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北极星的约会之无与忍(求收藏)(10)

2021/6/12 6:33:20 作者:碧鹤 来源:晋江文学城
北极星的约会
北极星的约会
作者:碧鹤来源:晋江文学城
曾经,有个男孩告诉我,网上看到过这么几句话:“放风筝的感觉,就像对一个很遥远的对象,远远地看着它,虽然距离很远,但心也总不至于绝望,因为你知道,你手上握着的这条线,就像是一种不断的缘分牵引着彼此。”好久没有这么“尽情”的放风筝了,如果是在晚上就好了,至少我可以看见那颗最大最亮的星星,内心也会少去几分惆怅。可是……可是,现在脸上却又多了几颗泪珠。说好了是出来散心的,敢于面对的,然而,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流风,为什么我们的爱情却永远得不到上天的支持呢?我答应过你以后不会再哭的,但是今天……我可

张建业沉重的喘着粗气,倒在地上有些吃惊的看着他眼前的这个少年。

鹿泽羽的眼神过于恐怖,看的直叫张建业心里发虚。那紫色的神秘灵力过于恐怖,张建业手臂有了感觉之后,便是传来阵阵剧痛。

张建业心里已经开始没了底,这硬碰硬自己都没占到优势,要是真打起来,可能会输的更惨。

鹿泽羽见张建业倒在地上没有起来的意思,便走上前去,低头沉声道:“怎么,怂了?”说着,便给了张建业一个恶狠狠地眼神。

就是眼前这头猪,强迫着和林疏桐结婚?鹿泽羽心里越想越来气。抬起脚来就要踩向张建业。

张建业一个翻身便是灵活的躲过了鹿泽羽的攻击,虽然张建业的灵力比不上鹿泽羽,但是,这作战经验可是相当的丰富,他刚才在鹿泽羽这里吃了亏,这不能归咎于他实力弱,只能归咎于这冰龙的实力过于的强横。毕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龙侍,可不是一个普通的昌岭帝国元帅能摆平的。

要是张建业这种帝国元帅能摆平眼前的龙侍,那岂不是龙族三国早就被信陵君统一了?

“奶奶的!爷也不是吃素的!”张建业躲过了鹿泽羽的那一脚,便是站起身来吼道。他不知是从哪又得来了自信,开始催动全身灵力,打算继续和鹿泽羽一战到底。

鹿泽羽冷笑了一声道:“好一个不是吃素的。”说着,便将周身的紫色灵力开始在手掌之中凝聚,紫色灵力不断汇聚,浓度越来越高,逐渐的凝练成了一个紫色灵气小球,只不过,这紫色小球看着小,可威力却惊天骇人。

张建业周身都运转灵力,他的身体竟发出浅红色的光。细往他的额头上看去,一个蓝里透红的灵记出现在了额头之上。灵罡一等灵记。

“小兄弟,你的灵记是什么,怎么不展示出来,让大家开开眼?”张建业说话的语气有着些许的自豪,他自己的灵记可是地坤级别以下最高端的灵记了,信陵君才是地坤级别稀有灵机,在这世上,还真是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他的灵记。

“你不配。”鹿泽羽淡然道,便身形一闪,冲向了张建业,紫色灵力小球已经有手掌大小了,若是拍在了张建业的身上,恐怕,他会一命呜呼。

在一瞬间,鹿泽羽右手极为迅速的拍向张建业,紫色灵力小球便是要打在张建业的肚子上。

还没等被击中,张建业便是大吼一声:“给我滚开!”灵力气浪顿时自张建业的身体爆炸开来,想要把鹿泽羽震退出去。

“什么?!”张建业的眼神露出了恐慌,在他面前的,哪是什么鹿泽羽,分明是一个假的幻像。

真的到底在哪里?张建业猛地回头看去,企图阻挡鹿泽羽的攻击。

但是,回过头去后,却发现,鹿泽羽并没有在他的身后。

此时此刻的灵力威压已经相当的沉重,张建业感觉自己身体要散架了一样。他急忙催动灵力气海,雄厚的灵力从身体之中腾出,在这酒楼里掀起阵阵灵气风暴。为了抵挡这灵力威压,张建业不得不释放自己的灵力来阻挡了。

可做了这么多架势,他却连鹿泽羽的人还没发现,这是最让张建业心里发慌的事。自己在明处任人宰割,而敌人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龙蚀。”不知从酒楼哪个方向上传来的轻轻的两个字。

