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迷失的爱凤栖宫(一)

2021/6/10 23:34:22 作者:裤大厦 来源:3G小说网
迷失的爱
迷失的爱
作者:裤大厦来源:3G小说网
程孟飞与面前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曾经有过一段情,他们现在关系严格来说只能算是老乡。柳牡丹是他们这一座小城市中一个小有名气而且非常好看的女人。她的身材非常高挑,细腰长腿,虽然皮肤不算是非常的白,但是却好像夕阳照射一样,象牙似的黄色,极其细腻而且非常有光泽。还有那一双眼睛虽然不是尤其大,但是却非常亮,非常有灵气,而且她的眼角微微上翘,又给她增添了一抹妩媚动人的气息。因为工作上的原因,程孟飞见过非常多好看的女人,但是他总觉得柳牡丹的美与别人身上的美是不同的。他一直觉得女人不是由于美丽而显得尤其的生动,是

江淮渝处理了伤口,盯着绷带稍稍擦拭了身子,说来,自从受伤以来,再加上急行军,他几乎未曾沐浴过身子,所谓男人可以不以为意,但他不是。

他可是非常嫌弃现在的自己,虽说是雪天,他擦拭身子也很勤,可还是免不了心里的抵触。

换上一身中衣,倒了血水,江淮渝想,今夜紫极宴过,待明日,他便得回驸马府一趟,去寻阿柔。

有了阿柔,这伤口必定能很快愈合,也不必留下隐患。

只穿着中衣,那绷带的阔落还是十分明显,江淮渝便又穿上的一身长裳,又在外头披上了一件冬衣,剩下那一件狐皮大氅,江淮渝还没穿上,便听得动静极大的推门声,一转头,便看见了气势汹汹的站在那里的赫连虞兮,绿袖还扶着她。

江淮渝停了动作,转身低头作揖:“臣见过公主。”

赫连虞兮没有立刻答应,环视了周围,才把视线落在江淮渝身上,她神色冷清,面无表情。

江淮渝抬头,直视着气势凌人的赫连虞兮,“不知公主忽而到此,可是有何吩咐?”

赫连虞兮被绿袖扶着,手搭在绿袖手上,听了江淮渝这话,本来只是搭着的手忽而用力,突然的握住绿袖的手,那力道…绿袖疼得想哭,但是偏偏得忍住。

公主每每与驸马闹别扭,她总是最惨的一个,尤其这一次…比以前疼多了。

绿袖心中凄然,不知道公主这回需要多久才能和驸马重修于好,当然,她是希望越快越好,不然……

“驸马回京,还不曾向母后问安,母后素来惦念驸马,若是驸马不与本宫同去,怕是有违驸马一片孝心吧。”

江淮渝听着赫连虞兮淡然的话语,心里冷笑,这成全的并不是他的孝心,不过只是她赫连虞兮的名声罢了,她果然一如既往,说的这样的冠冕堂皇。

也是,这样才像她。

“臣也是想着这便向母后请安,公主来的却是及时,既如此,我们自当同去。”

江淮渝转身拿起大氅披上,几个跨步便走到了赫连虞兮跟前,伸手指着那可能被赫连虞兮摔坏了门的门口,道:“公主请!”

赫连虞兮更用力的握紧了可怜的绿袖的手,咬咬牙,冷哼一声不在说话,走在了江淮渝的前头,江淮渝落后半步,跟在了赫连虞兮的身后。

他们离开,自有人去处理门的事。

赫连虞兮余光瞥见了面色从容但同方才隐约不同的江淮渝,本来就不佳的心情,想到一些事情,再想到他方才那刻意装出来的顺从模样,心下更是气愤难平。

心里气着,她也是不顾自己的身子了,莲步迈开,是越走越快。

江淮渝依旧不紧不慢,只差半步的跟在赫连虞兮身后,还是刚才的表情,却是因为赫连虞兮的动作皱了皱眉。

等快走到昭阳宫宫门,赫连虞兮突然停下来,对着身边的绿袖道:“本宫意同驸马,好好赏一赏这宫城的冬雪,驸马此番领兵在外,必是想念这皇城冬日飘雪之景吧,不如,我们便一路走去凤栖宫,驸马以为如何?”

