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苍穹星主在线阅读前言

2021/6/11 1:37:09 作者:难得明白 来源:纵横中文网
苍穹星主
苍穹星主
作者:难得明白来源:纵横中文网
无尽宇宙,浩淼如海,万千星辰,皆化为魔,屠戮众生。唯有,北斗九星,创造奇迹之少年。且看他如何,只手御苍穹,双眸现古今,登临主宰亿万星辰的星主之位。(书群519021562,欢迎大家)

寒冬腊月,夜来的早,平原村村小学直到九点半才结束晚自习。

守校的宋老头儿送走最后两个孩童,伴着吱吱呀呀的声响,关上了两扇满是虫蛀的木门。

“我打算走朝廊胡同回家,你跟着吗?”

小男孩儿用袖口抹了一把流出的鼻涕,疑惑的看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同伴,缩了缩脑袋问:“二广,大晚上天儿又冷,干嘛还要绕路?”

叫二广的男孩儿借着冰冷的月光,向朝廊胡同方向看去,不知道看到什么,勾起唇角笑了笑。

他回过头没有回答问题,而是从挎肩书包里摸出一块啃了一半的红薯,递过去说:“三松,你带回家让你娘在炉子里闷上,明天早课那时候吃了它。”

三松有些不情愿的接过红薯,本还想说什么,二广已经向着胡同口走去。

夜幕之中四下无人,三松双手紧握着半截红薯不敢逗留,一摆斜跨的书包,慌忙向家的方向走去。

幽静的平原村在这个寒冬季节里,显得异常安静。

这个时间点平常百姓多半已经窝在被窝里,顶多也只有偶尔一声犬叫声,不知从哪里传出来。

三松刚满七岁平常就胆小,回家的虽然路不远,但步行也有十几分钟的样子。

夜路,对于一个刚满七岁的孩子来讲,显得无比漫长。并且,几乎每踏出一步,莫名的感觉到有人跟着似的,脚步声竟然和自己出奇的一致。

三松捂着半块红薯的手掌越来越紧,步子跟着快了起来,口中默默念着步数:“四十四、四十五、四十六……”

他想要通过数步子来掩盖内心的恐惧。

“三、三百七十二,三百七十四……”

不知道是因为高度紧张的原因,还是本来数学只学到了百位数以内,超过一百以后,三松就已经乱的没了顺序。

脚步加快,内心的恐惧此时就像是一台启动了的马达,带动腿脚,三松撒开腿脚干脆跑了起来。

奇怪的是,背后的响动声也跟着加速,甚至,他清晰的感到有一双冰冷的手掌在往脖子里伸。

忍着内心极度的恐惧,三松幼齿紧咬,一阵狂奔,远远看到了一簇昏黄的灯光。

三松知道,这是娘为自己留的灯,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三松拼命跑着,大声喊了起来:“娘,娘快开门。”一声娘喊出来,内心的恐惧就像是一只兔子,从嗓子眼跟着跳了出来。

三松娘大概是知道他胆小,听到声音即刻回应,一路小跑着去开大门。

三松连拍几下腐朽的木门,震得一双门环咚咚乱响。

当听到娘的回应,他忍不住好奇,壮着胆子往后看,圆圆的小脑袋随着砰砰乱震的心跳机械般转动,他似乎不想回头,这时真不知道是自己的好奇心在作祟,还是有什么东西在使劲掰着自己的脑袋。

这一眼不打紧,忽的,三松瞳孔大张,粉嘟嘟的脸蛋撒了一层粉儿似的,霎时苍白没了一点血色。

在身后五米开外的地方,赫然站着和自己刚刚分开的二广,他手上还拉着一个矮他一头的小女孩儿。

寒冬腊月天,小女孩儿竟然浑身湿漉漉的只穿着一件绿色肚兜,蓬乱的长发披散在有些浮肿的双肩上,直往下淌水,水珠顺着一双**的小脚丫,将地面浸湿一片。

两人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不冷不热的看着三松,那小女孩儿唇角一勾,冲他笑了笑。

这或许是小伙伴的恶作剧,可别人不晓得,三松他自个最清楚,那小女儿是二广的亲妹妹,入冬前在朝廊胡同的后坑里早就淹死了,尸体捞上时已经是第三天,整个人都泡的膨胀了起来。

吱呀~

木门从里面被三松娘打开。

三松娘登时一惊,将不省人事的三松就往怀里拉,大声轰嚷道:“臭孩子,快滚,快滚。”

……

这件事,发生在平原小村中,不亚于一颗炮弹在闹市中爆炸,迅速在周围十里八村传开。

自出现鬼童那晚起,年幼的三松除了有口气还在外,人就像是死不瞑目的尸体,煞白的脸上瞪着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毫无生气。

一连四天任凭请了几波医生都是束手无策。期间三松娘还请来几个神婆子,可一通下来,病情非但不见好转,病床上的三松病情加重,已经奄奄一息。

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了第七天。

这天,来了一位身穿长袍道士模样的中年男子,留着一撮山羊胡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神韵。

