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路人男主的养成方式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6/11 1:00:15 作者:繁花 来源:飞卢小说网
路人男主的养成方式
路人男主的养成方式
作者:繁花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到了《路人女主》世界,本想当一个安静的搬运工,却没想到接二连三的被各种美少女给纠缠住,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生活。(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洞内闷湿,荒草遍地,多生虫蚁。

洞外稍显凉快,到底是深林之中,也没好到哪儿去。

柳晏真皱着脸,浑身不自在,烦躁地来回挥手,这回是真有蚊子。

言止不高兴了,“有这么难受吗?好歹是我洞府来着。”

“洞府?”柳晏真扯扯嘴角,奇道:“只有洞,哪来府?”

言止:“……”

屁大点的山洞,一眼望得到头,还给杂草占去一半,挑不出一块像样的地儿。桌椅石凳三三两两,缺胳膊少腿,积了厚厚一层灰。落脚都嫌磕碜,更别说常住。

言止默默转身,就差泪流满面。他还能说什么?他也觉得柳晏真说的对!

不进就不进,拉倒!言止环顾四周,挑了快还算平整的石头,卷着袖子拂扫干净,弯腰对柳晏真道:“委屈您嘞!请吧?”

柳晏真左看右看,勉强坐下,歪着头朝山洞里看了一眼,万般不信,“巫蛊始祖,百鬼之王,上古真神……就住这儿?”

言止“嗨”了一声,自嘲道:“虎落平阳,你矜贵,你懂个啥。”

“那上古真神,何解?”柳晏真不懂就问。

“上古真神你都不知道?就是真神,上古的。”言止斜眼,很是不屑,浑然不觉自己就是说了也跟没说差不多。

柳晏真颔首,似乎懂了,沉思许久,道:“上古神兽?”

“嗯哼。”言止摇头晃脑。

“九天真神?”柳晏真继续问。

“不才不才,之一之一。一起飞升的时候没飞得上去,给剩下来了。”言止脸红,怪不好意思的。

相传上古有十二兽创世,生辟大陆,开三界大门,造人与兽同生共荣,后功德圆满,飞升上界,封九天真神,领天道之职,监管大陆。这是上清大陆人人耳熟能详的传说。

传说之所以为传说,便在其久远离奇、虚无缥缈而不可信。毕竟如今世间连妖修是否存在都成谜,谁还信神兽创世这哄小孩的故事。

不过有真神飞升没飞得上去,留在大陆上和凡人一同生活,柳晏真还是头一次听说,更别说此刻,这个所谓的没出息的被剩下的神兽还咧着一张嘴,毫不掩饰地在自己面前嬉笑晃荡。

“那你是哪一兽。”柳晏真问。

言止眨眨眼睛,凑到柳晏真耳边神神秘秘道:“我是上古龙神,万妖之主,世称‘龙主’。”

柳晏真圆目微睁,“龙主渊?”

言止得意,“正是。”

世间关于龙渊的遗迹尚有一些可考。相传龙渊为十二兽之首,开天辟地,无所不能。又说龙渊飞升后留下身外身普度众生,却为魔物所惑,堕入魔道,转世为魔,便是魔修口中所说的魔祖。

真神堕魔,柳晏真不敢尽信,始终觉得魔修是为了方便在凡间布道,才硬把魔修跟龙渊扯上关系。

这个暂且不表。龙渊封万妖之主,为神兽之首、九天最强,此乃人尽皆知之真理,毋庸置疑。

柳晏真挑眉,意思吹牛而已,用得着吹这么大?

言止也挑眉,意思吹都吹了,不吹个最大的,还有什么意思?

“筑基高阶的上古真神,的确有点意思。”柳晏真笑笑,“上古真神若真如尔,上清大陆早该灭绝。”

瞧这说的什么话?要不是给他顺走了内丹,至于才筑基高阶吗?言止提气,张口欲斥,又觉柳晏真后半句所言无错,便不好意思地转了转脚尖,底气不足地小声“呸”了一句。

就很后悔刚才帮他治伤。这么不会说话,就该让他哑着才是!

“怎么,我说错了?”柳晏真一点眼色不会看,还觉得自己很有理。

“你对,你对你对你对!”言止再一次破罐破摔。

谁让他滞留下界万年不归,经不住天人五衰的摧残,心甘情愿入柳明真的套,蠢得无法言说,活该他魂体剥离,生受轮回倒转之术,还大意失了内丹。如今连大陆上随便一个人修都不如,也难怪柳晏真不信。说实话连他自己都不信,入世万年,就给他活成这么个窝囊样子,忒的糟心。

言止挠头想了想,跟柳晏真打商量,“你要回去,这个真的有点难办,不如换个别的?”

