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重生之建梅怀孕了

2021/6/10 23:12:47 作者:赠品毛兔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
重生
作者:赠品毛兔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上一世,她憋屈而死,重生归来,她发誓要努力改变这一切,再也不做包子,任人拿捏……【我的专栏】开文了,希望各位新老读者捧场写文不易,请大家支持正版阅读,给兔子一点鼓励

村里人吃饱喝足都纷纷离开了之后,整个家中就只剩下了张有才和他的儿子富贵儿媳建梅,张有才知道今天是儿子富贵大喜的日子,家中除了一间堂屋就只剩下一间偏房,富贵还没娶亲时,张有才倒还会和自己的儿子富贵在偏房挤挤,可是如今儿子富贵已经成亲了,可不敢再和儿子挤在一起了。

“富贵、建梅,今天你们成亲了,爹也没什么好送给你们的,等将来光景好些了,爹再给你们补上,还有就是爹今晚打算去你仁义叔家挤挤,你们就别管我了,早点休息吧!”,张有才当着儿子儿媳的面说道。

张有才说完之后抖了抖身子正准备站起身子往门外走时,儿媳李建梅喊住了他,“爹,你这是要去哪呀!这就是你的家,你哪都不用去,虽然俺知道家里就一间偏房可以住人,但是俺不想让你去别人家住,这样别人也会笑话俺,说俺和富贵一结婚就把你给往外赶”。

张有才转过身子对建梅说道:“建梅啊,爹知道你孝顺就行了,可是家里就一间偏房可以住人,今天是你和富贵大喜的日子,爹待在家里不合适,爹还指望着你给爹生个大胖小子哩”。

“爹,俺也是本本分分的乡里人,也没啥可讲究的,俺们还有一间堂屋,以后你就睡偏房,俺和富贵在堂屋里打地铺就行”,李建梅斩钉截铁地对张有才说道。

说着说着李建梅便和富贵从偏房抱出了一床被子,走到堂屋,在堂屋的地面上铺了一层草席再用一层薄薄的毯子铺在上面,最后将抱出来的被子放到上面铺拉整齐。

张有才看到儿媳李建梅那么孝顺,眼角里的泪水不时滚动了下来,张有才年纪大了,哭泣的时候鼻涕总是会随着泪水一起流出,他用手擦了擦自己的泪水和鼻涕,走到堂屋对儿媳李建梅说道:“建梅,今儿是你和富贵大喜的日子,这偏房就让给你们睡吧!爹就睡在堂屋里就可以了”。

张有才说完之后,儿媳李建梅并没有任何反应,仍然继续铺拉着地铺,张有才知道孩子孝顺,不想让自己在堂屋里睡了着风受凉,便转了转脑壳说道:“建梅,那这样吧!今天晚上你和富贵睡偏房,明儿个再搬堂屋里打地铺,今儿就让我在堂屋里打地铺吧!要不然当爹的心坎子上过意不去”。

经过张有才几番劝解之下,儿媳李建梅终于同意自己说的话,和儿子富贵睡偏房,张有才也就便乐呵了起来。

夜晚,天空中闪亮着点滴星星,风轻飕飕地吹着,张有才踏实地在偏房熟睡了起来,不时扯着呼,张富贵和媳妇李建梅则是在偏房里的床上躺着。

富贵第一次那么近距离接触女人,心里有些犯怵,只知道自己浑身燥热不堪,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觉,李建梅转了转身子在富贵的耳旁说道:“富贵,你睡不着吗?怎么了?”

富贵回应着说道:“建梅,我身子一股子燥热,兴许是被子盖多了,你看能不能把被子拿开比较好睡些”。

建梅知道富贵为什么身体一股子燥热,但是她始终是个女人,有些害羞,也不好意思从嘴里说出那些话,便照着富贵说的将被子移到了一旁。

富贵本来以为移开被子以后便要好睡些,可是身子还是一股子燥热,难受得紧,便又翻来覆去起来。

毕竟富贵从小到大就没有了母亲,虽说也见过别人家娶过亲,可是这洞房花烛之事却是一点也不知道。

建梅看着富贵翻来覆去,自己也睡不着,便将双手紧紧搂着富贵,富贵一下子也就停了下来,不过随之而来的便是鱼水之欢。

婚后的这几天,富贵似乎懂得了什么叫洞房花烛,便像他爹张有才抽旱烟一样上了瘾,每天晚上总是迫不及待地和他媳妇建梅鱼水之欢,夜夜笙歌。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富贵和建梅结婚没俩个月,建梅便怀孕了,这可让张有才这一家子欢喜起来,张有才和富贵每次上田里“上工”时都开心地在嘴里说着:“富贵要有娃了,老汉我要当爷爷了”。