她这又是想做什么?江淮渝不明她这举动何意,但还是点头道:“同公主雪里赏雪,元知自然恭敬不如从命!”

“既如此,绿袖便去撤了车驾吧。”

绿袖看了看宫门口已经准备好的凤驾,再看看公主驸马二人,她也是不懂公主意欲何为,然而公主之命不可违,绿袖领命去遣散了那些等了多时的宫侍。

下了这令,赫连虞兮也没去看江淮渝,视线偏离开他,自己独身站着,手扶着腹部,无意识的抚摸着,看向宫门外,不知想些什么。

江淮渝在看着她,当然也看到了她的动作,他藏在袖中的手因这握紧了拳,很快却又松开。

他也移开了看着赫连虞兮的视线,心里叹息着,怪自己,明明心里面这么的痛恨,又为什么,还是忍不住心里头那份该死的感觉?

他这样,未免太过轻贱自己,何必呢,到底不过,一场交易,何况……皇家!

江淮渝想,他该从心底里铭记,她是赫连皇族九公主,并非一个普通的女子。

绿袖很快回来,还带着一件披肩,一把伞。

天空中还飘着雪,殿下可经不起这般冷冽,就算殿下有驸马爷,她这做侍女的,也得想周全。

绿袖来了,宫门前的车驾移开了,人也散了,路便通了。

赫连虞兮移步向着宫门口而去,绿袖手里拿着东西,没再来扶着她,她明白绿袖这样的缘由,赫连虞兮只觉得自己心里像又放了一块苦胆,那一点苦涩的味道,慢慢的散开,好像根本收不回来一样。

江淮渝瞥了眼低头意欲跟在他们后头的绿袖,又看了看很是决然走在前头的赫连虞兮。

怎么说,作为一个表面上满分的合格完美驸马,至少得把表面功夫做足才对,不然……保不齐明日皇帝就该找他聊天了。

想明白了这事的江淮渝,一个跨步走到了赫连虞兮身边,伸手便把赫连虞兮拥在了怀里,仗着自己比赫连虞兮高大的身姿,轻易的做到了这点。

赫连虞兮明显身体一震,抬头看着他,江淮渝很清楚的看明白了她脸上的不解,但没发觉她有挣脱的举动,忽而心里便有些高兴,想了想,他凑近她耳边悄声解释道:“元知同公主,至少表面该是恩爱夫妻,公主必然也不愿听见宫中流言四起,有损公主声誉,元知自当谨遵约法三章之事,这也只是,扶着公主罢了。”

本来,在江淮渝揽她入怀之时,赫连虞兮心里是压抑不住的欢欣,她想,或许投入心湖的不是苦胆,是苦中带甜的糖莲子才对,可这样的感觉只是持续了不过须臾,便因为他接下来的话,彻底消散。

怕不仅仅只是苦胆,江淮渝这个混蛋,分明还放了黄连吧。

赫连虞兮只觉得这冬日里,四周袭来的彻骨寒意,让她的心,冷了一分又一分。

她,或许,或许,从来都不该对他抱有半点期许的,明明已经知晓了,不是吗?

他的心里,她仅仅只是一个公主罢了,不是妻子,更不是……所爱之人!

