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屠队长和她的沈医生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6/10 23:31:48 作者:白娘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屠队长和她的沈医生
屠队长和她的沈医生
作者:白娘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ABO题材/双御姐,CP:高冷禁.欲腹黑医生omegaVS口嫌体正直闷.骚傲娇律师alpha,求收藏!须知:锁定每晚18点!主CP:热血刑警年下小狼狗VS温柔医生年上御姐;副CP:风花雪月酒吧老板娘VS高冷腹黑林氏总裁【围脖:@端午白娘子,催更/不定时福利/小段子互动】-----------10年未见,屠斐成为刑警队里最年轻的女刑警,沈清浅是三甲医院的副主任医师。屠斐没想到,初遇沈清浅,她被逼着打针;再遇沈清浅,她又被逼着看伤口。屠斐难为情:“见面就对人家动手动脚,姐姐……”“没大没小。

因为位于天朝大北的一个偏远的小角落里,苏家生活的这个小山村几乎是与世隔绝的。外面发生天大的事儿似乎也与这里无关。什么打小日本儿,打老蒋这等全世界都知道的大事,村里的人也只是听人说说而已,战争丝毫没有影响到这里人的日常生活。苏二小鬼儿依然舒舒服服地做着他的地主老财,一年到头收着租他家地种的贫农佃户们的地租,日子过的逍遥自在。

时间如白驹过隙般飞逝,转眼之间历史的车轮已经转到了四九年。外面如火如荼的战争已经结束,一个新的国家马上就要建立起来了。

苏家的儿子丫头都长成了大小伙子大姑娘了,头几个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因为家里有钱有势,儿子自然不愁娶媳妇,姑娘长得也不丑,也不愁找婆家。所以大儿子很快便订了亲,结了婚,出去单独过自己的小日子去了。接着两个稍大的闺女也都找了婆家,嫁到别的村儿去了。二儿子脑瓜好使,是读书的料,所以一直在念书。三儿子也十二三了,不爱念书,就在家里帮着爹妈做事,家里出力的活,老爹基本都让他做。

日子就这么平平静静地过着,没有什么波澜,国家大事也波及不到这里。苏老二本性还是老样子,除了对老婆言听计从,对外人依然是分毫不让,吝啬卑鄙,自己只占便宜,不吃一点儿亏,村里租他家地种的佃户们被他给剥削的一年到头自己连一口饱饭都吃不上,那点儿收成还不够给他交租子的,都恨他恨得咬牙切齿,背地里是天天骂他祖宗八辈,说他比小鬼还恶毒几分。可不种他家的地,又没有什么别的指望,自己又没有土地,所以佃户们除了恨老天爷不长眼,让他那样的恶人过的衣食无忧,人丁兴旺,剩下的就只有忍气吞声。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也预料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正当苏老二春风得意,日子过得顺风顺水的招人嫉恨的时候,风浪来袭了。

那年冬天,外面已经下了几场鹅毛大雪,天寒地冻的,到处白茫茫一片,整个大地被厚厚的积雪盖了一层又一层,任你穿得多厚多暖,出门一会儿工夫就被寒冷打得透透的,眉毛胡子都挂满了霜,不管多大年纪,走在路上的都好似风烛残年的老人。

就在那个寒冬里的一天,苏老二一大清早起来,就把三儿子叫了起来。

“老三,去镇上把前几天刚刚收来的地租粮卖了,快到年根儿底下了,顺便再买回来点年货。”老三是个勤快的小子,听完父亲的吩咐,赶忙穿好衣服,洗把脸,吃口饭,戴上狗皮帽子,穿上乌拉草垫好的棉鞋子,套上马车,带上点干粮就赶车上路了。