方才不过随口一说,他竟当了真?柳晏真一顿,冷不防脱口:“不是发梦?你还信了?”

“这世间稀奇古怪事多得很,有什么信不信的。”言止不以为意,又道:“我仔细想了想,你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

言止拖长尾音,又是闭眼又是摇头,为难之情溢于言表。

“罢了。”柳晏真略作思索,爽快摆手,“我平生所遇不平事甚多,不多这一件。许是天道另有安排。我一介匹夫,无力抗天,不如顺天而为,说不定另有所获。”

一如他的二丹,也是毫无因果,莫名其妙出现在他体内。天道如此安排,一定有它的道理,许是另一份气运奇遇也不一定。虽然二丹莫名其妙成了火属,好歹还在,大乘境界也还留着,不过是重来一遭,怕什么?柳晏真心想。

“哟!”言止眼睛一亮,顺手打了个响指,“不错,通透。”

柳晏真抿唇一笑。回去怎么样还不好说。像现在这样身边有个人,也不错。

“唔……”孺子可教,言止满意地点头,又见猎物一步步入套,赶紧趁热打铁:“那除了这桩,还有没有别的什么愿望?你说出来,我帮你达成,不骗你的。”

柳晏真摇头,“无。”

“再想想嘛。一千年啊,从头来过,就没有什么遗憾想要弥补?比如回家看看老父亲、好兄弟之类的?嗯?”

快说,快说你要回柳家报仇,也好带我出了结界,让柳家好好尝尝欺师灭祖的悲惨下场!

言止眨着星星眼,拼命暗示,竭力怂恿,就差亲自说出口。

“无。”柳晏真还是摇头,想了想,又添道:“也不想看。”

言止有些懵。他不是跟柳明真两人“既生我、何生你”吗?毁容夺命、杀父弑母的血海深仇啊,怎么像什么事都没有似地一派轻松?难不成眼前的不是个有血有肉的凡人,而是个铁石打的偶人,没有心的?

许是言止出乎意料的神情太过夸张,让柳晏真略感愧疚,于是摸着下巴,苦思冥想上辈子究竟有什么未尽之事。

“有吗,有吗?你说,只要你说。”言止迫不及待。

柳晏真垂下眼睑,“你跟我走。”

“哈?”言止嘴一张,惊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不敢相信得来全不费工夫,又怀疑柳晏真是不是偷偷对他使了读心术,不然怎么会知晓他心中所想为何?

“我看你挺想跟我走。”柳晏真淡笑一声,抬手往林中一指,“没有我,你一个人冲不破这封印吧?”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封印?你看得见?!”言止神色大变,毫不掩饰面上惊愕。

柳晏真耸肩,一诈就显形,也太好骗了。

看柳晏真如此,言止哪能不知他方才打的什么主意,慌忙矢口否认:“不是,哪有,你胡说!”

不知道现在改口还来不来得及。看样子……大概是来不及了。

“行,那我自己走。”柳晏真意味深长地看了言止一眼,明显不信,站起来拂了拂衣袖,就准备走。

他足下一点,倏地掠出二里地,所行方向正是先前的密鬼林,鬼域入口便在林中。若所料无错,封印的阵眼应当也在那处。

言止眼神一凛,暗道机会正好,也是一个点足,蒙头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疾行须臾,来到密鬼林边缘,刻有“鬼域”二字的界碑近在咫尺。

言止心下一喜,稍稍加速,离柳晏真更近一分,眼见外界只一步之遥,忽地两眼一黑,“砰”的一声跟柳晏真撞到了一起。

柳晏真停步,倏然回转,欠身朝界碑一横手,客气地对言止道:“你请。”

言止一个急刹,好不容易站稳,无暇计较柳晏真的戏弄,只直愣愣地盯着界碑。前方明明空无一物,却好似有一张无形的屏障,令他寒毛直竖,不敢越雷池一步。

“怎么不走?不是没有封印么?”柳晏真嗤笑一声,直接了当地戳破,“还是说,一定要跟着我走,你才敢走?”

“你——”言止咬牙切齿,脸色变了几变,全然拿柳晏真无法,转身一屁股坐在地上,心中又酸又胀,似乎真的生气了。

枉他好言好语劝慰半天,奉迎拍马,尽谄媚之能事,还折进去一颗九朵全开的九天钟蕊,到头来也只得他戏弄一回,凡人果真没一个好东西!

