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错负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6/11 1:17:24 作者:爱扔手榴弹的小渣渣 来源:晋江文学城
错负
错负
作者:爱扔手榴弹的小渣渣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年龄大了总要寻个归宿,心是野的总也收不住的,舒翼认识炎彬实属偶然,他们是这个世上最亲密的陌生人。口口声声说着我爱你,却是拎不清家长家短,舒翼是闪光灯下的娇娇女,炎彬是无影灯下的逆行者,说着这世上最动听的情话,欺骗着情深似海的有心人。一场医闹,一次呓语,终于让那个高飞远航女孩停下了脚步,坦言以前从未爱过他,撕裂了原先的谎言,给予了真挚的承诺,一句我不怪你,暖了女孩的心,一句学会爱你,安定彼此的魂。

“你们到底有没有银子?”酒楼的二层,小二黑了脸,沉声问道。

“有啊。”沈碧一屁股坐回桌边:“但是我还没喝完呢,再给我上两坛酒来!”

而呆立在她身边的李牧却惊得像生吞下了一颗鸡蛋,沈碧见状急忙扯过他的衣摆,将他拉坐了下来。

“你们到底有没有银子啊?”小二明显并不相信两人有钱,态度明显跌落了很多。

“我们没喝完呢,怎么,你们这的规矩是客人喝了一半就要付账?”沈碧一边按住面色强作镇定的李牧,一边随口问道。

“那自然……自然不是。”

“那还不快去上酒。”她倒是目光坦然的看向他。

小二再次打量着面前的女子,他犹豫间不知这人到底有没有银子,可在她的目光下他竟再次心虚了起来,对峙了半晌,他也只得低声的打着哈哈转身去取酒。

见小二离去,李牧尴尬的凑近低声问道:“你到底有没有银子?”

沈碧见他这般问,挑眉道:“说请客的人是你,你现在怎么反过来问我有没有带银子?”

“……我不是忘、忘记带银子了。”

沈碧认栽,翻了翻白眼,随手接过一旁小二重新放在桌上的两坛酒倒入碗中。

“所以……你带银子了么?”李牧见小二不放心的离去,再次压低声音问道。

“没带。”沈碧随口道。

“什么?!”李牧惊得忘记了压低声音,见四周的人再次纷纷侧目,他才急忙收了音小声问道:“那你还又点这么多!!”

“喝。”她却从容的倒了酒,见他不肯接的样子又眨眼笑道:“你不喝那你现在去结账,你有银子?”

“没有……”李牧尴尬的吞了吞口水,看着她脸上那再熟悉不过的假笑尴尬道:“你能不能不要笑得这么……风尘?”

他话音刚落,竟就被她捏住下巴将那碗酒灌下。

李牧一时未反应过来,烈酒入喉,呛得他面上一片通红。

可就在这时离去的店小二却去而复返,这次,他直接带了店内的几个伙计将两人团团围住,再次神色不善的问道——

“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钱付酒账?咱们这店里可是概不赊账的!”

“这……有……当、当然有了……”

李牧刚欲解释,他的话却被沈碧打断。

“没有。”

“什、什么?!”李牧惊悚的看着面前神色不善的女人,心道这女人是疯了?!怎么刚刚不说没钱,现在这么多人,又多点了两坛酒……她还偏偏就认了自己没带银子?!

可令他更加惊恐的是,前一秒还提着他衣领的人此刻竟将他丢在一旁,便与那团团围上来的几名打手打在了一起!

一时之间,桌上的酒坛碎了满地浓烈的酒香亦扑鼻而来,二楼的客人四散逃开……可在这片动荡中,那月色中的青衣少女却未有半分慌乱,甚至游走于众人间的招招式式都如同踏月而舞。

李牧一时之间不由得看呆了。

“来、来人啊!!”

而在几名打手纷纷倒地哀嚎后,那傻站在一旁的店小二急忙慌乱的边喊着边向楼梯的方向跑去——

可那小二刚刚跑到楼梯口,却险些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那人按住他的肩膀,他惊恐的抬起头,眼前之人带着精致的白瓷面具,身上的一袭白衣也随着夜晚的寒风轻轻浮动,翩然如欲同风而起。

可在这片恐惧的夜色中,竟让他吓得再次惊叫了起来——

“救、救命啊!!!”

那一袭白衣的面具之人却按住小二的肩膀,沉声问道:“多少钱?”

“什、什么?”

“我说,她喝了多少钱的酒。”

“不多不多……”

此刻哪有什么酒比保命重要?

那人的目光却从他身上移开,缓缓落在他身后的青衣女孩身上,随手将一袋钱丢给他。

“酒钱,药钱。”

小二愣愣的抱住钱袋,像是未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回过神来时,跌跌撞撞头也不回的向楼下跑去,而那一旁躺得横七竖八的打手也纷纷爬起来,灰溜溜的跟着他一同跑下了楼。

“来抓你的?”李牧吞了吞口水,看着那袭白衣:“要不咱们跑吧?”

