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修仙最后修成了魔王之玉佩

2021/6/12 5:38:12 作者:香玉浪花 来源:纵横中文网
修仙最后修成了魔王
修仙最后修成了魔王
作者:香玉浪花来源:纵横中文网
能开启天眼人族天才,却化身魔族!力拔轩辕剑!斩尽邪祟!

“我们将于三天后通过邮箱把面试结果告知您,请您耐心等待,再见”。

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从一家写字楼走出来,朱尤较是一名去年刚毕业的二本普通大学生,在毕业后到明珠市——这个全国经济发展数一数二的大城市来工作,去年7月份,他曾在这里找过一家中等规模的公司上班,但是后来由于企业经营不善,今年10月份倒闭了,自此成为了失业大军中的一员,为了吃饭不得不出来重新找一份。然而,好工作不好找。

“唉,这已经是第八次面试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从写字楼出来后,朱尤较带着沉闷的心情在街上无目的的悠荡,走着走着便来看到了一块写着“明珠鸿乾古玩市场”的牌楼,进到里面,道路的两侧是一家家中国传统建筑和贴有瓷板的钢筋水泥结构的房屋,两种建筑鳞次栉比的交错着,拥有古典与现代的气息。

其间还有不少外地来摆地摊的古玩小贩。鸿乾古玩市场是明珠市著名的古玩市场,这里的店家和小贩经营的主要物品有仿古家具,文房四宝、古籍字画、旧书刊、玛瑙玉翠、陶瓷、中外钱币、竹木骨雕、皮影脸谱、佛教信物、民族服装服饰等。

“诶,怎么来这里了,不过看看也好,说不定还能掏到一些好东西呢”,朱尤较这样想,在电视剧和小说中,古玩城往往被披上一层神秘外衣。甚至有传言,古玩城存在“鬼市”,其中交易的大多都是盗墓等非法所得,故而大多见不得光,只得躲在黑暗中进行,对于非收藏爱好者的朱尤较来说古玩有些显得神秘莫测。如果有人问古玩市场有真货吗?可以肯定的说,有!世上有宝,只是缺少识宝的慧眼。当前正是建仓捡漏的大好时机,因为古玩市场鱼龙混杂,真假难辩,许多人望而却步,如果你有一双识宝的慧眼,驰骋收藏江湖,捡漏不在话下。之后来到了一个摆满了各式各样小配件,包括玉佩、钗子、荷包、吊坠项链等。

今天是星期天,古玩城的人流量很大,但主要是来凑凑热闹的,各类小贩为招揽更多的生意大声地吆喝着,从往来的人群中拉拢顾客。

“小哥,来挑一下,这些有的是熟玩,有的是新货”,中年摊主笑着对朱尤较推销商品。

朱尤较看了看,忽然注意到一块刻着龙,边角圆滑的方形乳白色玉佩。玉佩上端有一孔,明显是用来穿带的,这抉玉佩只有半个巴掌大小,通体温润,剔透晶莹,非常漂亮,可惜的是玉佩表面有些许磨损。不过,朱尤较的眼中这点瑕疵不算什么,有一种说不出的喜爱,似乎它等了自己很久了,顿时一种归属感涌上心头。

“老板,这块玉佩卖多少钱?”

“800块”

“老板,能不能再便宜一点?”

“660,不能再低了,我再送你两条穿玉佩的带子吧!”

朱尤较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嗯~,好吧,我用支付宝转给你”。

……

明珠市是华国东部沿海的重要城市,在全国经济发展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经过三十几年的发展,这里已成为华国的标准的国际化城市,具有很强的现代化气息。看着这一片繁华,朱尤较心里却高兴不起来,这里是否还有我容身之地,要是在找不到工作就只好回老家考公务员了,虽说公务员也不会差,基本上是铁饭碗,但是工资不高,上升空间有限。

回到明珠市区边缘的一处出租屋,一个月租金700元,面积40平方米,,一张床、一个衣柜和朱尤较的行李,内设空调,浴室与厕所并在一起的。

虽然明珠市经济发达,但是物价也高,每个月房租加上水电费、伙食费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消费,一个月要花大约2000元软妹币,而朱尤较一个月收入不超过6000元,读大学时曾申请过助学贷款,每个月要省下1500元用来还贷款,所以每个月只能存2500左右,而如今又失业了,再找不到工作就连吃饭都成问题了。至于买房买车什么的暂时就不用考虑了。朱尤较是个孤儿,父母在他十四岁时便因车祸去世了,之后在亲戚的帮助下读完了高中,一直到大学毕业。

“忙活了一天,该好好休息一下”,一回到出租屋,朱尤较便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躺在床上拿起今天下午刚买的玉佩放在手中反复把玩,认真看了看,忽然发现中间居然刻有一个浅浅的“明”字。

“这个不会是明朝时候的玉佩吧,好像有一定的年头了。”

朱尤较如是猜测,朱尤较以前在中学时读了一本叫《明朝那些事》的书之后就对明朝历史有了兴趣,在后来读大学时经常看古代历史书籍,其中最令他悲慨的莫过于明末那段历史。

那时的大明已经积弊已久,各种社会矛盾尖锐,而且在小冰河期造成中国北方粮食减产,下层民众生活困苦,大部分士绅权贵们为富不仁,无视民生疾苦,偏偏此时盘踞在东北的野猪皮们趁势攻打大明,在国家需要钱的时候,富庶的江南地区又收不上税,只好将负担转嫁给农民,压得老百姓喘不过气只好杀官造反,后来崇祯死了,又被野猪皮捡了个漏。