在头顶上!?张建业连忙抬头,一拳灵力急忙轰出,他也想躲避,可是已经晚了,只能被动的再次用拳头硬生生的扛下来。

鹿泽羽倒挂着从酒楼的大梁上刺向张建业的头颅,一掌拍出,与张建业的拳头相击,顿时鹿泽羽手掌中的紫色灵球便是强制的钻进了张建业的拳头里。

张建业一个颤抖,便是跪倒在了地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灵力在自身的灵力气海中来回穿梭,吞噬着气海中的灵力。此刻的张建业一动不动,他已经被鹿泽羽的灵力威压束缚的快喘不过气来。

“我让你抢我女人!”鹿泽羽一拳重击打在了张建业的脸上,发狠的道。

“我让你没事找事!”又是一拳重击,哐的一声打在了张建业的脸上。张建业的脸顿时就肿胀起来。

“我让你来这里破坏我的情绪!”有力的一拳携带着灵力轰击出去,张建业叫苦不停,他的脸已经皮肉开花。

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无数的响声在鹿泽羽的拳头砸向张建业的脸上响起。一拳,两拳,三拳,鹿泽羽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十拳,二十拳,三十拳,鹿泽羽的手速相当的快,人们只看到他手的残影不断地打向张建业。

张建业现在已经不是刚才的张建业,他的脸已经由肿胀变成了塌陷,脸上的骨头似乎已经被打的稀碎。口中鲜血狂吐,连连的开始告饶。

可鹿泽羽还是没有停止的意思,还没过几刻钟的时间,他自己已经打出了上百拳,拳拳携带强大的龙侍灵力。

不知是什么时候,琴凝霜睁开了双眼,勉强的支撑着身体站起身来,因为疼痛还娇嗔了一声。当她看到眼前的景象就惊呆了。

酒楼里的食客们一动不动的看着两个人在打架,嘴里还连连的叫好。

可这哪是什么打架,完全就是一个人在暴打另一个人,张建业此刻在地上跪着,鹿泽羽的拳头不停地轰向他的脸。打的时候嘴里还不停地说着:“我叫你抢我女人,我叫你抢我女人!”而张建业却被打着连连告饶。

琴凝霜看到这里的时候眼眶开始变得湿润,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人像鹿泽羽一样维护自己,不,是保护自己。

眼前的鹿泽羽非常的迷人,本来长相就英俊,表情还有些冷酷,在这和场景之下,更是散发着无穷的魅力。

“这难道就是自己认定的男人了吗?虽然比自己小了好多岁,不过只要他不嫌弃自己就好,自己一定会好好的疼爱他,”琴凝霜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嘴角似乎还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虽然眼前的场景非常血腥暴力,可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才能看出一个男人的真心。

“这个男人我跟定了。”琴凝霜美眸一紧,严肃的独自点了点头。

张建业此时已经被打的失去了意识,鹿泽羽还是没有停,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着:“我叫你抢我女人。”高强度的拳击使鹿泽羽自己的手臂都有些承受不住,可是一想到林疏桐被眼前的这只死猪抢走,心里的怒火就格外的旺盛。

“我的女人,我的!”鹿泽羽的心在呐喊,“要变强,变强,只有变强自己才会真正有现在这样的能力。”

鹿泽羽本来是想现在就让张建业把林疏桐交给他,可细想一下却不行,张建业是帝国元帅,不可能把他斩草除根,但他要是不死,一旦知道了林疏桐和自己有关系的话,那么林疏桐的日子就会非常的不好过。所以,鹿泽羽忍住了没说出来。只是一直大喊“我让你抢我的女人。”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琴凝霜和张建业都认为,他是在说琴凝霜......而琴凝霜已经被鹿泽羽感动的体无完肤,欲罢不能。

鹿泽羽大口喘着粗气,停下了拳头的攻击,高强度的攻击和龙侍灵力的使用,使他的体力几乎透支。

“不...不要再打了...我..我知道错了...”张建业虚弱的求饶,他的脸已经变得十分的吓人,血肉模糊,本来向外突出的脸,现在却凹的厉害。

“给我...滚..”鹿泽羽快要支撑不住了,向张建业低声喊道。他的身体各个部位开始传来剧烈的疼痛,肉如刀绞。

张建业一听这话赶紧起身向酒楼外一瘸一拐的跑去,可刚出门,就听到扑通一声,张建业倒在了酒楼门外,死死地昏厥了过去。

“你付出的代价将会非常的大,要做好准备。”冰龙的声音传到了鹿泽羽的脑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网游之魔兽世界之暗娼(8)

    谢家书斋夕阳的暗黄的光线从窗纸中穿进来,在书桌上洒下一片沙金一般的光线。谢伟长——谢世年的长子此时正双手托腮,一副不堪其负的痛苦模样。“先生,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实在撑不住了。”谢伟长人是聪明,但是却不喜欢读书,这也是谢世年重金礼聘葛存信的原因。葛存信看了看旁边坐得笔直专心抄写《论语》的卢子秋,再看看