同在一个生产大队的大壮便笑着迎合张有才说道:“有才叔,富贵兄弟可真行,那么快就有动静了,可比我当初还早哩!”。

大壮说完之后,张有才便嘚瑟地往手掌心里吐了吐口水拍了拍手心说道:“肯定行,你也不看看富贵是谁的种,我张有才的种肯定顶个顶个的行”。

张有才的儿子张富贵站在父亲张有才聊天的不远处扛着锄头听着父亲张有才和大壮说的话,开心地笑着,使劲地卖着力气挖地除草,心里乐极了,一想到自己要当爹了,便更加地挥动着锄头挖地,全身好像有用不完的气力一样。

不过接下来富贵也开始愁了起来,自己这再过几个月就要当爹了,自己家里穷的也只能勉强维持他和父亲张有才,还有媳妇李建梅的口粮,家里这很快就要添丁带口了,这可把他给愁死了。

正当富贵坐在自己家门外的石头坎子上坐着发愁时,突然想到了建国,建国走之前给他留下的那句话又在他脑子里嗡嗡地转动着。

起先他是不敢多想也不敢往深了想,可是看着自己媳妇李建梅的肚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了起来,他便更加地发愁,终于他下定了决心想挨家挨户地去说,看看能不能得到大家的同意,毕竟这些个事一个人可起不了作用,不然万一走漏了风声,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天天黑蒙蒙的,他把全村里“上工”的人都喊到了村口张仁义家里,找了一俩个人在仁义家门口把风,有什么事儿也好有个照应,他准备和村里这些“上工”的人说一说当初建国在村子里嚷嚷着要搞的责任制。

“富贵,你把我们叫到仁义叔家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呀!”,张大壮说道。

“那你们觉得我今儿个把你们大伙儿叫到仁义叔家是为了啥事呢?”张富贵说道。

村里人一个望着一个都不知道张富贵要说些什么,便摇了摇头。

张富贵见他们没一个说话,便继续说道:“大家也都知道咱村里穷,这日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几年我们大家是越过越穷,就连过年都整不了几个像样的菜,你们都和我说说这光景要咋整”。

村里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自己心里都知道:“有的人“上工”时为了多挣几个公分,一天的活分成了几天干,而且活也干不好,所以土地里的苗子也长不高,这收成自然也就没多少了”。

“富贵,听你这口气,你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带咱过好光景呀!”,张大壮急切地问道。

张富贵故弄玄虚地说道:“我倒是有个好法子让咱村里人把光景过好,可就是怕你们有些人没胆子干呀!”。

张大壮拍着胸脯说道:“就没有我张大壮不敢干的事儿,只要是能把光景过好,我胆子肯定大”。

当张富贵从口中吐出三个字“责任制”时,所有人一个个便都安静了下来,就连刚才挺硬气的大壮也瞬间低沉着头不敢说话了,“怎么了,这一个个都是怎么了,不是都说只要把光景过好,都有胆子吗?怎么一个个都怂了?”,张富贵说道。

正当张富贵准备往下说时,有几个村里人稍抬了抬头对富贵说道:“我家还有事儿,我就先走了”。

还没等他们走几步,张富贵便大喊道:“站住,给我回来,跑什么跑,我又不会吃了你,我就想带着大伙儿一起把光景过好”。

“你们想想,如果咱把公家的地实行责任制,把地给分了,地就是你自己家的,那还会有谁不往里卖把子力气,我想怕连拉屎撒尿都得往自己家田地里跑吧!”,张富贵继续说道。

“富贵,理是这个理,可万一被发现了,那可是要……张大壮说道。

“大壮,刚才是你拍着胸脯说自己胆子大的,怎么一下子就怂了,也亏你的名字还叫大壮,我看你以后最好把名字改了,直接叫怂包得了,男子汉干点事儿都婆婆妈妈的,还怎么能把光景过的好”,富贵朝着大壮怒斥地说道。

张大壮有些说不出话,歪了歪头蹲坐在墙角,村里其他人也都不敢说话,生怕说错话被其他人听到以后去镇里通风报信,那可就惨了。

一屋子里的爷们一下子就变成了一堆小姑娘一样羞羞答答地不敢说话,没一会蹲坐在墙角的大壮站了站身子说道:“富贵,咱不是不敢干,咱是怕有个万一,那可就……

“要我说你们到底在怕什么,整间屋子也就我们几个人,谁会听得到,再说了既然我们要搞责任制,那就得必须每个人都得在纸上写个名按个印,只要我们自己不说,谁又能知道哩!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张富贵说道。

“富贵,理是这个理,可是隔墙还有耳哩,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张大壮说道。

“只要咱不往外去说,把名写了手印按了,每天照常去“上工”,等秋收的时候把公家的粮交够了,那剩下的不都是自己的吗?再说了,如果还有想法的话冬天还可以自己种个小白菜之类的,咱就可以把地里空闲的时间种点东西出来,这家里的光景可不就变好了嘛”,张富贵说道。

听着张富贵说的,他们所有人都心动了,便在仁义家找了一张纸,让仁义叔在纸张的顶端写了责任制的一些简单条条框框,每个人在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在名字上按了按自己的血色手印,写了按完手印后,张富贵便将纸张裹卷起来小心地交给张仁义。

毕竟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张仁义这辈子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本事,可是他就像他的名字那样仁义,所以也就放心将自己按好手印签好名的纸张叫给他保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少年的生化末日在线阅读第6章

