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我的邻居是战神圣人一怒,天地皆怖(求鲜花,求收藏)

2021/6/12 3:38:19 作者:最爱水煮鱼 来源:17K小说网
我的邻居是战神
我的邻居是战神
作者:最爱水煮鱼来源:17K小说网
苦逼加班的都市小白领,居然是上古炎帝之女的后人;嘴馋无耻蹭饭邻居居然是战神之子。男女主相爱不相杀,保护读者小心脏。本文绝对是言情小说中最玄幻的,玄幻小说中最搞笑的。PS:网文小白处女作,欢迎各位看官大神围观打赏diss,若是忍不住想拍砖的,还请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站立在虚空中,看着这一幕,申公豹撇了撇嘴。

三界首领?

呵呵。

听起来很高大上的感觉,可说白了,只是掌管着人间界众生享清福的权力。

当然了,这个神位,对于柏鉴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毕竟,他早就陨落在了那三皇五帝时期,本就是一缕魂魄。

毫不夸张的说,此地所有的人中,柏鉴是最开心的。

伴随着柏鉴被封为清福正神,这最后的封神,也就正式开始了。

在这之后,又有着不少的人被封。

几家欢喜几家愁。

有的人得到较好的神位,自然是开心的,如那黄飞虎,本为一介凡人之躯,结果被封了东岳泰山大齐仁圣大帝。

而有的人则是满脸的怒色,如那吕岳,截教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大罗金仙境的存在,却被封为了瘟神。

在受封之后,吕岳深深的看了远处的申公豹一眼,在那双眸子的深处,闪过了那一丝的阴翳。

申公豹自是注意到了吕岳的神色。

毕竟,在这之前,吕岳的大弟子周信,对他怨念颇深,是以,在封神开始之后,他一直都在留意着这师徒几人。

此刻,在看到吕岳眼中的阴翳之后,申公豹的瞳孔微微的收缩了起来。

虽然说,拥有着如此逆天系统的他,有信心超过这吕岳。

但是,自信并不等于自大。

他清楚的知道,现如今,金仙初期的他,和大罗金仙境的吕岳之间,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以他对吕岳的了解,吕岳这个人极其自傲,甚至于,是有些自大。

大罗金仙中期的修为,却常常以截教二代弟子中的第一人自居。

即便是连道家二代弟子中的第一人多宝,都不被他放在眼中。

要知道,多宝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大罗金仙大圆满巅峰,距离那准圣境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可想而知,这吕岳是多么的狂傲。

是以,这吕岳即便是想要寻他的麻烦,也断然不会亲身来到,而是会派出他的弟子们。

这吕岳一脉,除了吕岳之外,还有着两位师弟和四大弟子。

吕岳的两位师弟,都是太乙金仙中后期的存在。

那四大弟子中,修为最低的也达到了金仙后期,修为最高的,则是金仙大圆满的周信。

他所要做的,便是在吕岳的弟子来找麻烦之前,将修为快速的提升到金仙后期,甚至于是金仙大圆满。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都分封到了神位。

其中,最让申公豹注目的便是金灵圣母。

金灵圣母,截教通天教主座下第二亲传弟子,在截教二代弟子中的地位,仅次于多宝。

而金灵圣母的修为,则是达到了大罗金仙大圆满。

金灵圣母被封的神位乃是坎宫斗母正神之位,执掌金阙,坐镇斗府,居周天列宿之首,为北极紫气之尊,八万四千群星恶煞,咸听驱使。

简单的说,就是这天庭中的诸天星宿,都归金灵圣母掌管。

即便是天庭六御中的中天北极紫薇大帝伯邑考,也是一样,要听从金灵圣母的号令。

可想而知,这个神位的权势,是多么的大。

毫不夸张的说,这金灵圣母,便是入了封神榜的众截教弟子,在天庭中的领袖人物。

若非是真灵入了封神榜,生死掌控在未来的封神榜主人,也就是那天庭的昊天大帝手中,只怕,在天庭之中,金灵圣母的威势,丝毫不弱于昊天。

伴随着封神的继续,渐渐的,没有被封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只剩下了三霄、申公豹。

“今奉太上元始敕命:尔云霄等,潜修仙岛,虽勤日夜之功;得道天皇,未登大罗彼岸,况狂逞于兄言,借金剪残害生灵,且愤怒于冥数,摆“黄河”擒拿正士,致历代之门徒,劫遭金斗,削三花之元气,业更造乎多端,无心悔乎彰报,姑从惠典,赐尔荣封。”

说到这里的时候,姜子牙停了下来,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姜子牙略有深意的看了三霄一眼,之后,朗声说道:“特敕封尔执掌混元金斗,专擅先后之天,凡一应仙、凡、人、圣、诸侯、天子、贵、贱、贤、愚,落地先从金斗转劫,不得越此,为感应随世仙姑正神之位,尔当念此鸾封,克勤尔职!”

话音落下,周围的天地间,一片哗然。

感应随世仙姑正神,说白了,就是掌管生育的正神。

让截教的三位法力高强的仙子掌管生育,这简直就是莫大的羞辱。

这一刻里,远处的三霄,那三张绝美的面庞之上皆是布满了怒火。

碧霄更是抬起头,对着那无尽的苍穹怒喝道:“原始,你欺人太甚!”

