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从都市走出的暴徒之祀龙潭(10)

2021/6/11 0:36:00 作者:奔跑的火锅底料 来源:17K小说网
从都市走出的暴徒
从都市走出的暴徒
作者:奔跑的火锅底料来源:17K小说网
一个平凡的出租车司机,在夜店门口捡尸却反遭仙人跳。没想到当自己的鲜血和挂在胸前的祖传吊坠相接触的那一刻,他意外的得到了先祖的传承,原以为只是强化身体,没想到这仅仅只是开始,那些曾经欺凌过我的人,我会一个个让你们付出代价……

入了大门走进庭院,庭院的石板路两侧满是盎然的绿意,各种从未见过的绿植摇曳着身姿,似在窃窃私语。

展珩听到植物们的声音,无奈的耸了耸肩,这个看似平静的庭院里,多得是热闹。

院子中央屹立着一棵干枯巨大的古槐树,与周围的生机格格不入,展珩见施从晗停在树前,眼底深处涌现出一闪而过的心痛,她走过去唤到:“施小姐?”

“展珩,它怎么了?”施从晗走到树下问道。

展珩的手碰着干燥粗糙的树干,沉默着。优优紧贴在主人的胸前,听着她砰砰砰的心跳声,把头放在展珩的肩膀处,轻轻蹭着她的脖颈。

优优的温度传来,展珩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轻声说了句我没事。

姥姥走过来拍了拍展珩的肩膀,笑着对施从晗说道:“人有生老病死,万物生灵也有凋零消亡的一天,这只不过是既定的归宿罢了。别傻站着了,快进屋来。”

屋中的摆设颇具古典气息,不仅干净整洁,每一处也布置的恰到好处,内部有大量的木制家具器皿,做工精细的花鸟屏风,素雅优美的瓷器。若是不去看摆设家用电器,就会有一种仿若身在古代的幻觉。

姥姥热情的拉着施从晗坐下,显示夸赞她生的好,又与她唠起了家常,施从晗礼貌的一一回应。

展珩带着优优熟练的烧水沏茶,见姥姥与施从晗聊得不错,又已临近中午,熟门熟路的去厨房准备饭菜。

几道口味清淡美味的小菜和一锅香喷喷的米饭迅速出炉,展珩拿出专用的小碗,把米饭盛满放到优优面前。

狐狸是杂食动物,而优优也并非完全是野兽,展珩一向待她为朋友,相处之间更是把她当成一个人来看待。

姥姥宠溺的摸了摸优优的头,看眼下的场景已是习以为常,施从晗知晓展珩不同常人,从开始认识她时的神秘,到后来在平常人看起来的反常景象,只要出现在展珩身上,施从晗便不会产生过多的惊奇。

这种感觉很微妙,看似普通的她拥有这种神秘的魅力,让人打心眼里信任她。

展珩扒拉着米饭:“姥姥,你还记得祀龙潭里面的那只···水鬼吗?”

施从晗心尖一颤,拿着筷子的手停滞在半空中,后觉得自己的举动太不礼貌,又讪讪的放下筷子,等待着姥姥的回应。

“有点印象。”姥姥说的是若无其事,在展珩不注意之间,眼底划过一丝精光。

展珩撇了撇嘴,施从晗不知道姥姥的本事,她和优优可清楚的很,姥姥遇事随心,一直以秉持因果,不主动参与凡事为原则。尽管如此,神岳山任何生灵的一举一动皆逃不过她的法眼。

“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展珩试探的询问道。

姥姥点了点头,放下筷子,拿起纸巾轻拭嘴角,“好,一会你们去祀龙潭的时候别忘带点‘礼物’,水里的小东西们可是贪吃的很。”

“好。一会我们就去。”展珩笑着点点头,听姥姥这么说,心定了大半。

姥姥不管俗物,只求随心自在,连带着幼时展珩遇到麻烦事,只要不是威胁生命,她也从不阻止计较。

收拾完碗筷,展珩从厨房搜罗了一点谷物饵料,与姥姥打了声招呼,带着施从晗向祀龙潭进发。

姥姥拎着小水桶给庭院里那些娇气的植物们浇水施肥。

“喵呜~”一只黑猫从围墙上跳下来。

姥姥咯咯笑着,“小雪来了啊。”

“···”雪珀化作人形,冲着姥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见您老这么高兴,展珩到了?”