他不请自来,自称是甘肃陇南米坨山清田观玄鹤道长坐下弟子,道号良亦,云游修行至此才听得传闻,由村里族长引路,来登门献策。

这引来不少村民围观。

良亦大致向三松母亲问清来龙去脉后,仔细端详躺在床上的三松,见他双目圆整幼齿紧咬,拨开发紫的嘴唇,舌尖破血,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鬼童还阳。”

“道长这话有何寓意?”族长拄着拐杖向前探探身,看了看三松,眉头紧蹙。

良亦没有回答,又拨拨三松左右耳根,沉思许久说道:“如果在下没有猜错的话,三松应生于九月初七,亥时,可对?”

松母连连点头。

良亦思索着走到门外,环视四周院落掐指算来,继续说:“七乃劫数,亥时造阴,宅基坐门向西,院中生有槐木,这是通阴还阳之路啊。”

松母听得不知所云。

良亦解释说:“简单来讲,这种格局就是阴鬼还阳首选之路。而那溺死的女童与你家只有一墙之隔,必定是想借此阴地还阳投胎。你儿三松八字造阴命中注定有这一劫。”

围观人群中议论声四起。

有人喊道:“道长倒是快出个法子,救救三松这孩子才是啊。”

松母借着话跪倒在地,连连扣头。

族长冲着议论纷纷的村民挥挥拐杖说:“都别吵吵,良亦道长既然能说出所以然,一定会有办法救三松。”

良亦扶起松母,回身问道:“老人家,我想先了解一下女童的身世。”

族长凑前沉沉言道:“这事儿大家伙都知道,不过说起来霞儿一家子也都是苦命人呐。”

原来,隔壁邻居主家姓冯,女童小名叫霞儿,今年刚满五岁,是在初冬时溺亡在朝廊胡同一侧的死水坑中。

她上面有一个哥哥,就是三松的玩伴二广。其父是走街串巷的货郎,早在三年前的一个夜晚遇到劫匪丧命在了回家的路上。

后来就由其母一人含辛茹苦的抚养两个孩子,可万万没想到,三年后霞儿溺亡,其母再也难以承受打击,从哪儿后便神志不清疯疯癫癫,一会哭一会儿笑。

全村人可怜这一家子,便自发地给予照顾,二广母子这段时间,基本上都是吃百家饭。

可自从出了三松这么一出儿后,就没人再敢踏入他们家半步,即使见到了两母子,也是避而远之,母子两人也一直没再出门。

族长最后叹了口气说:“道长若是能救了三松,也等于救了二广母子,是大德大恩,我平原村上上下下五百口人集资给您竖碑刻铭文,以表感恩之情。”

“嘿,秦同志!”

我看到这儿被一声招呼打断。

赶忙合上那本名为《鬼记》的残书,一边收进抽屉,一边回道:“呃,李叔您有事儿?”

由于看得入迷,我仓促避讳的动作并没有躲开李叔的眼睛。

他背着手低头从眼镜上方看看我藏书的抽屉,皱皱眉头警觉地扫视办公室周围,见没人才压着嗓子说:“啧啧,我说小秦,这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敢看这种书,要是被人知道还不被红卫兵把你抓了去。”

我纵纵肩干笑:“李叔,我……”

我没说完李叔不耐烦的打断:“行了行了,以后注意着点。”

他背着的手伸出来,递来一封牛皮档案袋接着说:“杜教授的急件,你快点拿进去交给他,估计是急事儿。”

我点头表示感谢,接过档案袋推开了杜教授的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位于北京国府学院西北角的一栋三层楼房里,位置较为闭塞,可相对内行人而言都十分清楚,这里是国家历史文化传承的发掘点,极具不可估量的价值。

若不是因为当下时期动荡的原因,才显得格外平静,要是放在之前,这栋三层小楼里早已是人满为患。

如今,我只能摇头感叹,倒也应了传达室李叔的之前那句话,“革命号召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沾边的,一并扫除,能留下打算坚持的一定要有卧薪尝胆的心。”

如此以来,考古界在解放初期刚刚迎来了短暂的春天后,便被一场‘革命’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话说回来,杜教授所在的房间说是办公室,但是里面却没有像常见的办公室的模样,倒不如说这是一间古物品处理工作试验室更来得贴切。

工作室里面放有六排一人多高的木架,架子上摆放着不少出土的一些古文物,远到战国时期,近到清末民国,各样青铜、玉石、瓷器可谓是应有尽有。

不过可能是太少整理的原因,显得有些杂乱。

我汇报来意之后,弯腰背着我的杜教授并没有急着看,仍是不紧不慢的清理着一件青铜器,吹了口气说:“念。”

