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纵阴人蓝族会议

2021/6/11 0:44:33 作者:纵阴人 来源:纵横中文网
纵阴人
纵阴人
作者:纵阴人来源:纵横中文网
纵阴少年谢荫白,斗妖魔鬼怪,斗邪修恶徒,却被称为邪道,人人得而诛之。。。

“醒神水,提神醒脑,驱除疲惫,疲劳时饮一口即可,就是凡人也可以饮用,没有副作用,就是喝多了可能会亢奋,对你们这些离凡境的孩子来说作用大一点,不过圣者以上也用不到这东西。”

也许是头脑突然变清晰的缘故,残风猛然想起了老师的讲解。

“刚才我是不是喝了一瓶。”

朵儿点点头,安慰道,“没事,你也就喝了几口的量,按我的经验,可能未来七天,你都不会睡觉了。”

残风充满悔恨的说到,“身为一个凡人,却不能入睡,还有什么意思。”残风气得想要撞墙,“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一下你对蓝族的看法。”朵儿找了一张椅子,坐在上面,神色庄重的看着残风。

“我觉得蓝族挺好的,蓝族人友好,好客,对风族也尊重。就是蓝族族长不太友好。”残风想了想,说完,看了看朵儿,朵儿还是一脸凝重的看着他。

残风于是又想了想,“好像是有一点不对劲,初见蓝霜,我居然会有一种她好漂亮,好喜欢她的感觉。”

朵儿打断了他,“呵呵,一见钟情?”

残风接着说,“不是,因为现在想想,我们跟随着蓝霜游览蓝族族地,见到的每一个女性我都有这种..嗯..一见钟情的感觉,太奇怪了。”残风越说越觉得不对劲。

“我倒没有这种感觉,不过我却觉得整个蓝族有些不正常。”朵儿说完,调整了一下坐姿,又继续说道,“首先是蓝族族长对待我们的态度,执事在的时候,他说会以最高的礼遇对待我们,可他却把我们丢在广场,这不符合风族定下的规矩,其次,招待我们的人不是那种专门的接待人员,而是一个小孩子,就算这小孩是蓝海的女儿,可让一个小孩子来接待客人,总归不妥,第三,就是我们住的房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舒适,漂亮。”

说到这儿,朵儿站起来,打开了窗户,“但是这种房子只有数十座,而且位于高处,从这里,我们虽然能看到蓝族大部分的地区,同样的,视野过于宽阔,我们也很容易被监视。”

“你的意思是蓝族在提防我们。”残风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不能吧,我觉得挺正常的,你说的第一点,那也许就是大人们的外交辞令罢了,第二点,可能是蓝海觉得我是个孩子,让自己的女儿来接待我们会比较有共同语言,然后,”

残风也走到窗口,“外面这么宽阔,如果真的有人,以你的实力,还发现不了吗?”残风看着朵儿,反问道。

朵儿确实没有发现哪里有人在监视他们,但是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这是身为风影军的直觉,不过她没有告诉残风,还有自己是风影军的事实,她觉得残风还是知道的少比较好,这样也可以更好的掩护自己的行动,毕竟残风才十二岁,难免会露出破绽,基于这些想法,朵儿没有反驳残风。

“那咱们就谈一下计划吧。”朵儿说道。

“好啊,要我做什么。”残风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你要做的很简单,尽量吸引蓝族的注意力,其他的事,我来做。”

“没有别的什么了,就这一件事?”残风不解。

“这一件事做起来哪有那么简单,你需要在方方面面引起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的注意力尽量偏向你,这样我才能更好的行动。”朵儿解释道。

朵儿的解释让残风陷入沉思。

“残风?”朵儿叫了一下他。

残风抬起头,说:“让我好好想想,有什么最有效的方法。”

“那你想吧。”朵儿说完就离开了残风的房间。

与此同时,蓝族家族会议。

蓝族的家族会议在广场前的议事厅中举行,参加会议的都是蓝族的高层,他们围坐在一张桌子旁,蓝海就坐在正中间的位置,现场十分严肃。

“风族派人来了,这两人可能是来搜查我蓝族的,你们说说,怎么应对。”蓝海率先开口,问在场的众人。

蓝族是一个特殊的家族,他们的先辈曾帮助风族的先辈打下如今的风三十六世界,功劳甚大,被允许建立护族军,分得主要世界东部地区,但蓝族在这些地区的城市只有管理权,没有调用军队的权利,所以这些城市的军队还是风族的风武军,因此,除了第一任,每一任的蓝族的护族军军长都对风族没有什么好感,积累下来,护族军几乎都仇视风族,这种时候,自然是护族军军长站了起来,第一个说话了。

“风族,哼,就是一群虚伪的小人,表面上相信你,背地里还不是在算计着你,这次又以什么加强族间友谊为由,派来俩人,我看他们就是来找茬的,要我说,直接把他们弄了,要是风族问起来,就说他们误闯禁地,被阵法重创,救治无效,死了。”护族军军长说这话时大大咧咧的。

又一人开口了,他是一个刺客,在蓝族有极高的地位,他的作用和风影军差不多。“我倒怀疑这两人可能是来调查那个人的。”

“哪个人?”问话的是管理蓝族族规的长老。

刺客继续说,“前两天我路过禁地的时候,偶然见到一人鬼鬼祟祟,我便出手了,但那人实力不俗,我与他追逐了许久,不过他好像对蓝族非常熟悉,我甚至差一点跟丢,中间虽然受了点伤,不过我还是把他解决了,”说着露出了自己的手臂,上面有一道骇人的伤痕,“那人虽然是仙人,但速度却与我这个伪神不相上下,我怀疑那人可能是风影军。”