刚走出村头,苏三儿正好碰上了李地主家的二小子,他正好也要去镇里。两人平时关系就很要好,于是苏三儿便让李二小子坐上他的马车,一起搭伴边聊着闲嗑边往镇里去了。

去的路上很顺利,路虽然很滑,雪很厚,但是因为早,路上没有什么人,那个年代更没有什么车辆,他俩又很谨慎小心,所以很顺利就到了镇里。他俩约好等卖完了粮,李二小子办完了事,两人再一起搭伴儿回去。等俩人都忙完了各自的活儿,按照约定地点汇合的时候,天已经接近黄昏了。他们赶忙跳上马车,往家赶去。天越来越暗,又飘起了大雪。因为心急,所以俩人马车赶的飞快。然而,就在俩人赶着马车行驶到一片林子边的时候,几个蒙着面的黑衣人突然出现,其中的一个彪形大汉一把拉住了马的缰绳,马车瞬间停了下来。这突如其来的灾祸让俩人措手不及,他们两个柔弱的半大小子,手无寸铁,只有任人宰割。那帮黑衣蒙面人二话不说上来便用木棍打昏了两个人,抢走了他们刚卖粮得来的所有钱。临走还不忘再冲两人脑袋上各打了几棍子。同样的剧情我们在戏中经常会见到,用不了多久被打昏的人便安然无恙地醒过来,晃晃脑袋就啥事都没有了,充其量也就损失点钱财罢了。然而,这不是演戏,这是实实在在的现实,这看似不起眼的几棒子真的就能要人命。

苏老二在家左等右等,等到天快黑了还不见老三的影子,这下子心里着了慌,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于是赶紧派人去找,等找到的时候,只见两人四仰八叉地躺在大道旁的雪地里,已经奄奄一息了。大家伙儿把俩人弄回家以后,苏家赶紧请了大夫来,大夫诊完了脉,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冲老两口子摆了摆手,一句话没说走了。大脚老婆子傻了,当场昏死了过去,苏老二跪在儿子跟前失声痛哭,捶胸顿足,恨自己不该让儿子去镇里卖什么粮,可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没熬到第二天,苏三儿便咽了气,死的时候才不到十七。李家的二小子也没有逃过噩运,跟苏家老三一起做伴去了。三儿子的英年早逝给了苏老二老两口子沉重地打击,他们一个精神恍惚,神情木讷,痴痴傻傻,从前的所有精明似乎在一夜之间都消失了;一个一病不起,每天靠着汤水维持性命。若不是几个年长的闺女整天照顾着家里家外,真不知道这日子还怎么往下过。李家二小子的死更是给了李地主两口子致命打击,因为李家三代单传,这李小子一死,李家的香火算是彻底断了。从此以后,李地主两口子一个没多久便也一命呜呼,一个得了疯命。

老话讲:福无双至,祸却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苏家老三死后没多久,也就是新国家成立后的第二年,国家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土地改革,政府颁布了《土地改革法》,宣布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孤立分化地主阶级,打土豪,分田地。这也是国家实行的第三次土地改革。本次土改使三亿多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分到了土地,成了土地的主人,在政治上经济上翻了身,彻底废除了封建剥削的土地制度。

改革的风浪终于席卷到了这里,这里也不再安宁了。真是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啊!全天下的地主们谁也别想逃,个个都得把私有的土地都老老实实交出来。土改让村里的贫农佃户们彻底翻了身,他们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再也不受地主老财的剥削和压迫。而对于他们的阶级敌人地主老财们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国家政令一下达,村里的一群红卫兵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村里所有的地主进行疯狂打击,这些新政的执行兵们,像一群打了鸡血的暴徒一样,对地主老财们进行疯狂抄家。他们各个手里拿着武器,胆敢有反抗者,绝不手软。他们首先下手的就是村里最大的财主老苏家。先闯进苏老二的大哥苏老大家,一会儿工夫就把苏老大家抄得流干净,还给苏老大扣上了一顶纸糊的白帽子。抄完了苏老大,接下来就轮到了苏老二。一天工夫不到就把个富甲一方的苏二小鬼儿算计了一辈子才攒下的家底,给抄得分毫不剩,干干净净,只给扔下一张铺炕的破草席。这苏二小鬼儿,还没有从丧子之痛中恢复过来,再接着受这么大一打击,一般人谁还能活呀!从富甲一方,到家徒四壁,从家财万贯到一贫如洗。面对着眼前的凄凉惨状,苏老二两口子整整哭了三天三夜。可能我们会百分之百断定这苏老二两口子遭受了这么大打击保准是逃不过这一关,命不久矣。如果这么想,那么我们就大错特错了。我们知道,有个老话叫“置于死地而后生”,还有个神奇的药方叫做“以毒攻毒”,还有个数学定式叫做“负负得正”。不管怎么说,反正土改非但没有垮掉苏老二两口子,反而让他们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土改使苏家变得一贫如洗,使得从前的土财主苏老二变成了村里最穷的人。他虽然没死,却也没了从前的精气神儿,脑筋儿也不如以前那么精了,小鬼儿这个绰号再安在他头上已经名不副实。他再也不是靠收租子活着的霸道财主,如今只有靠给生产队干活出苦力来维持一家老小的活计。可是生活再困难也没有阻碍苏家添丁加口,几年时间家里就又多了两儿一女,其中最小的就是苏永民。生苏永民的时候,苏老二已经六十了。就在这老儿子八岁那年,老头子得了重病,没过多久就撒手人寰了。老头子死的时候,大脚老婆还不到五十岁,便守了寡,身下还有四个尚小的儿女,最大的十四,最小的只有八岁。