柳晏真微微一笑,走到言止身边蹲下,好整以暇道:“不通常理。”

言止气归气,听柳晏真说话,许是前世在须臾宫中养成的习惯,还是第一时间凑了上去,“啊?”

“你先前说的传闻,很不通常理。”柳晏真理了理思绪,道:“孤身前往鬼域深处请神,献上往复十世,可令一鬼苏醒,达成一个愿望。是这么说的,没错吧?且不说传闻从何而来……我见过邪术献祭肉身、性命、骨血、至亲,上供之物断无前世今生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我问你,你怎知我有前世?怎知我今生非身死魂灭,还有后世可活?即便将前世今生皆献于你,你如何证明我往复十世皆归你一人所有?敢问你有何窥古探今的神通,要去我往复十世又有何用?”

柳晏真一连几问,直将言止问得晕头转向,却还没完,紧接着又道:“我这儿也有一说,是我们柳家嫡系宗亲一代代传下来的家规。嵇山地阴,聚百鬼,久之成患。柳家先祖虽修邪道,却行正事,倾举家之力成一封印,镇嵇山百鬼,谓之‘百鬼结’,亦命子孙后代入世游历,除奸恶、降厉鬼,引大奸大恶之徒至鬼域关押。传闻只有柳家嫡传血脉能破开百鬼结的封印。由此,我柳家嫡系一脉自小便由长辈告知,凡无家主之命,断不可轻易踏足鬼域。你也知我是柳家子弟,身为嫡系中的长子,我又岂会不知?”

言止哑口无言,默默低头看手。

让你手贱,让你手贱,就该让他哑着!

柳晏真性情冷硬,一向直来直去,毫不留情戳破旁人盘算,没觉得多不好意思,更没想着圆场,就盯着言止,看他如何回答。

言止抱住脑袋,又一次破罐破摔,“你对你对你全对!都被你猜中了,你开心了?既然如此,那不怕告诉你,我与柳家的确仇深似海,尤其你们这一代!你呢?身为嫡长,却被当成痴子,无端被囚二十载,落到如今丢进鬼域喂鬼的境地,你就不怨?”

柳晏真沉声,“怨。”

“那不得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无害你之心,你晓得的。与其争锋相对,不如互相帮扶,联手抗敌,岂不妙哉?何况你身负……呃……”言止蓦地一顿,差点嘴瓢把内丹的事说了出来。

柳晏真侧目,“身负……?”

“身负异才,天赋异禀!不至于怕了我这筑基高阶的奸恶之徒。”言止麻溜接口。

“行了,那要不要走。”柳晏真拍拍屁股站起来,朝言止伸手。

知道他想要什么,孤身一人流落在此又是怎么一回事,那就好办了。

想走还不简单。明明轻而易举,偏要叽叽歪歪,啰哩吧嗦。真不知他哪来那么多废话,听得人头大。

即便是阴魂厉鬼、奸恶之徒,那又如何?什么蛊王、鬼王的,柳晏真听不懂。也不认识什么妖主,什么龙渊,什么真神。

他只知道这个人叫玄真。想带他走,就这样。

“要,要要要。”言止求之不得,当即垂头猛点,又有些气闷。

托词想了千万条,到头来就这么简单?总觉得重活一回,莫名被这小子吃得死死的,一点没了在须臾宫时的游刃有余,不像是好事呀!可自己又有什么办法?谁让内丹被人顺走了呢?若是内丹还在自己体内,何至于被这小傻子拿捏。真真虎落平阳,龙入浅滩,遇人不淑啊!

言止嘀嘀咕咕,撞见柳晏真猝然回头,一双桃花眼轻轻吊起,冷冷地看着他,莫名一吓,立即收声。

不愧是引万宗来朝的至邪之尊,捣天灭地、人见人憎、教人敢怒不敢言的大恶人,邪宗谁人不知?百鬼之王怎么了,鬼也怕恶人啊!