“恩。和她带来的小朋友一起去了祀龙潭。”

“看样子还挺顺利的。不过她们刚刚在路上遇到了一点麻烦。”雪珀蹲在地上,逗弄着庭院的植物,引得小东西们惊叫连连。

“遇到就遇到吧。”姥姥拍掉雪珀不老实手,舀了一勺水淋到被雪珀吓唬的植物上。

“嘶,痛啊!”雪珀被拍的手背迅速红肿,他呲着牙道:“看您老这么淡定,不担心吗?”

“有什么可担心的,她难道还解决不了吗?”姥姥把水桶盛满水,走到古槐下,一点一点往它的身上淋去。

“得嘞,感情是您老是一点不担心,就我一人在这儿瞎着急!”雪珀从角落里取过一只木瓢,跟着姥姥一起照顾枯槐。

“小珩她还有选择的机会。”

“哎呦,您老这是让她选择嘛?那您默认恶鬼出来到底是干嘛呀,让她整天在城市里养花养草得了呗。”

姥姥咯咯的笑了一声,放下水瓢,拍了拍树干,对雪珀说道:“选择平淡生活是她母亲对她的期望。而我给予她的选择是让她如何面对真实的自我。眼下,面对危机,探究人性都是她的必修课而已。”

“切~”雪珀嘴撅得都能挂油瓶了,非得搞得这些幺蛾子。“真是不懂您老的心思。”

“不懂就对了,小雪,来,给姥姥提一桶水,真是老了老了,提不动了。”

雪珀幽怨看了一眼红肿的手背,默默接过水桶去打水,要说您老提不动水了,打死我都不相信!让您去搬神岳山的大石头估计都和玩似的。

···

展珩抱着优优拎着一袋饵料,与施从晗一同走在去往祀龙潭的小路上,因着神岳山是景区,风景自然是没的说,今天又是冬日难得的晴朗天气,引得不少舜城市民就近游玩,路上碰到了不少游客,还有一些小学生来这里游玩写生。

施从晗上身穿的是一件浅卡其色的呢子外套,配了一条黑色修身长裤,很是低调。为了不让别人认出来,还不忘搭配带着出行必备的鸭舌帽和口罩,裹上厚厚的围巾。

展珩一身黑色衣黑裤,脚上登了一双白色运动鞋,她抱着优优,多了几分轻松随意。

“施小姐曾经来过神岳山吗?”展珩瞧着黑色鸭舌帽之下醒目的深蓝眼眸。

施从晗神色复杂的望了她一眼,“十年前来过。展珩,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展珩木木的点了点头话在嘴角徘徊着,思考着如何称呼她最合适,直接叫名字,施从晗···总感觉不是很礼貌,如果是叫从晗,又有过分亲密的嫌疑。

施从晗看到她呆呆愣愣作思考状,知道她纠结什么,“我们现在是朋友,对吗?就叫从晗就好或者可以叫我sharon。”

“还是叫你从晗吧。”展珩从纠结的思绪中摆脱,大大方方的回道。见施从晗眉毛弯弯,她似乎能想象到她微弯的嘴角。

优优埋在她的手臂里拱了拱,心中不满愤懑却不能表达出来,不安的扭动着身子,露出红色的毛绒尾巴,企图引起展珩的注意。

展珩把她的尾巴收好,省的这炙热的红色引得行人驻足观看,手在优优背上不停的轻拍着,以示安慰。

“不用太过紧张,在这里放松一点。”展珩指了指她的‘装备’。

“恩。”施从晗只是稍微拉动了一下口罩。以她目前在网络上‘火热’的程度,自然不敢太过招摇。

“当明星还真是辛苦!”展珩感叹一句,伸手把她帽子取下,“如此晴朗美好的天气,何必再去纠结那些呢。”

施从晗眼眸因惊恐而睁大,手立刻护在头上。

展珩没想到她情绪转变的如此之快,只是因为取下帽子,她就怕成这个样子了吗?