说句公道话,作为一个寡妇,独自一人拉扯四个孩子日子可以说苦过黄连,尤其对于曾经富足日子过惯了的人,一下子变成了一无所有的穷人,又没有个男人可依靠,这样的苦真不是一般人所能受的!而大脚婆在这种境遇下,能一手把几个孩子拉扯大,无疑是位了不起的母亲了,我们不得不承认她的强大和作为一位母亲的伟大。

也许是性格过于刚强,还经历过人间最悲惨的丧子丧夫之痛,造就了苏老太太极其尖酸刻薄,心狠无情的扭曲性格,而且思想封建顽固之极,重男轻女的思想尤其严重,不知是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是苦媳妇终于熬成婆,自己曾经历过的一切不幸命运,她一点不剩地统统加给了自己的儿媳妇和亲孙女。而且,虽早已不是什么地主婆娘,甚至穷的家徒四壁,啥啥没有,可说话做事的风格仍还保留着封建地主阶级的腐朽余孽,而且还欺软怕硬。在大儿媳和四儿媳面前她从不敢炸刺,因为论刁钻无品,论打架骂人,她根本不是那两个婆娘的对手。她曾经也试图对那两个媳妇施展自己婆婆的权威,对人家的生活指手画脚,无奈一山更比一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较之自己,那两个媳妇更胜一筹,而且各个伶牙俐齿,尖酸刻薄,骂起人来对方根本没有一点招架的余地,所以几场恶战下来,她自己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被气得差点死过去。从此在人家面前再想嚣张也没了勇气,说话都处处小心,见人家脸色行事,生怕惹火了人家自己吃不了兜着走。那大媳妇连着生了四个丫头,把她气得脸都绿了,也不敢在人家面前吭一声。二儿媳离得远,住在县城,而且是吃国家俸禄的,她想对人家指手画脚无奈够不着,人家也不稀得搭理她。这一肚子的嚣张跋扈无处释放,憋得正难受,可巧老儿子孝顺,给她找了个这么温顺好摆弄的媳妇,咋欺负咋是,这下她可是如鱼得水,做婆婆的优越感在这老儿媳妇面前真是体现得淋漓尽致,叫她向东她不敢向西,叫她往左她不敢往右。这老儿媳妇也真是过于软弱可欺,不管刁钻的婆婆怎么说怎么骂也不吱声,嘴皮子也不顶架,从不反驳,有气也只会憋在肚子里。肚子又不争气,生了个丫头片子,这就更有话柄落到老婆子的手里,整天地没个好脸色对她,时不时还恶语相加,毫不掩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从爱情保卫战开始小别重聚(下)

    因为如雾晕车,感觉很累,所以就想先去找个休息的地方,还好并不难,桂林满大街都是旅馆,两人看了好几家,比较一番,要了一间双人房,便定下来入住了,如雾一到客房就去洗澡了,李骀明则拿着电视遥控不停地换台,他想看体育节目,可是并不多,如雾洗完澡感觉舒服多了,疲惫也一消而散,李骀明放弃看电视和如雾聊天,他们天