自那以后,华·夏在大清酋长的“英明统治”下,表面看似强大其实内部腐朽不堪,到了近代被西方列强打得割地赔款;反观大明,在西方人的多次进攻下顽强抵抗,打退西方殖民者,捍卫了国家主权。

每每想到这里,作为一名愤青,朱尤较总是不由得愤怒,如果让我穿越明末成为皇帝我绝不会让悲剧发生,定要扭转局势,兴复汉人江山。就在他思忖之时,玉佩似乎是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阵阵光芒,越来越亮。

“啊,怎么回事,救命啊!”朱尤较看见身体正在一点点地消失,一直到光芒结束,而此时出租屋空无一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我英]人间失格第三章在线阅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意念宇宙的各个界面,那些个充满华丽的斗气,绚丽的魔法,狂暴的真气……在那些大陆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在天地地尽头,时光的源头,拥有一个称为天域的神秘的世外桃源。那里居住着一个强大的民族,他们是神遗落在人间的子嗣,他们拥有神一样翻天覆地的力量,他们是真正的强者!时光之极,世之所

  • 首席工匠离婚计划[快穿]在线阅读诺言

    闻言,幻珏不由得一愣。卧槽?什么情况?之前犹如小姐姐般悦耳的提示音,怎么一进入游戏后就变成抠脚大汉的声音了?呵呵,卡萨丁的黑曜石之戒?名字起得倒是好听,你想上天,你咋不起名为奥利瑞安·索尔造物主之戒?“尊敬的召唤师,您是否查看卡萨丁的黑曜石之戒的属性?”“查看!”“卡萨丁的黑曜石之戒:虚空行者卡萨丁

  • 化成风吧在线阅读第七章

    白无常还未答话,在他不远处,一个长着豹子头,似乎也是头领模样的人狠狠地踢了一脚从他眼前路过的一只祸斗的魂魄:“这群该死的畜生,投到兽胎之后居然还敢这么作恶,哼,到了地狱道之后你们就好好的受苦吧。”被踢的祸斗与其他众多祸斗,老虎的灵魂一齐被一群兽头鬼差们牵着,反抗不得,只能向前走。白无常长叹一声:“这

  • 穿成反派女魔头后我把男主撩了在线阅读第九节

    随着一阵白光闪过,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赫然是一只梦妖,可是当他看到眼前的这些人时却不像其他梦妖一般,反而是显的万分胆小的往后缩了缩。可是当他感觉到异样的气息时,朝那个方向看去,可是看到的却是拿着精灵球的咲月,这让他万分的理解不能,为什么眼前这个人能散发出这么奇怪的气息,甚至感觉这个人类不似人类,更偏向小

  • 帝王演绎(捉虫) 任性的忍耐

    还在车子上的白兰地其实并不是特别开心。原因则出自刚才的聊天简讯。TO雅美雅美~明天是你生日我陪你好不好,我可是订了个超……大的蛋糕呦~by目暮希子TO希子明天的话,阿大会陪我一起,所以抱歉了啊,希子,下一次再和你一起可以么?by广田雅美TO雅美呜呜呜,怎么这样,亏我还特意订了蛋糕给你,你这个重色轻友

  • 一次没卵用的重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就在两个巫师学徒各自思考之时,邓恩睁开了眼睛。邓恩的左眼内浮现了一根有发丝粗细的银色针芒。如果不近看根本发现不了。邓恩感受着自己眼眶内的银色针芒,有些好奇。这就是魂针?可我怎么感觉它在不断的缓慢变弱啊,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消失的……那我这构造不就白费了……不会是因为我没有开辟精神空间吧……可我不知道怎么

  • 十方梦魇在线阅读第一节

    一如既往的早晨,闹钟聒噪地叫个不听,李梓芯十分不情愿地伸手去床头摸了一圈才抓到闹钟。刚关掉闹钟,没等她从床上坐起来,只觉身上一重,有什么东西跳到了被子上。她揉揉眼睛,惊奇地看着面前的三只小动物。“审神者大人!”“阴阳师大人!”“芙!”两只狐狸和一只未知品种的生物并排坐在李梓芯的床上,三双眼睛一眨不眨

  • 万界穿越系统初至

    迷迷糊糊中,何宇听到有人在呼喊。他奋力睁开眼睛,可是身体传来的虚弱感,让他再次陷入了昏迷。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家医院中。环视周围,并没有人,只有机器不停的哔哔声传来,让人心烦。何宇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被捕了。没错,何宇不是普通人,他曾经是一个清洁工。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清洁工,是为雇主处理障碍

  • 老攻是只喵[快穿]之第四章(4)

    九月一日的伦敦天气好极了,蓝天上连朵云彩都没有。杰拉德无聊的站在大镜子面前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妄图让他们服帖一点,不过,显然,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不然他哥哥夏洛克头上的卷毛早就安分的呆在该在的地方了,而不是乱成一团团的。“亲爱的杰拉德,准备好了吗?”华生医生上三楼来敲门,然后推开一条门缝问着。“好了

  • [火影·卡伊]稻草人与海的王子(卡卡西x伊鲁卡)之谈事

    秦时把她送到家之后,想要上去喝一杯咖啡,被她拒绝了,顾微现在没精力给他煮咖啡,到家就瘫倒在沙发上,看见易湛的东西还堆在客厅的角落里,内心的缺口忽然间就涌入了潮水,压的她心口难受。“大白,易湛什么时候来拿东西?”机器人大白就蹲在她脚边上,仰着个天真的小脑袋:“湛湛周末过来拿,现在出差中。”“嗯,记得周