,日夜酗酒。好在付天笑的父母,年轻时也赚了一点钱,这才让他们爷两至少不被饿死。付天笑的父亲付安建,年轻时和母亲开了一家侦探所,母亲死后,父亲心里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整

  • 始乱终弃了病娇世子后第3章在线阅读

    乔伊牵着大狗走在回公寓的路上,心情真是美得没边了,灿烂的笑容让他的浪荡魅力又有了加分。“伙计,你今天真是帮了我大忙了,没想到带着宠物犬泡妞的成功率会这么不可思议,想吃三明治吗,要知道,这可是乔伊的特别谢礼,乔伊的三明治从来都是独自享用的。”“呜~”大狗看了看他手里的那坨被乔伊一口咬去一半的三明治,不

  • (修真)我不可能这么厉害在线阅读缘分使我们相遇

    金秋九月,花开花落……我迎来了开学季,曾经是多么的期待跨入高中的那一刻。“紫依,你怎么会来这所学校?你真的来了,太好了!我们又能一起嬉笑了。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个跟我说话的人是我初中最好的朋友---刘淑丹。我们初中一个班的,关系特别的要好。她走到我身旁,拉起我的手,我俩相视而笑,一起仰头看向我们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