  • 极品女助理:傍个巨星当老公在线阅读第六章

    “唉!”天再次黑了,江梦蝶依然没有完成任务,她忍不住懊恼一声。她现在的速度已经比以前快了很多,可要在一天之内将整个院子打扫一遍,真的很难。而且刀痕少女一直跟着她,她想蒙混过关都不行。晚上,江梦蝶累的全身疼,躺在地上怎么也睡不着。来王府快半个月,她只见过易涵印两次。上次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若不是

  • 星空筑梦在线阅读第九章

    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情,为整个学院人人所艳羡,鲜少人知道其中暗藏的三角关系。十来年,裴元德丈夫父亲的身份,做的天衣无缝,让人找不到噱头指责。只有何清水明白,横在那段婚姻中间的女人,从始至终都存在。她的女儿,如今被他们像女儿一样照料,不分你我。却硬生生卡在林素英心头,每每看她一眼,都仿佛看见了过去被爱情嘲

  • 火影之万界之主在线阅读第9章

    我看半天没有人说话,便说道:“看来你们全都是想加价的了,那行,高旗,重新给我找人,这些人全都不要了,我们走。”说完,我转身就走,高旗和肖小军也跟着离去,这下好了,那些想不出头看看能不能跟着沾点好处的,坐不住了,立马说道:“小娃娃...........”我回头看着他:“你叫我什么,搞清楚位置,现在我是

  • 旅行者记忆在线阅读第一章

    落日崖上!很多身穿青衣的人看着前面的一白衣女子,只见她脸色苍白,好像支撑不住的样子!“姐姐,你可以安心的死了,这次王爷可说过此生唯我一人,姐姐不过是他闲暇时的玩物罢了!”这时从青衣人群中走出一红色嫁衣的女子,她有张娇媚如玉的面容,只是扭曲的面孔破坏了她整体的美感!她用剑指着对面的女子,而对面的人听到

  • [琉璃白帝X罗喉计都同人]心悦你在线阅读第2节

    闲聊过后,苏微雨对慕小小说:“小小,住在这里很打扰你和伯父了,我想,我还是在这里帮你们打工比较好。”“没事,我爸爸看起来人很严肃,其实他心地挺好的,你别介意。”慕小小连忙说道。“可是白吃白住终究不好,以后有工作让我做吧。”苏微雨认真地说。吃中饭的时候,只有慕小小和她的父亲坐在那里,苏微雨瞧了瞧,好像

  • 非我倾城:独宠太子妃在线阅读第四章

    她以夏以魅的身份活着,一转眼,已经过去了三年。初夏的风暖暖的,她坐在花园里白色木椅上,迎着微暖得夏风,驱除心中的烦躁。“怎么坐在这里吹风?”处理完一日繁重的工作任务,赫连陌手中捧着扶桑花,第一时间就来到花园,知道她一定会在这里,“以魅,不要坐在这里吹风,医生说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进屋吧。”夏以魅

  • [综]谈恋爱吗?回头草真香那种!第六章在线阅读

    “很紧张?”许清导演一见到驰影就先给了个礼节性的拥抱。从拍摄完电影后驰影就销声匿迹。连宣传电影的活动她都没参加。这要是不知道的人怕是会认为她在耍大牌。但是……在此之前,驰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江湖上大大小小关于《寻》的消息很多,其中真假难辨。至少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许清为了等驰影拍这部电

  • 我是你永远得不到的女人之孤身而行(6)

    锦衣卫走后,明夫人就病倒了。好在她只是因为伤心过度,静养便可。明夫人在昏倒前想要放走府中所有的婢女,免得她们跟着遭殃。可锦衣卫已经把所有的出入口封锁,没有人可以离开。智可看着母亲的睡脸,心中满满的不舍。月亮姐姐呀,才刚刚向你许了愿望怎么就叫我经历如此残酷的现实?有人敲门,是奶娘端饭来给她吃。可她怎么

  • 微微一笑很倾城之愚美人第八章在线阅读

    唔,头好昏。怎么感觉整个人都好像在天旋地转一样。躺在床上的楚微澜睁开了双眼,,一阵一阵的晕眩的感觉朝她袭击而来,她捂着额头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她记得她跟慕容她们几个终于找到了一家还有空客房的客栈,然后她跟凤鸣两人在房间里吃过晚饭之后就睡觉了。楚微澜还记得昨天晚上为了怎么回到原来的时空的事情跟凤鸣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