  • 魔姬的六零懵逼日常变故

    心思急转,很快就有了对策。一根柳枝抽来,他不闪不避,被狠狠打中,口吐鲜血飞了出去。一旁,暗中观察的苏靖晴眼皮一跳,望着被打飞的男人,只觉得一阵心痛,欲要出手相助。巫毒恶魔自以为胜券在握,抽出枝条要吞噬秦梦的血肉精华。异象突起,秦梦从地上迅速爬起,左手打在巫毒恶魔身上,嘴里念咒。“永恒冰域。”巫毒恶魔

  • (琅琊榜同人)半生,为珏第10章在线阅读

    司徒雪抬起纤纤玉指,指着巨蟒对赵氏兄弟说道,“杀了它之后,四阶本源珠归你们,幽冥狼的本源珠归我。”面对奄奄一息的巨蟒,这三人显然已经放松了警惕,瓜分起本源珠来。远处的莫林虽然听不清楚他们交谈的内容,但也猜到了几分。莫林眼中寒光闪烁,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这三人瞬间就被莫林列入了必杀序列,幽冥狼的本源

  • 都市之强者开光手在线阅读第八章

    大半日时光匆匆而过,晚上张无忌和小昭在庭院中散步,两人都是激动不已。想到两人历经千辛万苦,明日终于能得偿所愿,拜堂成亲,都是欢喜无限。两人QingAi甚密,相携散步谈心,直到深夜方才各自就寝。【次日】,张无忌一早醒来。杨天意便派人来为自己和小昭换上了新人衣冠。四海庄中央的大厅中悬灯结彩,装点得花团锦

  • 鼠人回忆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自家老大突然惨叫,还有那被冰封的毒气装置,让这群海贼们大惊一跳。直到兰修斯走出来后,他们方才意识到,刚才这一切都是这个小鬼做的。兰修斯走到小金雕身旁,刚才那一幕,他都看见了。手掌放在小金雕受伤的翅膀上,体内阴阳之力涌出。“小家伙,你很坚强也很勇敢,接下来这群海贼就交给我收拾吧”“叽叽”小金雕歪着头看

  • 摸金少帅之顽皮少年和便宜师傅

    第一章顽皮少年和便宜师傅上古时期,群魔并起,妖族岭立,人族百族争锋,整个天地群雄割据,但突然有一天,一群自称邪族的种族打破位面虚空,搅乱整个天地。一时间,魔族,妖族,人族被杀得措手不及,天地至强们与邪族之主纷纷交手,奈何邪族之主的强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战况愈发对大家不利。就在这时,一群神秘人突然出现

  • 当真记录

    经历了一阵时空扭曲,刘秦南多少感觉有点头晕目眩,而一回到自己原身就又感觉到了宛如灵魂被撕裂的痛苦,猝不及防之下就算是他也忍不住痛闷出声。一向比较警觉的他忍住疼痛先是抬头观察周围的环境。可他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和自己怀中抱着的小男孩之后,就是坚定如他也不得有点目瞪口呆了。地方是他的住所太清殿没错,可居

  • 我就是要娶师父!!!在线阅读第2节

    2X15年9月27日,A国。慕城是A国最繁华的海滨城市,海浪,沙滩,椰子树随处可见。和煦温暖的阳光倾斜,透过慕城第一贵族中学“慕城学院”高一3班的窗棂,目光尽处一条湛蓝的水平线,那是天与海的交界,描绘熟睡中少女浅蓝色无邪的青春。慕城学院午休时刻,高一3班的教室,岁月静好得有些可怕。小正太谭优优火急火

  • 少夫人又双叒睡着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十年前“哟哟哟,这是什么风把咱们的大将军给吹来了这小小的仙玉阁啊。”“嘿哟,还小小的,这要是小小的,,那什么样的才算大,说话不经大脑,真是都生下仙玉这么久了,还在孕傻期吗。”“师兄你,玉哥哥你看师兄他来做客哪有一点客人的样子。”“你啊,总是跟自家妹子过不去,秋儿别理你师兄,来陪嫂嫂说会话,等芷儿和术

  • 修道在聊斋重生

    秋夜笼罩下的宫闱,冷风萧瑟,落木纷飞。天子的圣驾穿过甬道,风吹的灯盏轻轻晃动,忽明忽暗的火光笼罩的甬道尽头,女子身着白衣的倩影立在风中。女子的年纪在二十岁上下,乌黑的秀发只由一支玉簪绾着,耳畔凌乱的碎发随风飘逸,勾出迷离的妩媚。橘色的灯光如袅袅生辉,她仿佛置身在飘渺的雾气中,未施粉黛的容颜看不到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