赫连虞兮挣扎的动作来的略迟,又因为心底的寒意带走了她身子的力气,让她的挣扎看着只像是在他怀里轻轻打了她一下,便软在了她的怀里,只让绿袖欢喜于公主驸马居然这么快便和好,看公主待驸马那娇嗔的样子,心里暗喜。

所以她想,夫妻之间哪有什么仇吗,何况公主驸马这般恩爱,之前发生的,只是小夫妻的别扭罢了。

江淮渝也只认为赫连虞兮是受不住这寒冷的雪天,于是他一手扶着靠在他怀里,顺手脱去了身上的大氅,转而披在了她的身上。

“冬日里凉,今日好像格外的冷,倒是不适合今日赏雪,你还是披着吧。”

赫连虞兮张张嘴,想说的没说出口,只是点了点头。

他把话说的明白,她如果再做什么,这大庭广众之下,让他难堪,那损的也是她的面子。何况这人多眼杂,传开了,父皇母后那边,更是难以应付。

再有,昭阳宫离凤栖宫有一段路,她已经撤了车辇了,只凭着她自己要走去凤栖宫,恐怕不易。

而且,她确实是无力了。

于是乎,皇宫中人便看见了,九公主殿下几乎是靠在九驸马怀里走路的画面,看着更像驸马抱着公主走着。公主身上还披着驸马爷的大氅,驸马爷却是冷着,可见驸马爷对公主的心疼。不由得纷纷感叹公主驸马这般琴瑟和鸣的深深情谊,一个个羡慕的紧了。

远处,恰好看得见江淮渝二人的一处凉亭,身披貂裘的一个女子看着渐渐远去的人,脸上带着笑容,却是没有看见什么笑意。

“九妹依旧这样的不拘小节,她这,倒是般恩爱啊!”

“九妹也是薄情啊,这才几年,旧人,也就只是旧人了,唉,倒可怜了那苏家哥哥哟,不知他九泉之下,听得九妹怀孕之事,又是如何感想呢。”

说着,女子瞥向了身边无言的女护卫,这回却是真的笑了。“明兰,你说江淮渝只是瘦弱书生,如今看来,可真的说错了呢,你说你,该不该罚呢?”

比女子略高的女护卫只是低头,依旧无言。

女子的笑容渐渐凝固,到最后娇媚的脸上又突然又绽放一个比刚才那个更加灿烂的笑容,轻身道:“看起来,本宫在明兰这里,似乎,不是很有威严了呢。”

另一头,小心拥着赫连虞兮走着的江淮渝停下了脚步,眼前宫宇上书‘凤栖宫’三字,这是已经到了。

江淮渝改成搀扶着赫连虞兮,在走近凤栖宫之前,不着痕迹的朝着身后某个方位看了一眼,心下了然。

刚才那个,应该是和赫连虞兮素来不和的濮阳公主赫连云兮吧。

江淮渝对这位一和赫连虞兮一见面便是剑拔弩张的公主略有关注,不过他注意的并不是这位嚣张的七公主,倒是她身边的女护卫颇为特别。

当然,这并不是他对那个护卫有什么兴趣,他只是觉得,这个世界的造化,总是那么的奇妙,像是感情这东西,放在那个女护卫身上,就更是奇妙了。

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造化偏是捉弄人。

谁又能说的清重逢这事的好坏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成神者gl在线阅读第三章

    近日,许诺全身心扑在研究所,时而废寝忘食,这令所里诸位领导甚感欣慰,看到为科学事业鞠躬尽瘁的后起之秀,怎能不为华夏的将来开心。殊不知,这真是个天大的误会!某人只是兢兢业业为她的宝宝事业做着系统准备,这关系到未来她娘俩的身家性命。此时的许小姐已然完全忽略了:这世上还有一种叫父亲的生物,跟她娘俩息息相关

  • 星风武神在线阅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泠梦真的觉得自己是这个全世界最倒霉的小偷了,和青梅竹马的小偷男友一起潜进博物馆,偷那粒最近名动全港的深海珍珠,听说这粒珍珠有千年的历史,还有些神棍在电视节目中吹虚说这粒珠子有超自然的灵力,拥有它的人可以穿透过去,改变未来,等等!反正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说得要有多玄就有多玄。做为职业小偷,对这样高