惧怕鬼神的她,也开始惧怕阳光,惧怕人类了···

心里的光一点点被剥夺,被恶鬼带来的惊惧,被人类滋生的黑暗吞噬,其中的滋味想必不会好受。

与她之前的相处看似正常,熟不知她经历了多少,才能在被人面前展示的宠辱不惊。

就如同上午遭遇纸傀儡化作的水藻怪时,她害怕极了,却还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强迫自己恢复正常。

“从晗,看着前面。我保证没有人会发现你的身份。”

展珩说完,把身子挡在她面前,安静的等待着。

感受到温暖的阳光,施从晗深吸一口气,才把手慢慢放下。

“走吧。放松,不会有人在意的。”展珩投过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见她点头,继续向前走去。

路上迎面而来的是一队穿着冲锋衣的年轻人,看样子是来爬山的游客。

等他们靠近,展珩鼓起勇气,红着脸装作熟络的搭讪道:“你们好啊~”

“你好,你好~哈哈哈”年轻人们见是她们年纪相仿,都热情的回应着。

等他们过去之后,施从晗才彻底松了口气,心情却是好了不少。正如展珩所说没有人发现···她是谁。

“前面就是祀龙潭了。”展珩心情不错,指了指前面宽阔的湖面。

她们走在搭建在水边的木制廊道上,风吹过水面,波光乍起,别有风光,木道尽头是一处小亭和一座仿唐建筑供游客休息。在小亭旁边,有一块大青石上雕写着三个红色大字‘祀龙潭’。

她们走到石头边,展珩自顾自的说道:“祀龙潭原是神岳山里的一方小石潭,在魏晋时期山中村民经过此处,见天上有龙气环绕,视为祥瑞,当龙神居所祭祀,后得名祀龙潭,到宋朝时,由于水位变化和一些别的因素渐渐形成了现在的湖泊,祀龙潭的名字却依旧流传下来,并未改成祀龙湖。”

施从晗点了点头,靠近了展珩几分,突的想起十年前,问道:“里面真的有龙吗?”

展珩摇了摇头,“现在没有了。”

现在没有了···曾经是有过的吗?

施从晗莫名相信着展珩的话,她艰难的把目光投向湖面,看着那深不见底的地方,曾出现过龙,出现过恶鬼,还有湖中隐隐约约的黑色水藻,身子隐隐打了个寒颤。

展珩把优优放到棉服帽子里,腾出两只手,拨弄着鱼饵,没发现施从晗越来越差的脸色。

在她们身边经过一队背着画板的小学生,叽叽喳喳的说闹着,稚嫩的小脸上有微笑,兴奋,快乐。

在这平和之后,突然两个小男孩在木道围栏边上争闹了起来,其中一个小男孩红彤彤气鼓鼓的攀着围栏向湖面探去。

施从晗见状,脚下控制不住冲过去,颤抖的手一把抓住小男孩的衣领,“不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田园美如画血债(新书求一切支持)

    过去张辰修炼这种剑法经常会感觉有很多地方没有办法清晰的领悟。可是如今,在他拥有混沌修罗体的时候,修炼这种剑法,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他手中的剑越舞越快。隐隐之间竟然有星光在他的周身不断环绕。他的眼神有凌厉之色。看上去仿佛置身在无尽星空之中。如果有人在一旁观看张辰练剑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张辰在修炼这

  • 墓园崛起之失踪女子案件(2)

    当庄吾他们赶到女孩掉下去的位置时,发现了他们正在查询的东西——异类骑士(fourze)!庄吾说道:“异类骑士!”听到他的话,在对面的异类骑士抬头看向了他们,然后做出了假面骑士fourze的标志性动作,捋头发……而庄吾在看向坐在地上的女孩时,不禁有些吃惊:“刚才的女孩……”随后有些气愤地说道:“你对她