“我就说风族是一群伪君子,看看,还不是派人盯着你。”护族军军长又开口了。

“那你们护族军怎么没有发现有人,你们是吃闲饭的吗?”这次开口的是总管钱财支出的蓝掌柜,因为他掌管着蓝族的产业,在外都叫他蓝掌柜,以至于没人记得他的本名了,他与护族军军长有矛盾,因为他觉得护族军平时不办事,却还消耗着钱财,没有存在的必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大匪徒第2章在线阅读

    云枝躺在棺材里脑中尽是僵尸们屠村时的场景,有一便有二,僵尸们喝过人类的血怕是再不满足于每夜只喝鸡鸭血,那中年男人的主子也不知是个什么角色,又为何要命人炼制尸傀,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人绝非善类,她现在只是一具行动受限的僵尸,能做的事并不多,要如何才能制止更多悲剧的发生?罢了,左右她这条尸命也是捡来的,

  • SUPERONE的美女们在线阅读第2节

    刚才微微的震动虽然停下了,但众神的心里还是不平静。凌霄宝殿可不是一般的地儿,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把这里给撼动呢?众神嘴上虽不说,心里知不知道就不得而知了。见娘娘还是如此平静,大家都不吭声了。娘娘最讨厌胆小鬼了。于是尴尬的继续装作无事一般,喝酒,聊天……派出去的天兵很快就回来了。“启禀娘娘,这次的颤动是

  • [综]美味记录簿之独战狼群!!!

    苏秦看到,在距离自己只有三四米远的地方,竟然有一头灰狼正在偷摸摸的朝自己摸来,片刻后,那头灰狼发现自己被“猎物”发现,稍稍的向后退了几步。“妈的!好险!得亏自己发现了,如果没发现,估计现在早就就葬身狼腹了!”苏秦的脸色大变,不由得惊出了一身的冷汗。“首长!狼从我侧面包抄过来啦!”定了定神,他连忙朝中

  • 漫威之奥特游戏降临在线阅读作死的同学

    我乖乖的闭上了嘴巴,顺便还留给校长一个纯良无害的笑容,眨了眨眼睛希望自己看起来更加无辜一点。“宁……宁筱陌对吧?历史系二班,立刻去报道。”校长似乎要处于崩溃的阶段了,修长的手指毫不客气的指着门口,似乎希望宁筱陌立马滚蛋。“好嘞!”听了校长的话我立马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随后立马抓着报道书滚出了校长室

  • 因子起源在线阅读第10节

    “克瑞里,杀掉可以吗?”有些童稚的女音从门外传来。“喂喂喂,别乱动啊艾米丽!公主大人你也说点什么啊!”紧接着是一个有些局促的低沉男声。“砰!砰!砰!砰!”RouTi碰撞的声音频频传来。不多时,一男两女一行三人推门而入。三人打量着高瑟的同时高瑟也在仔细地观察着面前不请自来的客人。穿着白色正装的男人身高

  • 念源界之心乱了 第二更!(7)

    一顿饭,很快就在四个人嘴下全部被吃光了。其中苏子馨吃的最多。排第二的竟然不是苏子怡,而是小环这个小丫头。可见小丫头平时有多饿,每天吃的东西,只能够保证饿不死而已。“吃饱了吗?”林天笑眯眯的看着苏子馨,对于将自己绑上山的小姨子,林天也没有太大的怨气。不堪僧面看佛面,怎么说也是苏子怡的亲妹妹。“哼...

  • 酒醒今宵在线阅读第七章

    “白弟如今真是名声大涨。许多未出阁的女子放出话说非你不嫁。”白九调皮的眨眨眼:“怎么?元君兄嫉妒?”慕容元君无奈笑道:“白弟说笑了。”白九突然沉下声音:“唉,昨天把我吓出一身冷汗......”小青:“......”明明说的那么开心。“就跟皇上表白的时候,我都觉得我这是背水一战。”小青:“......

  • 那个哑巴呀在线阅读第4章

    第四章“晴儿,你明知道我的志向。别让我难做。乖,我们还是会和以前一样的。只要你愿意,绛红那边我会说好,她不会为难你的。“柳应元柔声的哄着。明明声音是那么温柔,可说出来的话,像刀子一样锋利,宛得心里生疼。“应元哥哥,那日在这里你和我说,四月初七,黄花树下,你一定会来娶我。如今我等了,你也来了。可世事岂

  • 重生之都市魔少沉船【求收藏!】

    肖克带着船上找到工具,正要往岛中间位置走,找一块好地丈量出来,突然听见游艇轰然一声响。香肠对游艇的好奇让肖克哭笑不得,才记起钥匙走的时候并没带走,此刻香肠一定还记得刚才被游艇马达吓坏的事情,所以现在忍不住手痒就又拧动了游艇钥匙。肖克以为香肠只是玩玩就会罢休,可是肖号游艇跟着就动了起来,下面还抛着锚,

  • 洪荒:开局吞了翻天印在线阅读山脉深处

    暮色正浓,长河渐落,飞鸟已还。两道身影,一高一矮,正往平日里毫无人烟的山脉里走去,步履维艰。若是细细看去,就会看到一只鼓鼓囊囊的麻袋被那道高壮的身影扛于肩头。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渐渐深入山脉,四周早已是异于往常——高大茂密的参天古树将周围的一切掩盖,最后一点橙黄色的暖光恋恋不舍,透过几处略显稀疏的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