我拆开档案袋,从中取出一张草纸,题头是‘电报’。

第二章 特别编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最强反派BOSS第8章在线阅读

    如同电影的功夫巨星,收场,此时校门口已经围满了学生,还有不少路过的民众。一声警笛拉起,不知是谁报了警,十几名全副武装的武警直接围了过来。“不许动,蹲下。”几名武警持着枪对着道苍生二人。被戴上手铐,待警察了解事情缘故后,一名穿着制服的女警走了过来。女警身材婀娜,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往上是被严密包裹却依

  • 异世:我用技能打败魔法第八章在线阅读

    有两件杯水末梢的小事,总想把它们记下备忘。其实备忘是不必的,因为已经顽固不弃地把它们忆了这么久,记之纸笔毕竞还是因为感动——哪怕周围写大潮大势的多么热闹,我还是更重视自己这种真实的小小感情。都是听孩子念书。地隔千里:一处是北国边界乌珠穆沁草地,一处是贫瘠之冠的宁夏山区小村。※※※※※在内蒙插队到了那

  • 沙雕发小最为致命在线阅读第六节

    罗毅看着杨富贵就说,“你不是担心我的安全,而是担心你的钱吧?”杨富贵哈哈笑了起来。“我的安全就不需要你担心了。”罗毅说,“我现在可是宋秋曼的男朋友,有宋家的人保护也就足够了。”在同一天轮回了这么长时间,他身上所有的技能点,可以说是都点满了。就他现在的身手,十几个想要近他的身,压根就做不到。当然还有一

  • 网游之救世主隐藏任务,把凛打包骗回家

    然而这不是腾讯那坑逼无比的游戏,不是靠充值就能变强的。如果眼前的这个远坂凛真的就是型月世界的那个远坂凛,那倒是可以理解,本子凛的很多魔术都需要依靠宝石的,宝石魔术是有钱人才玩得起的,就算是本子凛,也是压力山大。不然你以为,本子凛贫穷大小姐的称呼是怎么来的。“我明白了,但为何觉得我能帮助你呢?”“因为

  • 双生少年在线阅读第6章

    看了看正在忙碌的叶筝,他决定去找大丫头,好好了解一下叶筝在学校里的情况。这顿饭,叶筝做的很简单,因为身体还没有吸收灵力,所以她只用了平时炒菜的手法。第一道菜是凉拌萝卜丝,叶筝切好了白萝卜又特意去外面拔了一根胡萝卜回来,然后摘了几颗小辣椒,去头,洗净,切成了斜丝,把白萝卜与红萝卜丝放在一起,加了半茶匙

  • 今天也要求师尊原谅在线阅读第七节

    林晓从学校搬来了电脑,又和物业联系接好了网线,一番折腾下来就已经到了晚上。这时才得了空回去看三个孩子的情况,他们已经把东西都归置好,大妹还把路上没吃完的几张饼子放在锅上热着。而或许是因为屋子里有食物散发的热气,所以竟是比刚才又多了家的感觉。“孩子们,看我带了什么回来。”林晓扬了扬手里的购物袋,也是她

  • 万能成长系统在线阅读第三节

    试用城——类人泥土上的蚂蚁在死去的猎物周围乱成一团的时候,地球在人们发现的轨道上正常运行着。而他,在没人看管的天空中横冲直撞的日子就要结束了。“请确认接受空中管制,否则将无法开启飞行模式。”他的座舱内传来提示音,提示是试用城交通法则强制要求的,以确保空中每部飞行器的飞行路线都符合规定,即使出错也能通

  • 人界执笔师冤家

    从前的从前,很久以前了。天有流星,坠落大地,散落如夜明珠。凡人拾集陨石,陨石触手即化为虚无,融入人的肉体里,在人的肉体内寄生十月,便可化作一把灵刀。人称此陨石为舍利,妖呼作灵珠。后来,陨石化作六把绝世好刀。舍利,开锋,木芒,流削,烁金,玉九环。有一个叫阿三的人得了宝刀扬名立万,呼风唤雨。有一个叫金爷

  • 都市之我是宇宙之百分之九十九(9)

    海澜还是在看台上驻立着,她现在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失望,考虑一下,海澜准备转身离开了。海澜虽然是一名机械班的学生,但也是一名主战师,对于她来说,观看这场比赛的目的就想从这场比赛里学到点什么。现在学院方派出了叶之夜出战,那么海澜觉得自己目的是落空了。面对从来没有驾驶过机甲记录的叶之夜,海澜并不对他抱有太大

  • 向往的日子之我不是明星在线阅读第10节

    目送着原田吉平离开A组的教室,上村百合子能够明显地感到那个原本有些大大咧咧男生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那种奇怪的感觉少女自己也说不上到底是什么,只是模糊地能够察觉到少年的改变和温柔似乎都和她有关。少女拿着自己双马尾的发梢卷啊卷,视线一直落在原田吉平离开的门口没有收回。把一切尽收眼底的初凉雪偷偷地掩住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