  • 都市绝品仙医在线阅读第三节

    “对哦,今日是青青的生日,还好,紫嫣妹妹提醒,对,惊喜,一定要惊喜,可是,紫嫣妹妹,这个惊喜要怎么给呀?你也知道姐姐这脑子不灵光,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点子!”说罢,墨婉清佯装沮丧的垂下了头。“放心,婉清姐姐,妹妹都替你想好了,我昨日邀请了青青妹妹,想必青青妹妹一会儿庙会结束就会来这里,到时候,婉清姐姐

  • 弱剑士不配当好哥哥之可怜的女生在哪里

    5.可怜的女生在哪里阿仔突兀的紧抓住致柔的双手,制止她、不让她挣扎逃脱,但她乘机踢动双脚,往他两膝中踢去。阿仔一阵尖叫,身体曲弓,整个人趴倒在地,痛苦不堪地呻吟着。致柔心慌骇怕地跑到她父亲身后,拉着他哭喊:“爸,救我,他想要欺负我……”她父亲厌恶地挥掉她的手,不耐烦地咕噜着:“他想干什么就随他吧!你

  • 剑魄尘嚣在线阅读第10章

    艳丽的花坠落,换来的是女人一抹神秘的笑容,那样诡秘,令人捉摸不透。外头虞儿紧紧地抓住沈祁的手腕拼命往外跑,神色十分严肃,转过头死死地盯住他。沈祁一脸迷糊,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好好地站在了殿外。浓浓的两竖眉头已经立了个倒八。“为什么?难道你也认为我说的是错的?”冰冷的语气直至零点,好似刚从冰窟出来,寒气

  • 大航海之神级天赋之学费呢(6)

    这天晚上,孩子们都睡着以后,凌英躺在床上就和丈夫说起了这事儿。李青山吃了一惊奇道:“真有这事?”随即又得意地笑起来:“我们老李家的孩子就没有一个笨的,从前她那是不上心,我瞧她最近懂事不少,许是一上心呀,那聪明劲儿就出来了,学起来还不是手到那个什么来着……”“呵,不懂就别学人家乱用成语!”“你懂,你不

  • 七侠战天魔汹汹杀意

    凤七优雅地坐起身来,吹了吹手中消音手枪上冒出的点点尘霾,嘴角勾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沐总,我一向说话算话的。”红色的高鞋跟踩了踩开始僵硬的尸体,“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凤七不仅仅是MD上市公司的总裁,更是OTQ秘密组织的高级特工,死在我手里,你应该感到幸运!”说罢,眉眼弯起,点燃一根雪茄,静静地抽着,

  • 星辰封神传之佛跳墙

    日子一直过得很平静,常规地上班,时不时地去一下仓库,有时也跑码头,也陪着沈睿民出席各样的应酬场合。慢慢地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喜欢路上各色穿旗袍的女子,喜欢路边各色的小食,仿佛是一场漫长地旅行,时有惊喜,却略有疲惫,只是心里还是希望有朝一日地回到自己的家。那日,我到茶水间倒水时,听见同事小郑和小刘在聊天

  • 孽剑完成使命

    夜墨尘的脸没有过多的变化,他风轻云淡的答:“回父皇,现在还不是时候。再说了,锦绣的身子还未痊愈,一味行事怕会让她身体反噬,恐有性命之忧。”他的脸看起来有种洞察世事的感觉。冷如嬛将视线落在他那冷峻无比的脸上,顿时有些移不开双眸。恍惚之中,她瞥见了夜墨尘瞥过来的视线,又赶紧把头低下。这可是在天子眼前,露

  • [综武侠]每天都是非人类之第九章(9)

    这样忧郁的胡思乱想半天,他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才眯一会,寝室里就响起了锅碗瓢盆般乱撞的声音,是几个室友慌里慌张的刷牙洗脸。老大用凉水冲了把脸,赶紧把校服套上,结果发现对面上铺的人动也不动一下。他走过去敲打床沿:“快起来,起床啦!今天升旗仪式,要点名的!”姜培风昏昏沉沉的拿空调被盖住脑袋,继续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