却是误会了柳晏真。

柳晏真矮身牵住言止的手,唇角一弯,轻笑一声,似冰消雪融,“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宫史记之五真乱世火了

    楚飞送走王菲无所事事,只好在别墅闲逛,别墅有一千五百多平米,有花园,有泳池,地下室建身房,KTV,外观装饰得豪华、繁杂,正立面,有气度得柱廊,墙面、窗户、窗顶和屋檐等处有精细得雕花装饰,尽显豪华气势墙体由石块砌成,奢华的装饰。楚飞心中感叹“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啊”回到卧室,抱着笔记本坐在床上,每个小说

  • 米瑞斯之光芒前奏曲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间房干净整洁,简单的桌椅布置,墙壁上还挂着不出名的字画,推开紧闭的一扇窗,窗外的大雨倾情而下,扬扬洒洒带来阵阵的寒风,空气中带着泥土的清新随风卷了进来。婉儿高高束起的头发因雨水打湿而披散开来,婉儿走到驿馆幽深的铜镜跟前看着自己这张脸,漠然的眼神似沧桑似冷漠,又似有情。脚下一股锥心的疼痛难以忍耐,浸

  • 无限之万界穿行第十章

    “啊,是这样,儿子啊,等父王喝完这杯酒,就回家,好吧?诶,儿子,你干什么?你,你别冲动啊!”寒用妖术举起身边一张桌子就要砸过去,突然,手腕被握住,寒回过头,是阴汐痕。“我来吧。”寒放下桌子,一脸不屑的看着火泣,火泣一脸无奈。阴汐痕径直向慕白走过去,夜心把玩着一颗紫水晶,这是灵后的象征。“君上今日不用

  • 寒帝传说曹端妃

    “如果不是这样,那曹督主肯定不会这样对你的。”显然对于他,胡贵妃有些了解,一时之间,李进朝呆了下,然后马上说,再也不敢了,“求主子饶了奴才这一回吧,奴才以后,一定不再惹事生非了。”“惹事生非,下次?”“呵,这一回,要是他不饶恕你的话,你也不用在长春宫呆了,”“毕竟,你这是在害本宫啊,本宫在宫里,烦心

  • 红娘任务之桃花猫在线阅读第七章

    “你说我一辈子是青铜,我告诉你,终有一天我会站在王者之巅!你说我辍学去打游戏,都不能获得王者联盟天才争霸赛的冠军,那我告诉你,我不辍学依然会在有一天拿到冠军,让你们都好好瞧瞧!我知道,你,还有你们鄙夷我,对我这样的差生不屑一顾,但是我告诉你们,我张火火,必然会将让你们刮目相看!”“嘲笑我的人,有一天

  • 天坑山第四章在线阅读

    待落离准备沐浴出来,门口传来小七怯生生的声音。“王妃……小七寻便了这里也没有发现多余的衣物……呜呜……王爷为什么那么狠心……呜呜……王妃总也不能穿奴婢的衣服啊!而且奴婢的衣服还那么小……”“小七,别哭,你在外面侯着便好!别担心。”落离回答道。落离环顾四周。喃喃道。“我落离还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打败了!”

  • HP-火焰铂金在线阅读第5章

    接下来杨锐又唱了几首名曲,诸如《air》,《aliez》之类的歌曲,虽然这些歌曲都是后世所做的,但音乐本身就是一种可以超越国籍民族历史的神奇物品,后世作曲家的东西拿到现在,也一点不会过时。前面只是南岛云子和田中小鬼子在听,到后面越来越多的士兵都站在了屋外,一个静悄悄的站着,听着久违的家乡的歌声,然后

  • 我替男主崩人设(穿书)在线阅读第六章

    陈世兴自“凤寨”临安的属地出来一路狂奔,近天亮时已将解药和雪花生肌养颜霜分发到了五家,并且告知了五家的名单中人六人这药会害人武功,六人皆突逢大变,登时觉得身上奇痒更不能挡,纷纷外出寻齐七人好商量对策。黄秀是白道武林第一美女,功夫得其父黄文霸家传,双七的年华武艺已是同年龄出类拔萃的了。同时,黄秀是一个

  • 皇叔第8章在线阅读

    夜紫璃来的亦如拍阁的门口,看着排成两队的人,一队较长很明显是只能做坐在大厅里的人,另一队人则较少,明显是能进入包厢里的人。夜紫璃看了一眼后,便抬脚便要要进亦如拍卖行,便听到一声女声娇喝:“你前面的那个穿白衣服的站住。”夜紫璃转过身,看向声音传出来的地方,说话的是一位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夜紫璃微微勾

  • 宇崛纪在线阅读第四章

    “话说,你们孤男寡女在这里干什么?”黎浅突然出现在山洞,靠在墙壁边便喝酒便说。我心里很疑惑:“为啥她老能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我的面前。”“你是不是跟踪我?”“我还不是担心有一个呆子会迷路,特意过来看看。”“还不是跟踪我~”我小声地念叨。“拿着。暖身体。”黎浅把酒扔了过来。我接住,喝起酒,一脸厌恶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