“跑?”沈碧顿了顿:“能跑到哪去?”

“我瞧着他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咱们应该可以……”李牧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一袭白衣,吞了吞口水道。

那袭白衣未动,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她转过头看向一边的李牧:“你先回去。”

“可是你真的……没事么?”李牧担忧的问道。

“没事。”她说罢,便向那人走去。

可她刚走出两步,李牧却再次拉住了她的手臂:“哦对了,这个给你。”

他说着,将一样东西塞到她的手中。

她垂下头,指尖竟多出了一枚木簪。

手心的触感温润,可一看便知这并非在店铺中购得,而是亲手雕成的。每一个细节都被打磨得平和温润,简单却带着朴实的温和。

她不自觉的收紧了指尖,将它攥在手心。

“这是上次……答应给你的。”李牧的目光越过她,担忧的看向那纹丝不动的白衣。

李牧离开后,那抹月下青色的身影才缓步走到那人面前。

看着面前纹丝不动,目光却定在她身上的人,她咧开一抹笑意:“公子。”

那戴面具的白衣之人,正是公子连渊。

“倒是好得很,来喝酒?”他的声音晦暗不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她靠近后抬起头笑道:“在,谢公子仗义相救。”

别的不说,连渊在沈碧这里可是被刻上了不可动摇半分的“铁公鸡”称号,他平日谈笑似什么都漫不经心,可开口闭口却三句不离银子,而每次为她善后或救她,都要实打实的从她的赏银里扣钱……还美其名曰是保护费。

如今他肯主动送银子,已是足以让她大开眼界了。

他的目光却自她的面上缓缓下移,落在她的指尖。而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手中的木簪,这将簪子收入怀中。

“你可还记得自己还在禁足?”

他并不是往常含笑的模样,这样的询问让沈碧面上的笑意也不由得淡了几分。

“当然。”沈碧坦然道:“既然被你抓了现行,怎么罚都悉听尊便。”

他的目光淡淡的扫过,将手伸到她的面前,沉声道:“拿来。”

“什么?”

沈碧一愣,不解的看着面前摊开的那只手。

良久,她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她急忙紧了紧领口,正色道:“这东西不值钱的。”

“抵了刚刚那袋银子。”

沈碧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半晌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一个簪子,能值几个铜板他不会不清楚,可他这样精算的人却要用它来抵刚刚那一满袋的银两……她不禁良久怔忪的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人。

她裂开一抹不自然的笑意:“这样的东西根本不值钱,你要它做什么。”

可下意识的,她却侧开身避开了他伸来的手。

“那袋银子加上这次帮你善后的费用,换。”他却依旧坚持道。

沈碧看着他凝望的目光,不到半分平日的调笑。这样的目光语气倒是让她觉得……

可这样的念头刚刚钻进她的脑海,她便急忙将其甩开。

对于他来说,她不过是落雁楼内稍稍优秀的花魁,不过是经久的时间磨砺出的黄泉客栈的一把剑。

他不允许这投入太多心血打磨出的人离开,亦或是有任何二心。

而她,不也早就已经决定与他保持距离,无论是为了他还是为了她自己。

“不,公子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先回去了。”她再次拒绝道,说罢便她也不回的绕过他离开。

沈碧回到落雁楼时小雅一早便守在门口,见她回来,小雅竟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姑娘……我……我不是故意告诉公子的,小雅知道错了,你别赶我走……”

沈碧的心情却很糟糕,她兴致缺缺的绕过她向楼内走去,可刚走到转角便于到了心情似甚好的沁娘。沁娘见她回,忙笑道:“见到公子了?诶……你怎么一个人回了?”

沈碧依旧没有说话,顺着楼梯走上,沁娘在背后唤了几声也没应。

可偏偏她未回到房间,便听到隔墙一段熟悉的拨弦声。

黄泉客栈接到任务后,为了提高自身的隐蔽性设立了一层又一层的转换机制,而最终到达落雁楼的时候,便会挂于落雁楼不为外人中的密室中。

而作为通知信号的,便是这在落雁楼这样的丝竹之地稀松平常的几声拨弦。

地阶红牌。

黄泉客栈的任务牌按功能被分为三类,黄纹理为情报,绿纹理为救人而红色则为杀人,根据任务的难易程度,每个任务木牌的背后又被分别刻有“天、地、人”三阶段。

沈碧听着这几声拨弦,在分辨出任务后便停下了上楼的脚步。

地阶红牌,她打定了接任务的心思,便径直向密室走去。

“青姬。”

她刚刚摘下木牌,便听到身后沁娘满是不赞同的声音:“地阶任务危险,不如交给楼里其他人去做,何况你现在的禁足还没解,不如等公子回来再做定夺。”

沈碧举起了手中的木牌回眸笑道:“黄泉客栈的任务,应该不算是落雁楼的禁足范围之内吧?”