  • [综]个性是大变活刀香猪

    贾政升了官,从外调了回来,歇了一日便该上朝述职谢恩。这一日,阖府上下便比常例早起,似是半夜就闻得仆妇奔走之声。天还未亮,黛玉也起了,紫鹃奉了燕窝来。黛玉笑问:“怎地今日煮了燕窝来?”紫鹃道:“好姑娘,快把衣裳再穿一件吧。这燕窝是昨儿宝姑娘使人送来的,说时节交替,姑娘吃些燕窝润一润内府,好歹挡挡,免得

  • 还珠之胤礽在线阅读第2章

    临走时,洛北柠不动声色地靠近一旁的大树,自上面折下一根树枝藏在衣袖中。她知道附近有人将方才之事尽收眼底。身边无其余物品可以利用,因此,洛北柠折了根树枝以便防身。出了院子,她抬脚便向右前方的路口走去。此时已是深夜,暗中那人见她进了个幽暗小巷,犹豫片刻,便也跟了上去。那人自认自己的隐匿能力不错,可当他的

  • 七零福娃三岁半在线阅读第7节

    宋修远虽然情绪很低落,但是却依旧彬彬有礼道:“是我唐突了。虽然私自爱慕檀卿久矣,但是想来檀卿同我,不过这两面的记忆。”齐檀本想请罪,宋修远示意她噤声听自己说完,“此事不成并不甚有趣,檀卿若是不弃,就当成本王和你之间的秘密,勿为外人道。可否?”这明显是在拐着弯顾及齐檀的名声。齐檀点头,道:“臣多谢殿下

  • 传世第一法师在线阅读第9章

    第二天课很少,思若在图书馆里泡了整个下午,在合上书的一瞬,手机恰好提示收到一条信息。“思若,方便的话我把才艺赛的奖状送给你。”她抬头望了一眼窗外,阴沉沉的天空乌云密布,似乎即将有一场大雨。“师兄,我在图书馆,今天天气不好,要不改天?”她匆匆把书放回书架,背起包下楼,走出图书馆大门,大雨已经下了起来。

  • 祈唤法师楼长风第五章

    墨儿对此不是很上心,这些人存着什么心思她可不管,哪怕是注意打到自己身上她也懒得搭理,毕竟这浣衣局的宫女儿没事儿不能随便出去,尤其是这些没品阶的,那压根就是不能出浣衣局的门儿,墨儿一边寻思着,一边儿摇着头走了。她如今得好好记着那些药理知识,省得以后被人坑了还不自知,想着,这司药坊的宫女儿就来了。穿着一

  • [综]富江永存第一章

    五月初六正午,艳阳高照,无风。金灿灿的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仿佛将地面晒化了。地面上的热气不断上窜,给人一种扭曲了空间的感觉。一名瘦弱的杂兵被绑在一根木桩上,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薄薄的唇瓣因为极度缺水而干裂,流出的血丝凝结在嘴唇上已成一块一块的血痂。他看上去已经没气儿了。木桩前聚集了很多人,但没人同情

  • 洪荒:开局人生巅峰我与娘子双双飞

    回头再看真元丹,还是叫悠露吧,真元丹听着像月饼点心铺,它一蹦一跳的逃离了我的掌心,调皮的绕着我飞旋了几圈,竟然引得脚下的云团驮着我飘进了出尘宫,进得正厅,左右两根红漆云柱,左边写的是“脱凡离生死,出尘登仙班,灵华太虚应天成道”,右边写的是:“遵循宇宙规律,遵守仙界法度,做合格的好神仙”。念完右边的我

  • 豪门新婚:老婆别闹了第五章

    几人在外面玩了一整天,晚饭也是在外吃的。然后便是像来时那样,分别回家。天莳到家后,就开始剪辑自己的讲解题目视频。等剪辑完上传的时候,发现自己上次发的任昊唱歌合集,反响还不错,有几条留言,虽然大部分是说他长得帅之类的,也有一部分是说唱歌好听。之前那个合集里,也有说植物养得不错,然后有两个询问养殖方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