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二货穿越女的妖孽人生之从小培养的女婿(6)

2021/6/12 3:39:37 作者:琢磨琢磨哈 来源:3G小说网
二货穿越女的妖孽人生
二货穿越女的妖孽人生
作者:琢磨琢磨哈来源:3G小说网
神经大条女主角默默在益民百货打工,打工内容就是帮助异时空的妖怪们“送送花,除除草,挖挖墙角”,结果技术不佳,把自己搭上给腹黑男主的故事。

夜晚降临,整个相君山进入到了一片寂静当中。

赫连冥将墨天幽哄睡之后便来到了墨韵行的居所,果然如他所料,此时的里面依然灯火通明。

“师父!”赫连冥站在门外换了一声,紧接着便传来墨韵行的声音。

“进来吧。”

得到许可之后,赫连冥这才缓缓的推开门走了进去,至今也才刚刚十二岁的赫连冥,身上却带着一种就连成熟男子都没有的稳重与贵气,甚至还隐约夹杂着一丝肃杀的阴寒,仿若久经沙场的铁血将军一般,虽然被他很好的隐藏了起来,但是可能是因为年纪小的缘故,依然会随着他的动作和气息泄露一丝。

墨韵行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大徒弟,微微一下:“我就知道你小子会来,丫头睡了?”

“恩!”在提到墨天幽的时候,赫连冥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抹柔和。

“有的时候看看,你这当师兄的都快赶上我的这个当父亲的了!”墨韵行无语的笑了笑。

赫连冥根本就懒得理会自家师父的调侃,走到书桌前的椅子坐下之后,直接开口挑明来意:“师父,为何让娃娃来当这个少主,墨轩瀚他们随便挑一个都好,为何是娃娃。”

墨韵行看着满脸不赞同的赫连冥轻叹一口气:“哎,冥儿,为师知道你心疼丫头。虽说让丫头做无相门的少主是墨氏族谱所显得原因,但是这也是为师以及所有族老一同商议出来的。做无相门的少主虽说从小就要担的比其他人多,但是对于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无论是丫头,还是你们几个小子,未来的路都还很长,也必定不普通。原本为师是想让丫头长大以后便入世去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女子,有无相门和你们在必定会保她一生安乐。可是你看,那丫头会是一个普通女子吗。”

赫连冥听了自家师父的话,眉头紧皱,眼中闪过一抹挣扎。

“况且,她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会愿意日后将她交给其他人照顾一生吗?”见赫连冥神色中露出纠结的神情,墨韵行连忙再次开口,虽说丫头和这小子都还小,但是那丫头从小就喜欢粘着赫连冥这小子,而这小子呢,从原本的嫌弃到现在亲力亲为的照顾着丫头,就连自己这个做老爸的都不让插手。

虽然儿孙自有儿孙福,但是未免以后自家宝贝女儿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被欺负,还是从小培养女婿来的可靠。

闺女才三岁,就开始为她以后操心的老爸,也是没谁了。

赫连冥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一眼墨韵行,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沉稳:“就算如此,也没必要背那么重的责任。她本该无忧无虑的生活,我也会护她一生无忧。”

“可是冥儿,有些事情早已注定,躲是躲不掉的,所以我们只能迎刃而解,而且在此之前,我们必须让她拥有去解决事情的实力。”

“冥儿,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墨韵行看着赫连冥依然有些不赞同的样子,叹气说道:“小子,师父知道你心疼丫头。但是有些事情你们还小,师父不能告诉你们。而且很多事情就连师父和族老们都还一知半解。所以现在我们只能做好充分的准备去迎接未来所要发生的事情。”

赫连冥沉默了几分钟,随即站起身对着墨韵行点了点头:“知道了师父,娃娃何时接受血脉传承。”

“她的传承可能会有些麻烦,毕竟体内并非墨氏血统,想要接受传承必然比其他人更加的困难。这件事我会和族老他们商量。另外轩瀚那几个小子过几天就回来了,丫头的这件事你去跟他们说,免得又因为心疼他们宝贝妹妹来我这里闹。”

赫连冥淡淡的抬起眼看着自家师父,淡漠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嫌弃:“活该。”

“臭小子,老子是你师父,师父!”墨韵行一声怒吼,满脸愤怒的看着不懂得尊师重道的臭小子。

然而赫连冥根本就懒得理会原形毕露的墨韵行,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就在他即将踏出门口之时,墨韵行的声音再次传来:“对了,明日开始就让丫头接受训练,这样对她接受墨氏传承也有好处。”

赫连冥眉头一皱,他没有墨氏一族的天赋,所以从未接受过墨氏一族的独特训练,但是他和墨家兄弟从小一起长大,更是无相门门主的首席弟子,自然清楚墨氏的独特训练,然而作为少主的墨天幽,所要承担的训练必定比其他人还要多。

“冥儿,这是为丫头好。”

“知道了!”赫连冥又怎么会不知道师父和族老的用意,但是……他还是舍不得啊!

而此时原本已经睡着的墨天幽竟然一个人静静的靠在床上,清冷的月光透过窗纱洒向屋内,隐隐约约中带着几分孤寂。

而此时的墨天幽的身上再寻不到一丝白日里那属于三岁孩童的天真与活力。整个人冷冷的坐在床上,神情淡漠冷然,整个人环绕着一股历经沧桑的孤寂,整个房间都因此变得有些压抑起来。

她万万没有想到她不过是来人界玩一趟,竟然会碰到墨家留下的人。而这些人却又成为了自己已经无法割舍的家人。

已经三年了,她从未想过将自己的灵魂真正的与这具身体融合,加上她的灵魂太过强大,如若利用秘法强行融合,也必定会造成不小的轰动。为了不吓到无相门的家人,她甚至已经有了不去融合的想法。就这样以人类的身体陪着这里的家人过上百年。

可是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却彻底打乱了她的思绪。

已经有多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明明已经被自己彻底遗忘了不是吗,又为何再次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

神族,墨氏,我墨天幽不去找你们报仇就好了,你们竟然还敢来打乱我的生活。

简直……不知死活。

你们当真以为我万年前的身死是你们造成的吗。

呵呵!