她趁夜出行,一路绝尘而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地牢在线阅读第6章

    她忽然产生了一个认知,花如雪,腹黑狡诈,阴险残暴!自己是二到家了,才会主动招惹这个男人!“怎么?本宫这样说还不能让你改变心意?”花如雪心中微怒,红颜多祸水,她是倾国倾城又如何?若是她胆敢行刺自己,那他必定也会手下不留情!思及此,花如雪手上用力,只听君若倾的关节处发出嘎巴一声响,她真怀疑自己的下巴是不

  • 网游之竹马归来奉旨入宫

    凛冬将至。鹅毛大雪洋洋洒洒地下了三天三夜,整个上京城在冬的祝福下,盖上了一层洁白的羽绒被。令人惊奇的是,这般大雪说停就停。傍晚时分,一轮夕阳披着万丈霞光,凭空出现,驱散了被雪染得灰蒙蒙的天色。落雪在霞光的晕染下,熠熠生辉,散射出绝伦的色彩,把上京城装点得美轮美奂。就连南阳王府灰秃秃的假山,都成了绝美

  • 恶贯满盈在线阅读第5节

    尹家夫妇订了三日后的机票,准备去环游一下世界。陈缃有些忐忑不安。陈好好这孩子从小就没让她操过什么心,但是这回却是让她难以放心。就在昨夜送走陈老爷子之后,尹立成和陈好好谈了谈,希望她大学期间能住在家里,毕竟经过昨天媒体的高度曝光,虽然没刊登陈好好的照片,但是有心人想要知道她还是不难的。不说她手中掌握的

  • 苍穹九逆在线阅读第4章

    柳青青瞬间呆滞了,心里“咯噔”一下。她也算是阅美男无数,此刻却完全没办法不惊叹。真是——好看的男人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呢。男子比白玉还要白皙的面容上,一方柳枝上窃取的柳眉,一双漆黑的桃花剪瞳闪动在扇子一般密长的睫毛下。挺拔的鼻子勾勒出美好的线条,一双艳丽薄唇似是而非的微微一翘,任是谁也不得不得

  • 网游之十万个冷天赋在线阅读大闹喜堂

    众人循着声音回过头来便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站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突兀,他脏脏的脸上满是不屑的看着新郎。他能够男人这个样子说,立马便有人大声反驳道:“他那悍妇?那般心狠手辣之人,早就该休妻,男人应娶贤惠之人,那般女子,真可谓是丢人现眼!”“是啊,娶妻当娶贤,那宁减氏,太厉害了,一个小小女子,不知羞

  • 复仇的火麻七

    快到傍晚的时候,我一边在电脑面前吧啦着康师傅,一边大脑像超负荷运行的机器:经度纬度在驾着马车奔腾,半路上遭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打劫,随后又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改革。我完全沉浸在自己臆想的空间里,以致于麻七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把他当做了希特勒,直接给他来了一背跨。“喂,死了?”我踢踢躺在地上装死的麻七,“死

  • 重生豪门之玖爷的小芯芯第7章在线阅读

    不过,要淡定。凤九阁:“嗯。”神兽谷很是庞大,山脉连绵,险要至极。有许多草药,即使凤九阁不认识,就凭她那敏感的嗅觉也能闻到草药芳香的气味儿。季陵风和凤九阁沿着小路前行。季陵风:“害怕吗?”凤九阁噗嗤,淡淡一笑:“我凤九阁的字典里就没有害怕这两个字。”就算她没有任何的灵力,可他也算是一个杀手,哦不,她

  • 落日弘时第二章在线阅读

    三年后;接招,只见一黑一白正在空中努力的抵抗。呵呵~~~~老鬼没想到几年没见功力涨了不少啊!:呵呵~~~是吗!你也不赖啊!来喝口茶。恩!圣衣点头道呼渴死我了,圣衣老头你怎么不喝啊?你有心事?老鬼见状说道咳!的确是有事。圣衣喝了口水说道什么事啊?这几天我在闭关,所以教中的事情我还不怎么知道。不会是我在

  • 杀手法师第3章在线阅读

    舒晓妍安慰自己,没事,为了妈妈什么都值得。舒晓妍缓缓起身,慢慢移到秦慕逸身旁,像八爪鱼一样双手双脚将他缠住了,笨拙的吻着他的唇。用行动告诉他,她不会走!“你……”秦慕逸何时被这样的女人亲吻过?这那叫是亲吻,分明就是乱狗咬人。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不接受他的钱!秦慕逸被她缠得有些恼火,好不容易挣扎着起来

  • 再嫁(重生)第4章在线阅读

    游戏里,小号是屡见不鲜的,而夏楠俊也玩了一个小号,昵称便是False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False与False丶是一个人,还有类似的玩家,比方说,君帝和帝君。而此时还是小小菜鸟的大家,夏楠俊的大号和小号也没多大区别,甚至在运气方面,小号比大号好很多,不过,也是无可奈何的,只是留着小号给帮派刷声望。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