    曹操指引大军进驻汝南,汝南已是一片萧飒荒凉景象,街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扎营,升帐,曹操问手下:“这里的人呢,都到哪里去了?”大将张颌说:“都逃了,逃到襄阳去了。”“刘备呢,刘备抓到没有?”一个谋臣说:“没有抓到,他已顺利过江。”“我请人设置的幻影阵呢,难道被他破了?”谋臣说:“是的,破了。使法术的道

  • 仙灵千年纪天外飞仙

    “城主,真的要去吗?”一旁服侍男子多年的管家满眼心疼的看着面前更衣的男子。“为何不去,难得布局这么久。”男子拿起一旁剑架上的爱剑飞虹,走向屋外,脚尖轻轻一点如白云飘过。江湖谁人不知叶孤城,可又都不明白他为何要帮南王世子。江湖上的高手不少,但其中的顶尖高手却也仅有那几位。「少林派」方丈大悲禅师、「武当

  • 外星人和吸血鬼第二章在线阅读

    “你是什么鬼玩意?”秦宁捂着肚子,身体痛苦地蜷缩成一团,这种疼痛难以言喻,不是从外界传过的,而是像内部伤害,而施害者女娃娃却不为所动,像个小大人一样紧绷着小脸,旁观痛苦的某人,自我介绍道:“我叫璎,以后我就会跟着你,给你安排任务,你必须完成,要不然会受到比这更严重的痛感。”秦宁紧皱眉头,咬牙切齿道:

  • 元灵成神路在线阅读第2节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秦语从客厅的沙发爬起,感觉还不是很清醒,脑袋也胀痛欲裂。酒醉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倘若昨晚没有去河边吹冷风,后遗症必然没有这么强烈。用双手使劲搓了搓脸颊使自己稍稍清醒了点,秦语便站起准备去洗把脸,然后再继续上网寻找工作。但在站起的那一刹那,他却突然想起昨晚看着他的刘莉。刘莉为什么会去

  • [第五人格]她是监管者在线阅读第4节

    谭老爷子听到顾蓁说她会医术,又看到屋子里的瓶瓶罐罐和各种药材,越来越觉得这个孙媳妇必须是自家的。“蓁蓁啊,你给爷爷把把脉呗”,谭老爷子麻利的把手腕递给顾蓁。顾蓁认真的给把了脉。老爷子的身体算是健康的了,但是毕竟七十多岁了,一些小毛病也是有的。“爷爷身体很好,要继续保持,一些小问题注意着就好。”拿了一

  • 那一抹暖阳之张子陵

    皇天,落陵涧。“张子陵,你已无路可逃,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一柄长枪直射而来,从张子陵耳边刮过,插在他前面的地上,长枪上面,还有一只耳环,张子陵很熟悉,这是沈灵儿的。“灵儿,灵儿。”张子陵疯狂的嘶吼着,停下来,缓缓转过身去。一柄金玉色的长剑握在手中,眼睛瞬间变得猩红。无数头青葱野狼朝着张子陵冲过来,上

  • 我是一名演员在线阅读第七节

    在自习课上完之后,我借老师的手机给老妈打了个等会说今天早上就不回去吃饭了之后便是去食堂打了两份小炒带着胡宇一起去医务室看望若雪。“哟嘿,若雪你难道就不饿吗。。我说这韩剧有什么好看的,换了换了。”一进医务室的门,我就对着真在看韩剧的若雪说道,边说边将手中的小炒放在桌子上。“哎,胡宇,今天的菜真是好吃啊

  • 大唐:从种红薯开始第九章在线阅读

    回到学校之前,顾傲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两包香烟给白泽和牛魔王发过去。可是打开手机一看到日期,才想起来居然已经过了三天了。奇怪了明明刚才只在如意乾坤袋里带了不到半天啊?“你不用奇怪,所谓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这袋中天的时间流速与凡间自然是不同的,具体差距,大概也就五倍的差别吧。”果然如此。顾傲把香烟发给了白泽

  • 挖坟就变强之让你装逼(求收藏)

    林天微微一愣,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名身穿华服的瘦弱男子,浑身上下满是各种玉器,脖子上更是挂着一条粗粗的金佛狗链,整个人显得宝气侧漏。枯黄的脸色,走路的脚步也略有些虚浮,显然是个酒色过度的家伙。一脸的痘痘,看上去极其的恶心。满口的大黄牙,仿佛呼出一口气就能毒倒一片人。在这小子的身旁还跟着一个样

  • 谋杀法则第5章在线阅读

    于是方离一走出门就看见林康插着兜站在走廊上,陈念在他身边乖巧站着,睁着眼睛正一眨不眨看着自己。林康拿起手机直接戳开APP,也不打算拐弯抹角,直接把屏幕往女孩面前一举,开门见山道:“是队友,组个队吗?”方离梳着高马尾,她看着差点怼到自己脸上的屏幕,脸上带着少许不悦往后退了一步。女孩草草扫过屏幕,看着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