站立在虚空中,看着这一幕,申公豹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这封神榜上的神位,乃是由太上老子和元始天尊定下的。

三霄,这三尊大罗金仙境的强者,到最后,得到了这样的神位,定然是那元始天尊的主意。

在封神大劫中,三霄以混元金斗,削去了阐教十二金仙的顶上三花,让阐教丢尽了脸面。

而在这诸天圣人中,元始天尊又是最好面皮的一人。

身为阐教的圣人,元始天尊又岂会善罢甘休。

很显然,封三霄为感应随世仙姑正神,便是元始天尊的报复。

对于这一点,三霄自然也是心知肚明的。

是以,碧霄才会怒急之下,大骂元始天尊。

在这洪荒世界中,圣人,乃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即便是你在亿万里之外,说到圣人的名讳,圣人都会有所感应,就更别说谩骂了。

这一刻里,这封神台周围的天地间,瞬间,便阴沉了下来。

狂风肆虐天地,阴暗的苍穹之上,雷声滚滚。

圣人一怒,天地皆怖!

那恐怖的威压,自苍穹而下,朝着下方的三霄而来。

在这股威压之下,那坚固的空间壁垒,都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影帝今天犯蠢了吗在线阅读第5节

    赵芷没有言语,静静地坐在那里。戴婶想了想,语重心长道:“你也知道,方呈再过两天就是十岁整了。咱们村里面有个习俗,幼年敬双亲以孝。我这老腿老脚的也不利索,村里面我想来想去,上过山的人里面也就孙策和方呈走的近点,刚好你们和方呈爹娘又是旧识,我想着让孙策后天带着方呈去山上祭奠下爹娘。”赵芷点头了点头,应声

  • 邪教教主散功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像城南市这么大的城市,这种事情每天都会发生的。回到家之后姜一木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之前那个人撞在了蓝色能量勾画出的三角形上,而且他感觉到了烫。姜一木之前只是想用能量线条套住他,可是没有想到勾画出来的三角形竟然有屏障的效果。那天画出小圆圈也只是个圆圈,而并不是个圆形屏障

  • 倾世太子妃之锦绣红妆第二章

    第二章春去冬来,匆匆几个来回,眨眼时间万家的小哥儿七岁了。七月半一过,炎热的夏季慢慢过去,开始迎来了秋高气爽的秋天,这个时候农家人也重新忙碌了起来。七月开始,田地里便陆续有着干不完的活儿,收了苞谷有水稻,收了水稻又该锄田种麦子,这还只是一些必要的活计,余下还有数不清的杂事等着去做。一丝微风吹在脸上,

  • LC同人]梦之彼端在线阅读第9章

    见此,卫凡都有些不忍去看的样子,给自己加了一个急速符从这些人身边跑过之后,就快速向那山顶而去。因为那个灰狼一看就是王级的,而王级的就和他的利益相关,所以,他不可能就放弃的。在这里面不仅仅是因为有着妖兽冷蝶存在,更有着他那很多的符纸,杀死灰狼王虽说会有些消耗,但是为了这最后的所得也算是值得。上了山顶之

  • 金带驸马在线阅读第七章

    “哒哒哒”凌乱的脚步声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快速前行,脸上从未变过的从容笑容现在竟带着担忧,着急的光芒再少年唯一露出的深蓝眼眸中。少年跑遍了这座城市的任何有那两个人在的地方,但是,找不到,找不到,还是没有一点线索............哪里都找不到!六道骸眼眸中流露的着急之色并没有作假,他跑过之前城岛犬

  • 大唐之最牛太上皇在线阅读第4节

    我觉得,这个白玉堂脑子是不是被人吃了?自从知道了那个本子事情之后,他没事就大晚上摸到我房间来让我把他写成上面那个。最后,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我只好写了个鼠猫CP。本子一出展昭又来找我,说让我把CP反过来。“请交出五两银子改笔费。”“……”结果我还没把这五两银子要到手,包拯就被罢了,还被赶出了开封府。

  • 万世帝尊在线阅读第6章

    “师兄你……”本来就不会说话的方谦说了一个字就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了,心里想,难道这个掌门也是穿来的,他知道什么?不过后面江涵清继续说的话,方谦就知道都是他想多了。江涵清说:“哼,我?我怎么会看不出那小子命犯孤煞,注定一生孤独,若不死而后生,必将一直受苦受难,克亲克友。你冒然改了他的命,必将受天道反噬,

  • 重返各界在线阅读第六章

    “3E考试就是血统评定考试。是用来鉴定学生的龙族血统,龙族血裔对于‘龙文’会有共鸣,共鸣时会产生‘灵视’的效果。而且龙族血裔还具有特殊的能力‘灵言’。这是一种重要的战斗手段,根据效果的不同甚至能够扭转整个战局。虽然之前在‘自由一日’中你实力可以和黑毛、金毛一战而且还隐隐有些压过他们,但是这是他们没使

  • [陆小凤]我亦飘零久在线阅读第四节

    情作刀笔血著书,十年试剑在江湖。读者不识千里马,偏好文章鬼画符。

  • 穿成炮灰后我上位了(穿书)轮回之眼

    每个人一生下来就有轮回之眼,但每个人的轮回之眼都是紧紧闭上的,如果没有能力睁开,那么它将默默地陪你一生,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变化。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无数人在生生死死,能够睁开这只眼睛的不过寥寥数人,而蜀山弟子中,连同侯易在内,数十万年来也只不过三人而已。普通人对于轮回之眼也有一定的认识。早在许多年前,便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