老娘不过是厌倦了你们的虚伪无情而已,无极的传承者怎么可能那么容易陨落。

现在竟然敢利用我墨天幽的家人,无极天师的怒火,你们承担的起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网游之魔兽世界之暗娼(8)

    谢家书斋夕阳的暗黄的光线从窗纸中穿进来,在书桌上洒下一片沙金一般的光线。谢伟长——谢世年的长子此时正双手托腮,一副不堪其负的痛苦模样。“先生,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实在撑不住了。”谢伟长人是聪明,但是却不喜欢读书,这也是谢世年重金礼聘葛存信的原因。葛存信看了看旁边坐得笔直专心抄写《论语》的卢子秋,再看看

  • 魔姬的六零懵逼日常变故

    心思急转,很快就有了对策。一根柳枝抽来,他不闪不避,被狠狠打中,口吐鲜血飞了出去。一旁,暗中观察的苏靖晴眼皮一跳,望着被打飞的男人,只觉得一阵心痛,欲要出手相助。巫毒恶魔自以为胜券在握,抽出枝条要吞噬秦梦的血肉精华。异象突起,秦梦从地上迅速爬起,左手打在巫毒恶魔身上,嘴里念咒。“永恒冰域。”巫毒恶魔

  • (琅琊榜同人)半生,为珏第10章在线阅读

    司徒雪抬起纤纤玉指,指着巨蟒对赵氏兄弟说道,“杀了它之后,四阶本源珠归你们,幽冥狼的本源珠归我。”面对奄奄一息的巨蟒,这三人显然已经放松了警惕,瓜分起本源珠来。远处的莫林虽然听不清楚他们交谈的内容,但也猜到了几分。莫林眼中寒光闪烁,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这三人瞬间就被莫林列入了必杀序列,幽冥狼的本源

  • 都市之强者开光手在线阅读第八章

    大半日时光匆匆而过,晚上张无忌和小昭在庭院中散步,两人都是激动不已。想到两人历经千辛万苦,明日终于能得偿所愿,拜堂成亲,都是欢喜无限。两人QingAi甚密,相携散步谈心,直到深夜方才各自就寝。【次日】,张无忌一早醒来。杨天意便派人来为自己和小昭换上了新人衣冠。四海庄中央的大厅中悬灯结彩,装点得花团锦

  • 鼠人回忆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自家老大突然惨叫,还有那被冰封的毒气装置,让这群海贼们大惊一跳。直到兰修斯走出来后,他们方才意识到,刚才这一切都是这个小鬼做的。兰修斯走到小金雕身旁,刚才那一幕,他都看见了。手掌放在小金雕受伤的翅膀上,体内阴阳之力涌出。“小家伙,你很坚强也很勇敢,接下来这群海贼就交给我收拾吧”“叽叽”小金雕歪着头看

  • 摸金少帅之顽皮少年和便宜师傅

    第一章顽皮少年和便宜师傅上古时期,群魔并起,妖族岭立,人族百族争锋,整个天地群雄割据,但突然有一天,一群自称邪族的种族打破位面虚空,搅乱整个天地。一时间,魔族,妖族,人族被杀得措手不及,天地至强们与邪族之主纷纷交手,奈何邪族之主的强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战况愈发对大家不利。就在这时,一群神秘人突然出现

  • 当真记录

    经历了一阵时空扭曲,刘秦南多少感觉有点头晕目眩,而一回到自己原身就又感觉到了宛如灵魂被撕裂的痛苦,猝不及防之下就算是他也忍不住痛闷出声。一向比较警觉的他忍住疼痛先是抬头观察周围的环境。可他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和自己怀中抱着的小男孩之后,就是坚定如他也不得有点目瞪口呆了。地方是他的住所太清殿没错,可居

  • 我就是要娶师父!!!在线阅读第2节

    2X15年9月27日,A国。慕城是A国最繁华的海滨城市,海浪,沙滩,椰子树随处可见。和煦温暖的阳光倾斜,透过慕城第一贵族中学“慕城学院”高一3班的窗棂,目光尽处一条湛蓝的水平线,那是天与海的交界,描绘熟睡中少女浅蓝色无邪的青春。慕城学院午休时刻,高一3班的教室,岁月静好得有些可怕。小正太谭优优火急火

  • 少夫人又双叒睡着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十年前“哟哟哟,这是什么风把咱们的大将军给吹来了这小小的仙玉阁啊。”“嘿哟,还小小的,这要是小小的,,那什么样的才算大,说话不经大脑,真是都生下仙玉这么久了,还在孕傻期吗。”“师兄你,玉哥哥你看师兄他来做客哪有一点客人的样子。”“你啊,总是跟自家妹子过不去,秋儿别理你师兄,来陪嫂嫂说会话,等芷儿和术

  • 修道在聊斋重生

    秋夜笼罩下的宫闱,冷风萧瑟,落木纷飞。天子的圣驾穿过甬道,风吹的灯盏轻轻晃动,忽明忽暗的火光笼罩的甬道尽头,女子身着白衣的倩影立在风中。女子的年纪在二十岁上下,乌黑的秀发只由一支玉簪绾着,耳畔凌乱的碎发随风飘逸,勾出迷离的妩媚。橘色的灯光如袅袅生辉,她仿佛置身在飘渺的雾气中,未施粉黛的容颜看不到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